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天道劫難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1-20 02:21:29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我又做了很厲害的夢!!!!

這個夢裡我是小蛙,但是已經是大學生了。我受邀去參加一個學術年會,在一個很神奇很有名的大城市裡。我的父母想和我同行,他們認為這是無上的光榮,可是出發前,豆子卻提醒我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身分,而且,把我的劍拿走了!

 

到了那裏之後,發現學術年會在某富豪家裡開,這個富豪同時是政府高層官員。某富豪家裡是高達五十層樓的華麗中國式高樓,外觀可以想像一下台灣的圓山大飯店,差不多就是那樣。還有高達三公尺的華麗外牆像廟宇一樣,在整個鋼筋水泥的城市裡超級突兀的。屋子裡面卻還很奇怪,大部分的樓層房間是和室,就是日本人那種鋪著榻榻米幾乎每個房間的牆都是門,全部打開幾乎整層樓都可以相通的那種,我和父母被安排住在27樓某個靠外邊的房間,房間的一面是圓形紙窗可以打開看外面,與紙窗正對的那個門打開是該樓層的走廊,另兩面牆的紙門分別和左右的房間相通。這棟建築物中間有挑高天井,但30樓以上就密封成天花板了,也就是說從1~29樓層中間是空的,房間圍繞著天井,天井有一座巨大的吊燈。

 

我們一家三口剛安頓下來沒多久,爸媽說要去看氣派超大的江南式庭院,我獨自留在房間中,這時我們房間左側的門被拉開,左房裡的是某男性動漫人物,簡稱R君好了,R君看到我立刻跑進我們的房間,很嚴肅地告訴我一件驚人的事情。這個國家不久之後會發生一個稱為天道劫難的毀滅性自然災害,政府已經知情,但卻刻意隱瞞消息不願意透露,並且已經祕密的製作巨大的太空飛船要暫時性逃離地球,在自然災害結束後重新回到地球,並且利用世界人口減少的機會侵略其他的國家,此次研討會也是有預謀,政府要偷偷選出對政府有利並且好操控的科學家帶走,R君告訴我他為了得知這件事情的細節自願從軍熬了好幾年才成為軍隊高層,知道了這個陰謀之後拜託我阻止。

 

我反駁R君說你身在軍隊高層都阻止不了,我一個小小的學生能怎樣?加上自然災害又不是人為可以控制。R君笑著說所有參與研討會的人他們都調查過,他知道我的真實身分,這個災害只有利用非科學的力量才能扭轉,他對我表示希望我跟他合作一個在朝一個在野,由我負責阻止自然災害,至於打算棄國民不顧的高層他來處理,他的手下正在滲透政府,準備要祕密地把黑心分子解決掉。

 

「你一定要好好記得,這世界沒有公開的公平,事情一旦公開就不可能再正義,因為笨的人比聰明的多太多了,有能力的人和有力量的人都是少數,世界的運轉就是少數人在操控的,根本沒有所謂的公標準。」

 

我因為是R君的腦粉(X)於是接受了他的說法,R君告訴我解決辦法他其實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有一個清楚知道的人B君,並且這個人也在學術會議中,我可以帶著R君的信函去找他。並且R君向我透漏這場學術年會中很多人都是他們暗中操作弄來的對自己有利的人士,當然政府高層也弄來他們感興趣的人士,甚至我一個小小的大學生能參加,也是因為高層中有人對我感興趣。整個會場都被監視著,但是R君的手下已經攔截了所有的影像記錄,只是聲音訊息擷取不到因此計謀都必須很小聲討論,並且要避開整個會場豪宅裡200+名持槍武裝守衛。

 

R君剛剛關上紙門我父母就回來了,我沒辦法向我父母透露我現在要去做很危險的事情,於是偷偷的把R君的信件藏起來,悶悶不樂地度過了一個晚上。晚上聽了幾場學術辯論,幾乎都是關於核武器的,R君也代表政府上台致詞,在台上他表現得很自然,好像完全是站在政府那邊的,所有人都很正常,似乎沒人發現我們已經開始行動了。辯論會結束之後就是自助茶點,我領了一份餐回到位子上,發現蛋糕的衛生紙夾層內寫著:「狼,請快點行動,請趕在蛇之前找到B君。」抬起頭發現分送餐點的女子是和R君關係很好的R子。

 

晚上我和父母一起睡,我很想告訴他們實情,但我知道不能說,於是我在他們睡著後偷偷的溜出床被,很輕聲的開紙門溜到R君的房間去,發現R子在裡面,關著燈在等我來,R子又催促我快些行動,說B君是個很憤世的人,身為政府高層的R君不方便和他接觸,而且B君這個人不辨正邪,只專注他喜歡的東西,跟他說道理也說不明白的,所以必須趕緊去和他接觸,R君此時正和其他高層開會。R子說著說著她的手機突然響了,R君傳了一封簡訊過來,說晚上監視部隊會察寢,要我在察寢之後再行動。

 

此時我已經聽到走廊上有腳步聲,趕緊滾回自己房間去,我鑽進被子裡R子剛把門關上,我們房間的門就被打開了,察寢的人蠻橫的直接開燈,第一個就指著我質疑為甚麼我睡覺還帶著眼鏡,一定是偷偷醒著在做見不得人的事情,我父親凶狠的吼回去,回嗆他說躲在棉被裡看漫畫有甚麼不可以,和察寢的人吵起來,母親拉著我走到門口,我發現走廊上很多人都在和察寢的人爭執,有人大聲吆喝自己不是小學生是大學教授,憑甚麼被察寢?有人喊察寢的人不尊重學術專業隨便亂翻他的電腦,有人直接和察寢部隊的打架被按在牆上,走廊上一片鬧聲,這時母親說她驚覺我們參加的根本不是甚麼學術會議,是政府高層的強制監管,這個國家的政府一直在幹著見不得人的勾當,卻收買了愚蠢的年輕族群和中低教育程度的人給予廣大支持,讓憤世的人以為自己受到的是公平的待遇,然而實則在從事近乎焚書坑儒的骯髒勾當,底層分子嫉妒社會菁英,政府就幫著打擊社會菁英,比鄉村包圍城市更過分。我想起R君的話,他一定是深深的體認了這個政府的迂腐和混亂本質才說出那種話的。

 

察寢騷動離開我的房間之後,我父母把燈打開,嚴肅的告訴我,他們知道我正和一批神秘人物接觸,他們不知道那些人是誰,但是如果我認為加入這些人是正確的,那他們也只能支持我,我已經二十二歲,他們管不住我了。事到如今我和父母坦誠,我要去做一件很危險的事情,要反抗這個草菅人命的政府,但是,我希望他們能安全,所以,我還是沒有告訴他們天道劫難的事情。

 

我溜到R子的房間,按照指示找到B君的房間,在24樓。B君是一個遊戲人物,很陶醉的在保養他的巨大長柄鐮刀,對於我的來訪,看也不看我一眼。我向B君詢問他知不知道天道劫難的事情,意外的B君知道得很清楚。B君告訴我那個劫難就是巨大彗星撞擊地球,但這並非自然隨機現象,而是遠古時候在鬥爭中失敗的邪神贊的詛咒。贊死前發誓要毀滅信奉善神的人類族群,也就是這個國家的祖先們,因此發咒說在他死後一千年,會有巨石砸向大地,這個定時炸彈由於是神詛,才被稱為天道劫難。能阻止天道劫難的方法只有一個:用迦樓羅的青琉璃心獻祭,喚醒沉睡的滅星龍將彗星吞噬,屆時滅星龍將和彗星一同毀滅,從而阻止天道劫難。

 

我拿出R君的信,B君看也不看,直接就說政府官員的話他不相信,反正告訴我也無妨,他根本不想管誰要阻止這件事情,甚至不阻止也沒關係他完全無所謂。B君告訴我他不是活生生的人,是靠返魂術憑依肉體的陰間靈,所以彗星要砸下來他才懶得管,當作陽間的壽命又用完了僅此而已。但B君也說了他知道迦樓羅在哪裡,可以帶我去看,只不過。

 

「你要阻止天道劫難,就必須犧牲迦樓羅的性命,至於你願不願意這麼做,你見到他之後自行決定。」

 

B君帶我到一個房間,房間裡鋪著床被,被裡坐著一個少年,又瘦又小,明明是男孩子,只比我高一丁點,粗估沒有160。少年的皮膚白得像床單一樣,嘴唇完全沒有顏色,病懨懨的看起來很虛弱,他的頭髮是白色,很長很長拖在地上,雙眼是青藍色。B君告訴我這人就是迦樓羅,雖然看起來很小,其實年紀和我差不多大,已經23歲了,迦樓羅由於以毒蛇為食,身體累積毒性最終造成基因代代弱化,這隻迦樓羅出生到現在都不會站立,也沒有翅膀,完全不像鳥,是B君一直養護著的。

 

我看著迦樓羅,B君告訴他我就是他生命中注定會遇到的那些將利用他的人之一,迦樓羅請B君出去,說希望單獨和我談談。B君出去以後,迦樓羅用很憎恨的眼神看著我,說他忌妒我,明明是同樣的年紀,我好手好腳的四處跑跳,身懷絕技還有自己的理想,不像他體弱多病離不開床,不僅渾噩度日還只能坐等自己被利用的那天到來,明明都是以人的姿態降生,他憑甚麼就是迦樓羅?他覺得不公平,怨恨這世界,我身體健康竟然還有臉來索取他的命,他不願意幫助我,希望這個在他出生就虐待他的世界早點毀滅。

 

被他這樣一說我無從反駁,默默的回去自己的房間,我躺在床上左思右想,最後終於認知到我必須不管他的個人意願強行把他獻祭才行,縱使迦樓羅很可憐,其他會無辜橫死的人難道就不可憐嗎?迦樓羅身體那麼虛弱,多活也是多受罪,我決定直接把他帶走。於是我去和R子說,請求她的支援,R子也同意我的想法,正當我們想去樓下把迦樓羅抓上來的時候,B君揹著迦樓羅出現了。B君說他們受到了一條巨大眼鏡王蛇的襲擊,原先那條蛇是一個少女,不知怎地進到房間裡想帶走迦樓羅,直嚷著說不能讓天道劫難被阻止,B君打算保護迦樓羅的時候少女變成了巨蛇攻擊他們,迦樓羅受本能驅使撲過來把眼鏡王蛇吃掉了,但B君早被蛇咬了,B君要我們把迦樓羅帶走,他要在那裏製造混亂引開監視。

 

我和R子帶著迦樓羅開始逃命,此時因為大蛇的騷動24樓亂成一團,我們往更高的樓層躲去,想繞過騷動區的樓梯,28層以上的房間有人的很少,我們打開一扇扇紙門逃跑,才發現這樓層是設計過的,紙門關起來的時候好像所有房間都隔開,似乎可以打開全部的紙門讓整個樓層全部房間相通,但其實有很多紙門是假的,房間並不全部相通,樓層的門全部打開之後像是一個迷宮,我們被困在迷宮裡面。此時迦樓羅忽然說他的時辰到了,吃下大蛇之後身體不能再累積蛇毒了,他告訴我們他其實一直都很憤怒,因為B君之所以要返魂就是為了保護他直到他被利用為止,所以B君當然不在乎彗星會不會撞地球,他只想回他的陰間去。迦樓羅說B君雖然對他很好,但總給他一種在監視他的感覺,他不甘心自己生來就是一個祭品,說著說著迦樓羅開始哭,接著就在我們的面前化成了一具枯骨!

 

我摘下肋骨間閃閃發亮的琉璃心,還是溫熱的,在我手上慢慢變冷,成為玻璃的觸感。我把心藏在衣服內袋裡和R子摸索著前進,R子還帶著那副枯骨。我們知道有人在追我們,我們可以聽到不遠處一直有開紙門的聲音,但萬幸一直沒遇到尋找的人,八成他們也迷路了。

 

後來我們有遇上一次尋找我們的人,當時我仗勢身小躲進了放衣物的籃子,R子躲在被踢亂了的棉被裡,尋找的人沒有開籃子,還直接從R子身上踩過去也沒發現,那人離開之後我們找到樓梯,下到21層。到了21層後我覺得不能一直困在屋內,還是沿著屋外比較好逃命,我和R子尋找著靠外側有窗戶的房間,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剛開紙窗就被監視部隊追上,R子揮舞枯骨和他們奮戰幫我爭取時間,我翻出窗外,沿著外面窗沿上的雕飾又往下爬了兩層,盡量避開有光照的窗戶,避免被發現。我聽到屋裡一直傳出喧鬧聲,搜索部隊和覺得被冒犯的學者們起了爭執,一個女人在我上面打開窗戶,當時我周圍已經沒有掩蔽物,為了不要被發現,我鬆手從19樓掉下去。

 

夢裡掉下去超恐怖的,但是我在下墜的時候意識到自己在作夢,於是想著退回幾秒前換一個方式好了,所以我又回到窗台上了,但是那個女人又再次開窗戶!所以,我還是決定鬆手,然後又掉下去了一次……

 

掉落過程中仗著武功護身四處抓東抓西減速,我掉到地上的時候還能活動,立刻翻牆出去沒命的逃跑,我知道大宅裡有人正出來抓我,我只能一直跑,整個從屋裡突圍到外面的過程中我好幾次忍不住想動用武功或魔法甚麼的,可是豆子要我老實點我只好忍著,我跑步的速度很慢,知道不久後會被追上,果不其然跑過幾條街之後發現有一個胖女警一直在追我,她跟我的距離越來越近了!我四處張望甚麼東西可以加速逃走,忽然發現動漫人物H君騎著腳踏車經過,我想也不想直接跳上H君腳踏車後座抓住他的腰要他加速載我逃走,H君被我抓住時大叫一聲說甚麼腰上有傷還是怎樣的,我完全不管他,猛推了他的背好幾下,H君開始飆腳踏車。

 

我看到胖女警消失了,稍微鎮定了點但還是不能安心,此時H君凶狠問我為甚麼要逃走,而且為甚麼會被警察追,我才想起來H君現在在這裡好像不太對,H君自己好像就是警察!因為被兇了,我本能地反擊回嗆H君怠工,怎麼可以在值勤時間自己穿著睡衣在路邊騎淑女車?H君沉默了但還是繼續飆著腳踏車,過一會兒才回答我,他的口氣忽然變得很平靜,說自己只有這一個小時不是警察而已,穿的也不是睡衣是和服,是因為執勤時受傷了,本來想藏著卻被同事發現,同事借他腳踏車逼他去醫院所以才翹班的。H君載著我飛快的衝過大街小巷,一邊說他其實知道政府很可能在從事黑暗的勾當,不然不會派出像剛剛那個女警那樣的戰警來追我這個普通的大學生,所以他願意在這一個小時幫我,在他穿回制服以前。

 

我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告訴H君我不只是普通的大學生,還有現在發生甚麼事,但只猶豫了一秒而已,最後還是沒說,像H君這種基層警察知道太多反而對他不好。此時我發現那個女戰警竟然又追上來了,仔細一看她的鞋子在發亮,不知道是甚麼高科技的加速設施,H君速度越來越慢似乎體力到了極限,我認為繼續賴著他,要是被戰警識別出他的身分,他就死定了,於是拍拍他的背跟他說聲謝謝後跳下來衝進小巷子裡,女戰警立刻也跟著我衝進巷子。在離開H君和他的腳踏車之前,我把琉璃心藏到他的和服腰帶裡面去,我猜以H君現在的速度,在他回到崗位上之前我應該可以把女戰警甩掉再回去取琉璃心。

 

進了小巷子我不管了,還是用了輕功,想甩掉女戰警,可是她竟然跟得上我的速度,這真是嚇死我了,女戰警一邊追著我一邊大喊要我不要再掙扎了放棄吧,她是個很胖但很漂亮的黑人,說的一口台灣腔的中文,我看到她的鞋底好像有甚麼引擎之類的在加速。我發現我甩不掉她,但我不想打架,於是我勸告:

 

「停手吧!你甚麼都不知道,為了這個國家的國民好,你放了我吧。」

沒想到她竟然回我:「我知道你們這些叛亂份子很可能在做對國家有利的事情,但是因為我不了解是甚麼事情,我必須按照我的職責追捕你,這就是我作為戰警的責任,我有擔任這工作的榮譽,請你逃走或者和我交手,尊重我的職業吧。」

「那我跟你解釋,你先停下來。」我沒放棄勸說。

 

「不必,我不想聽,我忠於我的責任。」女戰警搖頭:「也許你覺得很好笑,但是我可是很認真在面對這份工作的,所以,請你放棄掙扎,堂堂的和我一決勝負吧,如果你贏了就繼續你認為對的事情。」一邊說一邊還在追我。

 

我沒想到會遇到這麼固執的傢伙,只能一邊逃一邊回應:「甚麼堂堂正正!我是劍客!我沒有劍你跟我怎麼打我都是劣勢吧!」

「那你停下來讓我逮捕你!」女戰警又喊道。

 

我煩不勝煩,決定認真跟她打一場,故意突然停下腳步讓她收勢不及幾乎撞上我,此時我摜住她的手臂順勢把她翻出去,抽走她腰帶上的短刀開始和她對峙,短刀我用得很不習慣,但經過更敏捷的幾下動作後我把她的槍打掉,本來想放她走,可她一副就是要打到死的架式,我不想浪費體力,只好把她殺了。

 

殺死戰警之後我嘆了一口氣,脫掉原本穿在身上的圓領長袖和牛仔褲,露出我裡面穿的青色短衫,痾,對,小蛙平常穿的那套,我夢到這個的時候在夢裡覺得小蛙的衣服是不是神裝啊?好像要穿那套才能顯示自己是小蛙。不管了於是我變回小蛙了,或者說我暴露了,我扔下戰警的屍體去追H君,然後發現我的輕功這時候才完全施展開來,剛剛和戰警纏鬥的時候速度不到正常的十分之一,總覺得脫了衣服就解放了一樣,輕功變回我原先知道的自己的速度了。

 

我很快追上一頭霧水的H君拿回了琉璃心,此時城裡數棟行政建物同時發生爆炸,在我趕去祭壇的時候聽到路上流傳著R君搞政變的消息,我由衷的希望R君可以成功,我們這些人才能脫罪。祭壇在一個巨大公園的正中間,是一個圓形的石面,我到祭壇的時候那裏已經擠滿了請求神明饒恕或者賜福的各式愚昧人群,還有數個教派在舉行演說,我衝過這些人,把琉璃心扔上祭壇,霎時,祭壇閃爍著青白色的亮光,把我照暈了。

 

在夢裡我很快就醒了,我醒來時發現我躺在家,我父母在一邊看著,豆子正向他們解釋發生了甚麼,看到我醒了,我父親給我看一份報紙,報紙上寫著R君政變已經控制了國家首都,國家原本的領導人和政府高層都在槍戰中被殺死,父親一直說R君既殘暴又可惡,為了自己一己之私就顛覆整個國家。我不知道要說甚麼回應父親,豆子說希望能單獨和我談,於是我父母出去了。

 

我問豆子天道劫難是不是真的被阻止了,祂點點頭。豆子告訴我當時確實喚出了滅星龍,滅星龍也把彗星吃掉了,祂們這些神明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可因為事件發生在外太空,地球上的人們沒有感知,縱使科學家的研究也不一定能解出真相,可想利用這個災難的無良人士都已經在政變中死去,因此平民不知道R君的用心良苦也是很合理的,祂希望我不要太責怪父親,但祂知道R君和我們是對的。

 

我問豆子為甚麼把我的劍拿走,祂只笑了笑說:「你帶著劍大概會鬧出比這更大的事情吧,要是給你劍,你真的會大鬧的別以為我不知道。」

 

然後豆子帶我到外面去,我發現外面在舉行國喪,是為那個女戰警舉辦的,據說她是戰警楷模還是甚麼的,總之是一個很忠誠勇敢值得被尊敬的人物。喪禮上的人說她是在執行任務時被兇惡的叛亂匪徒無情殺害,我心裡很不以為意,這女人又愚蠢又固執的時候怎麼沒有人知道?此時H君出現在我身邊,拍拍我的肩膀說他覺得這樣是最好的了,雖然他已經從R子那裏知道了事情的全貌。

----------------------------------------------------------------------

紀錄一個夢打了6700+個字,好累啊。可是今天不寫下來明天就寫不出來了,因為每天晚上都會做新的厲害的夢啊WW


TAG: 天道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