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笨月衰日日記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07-02 16:08:31 / 个人分类:紅塵幻夢之章

咳,今天是一個不宜出師不宜實驗不宜出門萬事不宜宜睡覺的怪日子。

昨天(懶得打摘自聊天室)
我夢到阿帝了!是一個奇怪的故事WWWW
我夢到......阿帝的爸爸不是赫利,也沒有老哥,她的爸爸是長得跟庫瑪很像的龍,但是很小
而且是粉紅肉色的,大概就像群龍的小巴那麼小
然後.....阿帝更小,只有群龍的奎龍那麼大,而且年紀還很幼,軟萌軟萌WWWWWW
但是龍人形的阿帝,不是獸型的。
然後有一隻金色的奎龍和肉色的鋼爪龍一直追著她!想跟她求偶WWWWWWWWWWWW
我夢裡的阿帝很弱小,不知道為甚麼魔法的力量很低,雷劈像是電蚊拍一樣!
而且不知道為甚麼,還很小翅膀就斷了,飛不起來
一直逃跑一直逃跑,那兩個傢伙在後面一直追她
她就一直跑,都沒有人來救,我是上帝視角,出不了手
然後她被那兩個龍圍住了,她朝自己身上和周圍扔很多的火焰和雷電,所以一下電光石火(?)我就看不清楚了
特別是她還那麼小,直接淹沒在光影裡面
然後,那兩個強襲犯(?)打了起來,阿帝趁亂逃走了
後來肉色鋼爪龍輸了,又來追阿帝,阿帝的爸爸出現了,要來保護她
結果,她爸爸被金色奎龍打敗按在地上磨擦,阿帝一邊哭一邊逃走了
哭聲很萌!WWWWWWWWWWWWWWW
她逃到一個洞裏面,洞裡有瓦爾金,瓦爾金也要捉拿她,於是她跳進副本裡深不見底的預言之井
然後我就被我弟吵醒了WWWWWWWWWWWWW
哦她一邊逃一邊喊著白麟!白麟!
然後,夢裡的我想著她平常並不是叫白麟為白麟的,為甚麼要這麼叫他?
但其實,在他爸爸和金色奎龍互毆的時候對話中我才知道了,/白麟/並不是白麟
是一個白色滄龍,地區小boss的那種,靜默的安格爾
白色+青色的那隻,並且......是個幼體WWWWWWWWWWW
是阿帝的玩具!玩具,不是玩伴,是玩具WWWWWWWWWWWW
原來她只是玩具掉了(跑了?)出來找,不幸遇到強襲犯而已WWWWWWWWWWW
總之,她後來跳井了,也沒找到玩具,路上的龍都覬覦她的美色WWWWWWWWW

然後,我醒來的時候為了出門,穿上襪子,但我卻幾乎立刻開始找襪子,找了一分多鐘才醒悟過來自己已經穿了襪子,就匆匆出門了。
七點半,起來。
七點四十,出門。
七點五十,到家附近的公車站。
七點五十五,上公車。
八點十分,公車到三洋站,開始塞車。
八點四十分,公車離開三洋站五公尺。
八點四十五分,公車司機開門讓乘客下去走路,滿街上都是狂奔的乘客。
九點,上捷運......那時我已經感覺我趕不上九點半的meeting了。

三洋站離捷運站大概兩公里,我一路狂奔衝到捷運站去搭上車,剛停下腳步馬上就眼前發黑噁心腳軟,可能是早起+睡眠不足+沒吃早餐狂奔=低血糖吧,我簡直站不住,在捷運裡幾乎昏倒三次,都是立刻靠著牆面坐下撐過去了,中間還有一次是到站了再暈也得走出來換車,幾乎倒在路上,有人抓住我說「你還好嗎?」我低低的回她「我有點暈」,然後坐在月台上,轉頭一看,那個拉我的人早就不見了(真的有這個人嗎?)

暈乎乎的時候我超級生氣,覺得這身體也太破爛了,如果因為頭暈趕不上meeting我肯定會升自己的氣(事實上過程中我一直都在生自己的氣)一面想著是怎樣的生理機制造成頭暈,該如何把血糖升高之類的種種云云,但是我所想到的所有手段都不適用,捷運上不能吃東西,而且我不想因為任何理由而錯過本來就已經要遲到的meeting。不忍說那種感覺滿奇怪的,你突然覺得所有的聲音都離你很遠,而且越來越遠,視野也會漸漸變窄變暗,各種暗色的碎點逐漸充滿視線然後變得一片漆黑,身體也沒有知覺,我一度覺得葛屁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但是,我當然沒有葛屁,還在這裡寫日記。

到了學校的站點,出捷運之後太陽可大了,我還擔心我又曬暈,學校在一個小山坡上有五到十分鐘的腳程,我還是走過去了,一面想著我有很厲害的雨傘可當拐杖不要緊,然後到了實驗室,萬幸老師還沒來,趕上了meeting

結束meeting後,學長給我看一個新聞:
请在文本框输入文字今(2)日上午7時左右,新北市新莊區中正路340號附近發生路燈倒塌意外。儘管未造成人員傷亡,但因為路燈橫躺路面,造成後方車輛人車回堵。警方事後追查,這起事件是一輛遊覽車不慎撞上中央分隔島所致,目前現場狀況已經排除,道路恢復通行。
警方獲報後立刻前往現場處理,大約在上午9時將狀況排除,車輛恢復通行。事後警方調閱監視器,發現一輛遊覽車行經該路段時,不知什麼原因突然失控撞上中央分隔島,路燈當場攔腰折斷,連底座也被連根拔除,電線也懸在路中央。當時其他車輛見狀緊急停靠,所幸並無民眾受傷。
警方表示,該輛遊覽車肇事後直接駛離現場,目前已經根據監視器畫面以車追人,將會通知司機到案說明,釐清當時事發原因。
操!操你老子的死雞掰烏龜兒子王八蛋駕駛!還肇事逃逸!要是我因為低血糖死在捷運上導致世界損失一個偉大的科學家,你賠得起?你能賠?台灣少一個諾貝爾生理醫學獎你要用幾輩子賠?垃圾!開車技術爛就不要開!過勞?哪個他媽的公司的他媽主管!人渣啊!

於是在整個堵路的時候我幾乎都在公車上,或者在路邊狂奔......

到了實驗室meeting結束之後我開始不斷鬧trouble,今天是宰老鼠做primary culture 的日子,我拿了胎鼠之後,先是dish放哪裡都搞不定很障礙,再來是剝皮質的時候挖不下來,胎鼠頭一直滑走,然後把腦半球夾爛,還看不到血管膜,然後均質的時候pipette各種爆衝,損失幾小塊腦組織,要吸式種到96well上的時候又忘記補體積,導致最後種的容量不夠,全程眼睛和腦和手都很障礙,平常沒這麼難的事情全都做不好,雖然學長姐說這些小失誤菜鳥都會犯,但我一次全犯了他們也是傻眼,而且,不是一個完全對解剖沒概念的人犯,是我犯的WWWWWWWWWWWWWWWWW

然後,亂七八糟做完了culture,收拾善後我還是一直做錯,想把buffer倒進滅菌塑膠袋,差點把胎鼠屍體丟到水槽,連垃圾分類都分不好,以為都搞定了回休息室去後,被通知忘記洗解剖用具,全扔在水槽......

我怎麼那麼笨啊今天!今天還沒過完呢!我感到非常不安.......

全部脚印 不留脚印 留下脚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