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白左又作了一发系列WWWWWWWWWW
不知道瑞典在立法时是基于动物权利呢?还是从动物福利出发?
如果是权利就不多说了,吃照样要吃,只是让它们死得舒服一点,这从权利的角度说,就是虚伪罢了,不值一驳~
而如果是从福利出发,理论上倒是说得过去,问题是,感觉这个规定还是太激进太过了一些~
即使是在瑞典,是否其多数国民,都关心龙虾这种无脊椎动物痛苦与否,都愿意对其产生共情,我表示高度怀疑~

0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這事情我看倒不是很嗤之以鼻。

我以前確實看過活煮螃蟹和龍蝦的,確實相當殘忍,而我是信奉速死主義的。
也就是基本上我不在動物有意識的時候吃它,要殺了我才吃,所以我覺得先把龍蝦弄死了在吃是很對的。

然而,甲殼類不僅是死了會馬上孳生大量細菌,他們體內有許多死亡後會立刻裂解為有毒物質的東西,
所以放著死了再煮於食安上是不對的,所以弄死再吃也是不對的。

所以到底是對還是不對呢?關於龍蝦,我其實也是有點迷惘。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主要是,如果是出于动物福利观念,那么,人道处死其实并不是为了动物,而是为了人类(包括宰杀者和食客)的心理健康与心理舒适~
因此,你作为一个个人,如果活煮龙虾确实影响到了你的心理舒适的话,那么你主动对虾蟹进行人道处死是完全正常也合情理的~
问题在于,这是一个强制性的法案,而强制性法案,在最低条件上则必须要获得起码是本国多数人的认可,才能说比较合理~
而我们看到,即使是欧洲,对这件事嗤之以鼻的人也很多,瑞典虽说生活水平高一些,但是否高到了其多数民众都对无脊椎动物的痛苦愿意去感同身受和共情的程度?这个估计很悬~

而进一步的,从长远看,人类文明的进程是否会为了保护人类的心理舒适,而将人类的权利进行无限外推?推广到无数其他的物种上?这一点我看也不见得。度到底在哪里,可能有待商榷,但我以为,哪个度还是客观存在的,变文明的过程绝不等于无限变圣母的过程。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我比较好奇的地方是!无脊椎动物既然没有休克的机制的话……它们真的有麻醉的机制吗?
之前不是也有过酒精麻醉对于虾而言很痛苦(?)的研究吗?
没准电比煮还疼呢

应该出发点是权利,你看看那个倡导食素的标牌!WWWWWWWWWWW
所以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不能吃肉!WWWWWWWWWWW
但是到现在有关植物感受能力的研究其实已经不少了,抱着“因为有感知所以要善待”的权利想法的人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注意到这点啊
小心植物从锅里跳起来糊你们脸上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4# 羽·凌风

这个不好说,可以采访下夜眼~
神经麻痹和休克,在神经生理上有没有什么必然相关性WWWWWWW
搞不好确实有可能从龙虾的主管来说:mmp最难受的就是挨电了!WWWWWWWWWWW(X)
至于你说的酒精麻醉虾更痛苦.........严重怀疑这是反醉虾动保人士宣传出来的!WWWWWWWW(X)

嗯.......其实一到宣传的时候,一般都用权利来说事儿~
毕竟听起来比较好听,一般人是不会去细细想的WWWWWWWW
嗯.......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动物权利素食者和传统食肉者之间爆发的战争呢?
真是有些期待呢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突然发现那个标牌是PETA立的,他们赢了

羽·凌风 于 2018-1-13 23:47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5# 大熊星座

对没错,酒精麻醉那个就是反醉虾动保人士宣传的WWWWWWWWWWWW
他们当时的论调也和上面说“砍头很痛苦”的用语很相似WWWWWWWWWW

然后再过几年,合成食料主义者又和素食主义者发生战争?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 49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6# 羽·凌风

果然!WWWWWWWWWWWWWWW
大家都会拣对自己有利的研究来背书WWWWWWWWWWW
研究者们快去发现冷冻和电击对龙虾超痛苦来打他们脸!战起来!WWWWWWWWW

你看是PETA立的!不能信WWWWWWWWWWW
PETA即使在西方白左也是猪队友WWWWWW
不过.......也许这个法案就是瑞典政界内部的PETA人士推动的也说不好WWWWWWW

不WWWWWWWWWWW
因为第一场战争素食者吃不饱没力气打仗并且他们不是历史正义的一方所以会输的!所以也就不会有第二场战争了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哦哦!熊我大概明白這個法案的立意要如何解釋了。

首先,假設大家都同意你的說法:動物福利是為了使人類心理上舒適,而跟動物的感知本身無關。
那麼活煮龍蝦或死煮龍蝦都只是為了食用者方便,然而今天有許多人認為活煮龍蝦殘忍但也有人不以為然,於是這些不以為然的人虐殺了龍蝦,導致所有知道或看到的人心裡都不舒適的情況,法律規範不許活煮,是在保護那些感覺殘忍的人的感受而已,因此為了這些人的人權,這個法案就有必要,但前提是感覺殘忍的並不是少數人。

也就是說這個法案有可能走向台灣目前的情況,當大家都覺得吃貓狗殘忍的時候,台灣就制定了不許吃貓狗的法律,雖然是保障多數人的心理舒適,但並不是建立在理性上的立法。但若僅只是基於動物福利去禁止活煮,並輔以豬牛羊那種人道屠宰,我覺得倒也不能說是偏激。

by the way其實我並不完全認為動物福利只是為了心理上舒適而已,有更多潛在的信息顯示這也是人類表達信仰和對自然的感恩等等類宗教行為的方式,而我個人認為信仰(無論是宗教或者某種理念亦或科學證據)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人天生就會去為自己的行為尋找理由和規範,所以動物福利某些程度上是本能的一部份延伸,不能完全認為是文明化和聖母。許多土著也存在不讓獵物過分痛苦或者使獵物更加痛苦的儀式化殺戮行為,所以我覺得這件事不能單純的解釋為簡單的舒適感。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 17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8-1-14 19:47 编辑
回复 8# 紅峽青燦

前三段和我之前说的是一个意思,就不多说了WWWWWWWWWW
只有几个点想要强调~
第一是,法律其实本身来有很多是【非公理性】的,属于仅仅只是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况,这很正常,而动物福利类法案则是其中之一,就是保护多数人的心理舒适/健康~
第二是,如果目的不在于保护动物的权利,而在于保护人的心理舒适的话,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动物在法案面前当然是不平等的。因为,人看到一只猩猩被残杀和看到一只蚂蚁被踩死,感觉其实差异很大,人类的共情心理其实是有亲疏之别与差别对待的。所以,对猪牛羊人道屠宰,并不能进一步推出我们有义务对所有动物都一视同仁对待。
第三是 ,正是基于第二点,所以我高度怀疑,尽管瑞典这样的国家相对发达生活水平相对高,但是否真的到了多数国民都对龙虾这样的无脊椎动物有共情,并愿意为了人道屠宰龙虾而费这些功夫的程度?从那些欧洲民众的抱怨看,只怕未必,很可能也只是少数的左翼政客推动的结果吧?

最后关于末一段~
你说的没错,信仰确实是人类的本能之一~
问题是......你既然都说了是【本能】,那很明显,这当然是属于一种【非理性】认知,而非理性认知,如果拿去立法的话......很明显就应该属于前述所说的简单的【少数服从多数】的情形,而并非基于【公理】的立法~
说白了,人类有这种本能和信仰,其实从广义上说,也是一种为了自己心理舒适性而进行的行为上的开解不是吗?WWWWWWWWWWWW
所以我觉得必须指出的一点是 ,【本能】和【信仰】,本身其实就不具有公理性和道义普适性,并不是说某个东西在一定程度上基于【本能】,所以它就是天然就应该是对的正义的,而是恰恰相反,因为某物是基于【本能】,所以它其实应当属于非理性范畴,应当加以理性化、合理化的引导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