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副長你玩我!被報復啦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9-18 15:23:29


昨天夢到新選組屯所鬧老鼠,東西買回來就被咬壞,米缸裡沒有米都是老鼠大便,書啊紙啊衣服什麼的無一倖免,幹部有的都逃去女人的休息處住了,老鼠還會光天化日在道場上追逐,大家苦不堪言。

於是土方下令比賽捉鼠,捉到最多的可以向他提出一個要求,眾人馬上興奮了,有想要黃金十兩的有想要放一個月假的想升幹部的想脫隊的各種,所有人都努力起來了,用刀砍的灌老鼠洞的,各種不同的方式開始捕鼠。我看在眼裡都覺得太low了。

當天晚上我在屯所地板下面灑家樂氏穀片,一個晚上就抓到三百多隻,早上看到原田把四十幾個老鼠頭串起來掛在腰上四處炫耀,心裡冷笑到不行。

我花了一整天的時間把三百多隻老鼠皮做成一張可以覆蓋屯所所有公共空間的大地毯,然後拿去給近藤看,期間還是陸陸續續有人抓老鼠,但是在近藤宣布我獲勝的時候,已經一隻老鼠也不剩了。

近藤很高興的對我說:「去找阿歲領獎勵吧!」我卻發現到哪裡都找不到土方,我問大家,其他人都沉浸在失敗的痛苦中不理我,我問總司土方去哪了?總司帶著我離開屯所走到街上,默默的買了一支沾煉乳的糰子給我,然後說:

「土方跑去島原了,他躲你呢!他知道你肯定要求抱他的,於是就逃走了,現在八成在某處抱女人,你要一間一間的把他找出來嗎?會不會太尷尬了啊?」沃草土方你就這樣不負責任的逃走了!逃走是新選組副長該有的行為嗎?

「那他辦這個比賽幹嘛?他明明就知道我一定會贏的啊!你們誰比我會抓老鼠?」我很不滿,總司無奈的笑說:「他當然知道,但他覺得只有他一個人受害,可以拯救大家於鼠災之中,這點小責任他還是擔得起的。」

「那叫他來擔啊!還有『受害』是什麼意思?」「就是......哦土方給了一兩,說買你喜歡的東西吃哦!吃什麼呢?生魚片好嗎?葛切?」

呃啊啊啊啊啊醒來心情超複雜的。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