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3-12-21 00:51 编辑
烈火流星無疑是個長篇故事,目前出現在時間線上的還只有不到一半的架構,也沒有包含人物的番外和生命歷程,知道我這個故事的身邊人大概都說我必須耗盡一生的時間才能完成它了,不過沒關係,有先輩魔戒的例子可以一生效法。
許多關註過這個故事的人都曾對它發表評論,但那些評論不是我說的,而且有些大相逕庭,現在,我想說說我自己對這個故事的看法。

緣起
烈火流星故事的緣起是國小五年級時候的歷史課,事實上歷史課在推動烈火流星的故事上一直扮演很重要的腳色,雖然身為理組,我其實很喜歡歷史。當時老師上到日本占領台灣時台灣人民遭受的殘暴對待讓我與三四個同學很不滿,我們便用交換畫的方式產生第一本烈火流星配圖小說(當時還不稱烈火流星),而實際上應該說是配字漫畫,當時的故事裡除了小蛙之外還有我朋友們創造的腳色,我們是使用自身腳色帶入的方法虛構自己為故事中的一員,這部份的故事持續到我們上國中時其他的朋友認為這不過是兒時的幼稚之作而放棄了,但我蒐集起了全部的畫冊打算將之小說化,這部份的故事會全部濃縮蒐羅在小蛙歷險的前期,也就是抗日時期與豆子在一起的部份,而也是這部份固定下小蛙的性格,因此極為重要。
國中後故事便由我一個人主導,此時才徹徹底底的成為我個人的故事,這時烈火流星中重要的腳色一一浮現,也固定下奇幻小說的形式,然而烈火流星不是完全的奇幻小說,其中有武俠的成分和歷史的成分,許多情節是我受到歷史課啟發後改寫的,甚至有隱約的時勢混雜,而且烈火流星是有文化立場的小說,由主角群的身分可以知道我是以亞洲和美洲作為主要立場,這些現象在小蛙與克基斯身上尤其明顯,這是屬於腳色個人的政治偏好。畢竟個人生活背景因素我無法顧及多種文化和政治層面而設計出全部文化的腳色。故事設計是世界大同,不過我敘述的角度是我個人(即小蛙與克基斯)的角度,甚至在其中有些篇章的思想態度比較強硬,但我必須說抱歉,因為這是我的小說,我喜歡這樣寫,當然讀者的想像我無權幹涉。
除此之外,我希望烈火流星是科學的小說,不是情節上的科學,而是其中有關科學解釋的部份,尤其是生物學,我力求它是對的,我致力於讓讀者不只是看小說,也能吸收到一些知識,因此故事中對於科學層面的敘述都經過真正的研究和調查(例如疾病和生理醫學部分),當然,故事裡有偽科學不過應該很容易識破。
烈火流星也是個很喜歡竄改歷史的小說,但是也雜有真實成分,可是歷史的部份我將它與故事織在一起又加了了許多鄉野趣談,熟知此歷史事件的人會知道我動了什麼手腳而會心一笑,不知道的觀念可能會被我弄混,所以,不要相信歷史部分的敘述喔!
至於剛剛說的政治文化層面,烈火流星是不接觸目前這個時代的敏感政題的,畢竟還不是歷史的事情也沒有多少可以被改寫,甚至可以說烈火流星對歷史的深入是在孫中山先生出生之後停止,而且烈火流星深入的歷史大概以中國史為主。
另外,烈火流星也喜歡討論神話傳說和異國文化,不過故事本身都會持尊重的態度,但主角們可能不會是尊重的看法,但烈火流星故事沒有要刻意貶低文化。

名字
到底這個故事為什麼要叫做烈火流星呢?老實說我不知道。一開始這個故事被稱作”本子”畫了好久(約兩年),國中三年我都不知道要叫它什麼,直到看過”英倫情人”之中有一個著名的句子”心是烈火鑄成的”之後開始有了些想法,自己想出了一句話”原本是焚天的烈火,為何會成為倏忽即逝的流星呢?”而暫稱烈火流星,但也許名字會再變!

腳色
烈火流星是個腳色很多的故事,每個腳色都不一樣,要是給大家發表對某腳色的看法大概位是一場很激烈的爭辯吧?不過我現在是要說我自己對自己創的腳色的看法。

小蛙
無疑的,這小鬼頭是主角,也是我個人的化身。外觀上黑髮黑瞳、膚色白晰、長相清秀個子矮小正是我個人的外貌(請無視長相清秀),小蛙的生日年份啥的基本資料都跟我一糢一樣,甚至名字也是來自我國小時候的綽號(不然你想誰爸媽沒事把一個女孩子叫做小蛙?),個性上機靈好強,天真樂觀卻衝動少根筋也是我個人的特色,那至於她面對事情時的冷靜和殘暴是哪裡來的?其實是我個人比較理性的態度而不會懼怕多數女孩子懼怕的東西,而且對於殺生無所畏懼(一個喜好解剖學的人啊!)
小蛙的專長是輕功,這受到武俠小說很大的影響,武俠小說中的大俠總是身輕如燕來去自如,然而實際上我卻跑得慢體育又差,這大概是除了生平之外小蛙跟我唯一真正的差別。
小蛙的設定受到浩然劍(大陸稱”謝蘇”吧?)與清明記這兩本書影響蠻大的(皆為陸作家趙晨光作),好穿青衣和使劍即是此兩書遺風,但是個性上則與書中兩位主角差異極大,自成一格。
行為上幼稚、多嘴愛出風頭喜歡冒險也是我的作風,小蛙也不拘小節,好觀察,視大自然為老師且認為自己試大自然的一部份。小蛙也跟我一樣擅於野外求生和知曉自然知識,因此她最擅長的兩種戰鬥方式即是近身戰與叢林戰,也就是動物使用的方法,小蛙常常將自己擬獸,用野獸邏輯思考,甚至連殺人也以斷喉為目標,她不喜歡點穴或下毒等等動物不使用的技巧。
整體而言小蛙即是我個人的縮影,寫她的一言一行都參考我自己面對相同事件時的反應,甚至小蛙生活中的大起大落也都影射我的生命歷程,所以,要是你不喜歡小蛙,你也不會太喜歡我本人。
小蛙的獸型外貌則受沈石溪的狼王夢中幼狼藍魂兒影響,藍魂兒是書中我蠻喜歡的腳色,雖然牠的下場很愚笨。但是為什麼會變成鑽石般的青色閃光則是因為我有一天看見一隻濕淥淥的狗站在陽光下,身上的水滴閃閃發亮漂亮的不得了,加上我個人喜好青色而來。
小時候我曾與別人打架,比較瘦小的我使用了爪子,而且我天生犬齒挺發達的,這也成就了小蛙的獨門密器。
關於小蛙的部分我很難表述,就是表述我自己啊!

克基斯
克基斯是個有趣的腳色,目前我知道他的評價很兩極,有些人覺得他是個勇敢的英雄,也有人覺得他個性上太敏感,令人煩厭,我自己是對這個腳色非常私心,他應該可以算是我最愛的腳色(不包含小蛙,小蛙就是我自己)。
克基斯是主角群裡面年紀最大的(當然不包含那些精怪啥的),他也是我的自創腳色裡最早出現的,早過小蛙很多年。第一次出現克基斯的念頭時我大概才六歲,那個時候的克基斯跟現在的克基斯差異很大,克基斯經過很大的演變,至今唯一沒有變的是他的招牌帽子和美國空軍身分。
最早時候的克基斯是個二十幾歲的年輕空軍士兵,個子中等,沒有鬍子,頭髮顏色什麼的都沒有特別界定,只知道帶個帽子(不知為何我對綠色無花紋的軍便帽很有好感)性格大概跟現在的小蛙類似只是比較務實,他的夥伴就是現在的IC001,當時只稱哈克。
那時候的故事主角其實是哈克,克基斯只是配角,我從小就很喜歡戰鬥機,飛行員甚至是我的第一夢想,直到近視之後第二夢想的科學家才取代飛行員,年紀還小的時候對國家的概念還很糢糊,又受到好萊塢電影的影響,我以為只有美國才有漂亮的戰鬥機。
漸漸長大後我一直無法釋懷第一個自創腳色竟然不是台灣或中國人,大概小二時就把克基斯冰封到深深的記憶裡面不理他,直到上了高中有軍訓課,又刺激到我自小的從軍夢(身高不夠已經碎了)才又把他挖出來,那時候我已經知道普通的士兵不能開飛機,那是飛官的工作,而且戰機是要停在機棚裡的不像戰馬可以隨時跑去馬廄摸一摸,所以哈克的人性被抹掉,換上冰冷的編號,哈克成為了克基斯對自己駕機的暱稱,而克基斯也是這時升格成主角,還連老了十歲軍銜連升好幾階鬍子也長出來了,唯一不變的只有帽子,加上看過麥帥回憶錄之後,灌酒和抽菸的惡習就上他身了。這可以說是第二代的克基斯吧!是個開朗強壯的軍人,而且丁格犬的種身分也訂下來了,不過持續不到一個月,克基斯就變成現在看到的樣子,為了行動方便不要困在軍營裡我叫他退伍,但又為了不要失去軍官的形象我讓他繼續擔任祕密部隊的戰士和參謀。
現在的克基斯個性是參考我的表哥,除了父母,表哥是跟我最親密的人,他很悶燒,臉上總是沒有太多的表情,很少笑,可是我跟他很熟我知道他的意思。克基斯跟我表哥的差別大概在於克基斯更敏感,心理更脆弱。
到底克基斯是怎麼變得這麼脆弱的?首先,以現在的戰爭形式,戰場老手負傷是必然的,而且會是很重的傷,造成了克基斯的身體,太悶燒的人往往很孤單,不容易被了解,而且我一直堅信一個觀念,軍人也是人,冰冷的外貌掩藏下情感也許很豐沛的,這造成了克基斯極端的行事風格和情緒。
有不少人很討厭克基斯這個腳色,他們嫌他心思像女孩子一樣反覆纏綿,甚至有人跟我建議小蛙的個性和克基斯互換會好些,而且他們嫌棄他氣虛體弱軟綿綿的,但我正是想要他跟小蛙的對比啊!可也有人很喜歡他,喜歡他的人覺得克基斯很表達性的反應了軍人習慣於服從的生活和解放情緒之後的差異,還有人用”看了會心疼”這種話形容他,老實說這句話給了我很好的建議可以購建珊娜的思維。
克基斯是男主角,可是我故意不讓他是長得帥氣英俊迷瘋女人的類型,因為他不需要,而且這種類型的男主角太多了,多到一文不值太氾濫,真正真實的人不是那麼完美的,男人也不是都強壯,也許真正的強壯是思想上的堅持和執著而不是虎背熊腰鋼筋鐵骨,一如克基斯。他是個象牙塔裡的人,活在過去活在想像的軍旅生活裡,但在烈火流星的故事裡他一步步的走出來,這部份就是他與小蛙的互動,我用來呈現一個人如何被喚醒童心。
克基斯是個特別的腳色,他承載了我小時候一切的夢想,可以說他完成了我的夢,所以即使他很煩,我也覺得他煩得很可愛。

珊娜
說老實的,珊娜的出現是個意外。有個對克基斯很著迷的朋友有天跟我說”克基斯好可憐,虛弱又沒有人照顧,也沒有家人,你可不可以給他生個同伴啊?”我說”他有小蛙做朋友啊!”對方又說”你總不會讓小蛙跟他結婚吧?”這提醒了我,烈火流星故事裡的主題圍繞在朋友、孤單與陪伴、冒險、父親的愛和自由以及童心之上,獨缺人之常情的愛情,而這大概是一個敘述人生的小說中不可或缺的。
於是我想來給最可憐的克基斯生個女朋友,為什麼不是給小蛙生男朋友呢?因為小蛙的個性太強硬而且我個人沒有要結婚的意思,所以這個責任就落到克基斯身上了。
小蛙和克基斯的頭髮眼睛顏色都是顯性的深色,我想來個隱性的罕見的,就是金色和綠色了,人類遺傳中最為少見的性狀之一,這個女孩子要是什麼樣的身分呢?我決定把我的第二願望(現在是第一願望了)科學家許配給過去的第一願望飛行員,而我自己本身喜好生物學,怕寫出不真實的東西故珊娜成為了生物學家。
珊娜的個性和克基斯用來做個對比或互相表述,他們一樣冷靜、驕傲不屈,然而珊娜善於在人際之間週轉,政治的黑暗和機密都逃不過她的敏銳觀察,相較於克基斯的老實和對命令以及長官唯命是從的態度,珊娜是比較官場圓滑的也較為叛逆,她甚至會對上說一套對下做一套,因為她有自己的條理和原則,而且在她專精的部分她永遠是對的,而對於科學研究和謹慎求實的態度也讓她在男人堆裡所向無敵。除此之外,克基斯害羞木訥,珊娜卻是健談開朗善於使人信任,且高貴自重,她會勇敢無懼的追求她想要的東西,加上天才的資歷和出眾的外貌,珊娜成為許多高層男士追求的對象,但這樣的人不是會乖乖就範的,珊娜讓男人玩她卻到頭來是她在玩弄男人,越是想征服她的男人越得不到她,因為她極度的理性和驕傲,不論在實驗室或是床上,她永遠握有自主權。
這樣的女人總有她的弱點,當她遇到老實又高道德標準的克基斯時就無法了,她的伶牙俐齒和手腕對克基斯完全不起作用,克基斯只是安分的活在幻想裡,對女人的態度也是含蓄的要命,珊娜媚惑克基斯上床,然而克基斯對於自身的出生是父親酒後的意外非常在意,因此他強烈的反抗而認為只有結完婚才可以完事,這時候珊娜頭一次失去她身為尤物的優勢和武器,對於克基斯,珊娜再多的技巧都沒有用。
一開始珊娜對克基斯的態度是憐憫的,只把他當做個可憐的老兵,精神和身體都在崩潰的邊緣似乎很需要人間的溫暖,於是她基於憐憫同情而滿足他,然而漸漸的她發現克基斯其實不需要憐憫,他需要陪伴但他有自尊的強烈意識,當珊娜無意間向克基斯抱怨職業上的瑣事,她發現克基斯是個極出色的聽眾而且對別人的痛苦很能體諒(這也是他和小蛙成為朋友的原因),之後逐漸逐漸,克基斯特殊的性格和厚實的態度吸引珊娜,在波濤洶湧的政治間翻滾之後她發現克基斯是堵安穩的牆,然而克基斯是不容易追求的,即使珊娜有大多數女性的通病對於追求不到的東西更想要,但因為他對女性沒有控制慾,他不吃珊娜的餌,於是珊娜只得打開自己的心門去和克基斯相處,她找到的是”真”。
之後,就如故事正在進行的一樣,克基斯和珊娜開始了愛情的長跑,這時候珊娜對她真正在意的感情展現的是體諒、付出、等待和了解,而克基斯則以他特殊的溫柔和軍風行事回報。
珊娜的身分是我自身的期許,成為生物學家是我一直的夢,我覺得當兩個最美麗的夢想在一起的時候就是完美,一如烈火流星比較偏好快樂結局,珊娜將會和克基斯一起慢慢走下去。

豆子
豆子也是系列裡的早期腳色,與小蛙同期。他的身分是小蛙的朋友、師傅和父親,尤其是側重在父親的部份,整個故事裡是他扮演小蛙父親的腳色。
豆子這個名字本身是我小時候飼養的第一條巨人品系泰國鬥魚,紫身紅鰭鑲藍邊,也是我的第一隻寵物,他是一條很好的魚,可愛又聰明,而也因為這一點,故事裡的豆子一直都沒有名字,在他修行的兩千年之中只是”一個人”或”一條魚”,直到他混在水族中被販售被小蛙買回去當寵物,而小蛙又發現他的真身後才把小蛙取的寵物名字接受為自己的名字。
因為設定上小蛙的家庭很複雜,失去父愛也是一個熱點,小蛙一直都是在豆子身上尋得父親的關愛和照顧,豆子教導小蛙武功不是用師傅的形式,而是以父親的角度指引領導,”像大自然裡的親獸在遊戲中指導幼獸”,豆子是小蛙身心上的導師,小蛙跟他學習一切武功和單純自適的性格,以及身同自然的態度。而豆子本身也是一個失去父愛的孩子,設定上當他還是條幼魚時父親對幼弟的偏私促使他凶性大發的鬥死同窩所有公魚(請參考鬥魚的繁殖和護巢行為),後來由於中國神祁的經過開示而來到中國修練成精,因此雖說是一條泰國鬥,豆子展現的是完全的傳統中國文化。
豆子,也是我對一個好父親的憧憬和想像。
由於我自身的家庭較為重男輕女,父親對幼弟的照顧比對我多很多,但我總無法忘記幼弟出生以前他對我疼愛的呵護,因此創造出豆子成為小蛙的良師益友,也用小蛙的生父陳小馬諷刺這種偏心的態度。除此之外,豆子也是我現實生活中心靈上的依靠,我一直相信烈火流星故事是現實生活的反射,而也是我自身的信仰,我甚至相信我某些層面上真的是小蛙,或是小蛙真的是我,而豆子那條魚也是真有其事,因此我一直都把豆子當作我的守護神,不論是在現實中或是故事裡面。
除了父親身份之外,豆子本身是個比較偏完美的腳色,長得帥氣英俊,身懷絕學,有大俠的風範,他實際上是我觀看許多武俠小說後對大俠的統合,集一切俠義性格和高強武藝於一身,在烈火流星裡除了神之外,沒有生物可以打敗豆子的。
豆子自己的旅程跟小蛙的不一樣,小蛙是個玩樂主義者,走到哪玩到哪,處處都是冒險處處都是驚奇(而這也是小孩子童真的特性),豆子是世故的,但他沒有珊娜那種狡詐和圓滑,他是中規中矩的俠士,住旅社騎良馬仗寶劍,羈旅江湖行俠仗義,好打抱不平而有德行有修養,他不是墨子那類汲汲營營的”遊俠”,也不是水滸中叛逆的硬漢,他不叛逆也不服輸,看著自戰國初秦以來約兩千年的歷史,豆子是個靜心的大俠,只為行俠仗義而行俠仗義,甚於之後他做了黃河的皇帝,他依然是個有德的帝王,他不玩法家也不玩道家,更不是腐儒,熙京是個理想國,居民和平而少叛亂,舉才用士皆得宜,對比珊娜和克基斯的政治黑暗和小蛙求學過程看同學漸漸失去童心的悲哀,然而畢竟是個國家,長江與之爭執是正常的現象,而豆子貴為皇上卻是京中最厲害的高手,他保衛他的責任和社稷的決心也可看出正是他的教誨讓小蛙有善良正值而樂觀的天性,小蛙的優點全部來自他,但他沒有小蛙的殘忍和蠻橫幼稚,也比克基斯更仁慈大同。

政治、文化和國籍
不知怎地,我發覺這裡是個為人詬病的地方。
不斷有人指責我使用克基斯當男主角非常大美國主義,沒錯,克基斯真的很大美國主義,他覺得所有跟美國沒有友善關係的國家都是敵人,伊斯蘭教徒都是恐怖份子,這確實是非常大美國的想法,但有沒有人想過,這些也確實是多數民主國家或說亞洲國家的想法?捫心自問,當今哪個國家不想跟美國搞好關係?
但我可不是說我支持這種想法,那些是克基斯的事,不是小蛙的事。他就是因為這種觀念才會不斷的打仗、不斷的受傷,在高舉自由的國度裡失去健康和自由,他一直以為自己很自由因為他是美國人,但隨故事深入,我要表達他其實根本不自由,他甚至是主角群裡最不自由的,他的身體現制給他很多限制,他的軍人身分限制他更多。
而且小蛙和他認識的第一天,小蛙就明明白白的告訴過他:「你是美國人?那你一定很笨!我沒有看過聰明的美國人,美國人只會用槍和錢解決問題,而且美國人根本不懂得大自然的意義。」
這句話,坦白說就是我個人對美國文化的評論。
那麼小蛙呢?小蛙也是很受人詬病的。
小蛙的國籍是什麼?”台灣”這個字眼我幾乎不用在形容小蛙身上,我使用”福爾摩沙”來說明小蛙的籍貫,為什麼?
在現在,台灣意味著中華民國,也意味著撤退至台灣的國民黨。而大陸意味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小蛙的出身似乎得在這兩個中間選一個,但我必須很抱歉的說,我是個激烈反共和反法西斯主義者,而且也不是資本主義崇拜者。
我不接受馬克思主義。但是在我眼裡,蔣中正實行的是法西斯主義。當我明白我們的課本刻意矮化中共也刻意刪掉”中國法西斯”這個在別的二戰盟軍國家課本都有的詞時,我明白了我們的政府在美化自己矇蔽學生,一如日本的課本沒有南京大屠殺一般,我對現在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政權不再信任了。
那麼小蛙到底是哪裡人?她是福爾摩沙人,她屬於福爾摩沙這塊土地,她與這塊土地上的大自然是一起的,但她不認同土地上的政權。
我自己是有原住民的血統的而我的父執輩在清朝時就已遷居這裡,我想,那些吵著”台灣””中華民國””外省人”什麼等等的問題都不關我的事,我的血統比退至台灣的國民黨要悠久,現今的政治問題對我來說沒有意義,你們是後到者,憑什麼決定我們先到者子孫的國籍?台灣島上所有的原住民都是福爾摩沙人,都沒有”台灣人”的問題。
在小蛙眼裡,統獨都一樣,她只會為了保護這塊土地上的大自然而戰,不像克基斯那麼單純,他的國家認同也是土地認同。
於是有人質疑我,”福爾摩沙”是葡萄牙人說的,我為什麼採用?是不是想要認同葡萄牙文化?但我必須說我使用它是因為這是個純粹的稱讚詞,只用來形容台灣島的土地狀況,與政治文化等等無關。
然而我另一方面也要表達,當一個人為了他的信仰而戰時他就有資格叫做英雄,克基斯的行為對其他國家來說是一種不合理的侵略,但對美國人來說這是捍衛國家利益的英雄表現,一如在《戰歌》中所說,在我眼裡,捍衛金門的國民黨軍和意圖解放的中國蛙兵都足以稱為英雄,他們都在堅持自己的理想。
至於文化的優劣,在現實裡是沒有的,但讀過烈火流星的人們常以為有。在主角們的眼裡文化有優劣,我不提克基斯偏激的想法了,光說小蛙,她很討厭日本人,她有著殖民地人民的仇恨情結,對著蹂躪過自己土地的民族有著深深的憎恨,因此,在《國家》中克基斯因為救了禾島貞夫而受傷時,小蛙非但完全不理解,甚至覺得克基斯一直是侵略者心態不了解被殖民過的痛苦也不了解二戰時的日本人。
現實中,人們會因為自己生存的文化而對另外的文化產生成見,就像我自己對美國人的成見一樣,但我必須說,文化真的沒有優劣之分,我們必須接受自己是抱著成見的,我們跟故事裡的主角一樣。
在故事裡,我有想辦法利用角色間的差異平衡掉這些成見,譬如說克基斯討厭伊斯蘭教,但小蛙卻在巴格達玩得很快樂,小蛙恨斃了日本人,但又是貞夫在小面前救了克基斯一命,小蛙說美國人很笨就有了個珊娜,珊娜討厭宗教但看過耶穌的神蹟等等……
我不期望我能平衡掉全部的成見,因為我自己畢竟也是有成見的人,沒有人可以真正世界大同四海一家,所以故事裡的”四海一家方言”是賜給動物的。

物種選擇
一定有人好奇,我是怎麼給小蛙克基斯等人選定動物種類的?還有其他的種或是獸行者是什麼動物是怎樣的規則?其實主要是按照腳色性格選的。
小蛙之所以為狼,並不單純因為我愛狼,而是因為她就正像狼一樣,孤身也能夠瀟灑自在優遊自得、又足夠任性喜歡為所欲為、有孤傲的傾向、即使自己一個也有強大的戰鬥力,但是仍是群居的動物,喜愛與夥伴相處和保護朋友,而且如狼一般,野性的外表下有著情感和清楚的階層認知。最重要的,她是不能被馴服的,她很堅持很硬,不能用任何硬性手段逼她屈服,像真正的狼不能被當作寵物。她是自由的,她願意跟誰交友就跟誰,她要認誰做爸爸哥哥都由她。那為什麼是蒙古狼呢?我沒去過蒙古,但似乎在蒙古文學裡狼都是有許多色彩的,灰的黑的白的褐的黃的棕的紅的,讓年幼的我感覺蒙古狼最漂亮,不像美國文學裡的狼大多是灰色的,個人非常討厭灰色,而且蒙古狼似乎是美德個性最被描寫的一種狼(雖然似乎跟特定幾位作家的出身背景或是經歷及作品數有關)。
小猛的設定則與他個性無關,純粹故事劇情設計需要,但也牽涉到小蛙畢竟是主角,而亞洲地區狼最大的競爭者應該是熊或虎吧!熊有另外的用處,因此用了虎,而東北虎可是強大的象徵。

克基斯之所以為狗,主要原因是他的軍人絕對服從性和可以很輕易被訓練的特性。和小蛙比他根本沒有野性,他在國家面前幾乎沒有自己的主見,他的愚忠正跟我們人類定義出的”忠犬”相同,而且大部分的狗只有一整群時才有戰鬥力,就像現代戰爭,中古騎士的個人主義已經失效,只剩下軍隊。所謂狗仗人勢,他正是仗恃著美國的國力的軍人。至於為什麼選澳洲野犬(丁格犬),因為澳洲野犬雖然已成為澳洲的特色物種,卻無法被忽視外來種消滅當地物種的事實,就像美國白人對印地安人或世界其他國家的侵略一般,另一方面澳洲野犬雖然是狗,但牠可不是寵物狗,牠具有野生種的生命韌性,就像克基斯堅強的生命力。

珊娜是美洲豹貓,跟一般人習慣的獅子老虎豹或家貓等貓科動物不同,大部分的人對豹貓這個詞是陌生的,甚至大山貓也還更有名,就如同珊娜,她是模糊的、神秘的、而特立獨行的、但有著令人驚艷的美麗,一旦看過就會深深著迷,她沒有獅子老虎的王道或乖戾之氣,而有小型貓的神祕和優雅和豹的高貴斑紋,就像珊娜,平常社交場合對人幾乎不來硬的,但並不表示她可以被欺負,就像真的看見豹貓就會發現牠比想像中的豹紋貓要大隻的多,而且牠可是會來硬的。至於為什麼是美洲豹貓呢?克基斯是異血統者(混血兒),而她則是土生土長的美國人,當地的物種(雖然美國是分佈種最北端)。

而反派腳色中的超強小屁孩足以與小蛙批敵的趙小令則是西藏山地馬種,也是攻擊性動物中唯一的草食者,畢竟我不能營造出一個只有肉食性動物是強者的世界,而兼具有力量和智慧以及諸多被人類讚揚的美德的大概就是馬吧!馬的烈性子也是出名的,最主要在蒙古狼的食物中,馬算是很危險的,尤其是馬群的種馬。西藏的馬多毛耐寒又任勞任怨,比阿拉伯馬耐操,就像任重道遠的小令一般,他不像熱血馬一樣急躁也不像小蛙(狼)一般狂妄,但他的冷靜又不是克基斯那種軍旅訓練出的可以顛覆克基斯開朗本性使他悶燒的,而是彷彿一直都在那裡的一般。

名字的起源
簡介主要腳色們的名字起源

小蛙
決定把配圖小說(配字漫畫)完全小說化時,我面臨腳色名稱的困境。"小蛙"是烈火流星故事初始時期我的綽號,當初因為使用自身帶入的方法,所以直接把綽號用以做為名字,甚至為了把此名字和人連結在一起,小蛙剛開始時有遇水會變成蛙類的設定(很快就因為無用而去掉了),最早的小蛙並不是狼種,是台灣雲豹,但後來因為貓科習性和我不善於畫貓科的原因換成狼犬混血,最終成為蒙古狼,此時"小蛙"這個名稱愈發跟她不相襯,因而曾打算用"青玉"換掉,但是後來為了我自己的童心所以保留,以紀念此故事的原貌。小時候我幫玩具取名字都叫做小x,我想要在烈火流星裡繼續沿用此兒時習慣,所以故事裡很多的亞洲種(特別是中國人和台灣人)的名字都是"小字輩"。
至於獸型則是受藍魂兒影響(上面提過),所以一開始便取名為青背,後來增加"白掌"這個幼年時期的名稱,為紀念我個人第一個原創故事"地下鐵驚魂記"裡的主角狐狸白掌,之後的青燦則是為脫離僅描述外觀的青背一詞,當初猶豫要用火部的燦還是玉部的璨,後來因為小蛙的性格而使用前者(另一個原因是狼的價值觀裡不知道玉是甚麼)。

克基斯
克基斯這個名字是我小時候蒐集了許多美國男影星的翻譯名字,找出最常見的三個字拼成的,所以克基斯是先有翻譯名字才有英文,而且這英文還是一位法國人幫我想的而我又堅持要那三個翻譯的字,所以唸起來其實很像日本人(Kerjisz)。而且克基斯原本是飛機的名字,哈克是飛行員,後來因為小時候我不會寫”基”這個字,所以把他跟飛機對調。
獸型的名稱會被叫做軍刀是因為我相當喜歡台灣土狗的細長尾部,所以用到克基斯身上並與軍人身分連結,雖然我知道多數丁格犬的尾部是比較蓬鬆的,這點在史考特身上有刻意改正強調(所以史考特是隻典型的丁格犬),暴風鸌(管鼻鸌)是可以逆風快速飛翔的鷗鳥類,用以紀念克基斯是飛行員,另外有一款同名戰鬥機。

珊娜
珊娜並不全然是我自主創造的腳色,所以我用她的名字來紀念一部我最喜歡的影集,和裡頭我最喜歡的腳色。X檔案裡的丹娜˙史卡莉(Dana Scully)探員,珊娜的全名都使用和史卡莉相似的邏輯建構(名字˙中間名˙姓),名的部分Sanna是用和史卡利(Dana)相似的發音方法拼出(重複的n僅是為了使發音穩定),中間名使用瑪德琳(Madeleine)則只是為了好聽,使用伊凡(Ivan)作為姓是為了表示她有時會像恐怖伊凡一樣捉摸不定,另外她的職業本身也在向史卡莉致敬。而克基斯的父親史考特(Scot)則以接近史卡莉(Scully)的發音紀念此我最愛的美國腳色,而x檔案裡史卡莉的父親正好也是一名軍官。
至於獸名(班爪幽浮)則僅是以外觀作為姓,以綠眼睛令人聯想到幽浮名之,使用幽浮這個詞而沒有使用鬼火,也是在向x檔案致敬。

(待更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2-12-13 22:06 编辑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OMG,这篇实在是太帅了!
根本就是出书后的作者序言!(认真)
所以青燦也考虑像《魔戒》那样出书吧^^(慢着)

从小学时代开始,到现在的创作和思想转变历程
整个读下来,似乎是更加了解青燦了~(我是说现实的那只(?))
说起来,越来越觉得我们俩很是相似呢!
男性化、不惧杀生(单指非人)、理性而显得残酷、少根筋等等等等

另外透露一点,DL的雏形
也是我在小学时期,做GM(Game Master)和同学一起玩的故事接龙游戏(认真)

糟糕我又想加精华了
所以青燦快快更新然后我来加精华XD
(喂)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出書嗎~考慮中

現實中那隻被認識了(大驚)
對啊~這樣一說我們真的超像的~

小學果然是好故事發源地(?)

叫我精華生產器(打死)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我覺得這些構想很棒呢www
不像我和朋友之間傳的本子都是一些糟糕的詩文...(掩面
雖然我是文組的,但我恨所有社會科......
腦子不好使阿...
who you really are ?

TOP



 

覺得青燦姐構思很棒在+1
肆...你放心!!!!我們班上的人類
只要是男的就都很不正常!!!
唯一正常的只有和一位同學...
唉唉~~
天空是最能幻想的地方,因為他永遠是個空

TOP



 

青燦的也很龐大阿XD

看完這篇看得眼睛都快花了

期待青燦未來能將這些補完


【发帖际遇】:皇天蒼狼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21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頭像感謝阿銀的圖

TOP



 

to夜星
小心喔~在一群瘋子裡
正常的人會變成瘋子喔~

to蒼大
我在盡力寫了(大哭)
好多好多啊~~
這也是一種悲哀......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2-12-28 01:51 编辑

发现丰富的更新!

通过角色的性格来选择物种
再利用物种的意象丰富角色
使角色更加有血有肉活灵活现

这可是相当高明的手法^^

原来灿灿不喜欢最常见的灰色的狼……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4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可能正是因為種是由人到獸
畢竟帶有人的主觀色彩
而且故事本身仍是人的故事吧

我不喜歡灰狼
因為很多很多ㄡ.......
其實是不喜歡灰色啦^^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不但没有幸运地捡到钱,反而不小心丢失了 16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