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真能這麼土豪肯定很不錯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8-12-23 13:58:14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昨天我作了一個夢,夢到我爸給了我足足有五萬人民幣的現金,給我自行花用,當成是我的上研究所禮物,我決定把這錢拿來旅行,所以就存起來了。

夢裡我們實驗室用神經細胞的分泌物在開發一種藥,喝下去可以讓身體的神經達到暫時的活性化,獲得更強的力氣和速度等等,嗯,就是一種生物製劑毒品。有一個黑道組織長期在支持我們實驗室的研究,我們則向他們提供該製劑,換取充足的金援作其他的研究,是一個產學合作(X)然後有一天,黑道大老死了,老師去參加他的告別式,還受邀黑道的集團旅行,於是一去就好久了。

在這期間我們還是繼續原本的實驗,耳聞那個黑道的最高權力現在在一個老太婆的手上,我在實驗室輩分最低,分到的工作常常都是車手,得要去交接把毒品給黑道,然後運錢回來,在我當車手第二次的時候,來跟我換貨的小弟偷偷告訴我現在掌權的大姊頭就是我以前國中的數學老師,她非常關心我,想要加我的賴。

回實驗室後常常跟大姐頭聊賴,有天說起她的身體不好,也許很快又會死掉,我問她那妳指定了下一任接班人了嗎?她告訴我"我的下一任接班人是一個叫做朔的男子,目前在上海作毒品生意,我覺得他應該很擅長和人接洽吧。"言下之意她其實不是非常肯定朔的能力,我說妳確定朔能做好嗎?她說也許需要人去確認。後來她告訴我既然老師出國去了,何不給自己放個假呢?我覺得很有道理,所以我就決定要出國玩,玩個一周吧,我想起那五萬人民幣。就決定是要去大陸玩了,雖然還沒決定好要去哪裡,但先到大陸去準沒錯,於是我就順著心中的謎之吸引,買了機票隔天一早飛到四川去了。

在四川的南港機場(實際上並沒有這個機場)下飛機後我認真的想了一想我要去哪裡,我根本沒跟毛毛他們約啊,那我來四川要幹嘛啊?因為是偷溜翹班的旅行所以我沒告訴任何人,最後我決定要去甘肅,於是我前往一個很破敗的火車站,這個火車站是烈火流星世界中的一個景點,小蛙小時候住的鄉下的火車站,也是我曾經夢到跟文凡珮岑在大陸坐火車的場景。火車班次很少,我其實根本沒看發車時間表就買了到甘肅馬場站(當然也沒有這個站)的票,然後匆匆上車了。

上車後我本來想用FB打卡發個"前往甘肅的路上"這種照片文,結果因為趕飛機趕火車的疲累我馬上就睡著了,醒來已經到了甘肅,一打開手機,看到大大的訊息傳著"你的細胞要不要繼代?"我竟然把實驗忘了!於是我立馬坐飛機回台灣弄細胞......

一邊弄細胞一邊跟大姊頭抱怨這件事,大姐頭笑我說怎麼不賴她,她可以派她的部下來幫我養細胞啊,我就非常無言的把事情都交代出去了後當天晚上又坐飛機去四川了。其實這時候我有點感覺到自己在作夢,但我覺得是做夢也沒關係,要爽一下才行。

到四川的時候已經是白天了,我坐在窄巷子裡面觀賞成都的風景,好多的銀杏擺盪著綠色的葉子,樹蔭下有小河和下棋的老人,我內心感到非常的平靜,站起來對著天空伸懶腰,露出滿足的笑容,然後揹著背包決定好好的自己逛一逛,走著走著看到有在採耳的就很開心的跑過去採了,採完耳起來,發現我旁邊放的青色背包已經不是我原本的背包了!雖然樣式非常像,我幾乎都被騙了,但上面沒有我的紅色誠字掛飾!

於是我開始挨家挨戶去找,後來在一間店的角落看到兩個鬼鬼祟祟的男人,我捉住他們問他們有沒有看到我的背包,他們拿出我的背包給我,我一打開,東西都在,就是錢包不在了,我要他們把錢包還來,否則報警,當時很多人都在看,他們把錢包還我,還順手拿了一點錢塞口袋,被我看到了,我要求他們拿出來,讓他們把口袋都掏空了之後,我打開錢包,發現少了一萬人民幣,但打死他們也已經剝不出錢了,夢裡的我想著"不會吧,這只是做夢吧!我沒掉這麼多錢吧!快醒來啦"然後就醒了。

還好不是真的掉錢了啊!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