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大塊,心靈的波紋漾溢著紅塵的異色,變化無端。 一翦青衫,旅途的盡處飛翔在未知的彼岸,萬水千山。

意料的內外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9-05-09 09:04:59 / 个人分类:天涯旅蹤之章

好久沒有去屯所了(???)前天快五點才睡,馬上夢到我走在京都的街上,準備去新選組屯所,在路上遇見穿著和服的某學妹,問我說:「學姊要不要吃烤娃娃菜?」我想起本周某同學買回來的碳烤蔬菜就拒絕她,她問我喜歡吃甚麼,夢裡的我竟然跟她說喜歡吃烤老鼠,她一臉「我非常理解的樣子」我們就聊起了燒烤食物,我說我都烤老鼠給土方吃喔,她又一臉「很羨慕的樣子」問:「真好,哪裡有這麼多老鼠啊?」
我:「實驗做完就有了喔。」
學妹:「原來如此。」
我:「說到這個,差點忘了我要去屯所了。」
學妹:「學姊再見。」
我起身繼續上路,夢裡的我想著三線鼠是芋頭口味的黃金鼠是地瓜口味的,可是我都烤ICR給土方吃,ICR是麻糬味的。

到了屯所(夢裡是瞬間馬上到的我甚至沒有穿過屯所的門就已經在裡面了),這裡的屯所是前川邸,我熟門熟路(????)的溜向副長室,在紙門外張望了一下發現裡面沒有人,轉頭看到沖田總司坐在角落的走廊上,拿著一個甚麼鬼東西在擺弄,看到我就收起來了,我想他難道是準備來惡作劇?總司向我打招呼說:「這麼晚了還來?」但當時夢裡是白天,太陽超大的跟七月的京都一樣熱。
我:「土方咧?」
總司:「去台藝大了喔。」
我:「喔不在噢。」
夢裡的我不覺得土方去台藝大了有甚麼問題,直接把副長室大門打開進去了,發現他桌上放著一個紅色方形封面的小本子,大概是豐玉發句集吧,但我沒去弄它,看了一圈,很無聊的房間啊,我就在榻榻米上躺下來,總司站起來從外面往內看著我。

我:「想睡覺了,你覺得我如果在這裡睡覺,土方回來看到我在妨礙他工作,會把我踹醒還是搖起來?」
總司:「不知道,你試試看?」
我:「好喔,」然後我就真的睡了,總司把門關起來走了。

夢裡的兩個小時過去,我的視野變成上帝視角,看到土方回來了,他打開門看到躺在他本來要坐的位子上睡覺的我本人,沒有露出任何表情變化,他看上去內心毫無波動,冷靜而且冷淡的說了一句:

「噢,在這裡睡覺喔。」

然後,進了房間,繞(跨)過我的腳,拿起屏風衣架上的羽織,出去了。

嗯,在夢裡睡醒來滿臉榻榻米痕。

這種反應.....好像在預料之中,但又有點失落,總覺得有甚麼地方不對.....痾......依然沒有拉到那個誘人的黑長直高馬尾......夢裡的土方穿著黑色的和服,腰帶是暗藍色,整個黑不拉機的走了.......然後,我醒來發現,我夢裡的人物好像是有真實的時間觀念的,不管天空是甚麼顏色,總司都知道"現在"很晚了,那土方.....大概是覺得反正天快亮了,我馬上就消失(?)了不必理會我WWWWWW


TAG:

凌风的大坑 引用 删除 羽·凌风   /   2019-05-10 10:45:09
这样的情境……没有演变成春梦,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