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關於火影忍者與佐助與我的那些事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2-02 02:08:15 / 个人分类:紅塵幻夢之章

不知為甚麼......突然重回了小時候看火影的心情,發現我已經看這玩意看十年了,而且長大以後再看,竟然能夠無視那些bug,發現以前沒有的感動......我真的是老了啊。

火影是我第一本看過的日漫,也是我心中第一次想要收藏的日漫,小時候我存了錢,想要長大後買下一整套的火影忍者,我覺得,可能有不少朋友都聽過我說要買火影的心願吧。

但是,還記得在差不多上高中的時候,受不了後面各種仙人模式眼睛USB甚麼的,我覺得它已經不是忍者漫畫了,簡直就是群魔亂舞,到了開始把死人挖起來的階段,我連漫畫都幾乎看不下去了,更別提甚麼佐鳴是宿命兄弟的設定......雖然最後還是很勉強的把它看完了,但憑良心說,後期真的真的很難看啊。

我對火影忍者最後的印象,就是兩個主角對轟,各斷一隻手,that's all.

於是,完全沒有了想買它的心情。

其實也不只是因為後面太混亂了,我最喜歡的兩個腳色全死了(寧次跟鼬)我實在是很氣,鼬死就算了他不死佐助也不好做人(?)但寧次?我真的是......寧次問號。

總之我覺得它算是一個虎頭蛇尾的作品。事實上,至今我也沒有把漫畫全部看完過,至少前期到中忍考試前我都沒有看,中間還少一段,因為小時候的漫畫都是跟朋友借的,而我的母親超級反對我看漫畫,因此我不僅得要等家人都去睡覺了才能看,還得躲在棉被裡看,用手電筒很珍惜的一頁一頁看,還要邊研究人家的畫風,一本單行本我能看上一個多小時。大概從動畫疾風傳主角一行人十六歲開始才有每回都看,那也是拜電腦課之賜,我會在上課前利用下課的十分鐘開機,登入線上網站,把每周的連載看完。

現在想想,火影忍者陪著我度過了國小和國中呢。

高中之後,我被毛毛推坑喜歡上了鋼之煉金術師,面對故事設定更完善、邏輯更通暢人物刻劃也更飽滿的鋼鍊,火影忍者的劇情就相形見絀了,馬斯坦古至今依然是我最喜歡的動漫角色,未來肯定還是會繼續喜歡下去;大學的時候沉迷新選組,真實人物的故事往往比虛構更加複雜刺激,新選組的故事不僅是動漫創作,有其歷史背景的事實和地點可供探尋,因此對我的影響就更大了,可以毫不違和的深入生活之中。但就算有更優秀或更真實的故事可以選擇,我依舊把火影追著看完了,因為我的個性喜歡上的東西是很難退卻熱情的,會一直喜歡下去,不會忘記。

其實以我個人的生活經歷來說,佐助這個角色有不少部分我有共鳴。在[dlink=viewthread.php?tid=2918&extra=page%3D1]這裡[/dlink]也有說過,現實中的我有某種程度上的孤僻,在小時候尤其嚴重,一言不和就會跟別人大打出手,並且覺得其他人都很愚蠢,不了解我,我總覺得我考慮的事情是只有我自己才能理解的、比其他人都要強大和偉大的理想,這種無來由的中二倒不是因為甚麼悲慘的出身或者孤高的血統,而是因為,我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就已經立定了志向要成為科學家,可對於國小年紀的大部分孩子來說,夢想是一個不具體的概念,科學家大概也只是一種不真實的名詞,在我眼裡,這些沒有夢想的傢伙就是軟弱的,就是看不清楚自己要幹嘛的弱者,我不僅自外於他們,而且還覺得自己高人一等,不把其他人放在眼裡,縱使成績比不過人家,心裡還是非常傲慢。

很中二,中二到煩得不行WWWWWWWWWWW長大的我覺得這實在是太中二了WWWWWWWWWW

不過,在成長的過程中,我開始遇到和我有類似的想法或者能力的人,隨著年紀成長,我所屬的社會階層逐漸細分,我越來越接近我理想中的目標(縱使還很遠,至少方向已經對了)在跟這些人的競爭過程中,我的弱小暴露出來,一邊發現自己的不足,一邊超越其他人,回頭看看小時候的自己,這無來由的中二還真是,怎麼能自己有這種想法呢?真好笑,但其實也是滿可愛的。實現夢想的方式逐漸具體,也有了更多此道中人之後,孤僻就慢慢不見了,畢竟現在的研究環境,不是靠單打獨鬥能夠完成的。

但,我至今,也沒能成為一個善於社交的人。並且,我也不願意,因為我依舊是屬於那種,不太能接受大量的社交訊息和短暫的交流,特別是跟極大量陌生人互動,而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一生中都不會再相見的情形的人,頻繁的和半生不熟的人相處對我來說滿緊迫的,我只喜歡跟少少的人一起工作,最好同一段時間密切相處的同場域夥伴五個左右不要超過七個。

除了這些性格上的類似之外,我在生命裡曾經有一段時間有類似幼年佐助的心態,大概有好幾年。佐助和鼬的故事對我的意義滿深遠的,我曾處於和那個故事裡一模一樣的某一個情況,但在我發現的時候事情已經變了,已經逆轉了,我不僅脫離了彷彿故事中追逐不到的桎梏,還更加接近自己的道路,扭曲的情感被遠遠的拋在後頭,但是結局卻跟故事中不好的部分諷刺的類似。每每看到鼬和佐助的故事,我就心有戚戚焉,常常會覺得,如果我最後沒有完成我的目標,那肯定是對不起鼬了,也對不起看著我這一路走來的、錯愕的家人。

不過,說是這樣說,我其實滿討厭佐助這個角色的,沒道理的中二和固執、把其他人善意棄之不顧、凡事往壞處想、一意孤行妄自菲薄......如果真實中有這樣的同學,他肯定是我最討厭的人,從以前我就常常覺得,這樣的角色除了顏值之外魅力點在哪?純粹是用來襯托鳴人的天真善良和努力的吧?不然有甚麼用?搞基嗎?我曾真的認為會喜歡佐助的人,是喜歡他的臉,對這角色的性格認真思索總感覺一陣噁心。

但是,上禮拜因故被推薦了博人傳,我想起以前也很著迷火影,就和朋友一起看了,然後看到當爹了的佐助脫胎換骨,當火影了的鳴人遇到更艱困的問題卻採用了更成熟的做法,我錯愕了還驚艷了,幾乎不相信這是火影忍者,於是後來又自己看了博人傳的中忍考試部分,然後我覺得,變成爸爸的佐助,我對他的喜好程度上升了三千個百分點!

不中二了啊!

接著,我想起我其實沒有把疾風傳最後的動畫部分看完,於是拿出來看,看了漫畫中被我吐槽不已的兩人對轟那段,發現動畫中佐助最後被鳴人想要將朋友從黑暗和孤寂中拉回來的心意所感動的部分,做得比漫畫好很多,大概是塞了很多的回憶殺和聲優超群的能力所致,我覺得很感動,看著看著我就想,如果我是佐助,有人這樣對我,我還能不回心轉意嗎?我還能不感動的落淚嗎?我肯定馬上就屈服了,不管有多麼荒唐的妄想,要毀滅木葉或者把地球炸掉都無所謂了,有朋友如此關懷,此生足以。而現實中,真的有人能這樣對待朋友嗎?

我不知道,所以看完之後,我有種鼻酸的衝動。

因為,我知道我是不會這樣對朋友的。

我不是一個,能夠真心對朋友付出到那樣程度的人。

比起善待朋友,我更擅長切斷和朋友的聯繫,強行結束關係。

不只一次,我覺得某些友情阻礙了我,讓我心煩,我無能為力,並且相處變成一種壘贅。於是我主動拒絕跟朋友的聯繫,不再關心他們,也不再理會對方做了甚麼事情,有時候,是朋友成為我難以理解的人或者相信了我不相信的事情,或者是,我覺得朋友變得軟弱,開始成為我不欣賞的人了。

我覺得,去理解他們為何發生改變,非常浪費時間。

於是我想,反正他們有其他的朋友幫他們,沒有我也無所謂吧。

並且,去理解那些我不相信的想法,也不能讓我們的關係恢復到原本的狀態。

就算理解了,就算去幫助了,那又如何?

我未必是他們心目中最好的朋友,而且我也從不奢求誰必須把我當成最好的朋友。

用中二一點的話來說,就是:我有我的目標要去完成,不想浪費時間在拉拔或鼓勵軟弱的朋友走出來上,反正我本來就有孤僻的部分,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不需要你,幫了你也未必有用。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所以,看了那段動畫,我真的覺得心裡有東西在動,因為我自己既不是像鳴人那樣溫暖的人,也從未想要去成為那樣的人,但我更不想像佐助那樣,給別人添麻煩。

而且,我也無比明白,我之所以會有上面說的那些想法和作為,正是因為孤僻。我既不討厭它,但也不覺得這樣很好。因為,繼續這樣下去,我便不值得擁有像鳴人那樣的朋友,可就算我不孤僻,我努力以幫助朋友為目標去做,也不能保證我的朋友用一樣的態度對待我。因為友誼本來就是兩方的事情,不是努力就可以達成的,和這樣的事情相比,我不如去專注我獨立就可以達成(或者更接近達成)的事。雖然因為進行研究的思維訓練,我覺得凡事應該試試看才知道結果,但這種情況就好像你寫實驗計畫,找不到足夠可以佐證的reference,也沒有辦法舉出合理的假說,那恐怕還是做別的研究更可能有結果。

愛情也是一樣,直到現在我還是認為,愛情就是事業的絆腳石,家庭就是壓力,愛情能帶來的好處和快樂比冰山露出水面的部分還小,問題和痛苦跟整個冰山一樣大。

然後,我又往前看了看鼬和佐助的最終決戰,想起了很多很多,關於我小時候的事情。

我甚至因此,昨天做了一個夢,夢裡的我,以旁觀者的身份看著小時候的我,醒來的時候心裡是五味雜陳。

突然間,我重拾了看火影心情,跟小時候很像,卻也不一樣。小時後的興奮和期待是針對劇情,長大的我早就知道劇情了,誰死了或被復活了都不意外,但是我依舊在期待,期待能夠看見,我小時候忽視掉的,藏在充滿bug的劇情裡的感情,我開始能夠感覺到,這些感情是被打磨過的,是經過設計而描寫出來的,特別是越微小;越日常的那種。這些零碎的感情被真摯的描寫,可是過去,它們被誇張的劇情和為了引導劇情而設計出的煩死人嘴遁和扭曲理念所遮掩,導致我沒有發現,或者是,小時候的我經歷的還不夠多,無法看見這些東西。

用佐助的話說就是:「現在的我,眼睛已經能夠看穿一切了!(劇情bug的)幻術騙不了我了!」(笑

於是我真的打算,把火影的漫畫,再重頭看一次,雖然我還是很忙的,有很多該死的事情要做,再過兩個月就要報專研,再過三個月就要爆seminar,但畢竟作品已經在那裡了,我可以慢慢看,說不定,又會有買下它的慾望。

寫到這裡,深深的想起了小時候關於火影忍者與我生活的一切,那些曾和我一起看火影的人,大部分,我已經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了。在某段時間內,我們曾是很親密的朋友,可是,畢業以後,隨著每個人選擇不同的道路,我們越走越遠,分屬在了社會的不同小層,未來若再遇見,也認不出他們了吧?縱使曾經一起看著火影忍者,被劇情深深的聯繫在一起,如今也已經成為彼此無法理解之人。

我的朋友少,我自己得負擔全部的責任,雖然並不討厭現在的狀態(未來也會繼續保持這樣的狀態),不過還是偶爾會回想起他們,很高興有他們陪伴我渡過某段生命,就算友誼不長,也曾經很快樂。

我看著每一集,就會回想起以前是跟誰一起看這集的?在哪裡看的?當時又說了甚麼?彷彿旁觀者看著小時候的我和朋友一起觀賞卡通一樣,又像是我重回小時候的軀殼中,和自己一起看卡通。感動依舊在心裡,但人已經不是以前的人了,許多過去的話題已經消失了,甚至,過去一起看火影的地點也已經不見了。學校重建朋友搬家,不知道以前借給我看漫畫的人,還留著那些漫畫書嗎?

發現,現在身邊竟然也有人看過火影忍者,我其實有種少時記憶甦醒的感覺,所以對於因此被誘導出的中二病發作,不知該笑還是該哭,或許我只是懷念以前的自己和以前的朋友而已。

「啊!你也看過火影嗎?」

我畢竟也有了些人生經歷,在ACG愛好圈裡,已經是步入老年的那一群。

全部脚印 不留脚印 留下脚印:

TAG: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