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我們到薩摩藩的領地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13 20:52:35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昨天(今天早上)做了一個很厲害的夢,我夢到我和A子以及一個平常很溫良恭儉讓的學妹一起去鹿兒島,為了想要在海灘上對大海喊:「我們到薩摩藩的領地啦!」所以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到了那裡我們住進一間很像本能寺大飯店的飯店,好像還有人要來跟我們會合,於是我們在大廳等著。等待期間學妹拿出一包粉紅色有點像蝦餅的餅乾來給我們吃 並且問我們覺得這是什麼做的?我吃了一個,感覺海味很重,就說應該是某種海洋生物吧!一邊吃,我覺得學妹看起來越來越像男人,就問A子她原本是長這樣嗎?A子很奇怪的看著我說:「他本來就是學弟啊?你什麼時候有他是學妹的錯覺?一直是學弟 你性別辨認有問題嗎?」我感到很奇怪,但學妹都沒有反應。

當我們猜不出是什麼生物做的時候,學妹笑了一下,說是海星餅,我們就懵了,海星是可以做餅的嗎?!

學妹繼續說,她覺得海星餅很好吃,可是她的族人都不認同,覺得同族相食太殘忍了,可是她媽媽因為愛她,還是會買海星餅給她吃。我說同族相殘是什麼意思?學妹說:「就像你們覺得人肉叉燒很好吃,你們的家人應該也不能接受吧?」我大聲質問所以為什麼會有人肉叉燒,A子打斷我說:「這不是重點,難道你是海星嗎?」

學妹笑著點頭,開始發表驚人的看法,比如她覺得BL很新鮮因為她們這種雌雄同體的動物完全不能理解、觸手play在她看來沒什麼不知道人類為什麼要那麼驚訝等等,中間有一段連我都壞掉了,她說龍宮的龍女和龍蝦在搞百合的時候我脫口而出龍蝦不是雌雄同體的嗎?連A子都瞪我,我還莫名其妙的說:「難道有螯的是公的嗎?那錦繡龍蝦都是母的,波士頓龍蝦都是公的吧!」

A子求我看住學妹免得她對海灘上面的海星做奇怪的事情,可是我完全沉浸在人怎麼會變成海星或者海星怎麼會變成人的思考之中,而且我實在不知道怎麼阻止海星。

在旅館的服務員全都穿和服正裝,衣服上繡著島津十字﹝⊕﹞,我說看得好煩好想拿槍射,A子一直阻止我說:「我們已經有一個同伴是海星人了你不要再搞亂子出來行嗎?」

醒來感到一陣疲倦。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