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新年的三個夢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1-01 14:26:41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我覺得我可以把REM期的夢都記住欸,而且夢真的是會隨著REM期次數增加而縮短的,快醒來時的夢特別短。

【第一個夢】化鼠之夢
夢裡我和見色忘友的雲蓉(以下簡稱胖子)一起準備去逛街,我好想買一個新的後背包喔,我覺得我現在用的總有一天會被我的電腦刺穿,我打給雲蓉說北車已經逛膩了,換一個場所吧。胖子問你想去哪裡?我給她看了一張照片,有很多賣包包的店的街,我說不知道這是哪裡但我想去,胖子看了就說:「這是館前東路站。」並堅持要去北車,我說捷運哪有館前東路站啦,於是我們開始爭執有沒有,然後碰面了決定去看看捷運的地圖。

夢裡的捷運地圖和我知道的完全不一樣,確實是沒有館前東路站可是其他所有的站位置都不對,台北車站竟然在藍線的最末端,本來可能是南港展覽館的地方,我說:「胖子你有沒有感覺到這個捷運地圖很可疑?」她說沒有,我想了想,既然沒有館前東路了,那只好去北車吧,我再三提醒說我記得北車是紅藍線十字交會的地方,這個地圖怎麼看都有問題。

我們坐捷運到了"台北車站"周遭都沒有半個人,其他人在這站之前都下車了,我們離開捷運站,走上出口,看到整片景物就像我高中時候的南港周圍一樣,非常荒涼,完全沒有任何一條街可以逛啊,想轉身下去捷運通道,卻發現捷運通道已經不見了,變成一條又暗又髒又舊的地下道,我和胖子一起走進去,到處都是積水和報紙,荒涼至極沒有人影,我們走著走著,地下道又冒出地面了,是一個非常破敗的小眷村,大部分的房子都塌了,也沒有人。

我們發現一個還比較完整的房屋,進去發現也是被荒廢了的,一樓只有兩張餡都露出來的沙發,桌上放著一個電熱水壺,幾瓶礦泉水和兩三盒泡麵,樓梯上都是紙箱無法行走,所有東西都是灰塵。泡麵沒拆封過,我們很餓,想到這應該是被遺棄的東西,就煮水吃了泡麵。吃完以後,胖子發現天花板少了一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上面有東西,於是我爬到胖子的肩膀上,我的體型剛好可以穿過上面的洞爬進去,二樓很矮,樓高只有一米,意外地鋪著木地板,但都碎裂得差不多了,我找出另外幾箱泡麵,抬頭一看,二樓的天花板在同樣的位置也有一個洞,再爬上去,又是三樓,跟二樓差不多,堆著礦泉水,然後一直往上爬,大概有七層,後面幾層的地板很新沒有損傷,但沒東西了。

我下來,發現胖子很安靜地看著客廳,原來這時候有人進入廢屋了,是A子的爸爸,張爸一開始沒看到我們,自己坐在沙發上滑手機,我和胖子想保持安靜偷偷溜出去,但這時候二樓被我動到的紙箱掉下來,直接讓張爸往我們這裡看了。

張爸很生氣地撲過來,情急之下我爬上二樓,想把胖子也拉上來,但我拉不動她,她又掉下去了,眼看張爸就要抓她了,忽然在我面前,胖子變成了一隻灰色的大鼠,變成大鼠的胖子一跳就穿過天花板的縫隙逃上來了,我看她變成老鼠,我心裡一陣激動,變成黑色小鼠了,我趕緊帶著她在樓間鑽,從通風口跑出去了,兩隻老鼠在廢棄的眷村裡奔馳吱吱叫,我對胖子說:「一定要想辦法變回去!」然後我就醒了。

【第二個夢】強迫推銷
我夢到我和CM學姊住在學校的圖書館,不之道為啥我一直都覺得陽明的圖書館裡面可以蓋旅館,我們住在很好的房間,裝飾都是歐風典雅的,床很大,還有整面的落地窗,早上可以看山上的日出,圖書館有很多有趣的書,白天看書晚上玩電腦很爽。

有一天我在洗澡的時候聽到有人在跟CM講話,好像在強迫推銷的樣子,但因為在大白瓷浴缸裡泡澡太爽,我沒仔細聽,都在玩泡泡,洗完出來,看到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女人剛好闔上一個展示戒指或耳環的那種內襯絨布的扁箱,並轉身離去。

我問說那是?CM翻著巴洛克式白眼對我說是一個不知道怎麼樣闖進旅館的推銷員,在賣串珠吊飾,因為很煩都輾不走,最後就勉為其難的買了一個打發她,說著給我看她買的說一百塊一個,我覺得還滿好看的,一邊揶揄她土豪花錢消災,一邊想著為甚麼她可以出入圖書館的旅館呢?她是不是有學生證?

隔天我和同學在圖書館玩吃雞的手遊,忽然看到好多同學都買了,我問說那個人怎麼可以進圖書館?大家都說不知道,然後都繼續專注在手遊上,沒人在意這個問題,我心裡感到很奇怪。後來回去房間,CM躺在床上滑手機,我在玩電腦,那人又來了,很突然的就打開了本來鎖起來的房間門,走進來,打開她的串珠盒子給我們看,半推銷半強迫要我們買。

CM看我一眼說她已經買過了,交給我處理。我看這天她的商品和昨天的比起來粗糙劣質很多,還漲價到150,我是決計不會買的,我說:「你有沒有其他的東西,這些我都不想要」,老太婆拿出隆鼻貼,我也不要,又拿出雙眼皮貼,我也不要,接著是聽診器和奇怪的矽膠條說是按摩鼻子的,各式各樣雜七雜八的醫美產品我都不要,最後她拿出灌腸器和鼻胃管,我笑說你覺得我會喜歡這種東西嗎?她很生氣地說:「我根本就不知道你的喜好啊!」然後就走了。

【第三個夢】教土方開車
在把推銷員趕走之後我又醒了一下,發現天已經亮了,但是還想睡,就繼續睡,然後土方姊姊就來了,原來他是很忙的嗎?忙到都新年第一天了才來?

我夢到我在駕駛汽車(其實我並不會開汽車),不知道為甚麼土方出現在我後面對我說:「教我開車吧?」
我說:「你幹嘛要開車?」
土方說:「車很好啊,跑得比馬快,教一下吧!」
我說:「好吧,手抓著方向盤。」然後他就把他的手掌放在我的手上面!粗粗的,暖暖的啊!我整個人都酥了!

然後土方說:「然後呢?頭放哪裡?是不是要聞一下你的味道呢?」
我慌張大喊:「不是啦!看前面看前面!注意路況!現在時速六十不可以分心會撞到其他東西的!」
土方說:「好~看前面~~我就看前面~~」然後就把他的口鼻部放在我頭頂上!熱熱的!有呼吸的感覺!
夢裡我整個人都縮起來了!害羞!不敢往後靠,天知道他是在駕駛座椅後面還是在我和駕駛座椅中間啊?然後我就醒了。

醒來之後第一個念頭是:土方的身高根本不能把臉放在我頭上吧?慢著我這不是被坐懷不亂,我是坐的那個吧?心慌慌被撩了一下!起來還感覺頭上有他的氣息!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