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製作agarose是成為皇儲的第一步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4-18 11:51:44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個綿長而美好但略帶惆悵的夢。夢裡我和A子看上新開的一家洋食館,那間洋食館在新月廣場七十七樓,有大面的玻璃窗可以往外看,布置很歐風典雅,一客400+10%服務費。可每次下班過去都已經打烊了,吃不到好吃食物的我們心有不滿,撲空好幾次之後終於趕上一次剛收,老闆娘看我們已經來很多次,好心留我們吃炒蛋和花椰菜,要我們明天早點來。

吃著吃著A子突然開始玩真心話大冒險,告訴我一個工作上的秘密,她抱怨帶屁孩做實驗很辛苦,他們都不聽話等等的,說著說著我想起了一個關於我的秘密,我告訴她:「你知道嗎?我以前是土方歲三的小姓。」

夢裡的場景變換,到了一條坡度大約有六十度的柏油大馬路上,馬路極寬但沒有半台車,艷陽高照非常炎熱。馬路一側是矮樹林,另一側是荒地,換上北上裝束的新選組隊士們在爬那個馬路坡,大家都走得有氣無力的,隊伍拖得很長也很零散,甚至有人坐在地上掙扎著往上爬,我也在列,但我覺得熱歸熱,不到體力耗竭的程度,我能越過多數人往前走。

忽然島田跑來對我說:「副長在坡頂上面的樹林裡發脾氣,市村燦之助你趕快過去。」我才發現我取代了小鐵變成土方的小姓,我三步併作兩步往坡上跑,沿路聽到有些人在說副長生氣是因為大伙做 agarose gel 做得不好,我匆匆忙忙進入樹林,發現樹林裡只有少量的新選組成員,大部分的人都還在馬路上,樹林裡葉影斑駁,烈陽透過樹間的空隙把地面撒了一片碎白,林中有一個小小的鐵皮屋,漆著白色的外牆還有窗戶,長得像遊客中心那樣,土方在裡面。

我推門進去,裡面還有冷氣,土方身上有不少塵土,坐在一張椅子上橫眉豎目的罵人,責備隊士做agarose浪費太多時間導致整隊出發的時間被延後兩三小時,罵著罵著看到我,對他們說:「要是你們做agarose的技術跟燦之助一樣強可就好了!」聽到提我,我藉機插話,讓那些被罵的隊士有機會離開,我對土方說:「副長不休息一下嗎?身體還好嗎?要不要我去倒茶?」土方莫名其妙地看著我:「我很好,你為甚麼問這個?」

「我是小姓啊,這是我的工作。」我回他,土方站起來,對我揮揮手:「現在解除你小姓的職務。」我感到有些遺憾,問道:「為甚麼不能繼續做?」土方的表情變得比較和緩:「戰況越來越激烈了,再當我的小姓你會被狙擊的,對了,有事情交代你去辦。」說著他抽出腰上的和泉守兼定對我搖了搖,我知道"土方讓小姓把和泉守兼定當遺物送回老家然後戰死在北海道"的定番事件要發生了,雖然很傷心,但現在我是那個小姓,所以還是要去做。

他把刀和照片還有遺書包妥交給我,我接過這些東西,平靜地對他說:「副長,在解除小姓職務之前,可以答應我一個請求嗎?」,土方看著我不作聲,我對他伸出雙手:「要抱一個。」他微笑了,於是我緊緊的抱上去,夢裡的我想記住他的味道,可是他沒有任何氣味,他就抱著我摸了我的頭幾下。

我說:「戰爭結束之後,可以的話請珍惜生命,我印象中的副長是很乾淨很帥的。」土方對我說:「你也要珍惜生命,千萬不要忘記agarose的做法。」然後我就離開他上路了,走下那個很長很熱的馬路斜坡,做了歷史上鐵之助做的事,把刀和遺物送回他家去,靜待戊辰戰爭結束。

夢裡的場景回到洋食館,A子很驚訝的問:「然後他怎麼樣了?為甚麼你會在這裡?」我淡淡地說:「他死了啊,我因為很傷心就四處流浪,然後流浪到清朝去了。」

場景又變化,到了清朝時期的江南,市集上一邊有人擺攤販賣,另一邊是河道,我在市集上無聊的走著,遇到了一個穿著華貴的男子,男子自稱是某一個阿哥,現在遇到了很棘手的問題需要我幫助。阿哥把我帶回家,很嚴肅的告訴我他的父親是雍正,現在正在準備立皇儲,雍正給48個阿哥們設下一個關卡:能做出agarose的人才有皇儲候選人的資格。換言之agarose的製作技術是王位的第一張門票。

阿哥拜託我教他,我想這有甚麼難的?可是教下去之後發現對他來說真的很難,他總是搞不清楚agar和EtBr的差別,%數也老是算錯,還會用手去摸EtBr,我看他這樣應該是不行,問他你老爸到底要你們做出甚麼東西來?阿哥說:「皇阿瑪要求我們在放1.5 tube的rank上面做agarose,每個洞都要灌膠,插劍山,硬化之後劍山拔掉孔不能破,而且每一個洞的agarose都要完整的取出來。」

聽起來就是在考驗阿哥們的細心和手巧吧?我想,於是我改變%數,讓他做到18%,經過一個星期的特訓之後,這個阿哥成功的通過他皇阿瑪的考驗進入第二輪的皇儲決選,48個阿哥只有24個成功了。

幾天後我被雍正召見,雍正要求我當著他的面重複阿哥們的考題,我照做了,成功後他問我:「你做agarose的技術那麼好,是跟誰學的?」我想起了土方,告訴他是跟一個日本人學的,雍正問這個日本人現在在哪裡?我說他已經死了。

雍正對我很滿意,他說:「你指導的那個傢伙,是朕最中意的一個兒子,宅心仁厚視民如傷,朕很想將王位傳給他,可是無奈他一直都不會做agarose,朕很擔心他過不了第一關,幸好有你的幫助,餘下的關卡他應該都得心應手。」我忍不住說:「皇上,做agarose和治國的能力有甚麼關聯?設別的考驗不就好了嗎?幹嘛非要他們做這不可?」

雍正搖頭:「這不是朕能決定的,先皇(康熙)在時,也是以agarose的製作技術當成皇儲的第一個考驗,當時朕為了能掌握這個技術,日夜辛苦。」我搖頭說:「可是皇上,您即位後有何時用到過這個技術嗎?這技術對治理大清毫無用處!」雍正瞇眼看著我:「那你呢?教你做agarose的那個日本人是做甚麼的?」我回答:「他是一個武士。」

「這就對了,」雍正說:「武士也不需要做agarose的技術!但他為甚麼要教你?」我說不出話來,打從上一段夢境我就已經覺得土方要大家做agarose這件事很奇怪,我在江南徘徊的時候無時無刻不想著他到底是甚麼居心?但想不出來,現在被雍正這樣反問我也答不上話,雍正看我不作聲,便緩緩說道:

「這技術是有用處的,這技術讓你在我大清幫助了朕的兒子進入皇儲決選,也幫你從朕這裡得到賞賜。就算朕不再需要,但那個日本人肯定是知道做agarose的技術非常重要,才教你的,你可要好好記住了。」說著他賞我黃金千兩,打發我走了。

於是畫面又回到洋食屋,對著瞠目結舌的A子,我說:「所以其實我很有錢的,可以請你吃這間。」然後我就醒了。
---------------------------------------------------------------
醒來之後感到很惆悵,雖然得到土方姊姊抱抱了,可是從他那裏收到的遺言竟然是agarose的做法不要忘記,我是做動物實驗的啊!能不能給我點更有建設性、我可以更常想起來的建議啊!我實在很討厭整套PCR的流程欸!

然後剛剛,我忘記先放模子,做了一個失敗的agarose.......


TAG:

羈旅者之書 引用 删除 紅峽青燦   /   2018-04-20 17:09:39
並沒有小妾!土方姊姊到死都是孤苦伶仃(????)
只有很多的青樓一夜情WWWWWWW
凌风的大坑 引用 删除 羽·凌风   /   2018-04-18 19:08:47
你配胶配到走火入魔了(盖章)

一开始我差点把小姓看成小妾(不)
WWWWWWWWWWWWWW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