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恐怖山事件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7-11-24 21:36:52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我做了一個跟DL的設定和遊樂園有關的夢,在夢裡,DL是一個真實的世界與外界隔離,是毛毛建立的超大面積園區,目前還沒有邊界,只要搭捷運到某個站(我忘記叫甚麼了),徒步穿越一小片荒原,就會到達一個像是群龍默示錄副本洞口的半透明光圈,穿過光圈後的世界就是DL。但這個DL和我們在論壇裡討論的DL還是有點差距的,並非像設定上那麼真實,有些東西和場景顯然是人造的,像遊樂園一樣的塑料人造場景(ex.黑龍的山洞就是典型的遊樂園造景山洞材質,可是黑龍真的住在裡面),但奇妙的生物和自由意志構成的魔法卻是確實存在的,我問過毛毛你是用魔法還是純土豪砸錢建設了這個園區?用意是甚麼?毛毛卻從來都沒有回應我這個答案,只說總有一天會把這裡變成真正的DL。只要穿過光圈我就自動變成青燦(回復人形就是小蛙,不會是我原本的樣子),熊就自動變成大熊星座,但毛毛還是毛毛原本真實的樣子,可見毛毛在設定本質上和我們其他人不同,可能是創世者buff(?)DL是可以自由進出的地方,只是多數人不知道在哪裡,而我已經屢次進入園區遊玩,是常客。

 

這是設定前提,暫且把這個地方稱為DL園區好了。我和毛毛和熊時常在現實中的某個咖啡廳裡討論DL的設定,雖然一般都是毛毛說,我們給建議。這個愉快的活動是在一個很十八世紀歐洲風(艾咪那種故事場景)的咖啡廳裡溫暖的蠟燭周圍進行的,毛毛也會參考我們實際遊玩的心得來對建設做出解釋。

 

有一天,我進入DL園區玩樂的時候,在成野市遇到一個原人的孩子,他跟我說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有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土人女性常常在屋外看他,看得他心裡發毛,那個女人梳著貴氣的包髻,看起來是個少婦只有三十多歲,頸部後面有像壞皇后的大片愛心形狀襯頸,身穿黑衣,我不知道這是誰,所以也沒特別在意,但我把這個故事放在心上。當天我離開DL園區,到我們一起討論的咖啡廳時,熊和毛已經在討論設定了,我進去的時候正好討論到族王的問題。

 https://imgur.com/RImtwVD

熊:「大部分的族王體型都比同族的成員要大,能力也更強……這麼說起來阿帝就是個顯著的反例。」

毛:「燦你來晚了……阿帝是個反例並不奇怪,她本來就是特別的存在。」

燦:「我剛剛去園區爽一下了,是說族王未必一定要比較大吧?」

 

毛:「族王未必,但如果僅僅是說某部落的領導者,或者某區域的小共主,那也有可能是非常大的,大到超乎你們想樣的巨大。有一種罕見的情況是這樣的:一個動物成為了王之後,接受其他個體的食物供給,逐漸牠就不再四處走動,總定坐在一個地方,體型就逐漸大起來了。」

(大笑):「那只是肥起來了而已吧?缺乏運動變胖的王不是很常見嗎?」

毛:「事情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單純。這個王一般採取趴臥的姿勢在空曠的地方待著,一開始因為牠王的身分,其他動物不敢攻擊牠,牠逐漸大起來之後更是不敢輕舉妄動了,這個王的體型會膨脹好幾倍,智商和行為也慢慢的退化,只有持續攝食這點是不變的,漸漸地牠連內部結構都會變化,外觀也逐漸變成盾狀山的模樣,只有頭部在中間。繼續膨脹的時候,身體會重組,有時體腔會出現空洞,這些空洞也會隨著王體型變大而變得更複雜和更大,攝食部位也不一定還是嘴,但在整個變形的過程中都不會流血,並且族群裡的個體都不會察覺到王的異樣,繼續崇拜著牠,有時候連附近的其他生物也會開始崇拜這個王,並且對牠送食物。」

 

熊:「這是發生了甚麼事情!」

燦:「妖術!」

 

毛毛拿出了幾張圖片,長這樣(如下圖),然後繼續解說:「他們被一種稱做王菌的真菌寄生了,類似冬蟲夏草那樣。這種真菌會操控被寄生的王的腦部,使他們移動到空曠處,並且身體逐漸被菌絲取代,因此重組,基本上王已經死了,膨脹的部分只是菌絲體,還有菌絲體模擬王的身體成分而製做出的皮毛罷了,這個過程叫做山體化。這種真菌會不斷向周圍放出孢子,吸入孢子會影響中樞神經使周圍的個體繼續崇拜王,把牠當成神明,並且不斷帶來食物,王菌複合體有時會長到像山一樣大。」

 [img]https://i.imgur.com/I1kx93G.png[/img]

熊:「……」

燦:「……」

 

毛毛:「這個現象還造成了有名的恐怖山事件。」

熊:「還有事件?」

 

毛毛:「是的。這是發生在一個海象(就是地球上的海象)群落的事件,牠們的王受到王菌感染,沿河而上爬到了一處草原,在那裏發生了山體化,草原上的營養很豐富,這個王很快就長成像山一樣大,還越來越大,身體出現了很多繁複的空洞,使周邊生物都住在裡面,他們說王已化為山神,稱山為恐怖山,山庇護牠們,牠們養育山,形成了一個恐怖山生態。山裡面居住的生物越來越多,後來連土人都住進去了,在裡面依照土人的階級建立了社會,還產生了負責管理山體居住權的王族!」

 [img]https://i.imgur.com/oFafys7.png[/img]

熊:「……」

燦:「說是生態,其實就是住在王的身體裡面吧?好噁心!」

熊:「可是他們並不知道王只是被冬蟲夏草感染啦!」

燦:「這個王菌感染力強不強啊?園區裡有沒有啊!」我說著摩擦著身體。

熊:「那這個山最後怎麼了?」

 

毛毛:「有一天有個原人探險家偷偷潛入了山體,他誤以為裡面有寶物,在深處他找到了山之心,據說是一個玉米狀發光的綠色結構,我想應該是王菌的子實體或者共生核心吧,他把那東西拔走了,在拔起來的瞬間,山體開始晃動和腐朽,大量的菌絲塊掉落下來,發生了崩塌。」

 

熊:「是瞬間的事情嗎?」

毛毛:「並不是,他拿著那個東西開始逃離之後才發生崩塌,而且他成功帶著東西逃出了恐怖山,可是就在他剛逃離山體的時候,入口崩塌了,裡面完全被封住,有許多生物和土人都被困在裡面沒有成功逃出來,山體的對外開口很快都塌閉了,之後只有很少的生物突破重圍鑽到外面,具後來才逃生成功的生物所說,困在裡面的傢伙都變成了不分青紅皂白攻擊的殭屍。」

 

燦:「那那個山之心呢?」

毛:「在空氣中化掉了,據說剛被帶出山體不久立刻就化掉消失了。」

熊:「那山裡面長甚麼樣子?那個人有描述嗎?」

毛:「有的,據說裡面彷彿是個巨大的腸道,四處都是空腔和房間,地面鋪著毛髮和骨骼,牆面上有淋巴結一般的發光點互相延伸,光是綠色。整個山體內都是濃濃的濕香菇氣味,非常不好聞,但土人在這裡建立了漂亮的家園,有很多精緻的木造家具等,走廊上還栽植花木,有人居住的房間地板也會鋪木條,走廊四處都有盛放食物的貢台,據說食物放上去會慢慢的被山體伸出的細毛吸收。」

燦:「天啊好噁心!」

熊:「然後裡面的殭屍呢?後來怎麼了?」

毛毛:「後來因為裡面有很大量的殭屍,趕來協助的其他部落開會討論決定維持原樣,讓那些殭屍被封在山裡,以免放出來造成很大的危害,土人曾經拜託龍族把恐怖山整個燒掉,但龍族拒絕了,所以一直放在那裡,這件事就被稱為恐怖山事件。」

熊:「為甚麼龍族會拒絕呢?」

毛:「那個山可是很大很大,比黑龍本身要大上非常多的,燒了也不知道會怎樣……等等,發生這個事件的時候,巨龍都已經絕種了。」

 

燦:「現在的DL園區裡面有恐怖山嗎?有王菌嗎?」

毛:「王菌應該是沒有,但是……我建立了恐怖山遊樂園區,是以恐怖山為模型的真遊樂園區,像是攀爬遊戲架那樣的有六層樓高的恐怖山室外兒童攀爬遊樂設施,位在龍洋城的遊樂園裡面。」

 

那天晚上結束後我們一起前往DL園區,進入園區後阿帝馬上出現在我們面前,對毛說有很多應該存在的部分都還未被建設,毛和熊就和阿帝一起走了,我則前往龍洋城,想去見識一下恐怖山遊樂原。

 

恐怖山遊樂區超高的,粗估有六層樓,是木造和骨造的戶外攀爬遊樂設施,有獨木橋,小樓梯和繩網等等,還有溜滑梯,我站在底下往上看,上面有些地方生著往下垂的絲狀附生植物(?),散發出濃濃的霉味,奇怪的黏液沿著木條往下流淌,摸起來似乎含有大量的蛋白質或醣類。我猶豫了一下抓住木條試著爬上去,又黏又滑的黏液沾到腳底非常噁心,抬頭又看看,發現上面有人在行走。

 

是我弟妹和雲蓉。

 

我有點想叫她們下來,這很噁心,可他們爬到很高的地方了,我也只好爬上去,沿著像是脊椎的獨木橋往前走,搖搖晃晃的,我慢慢的爬上第一層,尋找往第二層的樓梯,這玩意結構很複雜,有些地方像樓中樓一樣,爬到最上方才發現無法通往最高層。四處都有擋視線了絲狀附生物垂下,有時要撥開附生物才能往前走,那些附生物有多種顏色,大部分是灰白色,質感像動物的肌腱,也有些是深紅色,會垂著潮濕的液滴,慢慢滴落淺黃色的黏液。由於到處都濕濕黏黏的,摩擦力很小很容易跌倒,我不敢使用輕功跳躍也不敢跑,只能老實地慢慢走。移動的時候我的眼角餘光發現有一個土人殭屍緊追在我後面,一直跟著我的身影,但也移動得很慢。我抬頭往上看,有幾個土人殭屍和幾隻殭屍灰狼正在追雲蓉他們!

 

我回身一個猛衝想撞倒我身後的殭屍,不料卻打滑倒在地上,從獨木橋的綁繩之間摔出去掉到地上,摔得很疼,一掉到地上我立刻爬起來衝入城裡去找克萊爾協助,克萊爾受理了我的報案,卻無法立刻趕來,我再次回到恐怖山遊樂區,想趕在其他人被殭屍吃掉之前把他們救出來,我聽到頭上有嘻嘻哈哈的聲音,看起來他們不知道有殭屍在追他們。

 

我換了一個比較好爬的地方,因為已經登過一次稍微熟悉了地形,我很快爬到了第三層,忽然我在第三層發現一個剛剛沒有存在的木製平台,我走上那個平台,發現是一個向外延伸的走廊,上面還裝有窗戶,我走進了走廊裡。在走廊底部我發現了一個很高級的房間,似乎是屬於一個貴婦所有,我在裡面尋找能用的武器,翻箱倒櫃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些照片,這些照片按照年份排列,無一例外的,裡面都有一個女性的土人,在跨度長達數千或數百年的時間中這個女性的外觀幾乎都沒有變化,其中一張的背景拍攝到了阿帝,近期有一張是該名女子和一個原人男性的合照,那個男子長得很像我前天遇見的成野市男孩。

 

看完這些照片我忽然理解了一切:那個女人是管理毛說的恐怖山的土人王族,因為她的緣故,原人男子來到這裡偷走了山之心,於是她要去追回原屬於他們的寶物,但男子早已死去,這些年來她不斷尋找,最後糾纏上了男子的後代──成野市的小男孩。

 

我感到一陣恐怖,我衝出木走廊去尋找雲蓉他們,看起來這個遊樂設施不單純是個遊樂設施,它有自己的意識並且正在逐漸向真正的恐怖山發展,我想到毛毛在園區裡做的黑龍洞,阿帝說有些地方缺乏了,毛幫她建立上去後,那個山洞也會有自己的意識,朝真正的DL黑龍洞發展。

 

這個園區總有一天會變成真正的DL,毛毛建設的正是DL的雛形!

 

我找到我弟妹和雲蓉等人,他們分散了,我在不斷生長和自己逐漸構築為迷宮狀的恐怖山遊樂設施上找到人,並把他們送出去,由克萊爾和他的部下們送去醫院檢查,山體開始發覺我的存在,派出很多的殭屍來追我,當下我第一個念頭是山啟動了它自己的免疫!我是抗原而殭屍就是恐怖山的免疫細胞!

 

我追上雲蓉,說服她出去,就在此時我們被六隻殭屍包圍,我只好就地獸化準備戰鬥,此時毛毛騎著獸型的熊出現,用熊爪打倒了兩隻殭屍,毛毛與我會合,我們把嚇壞了的雲蓉弄上熊的背要他把她帶出去,熊撒嬌起來:「嗷嗷達令我不要出去,我要留下來和你一起戰鬥!」

 

「不行!這裡還是讓我和青燦來,我們比你更熟悉DL。」毛蠻橫的命令,熊垂著兩滴眼淚走了。

 

熊走了之後毛毛忽然就地獸化,變成巨大的羽狼,我忍不住想去蹭她的尾巴和頸毛,但我克制住了。毛毛看著我嘆了一口氣: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想幹甚麼……我把熊叫走就是因為他會克制不住,他看到我獸化馬上會撲上來……總之你還是比熊有克制力。」

 

我被稱讚了可是一點都不高興,我好想蹭那個蓬鬆鬆的毛,可我馬上就不想蹭了那毛也不膨鬆了,因為上方掉下一副黏答答的肋骨,我們雙雙跳開,黏液濺到毛身上。我告訴毛我的推測,但毛表示無法阻止這個園區變成真正的恐怖山。

 

「從我開始建設的時候就逐漸發現,這個園區有自己的意識,它想成為真正的DL,我無從阻止它,它有自己的想法,終有一天它會成為我不能控制的世界,這只是失控的起始。」毛毛嚴肅的說著,往前跑去,我緊追在後面。

然後我就醒了。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