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百鬼夜行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06-17 18:05:05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做了一個有點厲害的夢,夢裡的我是小蛙。

我夢到我被安倍晴明邀到一個很高的塔樓上,那個塔樓有點像清水寺的高台,但是每一層都是有地板的,有之字形樓梯直通塔頂,安倍晴明在塔頂搭了一個棚子,說要在這裡做法封印住一隻作亂京都的妖怪,而那個妖怪混在百鬼之中,需要把它找出來。

在塔頂的人除了我,晴明,另外三個陰陽師,還有一個名叫橘悠真的貴族,我們全部待在大棚子裡面,大棚子左右各有一張長條椅子,但大家都赤足,坐在非常乾淨的地板上乘涼,太陽很大,離晚上還有很長的時間,今晚百鬼夜行會通過這個塔樓,正好從裡面捉出要封印的妖怪。

晴明向大夥講解他打算怎麼辦,首先在棚中設立一個巨大的結界將我們都包覆住,這樣百鬼就看不見我們,會從我們身上或者周圍越過去,而當目標出現的時候,他和其他四位陰陽師會立即使用法術捉住這隻妖怪,我則要在還未引起其他妖怪的注意前揮劍砍掉它的頭或者殺死它,封印的法術便會於那時啟動,我們和整個京都就會安全了。最危險的時候就是捉住妖怪時,要趕在它沒有驚動其他更強的妖怪前斬首,因此這個工作交給身經百戰出手迅捷的我(小蛙)來做。

我對自己的劍術很自信,覺得這是一件不會太困難的工作,便席地坐下休息,這時那位名叫橘悠真的貴族忽然黏呼呼地靠了上來,用手摸我的身體。我舉起劍以劍鞘狠狠抽了他的手一下,他嚇得縮手,但卻沒有退開,依舊纏著我。我露出凶狠的模樣威脅他要殺他,但他卻不怕,直說我明明是女孩子,為何沒有剃眉染齒跟鹿子姬一個德行?我生氣地要他住嘴,差點脫口而出剃眉染齒是日本人的陋習,猛然想起中國也有纏足的孽息而沒有說出來,晴明不動聲色另外三個陰陽師過來勸阻,嘴裡直說"橘大人請別這麼任性,那位姑娘不是我國的女子,是異國戰士請萬萬不要招惹她"但橘悠真不從,排開眾人又靠上來,一會邀我去他家一會要我做他保鑣,還邀我吃蝦排啊京菓子甚麼的,神煩。

天漸漸黑了,晴明告訴大家他要張開結界了,在結界裡面我們可以隨意移動,妖怪看不見我們,但是切記不可出聲,出聲的話結界就會解開,妖怪會立刻將我們吞食,大家各就各位,我抽出劍做好準備,悠真肥胖的坐在地板的絲綢墊上,晴明看了看所有人之後,坐在悠真旁邊併右手食中二指於唇上,喃喃的低聲念咒,我看見一層透明的偏折像氣泡膜一樣逐漸將我們所在的棚下包住,形成一個半球。

不一會兒,妖怪們就真的來了,首先是小型的妖怪跳著從我們身邊過去,是些比較可愛的妖怪,大部分是小型物品的附喪神,比如掃把啊燈籠之類的,一般都是跳著的,我悄悄伸手出去,發現這些妖怪沒有實體,就從我手上躥過了,身體掃到我都直接穿過去,相當有趣。不一會兒來了一些體型較大的妖怪,直接從我身上踩過去,我竟毫無知覺,那些妖怪吵吵嚷嚷的慢悠悠走過,我等到都要睡著了,目標還沒有出現。

漸漸地,過來的妖怪越來越可怕,體型也越來越大,其中不乏看起來就很強大的妖怪,我感到有些心驚,要是被這些妖怪發現了搞不好逃不走,正在此時我聽到橘悠真爆出一聲超長超大聲地尖叫,原來是有個長著好多個臉的妖怪越過我們,他腹部的臉非常靠近橘悠真時眼睛眨了一下,他以為被發現了故爆出驚叫。

霎時結界就破了,妖怪們一擁而上,陰陽師各使本事保護自己,有的化成紙人有的召喚式神逃走甚麼的,因為妖怪體積很大數量又多,我沒看見晴明和橘悠真怎麼了,慌忙之下我一縮身躲進長椅下,自己張了一個小小的結界保護自己(怎麼樣小蛙也是個半吊子魔法師啊),妖怪們四處找不到人,起了很大的慌亂,我安靜的蟄伏在地上不作聲,等著騷動平靜,等了好久之後妖怪們才慢慢散去,百鬼夜行結束了,目標沒有出現。

我冒出頭,發現晴明不動如山的坐在原本的地方,表情像是竭力抑制甚麼想罵的髒話一樣,他看到我沒事,微微點了點頭,其他幾個陰陽師也紛紛回來,橘悠真竟然也沒事,一看到我就撲過來抱住我大喊著太好了妳果然沒事!我用力推開他,猛一跳上了棚頂,他鑽出棚外叫我下來陪他,說他很寂寞,要我作伴甚麼的,我把劍插緊向著開滿夜櫻的山間一跳,輕溜溜的躍出高高的塔樓,他衝到樓邊伸手刷我,握住我衣角的綁帶,我抽出劍輕輕一揮把布條割斷,就朝黑夜墜落。

橘悠貞還對著黑夜大喊"別輕生啊!別死!做我的妻子啊!晴明快救她!"但我猜晴明沒有動。

我勾住塔樓的木條,在真的摔傷之前停止墜勢,縮進塔樓內休息,躺了好一會兒後竟然發現橘悠真跑下來了!沿著樓梯跑下來要找我!我受驚彈起奔逃,跟他展開了一場捉迷藏,當然很快我就占上風,在他背對我的瞬間跳出塔樓抓住屋頂逃到上一層,然後很快的沿著塔樓外緣爬回去頂樓,氣憤地對情明說我受夠那傢伙了,幹甚麼放任他為所欲為?這個封印活動不是陰陽寮下的指令──換言之是你們的天皇下的指令吧?這個死胖子在搞甚麼啊?你們都不勸阻他的嗎?

誰知道晴明對我露出一個非常微妙的笑容,他嘆了一口氣說道:「正是天皇的指令我們才能讓他為所欲為。」我大感不解時他開始解釋:封印這隻妖物需要祭品,而祭品必須是某一個年份裡某月出生的人才行,為此天皇下令去尋找這個年份裡面該月出生的人,一時之間抓了好幾百個人到京裡面去,大部分都是百姓,只有兩個人是貴族,一個是橘悠真,一個是朝中公卿的兒子,也在朝廷做事。開會討論之後,他們決定把百姓都釋放回去,在兩個貴族之中選一個,無能又不事生產的悠真當選,成為要被妖物吞噬的祭品。

當他被選為祭品時,橘家的人覺得去除了一個酒囊飯袋,朝上的人覺得給百姓做足了面子,大家都覺得犧牲他是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但卻沒有人關心過他的感受,於是他開始為所欲為的大鬧特鬧,結果全世界的人都順著他的意──想說他馬上就要死了,他越鬧大家越順著他,他在幾天之內結婚又納了數十個妾,買了幾十匹馬,用白牛拉他的牛車,甚至闖入朝廷在皇宮門上小便,這樣還沒被處死簡直不可置信。

「所以,你就假裝順他一下,他也活不長了,大概活不到明天。」晴明說。
「我不要,」我生氣:「他以為他要死了就可以為所欲為?我沒殺他已經對他很好了。」
「他知道你對他是祭品的事不知情,所以覺得你的反應很正常,才想捉弄你的。」
「你不用幫他解釋了,不管有沒有被妖怪殺死,我都不能忍受他的行為。」我對晴明抱怨
晴明笑了一下:「你就是這樣,他才喜歡弄你。」

說著悠真上來了,一邊喊著"你怎麼可以玩弄我唉?"一邊把那肉呼呼又滴著汗的噁心身體靠近我,我忍無可忍地抽出劍指著他,威脅他退開(其實我心裡一直覺得我才是被威脅),結果他竟然對我說「人家不依人家不依,劍放下吧小親親。」差點斬下去。

在胡鬧的時候,我們的目標出現了,是一隻三尾大狼妖,有四個耳朵,它一出現就伴隨著非常強烈的氣場,壓迫著所有人,陰陽師們立刻進入準備狀態,接連放出符咒想縛住它,但總是被它掙脫,晴明正醞釀著大絕,其他人也使盡全力想捕獲,可是狼妖的威壓越來越大,在它的氣息下我體內的狼血不知道搞甚麼起了共鳴,臉不自主的獸化了,但我並沒有失去對意識或身體的控制權,因此也沒有強行阻止自己的頭部獸化,其他人幾乎都知道我是狼種,沒有大驚小怪,只有橘悠真尖叫,他的尖叫引起了狼妖的注意力,狼妖猛地伸出頭部一口咬住橘悠真。

就在橘悠真被咬住叼起來的時候晴明的大絕準備好了,四位陰陽師合力從手上射出白色的光芒綁住狼妖的四隻腳,狼妖受到驚嚇猛力咬下去,嘴裡的橘悠真斷成兩截,前半身噴著血落到地上,就在這時候白色的光芒變成鎖鏈,狼妖嘴裡的橘悠真身體發亮,代價被收取,與此同時我猛力一蹲一跳,躍上狼妖的臉,把劍插進狼的腦門,狼妖的腦門噴出金色的粉塵狀沙霧,我拔出劍,望著那金沙彷彿落雨般灑向所有人,金沙落到地面就暈開了,向噴水池的水霧一樣,狼妖倒下,縮進一張符咒中,被晴明撿起收入袖內,我的獸化解除了,封印儀式完成。

我們走向還沒死絕的橘悠真,晴明用憐憫的眼神看者他,其他人對他微微行禮,他突然叫起來:「殺我!殺我啊!」我看到其他人都露出不忍的神色,大概在憐憫他的痛苦吧?他流著淚嘶啞的喊著:「我做那些事並不是為了讓你們憐憫啊!我.....我也有必死的決心的.....我──

沒等他說完,我急速抽出零飛劍,切斷了他的頭,隨著劍刃畫出的弧線,他的頭沿著斷面和頸部分離,甩著血朝右側滾動,在露出後頸的瞬間,我迴轉劍刃帶起頭顱,沿著頸椎刺進去刺穿腦幹直頂到顱骨再猛力抽出,抽出的力道把頭顱帶起來,落回了頸部。

「漂亮。」晴明說。
我微微一笑,甩掉劍上的血,沒有收起來,望著清晨淺蔥色的天邊,太陽慢慢地沿著山露出來了。

橘悠真的手上還握著我的衣服綁帶。

然後我就醒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