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嘖!討厭啊又來了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6-11-13 20:47:16 / 个人分类:紅塵幻夢之章

晚安,又到了燦平方的軟弱時間(憤怒)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必須在這裡把弱小的自己封印一段起來,才能繼續往前走,打個比方就是,人格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部分腐壞,然後我得把它割掉扔在這裡,防止腐壞的部分干擾剩餘健康的部分,才能繼續維持燦燦這個人格。

其實我非常討厭這件事情,這等於我時時刻刻都有部分在腐壞,差別只在於有沒有累積到讓我受影響而已,但是,把這些東西寫在部落格裏面之後,確實會輕鬆不少,所以我總是拿這裡封印自己,或者堆積牢騷之類的,寫下來就可以捨棄,這招,我是跟林肯學的,而且還挺有用的。

沒有人看也沒關係,其實有時候,沒有太多人看反而好,我不喜歡大家都能看到我脆弱的部分。
甚至,我寫完之後幾天過了,我自己就不會再看了,這個日記就會永遠沉到這個封印的罈子深處去,但是不寫出來很難過,會一直在我身上作祟,使我逐漸變無力,然後整個人軟綿綿的。

那麼,開始封印吧,該做的該寫的還是寫出來吧。

最近,我的同學們在準備研究所,有些人申請,有些人備考,然而有些人,不打算繼續念書了。雖然我因為被降級所以明年再擔心這個問題也無妨,但看著他們這樣,我又再一次的問自己:我到底想要怎樣的路,我到底想要怎麼辦。

一年級的時候,老鼠說她要念研究所,可是三年後的現在,她告訴我她不念了,要去工作了,因為她發現做研究不適合她,她覺得自己手笨腦袋遲鈍,而且比起孤零零的自己一個人,或者跟少數幾個長期的夥伴一起做事,她更喜歡去接觸人群和對社會大眾解釋,因此她覺得sales適合她。A子以前常常跟我說她大學畢業就要去工作怎樣怎樣的,她恨透了念書甚麼甚麼的,結果她是班上第一個申請這間學校的研究所直升的人,因為她發現她不討厭研究,覺得不如多念個碩士,為自己的出路加分。門徒從以前就是個不會想未來的人,現在也是,既沒有去申請研究所又沒有做好去工作的心理準備,在親人的催促下開始備考,打算考上這裡的研究所之後再來談論該怎麼辦。

看著他們這些人,我就會想,那我呢?

我毫無疑問就是要念研究所,而且,我想念上比這裡更好的學校的研究所,朝我嚮往的學術邁進。這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從小時候到現在22歲都是這麼想的,我從來都很自豪我是個貫徹意念的人,也許在六歲或者大一點的時候我就決定了我要成為一個科學家(這是在我放棄了飛行員之後的第二個決定),到現在我仍不能忘記當年我午休時躺在木地板上對我小時候的朋友(現在早就不記得是誰了)說:「我未來想要當一個科學家,去挖恐龍的化石。」這種話。

國小,國中,高中,大學,一路走來我對每一個遇上我的人說:「我要成為科學家。」說到我朋友們的夢想一變再變,說到大家的野心越來越小,說到大家開始考慮要念書還是不要念書,說到大家開始斤斤計較工時和工資,我還在那裏大喊我要成為科學家。曾經有人告訴我,她從沒看過像我這種人,簡直是卡通裡面才會有的人活在現實世界中,她說我像熱血漫的主角一樣高喊著貫穿整部作品的某個理想而完全秉棄了現實的問題,可是卡通人物可以堅持到最後,活在現實中的我要怎麼去做呢?現實不是卡通,她覺得我活在自己的夢中,很愚蠢又很不切實際,甚至反問我:「你怎麼可能每一個階段每一個決定都不考慮現實的去做?你真的每一個決定都是遵從自己的意志,沒有被任何的現實左右嗎?」

我告訴她我只是在我能夠掌握的每一個選擇裡面去選擇我意志遵從的那個,如果我真的可以完全擺脫現實,那我就直接念台大吧,但現實是我沒有念上台大的能力,所以我在我能選的所有學校裡面選了最符合我意志的那個,就是這樣來的。她當時對我笑了,說,原來還真的有你這種人在世界上啊。

原來還真的有我這種人在世界上啊。

當時,我只覺得愚蠢的人是她,但是我現在慢慢地發覺,我周圍的人都覺得我是奇怪的,甚至連我都覺得我自己是奇怪的了,為甚麼會有這種要貫徹甚麼意志的活著的奇怪想法──或者很直白的說,我為甚麼一定要成為科學家?我沒有成為科學家,世界也不會怎樣啊,又不是那種卡通的世界,主角不變成世界第一,世界就會崩壞的救世漫畫,我其實,有很多很多事情可以做啊。然後我發現,我之所以從小就是特異的存在,正是因為我這種想法,所以和周圍顯得格格不入,我身邊的人要不是覺得我很新奇,就是覺得我到底是怎樣,我行走世界,還沒有遇到和我一樣的人。

一樣的,從小堅持著甚麼到現在十多年還沒有變化過的人。

我沒辦法和別人一起心平氣和地討論化妝品,因為我不在意我是不是最漂亮;我沒辦法和別人一起心平氣和的討論班級人際關係,因為我不需要很多很多朋友;我也沒辦法和別人一起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因為那些事情沒有一件我感興趣,現在我也沒辦法和人家討論換工作或者怎樣的工作有保障,因為我想做的工作就只有那個,但是我想和人討論成為一個偉大的科學家到底重要的是甚麼,卻沒有人要跟我討論,能跟我討論這種問題的人我知道有,但是我和他的身分差距讓我沒有機會去做這樣的事情。我就在這麼多這麼多的大家care而我不care的事情中自我孤立或者被孤立,然後在只有我care的事情上面讓大家看著的去努力,20年來都是這麼幹的,從小就是這麼幹的了。

我不能體會我周圍的人的痛苦,而他們也不能體會我的。

我無法了解被甩了有多慘,因為我覺得愛情不是我成為科學家的路上要的東西,生活品質,22K甚麼的,我覺得這些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是小人物的痛苦,我不屑去為此痛苦或者為此焦頭爛額,人家說一個月22K有多慘,說真的我聽的不覺得啊,因為22K很夠我用了,我要求的生活品質又不是要30K以上才能滿足,我感受不到。這種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問題我都懶得去思考,我覺得這是小人物的問題,獲得了也是小確幸,不值一提,全世界的人都在追逐這種小確幸。

我是要獲得大幸福,去幹大事業的人,才沒有時間為這種事情煩惱,我一直是這麼告訴自己的。

我已經預先設想,我要獲得大幸福很可能會遭遇比只想獲得小確幸的人更多的痛苦,要走更長的路,不能休息的時間更多,心也會更累,所以我總是盡力的屏除不需要的嗜好或者放棄care很多的東西,我覺得我沒有心去想那些,我的心要承受更大的痛苦,就必須現在不要去承受那些小痛苦,沒必要啊。

然後現在,我反問自己,我幹嘛一定要去追求甚麼奇怪的大幸福啊?

我完全可以選擇和所有人一樣的小確幸啊,安安穩穩成家立業享享天倫之樂,賺賺錢吃吃好吃的睡好睡的養幾個乖小孩老了讓他們照顧我,然後像所有人一樣死掉(即使我獲得了大幸福我還是會像所有人一樣死掉啊),何必一路血染山河披荊斬棘上刀山下油鍋的去追求大幸福,然後自己一個人孤單的死掉啊(說老實的前陣子我還有點不能接受我會自己一個人孤單的死去這件事,可是現在我已經看開了,覺得挺好的至少不要看到很多人哭哭啼啼的樣子),而且就算我一路血染山河披荊斬棘上刀山下油鍋搞得渾身是傷倒在自己的血泊裡,我也不一定可以追到我的大幸福啊!!!!!

我完全可以放開手,安全的去追求所有人都能追到的小確幸!!!!!!

去她媽的理想夢想甚麼偉大的意志之類的啊!

我以為我活在漫畫裡面嗎?

是的,一直以來我確實是活在夢想裡面,但這不是因為我一直在妄想,而是因為我從來沒有給自己考慮過其他的可能性,我不允許自己去思考人生其他的結果,長久以來我為我自己建立的未來藍圖就是一個諾貝爾生理醫學獎得主,我甚至放棄去想像我可能是其他的身分,我孤立我自己,我逼迫自己走這種荊棘之路,我勉強我自己去承受大幸福路上的大傷害,我看到前面有刀山我也不轉彎我看到前面有戰車我還是往前衝,在每一個可以放棄這種痛苦的時候我選擇盯著那個所謂的理想前進,然後一次又一次,捨棄輕輕鬆鬆可以到手的小確幸。我......終歸在心理上是個自虐狂吧。

我是不是可以放下這個不一定能到手的東西,去成為一個安全的人,擔心大家都該擔心的小問題,忍受大家都能忍受的小傷害,在小幸福裡安全的過一生?我並不是不喜歡愛情和家人,也不是不喜歡賺錢,只是一直以來我告訴自己這些不重要,但,我也是偶爾會喜歡舒服一點,也會喜歡被照顧的感覺的,畢竟我也是人啊。

最近的我,常常在想這個問題,想著想著,難受得睡不太著。我並非聰明絕頂,也不是很會念書,有甚麼本錢去跟別人在大幸福的路上爭爭搶搶?又有甚麼辦法保證自己能到手呢?我並沒有能夠戰勝那堆菁英的自信。

可是,想像那個獲得小幸福的自己的模樣,我卻高興不起來。

我真的,沒有很想要那樣的自己。

如果我成為了獲得小幸福的安全的人,我,會不甘心的。

是的,我現在就已經不甘心了。

不甘心自己想這些軟弱的問題,不甘心自己又得用日記封印自己甚麼奇怪的軟弱,不甘心自己剛剛幻想小確幸的自己,不甘心自己想放棄,不甘心自己還沒開戰就示弱了,滿滿的各種不甘心。

對啊,如果我沒有去追求大幸福,我真的不甘心。

我,又被甚麼邪魔誘惑了一下或者干擾了一下,大概剛剛身後有魔鬼吧。

想想,如果追不到大幸福我其實不會後悔,至少我成為了科學路上的一粒沙子,後面總有人因為踩了我一腳而把科學推進,我的一小步會是世界的一大步,當然,我更喜歡自己就是推進的那個人啊。

但是,沒有去追我肯定會後悔死!!!!!!!!!

小幸福我可以失敗了再去找,大幸福可是不能這樣隨便處理的,現在不堅持未來就不能堅持了啊!!!!

想想,如果我能贏那些菁英甚麼,大概就是我總是割掉軟弱的自己來保持對大幸福的專注吧。以前在中研院的夥伴們後來一個一個都不再做研究了,當年在學科能力競賽上打死我的強者們全部都去當了醫生,縱使資質比我好,也不一定能比我堅持,比我要相信自己啊!

對,強者有可能放棄,能力上的強悍不代表心靈上也能強悍,我絕對不要放棄。

想想,我現在就是就學上遇到瓶頸,踩到刀山上的劍,被荊棘纏住了而已啊,我為甚麼流點血就跑下山了啦!這其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我竟然就被邪魔誘惑差點向小幸福依靠過去,真是軟弱到不行,連我自己都想嘲笑自己了。未來還會有很多劍路和荊棘牆之類的東西,我現在就是在怕痛,傻逼,撞到牆就回頭的自己,我是非常討厭的。

不管大幸福或小幸福,我決不做自己討厭的那種人,而去思考小幸福的可能性的我就是我討厭的那種人。

比起規律上下班賺錢花著死的自己,我更喜歡工作起來沒命幹做完之後徹底爆睡的自己,在工作狂和爛泥之間切換的我,才是我心理上最自得的情況,縱使累到不行瘋狂抱怨,其實還是愉悅的啊。

對啊,我用部落格切割封印術又甩掉了一隻邪魔。

這種切割術真的很好用啊林肯,我真的很感謝你教會我這個,甚麼南北戰爭都不管啦,你就是這點最棒了。

我也很感謝我的朋友們,他們知道我就是這種自虐狂,所以會關心我的身體和精神是不是在能夠繼續爬刀山的情況下。

常常會收到鼓勵的言語,或者讓我不要放棄的,充滿相信我可以做到的那種留言。

畢竟我確實不是漫畫人物不變強世界就會毀滅,所以我可以按照著我的堅持去做,我可以在大家的圍觀下繼續我特異性的選擇,想起來因為這種奇怪的堅持,22年來我遇上了很多很不錯的人,他們縱使自己沒有上刀山的勇氣,也會看著我上刀山,其實我不是自己一個人爬刀山的。

其實,我覺得我的努力,某方面是連我的朋友們的份一起在努力。他們在很久以前放棄了成為自己夢想中的人,而完全屈服於現實,但是他們其實也是不甘心的吧。所以他們才會鼓勵我繼續,才會注視著我的前進,因為他們也想知道這樣的人最後會怎麼樣,我是連著很多人的份一起爬刀山。

或許,他們也希望看到堅持的成功的例子,安慰自己過去死掉的一部份吧。

我不知道,如果沒有朋友的鼓勵和家人的支持,只靠日記切割術,我能堅持這麼多年嗎?也許行也許不行吧,但是現在我覺得我又割掉了糜爛的一部份,擊退了一次的邪魔,準備好要面對就學的巨大困難了。

那個說我很像動漫人物的人,我猜是看不到這個部落格的。

如果她看到了,我想對她說,其實卡通也是基於現實的創作。

我只是,活在你不了解的現實世界裏面而已,我只是,在和你拒絕接受的現實戰鬥而已。


好了,我沒事了,拉線以下的燦,已經把這次受到邪魔汙染的部分割下來,留在拉線以上了。

繼續說著,我要成為科學家。

TAG: 部落格 晚安 林肯 而且 健康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