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超大量新選組注意!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2-12 20:14:15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前天經過無數小時的失眠後我終於睡著了然後竟然千鶴了不其實是穿越了,總之我跑去加入新選組了(?!)性別不重要,時間是芹澤派和近藤派的矛盾逐漸白熱化的時候,也就是說「新選組」還沒出現,那時候是壬生浪士組。由於體型很小被以為只有十幾歲,我沒有承認自己來自未來,但好像有些人知道吧?我記得近藤好像知道。


介紹一下人物:

我(青燦):就是我,不是小蛙。

芹澤:浪士組局長,新見是其手下,和近藤派爭領導權,後來被近藤派設計殺害。

新見:浪士組局長,表面上和芹澤近藤平等,實際上聽命於芹澤,後被土方弄死。

近藤:浪士組局長,後來成為新選組局長的人。

土方(阿歲):浪士組副長,後來成為新選組副長的人,近藤心腹。

總司/井上/原田:近藤派幹部們。

幕臣:江戶德川幕府官員。

信長公:織田信長,對新選組來說是古人的人。


有一天我和沖田總司在走廊追逐拿水球互扔(不要問我哪來水球,就是字面上意思,灌水的氣球)把曝曬的棉被弄濕了,被土方罵精力過剩不工作,處罰刷廁所(回到自己時代的土方還是有點可怕的,而且這個土方跟可能現在還黏在我背上的那個是不同時期的,背上那個這次沒有動靜),可是我們還想玩,拿長柄刷互戳,沒有在廁所沒人的時候進去打掃,結果又被井上源三郎唸,被井上押去廁所,發現有人好像醉倒在裡面。

總司說來打賭是誰,先賭下注之後破門而入看看誰猜中,他用五兩賭原田左之助,我說:「浪士組人這麼多我也就認識幹部你讓我怎麼賭?說不定是隊士啊?有五兩不如趕快把廁所洗了出去玩,你請我吃生魚片吧?」井上本來是要監督我們洗廁所,聽到打賭馬上湊過來(原來他很愛賭博嗎?),他說敢白天醉倒成這樣絕對不是普通隊士,肯定是幹部,我就按照自己認為的下注就好,我反問他怎麼知道?他說鬼之副長前幾天發表新的規定,當天就四個人切腹,現在大家很害怕,我猜那就是局中法度吧。

可是我想不到可能是誰,幹部裡面不正經的幾個人剛才好像都有看到還活蹦亂跳的,總司沒耐心了就責問井上幹嘛給我暗示?井上反駁說這個問題這麼簡單,醉倒在裡面的一定是新見錦,總司覺得不是,兩個人開始爭執,井上說如果不是,他拿五兩請我們吃飯。

於是總司拿長柄刷突刺掉門鎖,打開一看果然是新見,吐得到處髒兮兮,渾身酒氣,總司抓住井上說:「你也太厲害了肯定作弊,是不是有看見?這樣不公平,請客!」井上各種掙扎:「想也知道是新見,他這人就這樣啊!一生都這樣啦!」,我看到場面有點難以收拾,拿了條水管開水龍頭把新見連著浴室地板一起沖。

新見被水沖了竟然有點醒酒,他聽到總司和井上的爭執,氣得咆哮:「什麼叫我一生都這樣?我好歹也是你們的局長!」總司反駁他說近藤和芹澤現在都在忙,就你喝醉成這樣,好意思說自己是局長?新見生氣了:「你們這些沒出息的小兒!我不是光靠劍術,我是動腦筋的!」聽到他這樣說總司激烈的嘲笑他,井上也笑說:

「新見先生說自己動腦筋,那假設現在突然給你一批散兵,你如何馬上知道總共有多少人?」

「這種問題犯不著動腦吧?誰給我人誰就必須要好好對我講解,難道是要我自己數嗎?」新見覺得這問題很蠢,但井上很堅持:「這就是一個假設性的問題,你就是必須要馬上知道嘛!用什麼方法?」

「這不歸我管啊!」
「那換個問法?你知道浪士組現在有多少人嗎?你叫大家集合起來,能馬上知道組裡有多少人嗎?」
「說白了還不是要我數嘛!」
「所以說你一輩子就這樣了!」

我很無奈,對我來說這個問題答案太簡單了,沒想到總司露出思考過後的樣子說:「換成是我,我會叫大家報數,要大將數士兵怎麼行?不如老實坐著等他們自己報數。」我反問他:「如果有幾千人你也等報數?」「等有那麼多人的時候再說啦!現在浪士組的人數報數一下就報完了吧?」

四個人在廁所前面爭執很快就吸引了其他隊士加入討論,對於「如何在集合時立馬搞清楚浪士組的實際人數」發表意見,我看著這些一百多年前不讀書的流氓和混混想出各種奇葩的方式覺得很好笑,排除掉怪力亂神的方式之後,他們最後分成兩派互相爭執,總司的「隊士自行報數派」和新見的「大將自己數派」吵個不休。

「你們在吵什麼啊!」是土方,隊士們嚇得一溜煙逃光光,剩下我們四個,我看到近藤和土方穿得光鮮亮麗,帶著一個頭髮灰白的男人走過來,井上馬上壓低聲音說那人是幕臣,正在參觀屯所,幕臣靠近我們,土方問到底剛剛在吵什麼?總司就把命題說了,近藤問所以討論出來的結果是什麼?總司說報數新見說數數,提出問題的井上說不知道,還補充說就是因為不知道才向號稱動腦的新見請教。

幕臣看著我,我說:「這不是很簡單嗎?人數不多就叫他們排成方陣前後左右對齊啊!然後第一排第一列報數,餘下的最後一列報數,第一排第一列相乘加餘列報數不就好了?」

我才剛說完,幕臣就拍著我的肩膀說:「真是個好方法!你可千萬不要跟別人說細節啊!你的方式非常好用,萬不可讓敵人知道。」我想這哪裡有什麼厲害的啊小學生都會,看到近藤他們一副被稱讚了很爽的樣子就點頭答應。

幕臣走了以後我被土方和近藤叫過去老實交代騷動的細節,土方聽了搓著手得意的說抓到新見的小尾巴了,我好奇的問:「井上先生為什麼對這個問題情有獨鍾,他自己明明就不知道。」近藤笑說:「說不定是某種賭博的形式,或者就只是想知道而已,或者是因為阿歲以前和他比賽算道場紙窗的格子總數,井上是輸吧?」土方得意的說:「那個傻瓜,我會乘法啊!怎麼說也是做過生意人的好嗎?喂,你好像很行,那我考你,如果是給你幾千人的大軍,比如你是信長公,你還叫士兵排方陣嗎?」

我說:「幾千人?那時候就設副手,叫副手分派小隊長,讓小隊各自排往上加總啊!中間管理階層不就是為此設立的嗎?」

近藤大笑,我說:「難道局長覺得不對嗎?那同樣的問題問局長,你會怎麼辦?」近藤說:

「當然是轉頭問阿歲啊!」

----------------------------------------------------------------------

是不是太久沒算數學啊?數學腦在作祟了WWWWWWWWWWWWW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