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自從我心愛的鳥死了之後,鳥日子系列就很久很久沒有動靜了......

前幾天我在學校操場上看見一隻黑冠麻鷺在吃東西,於是我過去觀察牠,在地上蹲了一個小時,寫下這個紀錄。

黑冠麻鷺覓食行為探究

摘要
本研究探討黑冠麻鷺的覓食行為,了解黑冠麻鷺隔土尋覓蚯蚓的方式與進食地點的選擇。經過觀察發現,黑冠麻鷺在蚯蚓將尾部伸出土外排遺時將其捕食。

前言
黑冠麻鷺(Gorsachius melanolophus)是台灣淺山區與校園綠地常見的鷺科鳥類,常見其行走於土表覓食,遇到驚擾時會快步躲開,如無法逃離則會飛起,並發出刺耳叫聲。黑冠麻鷺以小型無脊椎動物為主食,其中大部分為蚯蚓,在下雨的時候黑冠麻鷺的目擊數量會增加,因尋覓遇水竄出地表之蚯蚓為食。黑冠麻鷺的排遺中亦存在大量因攝食蚯蚓所吞入之泥土,證明蚯蚓與黑冠麻鷺食物之關聯性。

然蚯蚓生活於土中不可見於土表,不會掘土的黑冠麻鷺究竟是如何發現並取食蚯蚓?這問題引發了許多觀察者的好奇心。本研究以實際觀察的方式探討黑冠麻鷺覓食的方式,並計算黑冠麻鷺覓食的成功率。

材料與方法
材料:
黑冠麻鷺Gorsachius melanolophus雄性一隻(來源:國立宜蘭大學校園境內野生個體)
方法:
尾隨黑冠麻鷺,待其警戒心降低,觀察黑冠麻鷺進食的行為,並記錄。

結果
尾隨黑冠麻鷺
黑冠麻鷺對人類的警戒心不高,發現黑冠麻鷺時先蹲在牠周圍兩公尺處,牠會先保持不動觀察人類,見人類沒有威脅性後便會緩步離去,此時可以更加靠近,直到麻鷺因警戒而停止動作為止,待其放下戒心即可繼續靠近,最近能接近其至30公分處。

黑冠麻鷺的攝食動作
黑冠麻鷺的攝食動作極像人以工具鑿地,首先牠會彎起脖頸,慢慢的在草原上移動,待見到合適的地點,會先觀察一會,然後往下啄擊,喙端有時可深入土中達三公分,並以利嘴將蚯蚓夾住拖出。黑冠麻鷺抓出蚯蚓的時候幾乎都是銜住蚯蚓的尾部拖拉而出,蚯蚓的頭部總是在土中,甚少會被麻鷺直接咬住。偶有銜不緊掉落的時候,黑冠麻鷺會直接於草地上將跳動的蚯蚓捕食。

黑冠麻鷺的攝食成功率
在觀察的一個小時中,黑冠麻鷺啄土18次,捉住蚯蚓11隻,成功率約為61.2%,高於許多大型掠食動物。

黑冠麻鷺攝食的位置選擇
十八次的啄擊動作都發生在面積四平方公尺的校園綠地中,觀察發現黑冠麻鷺啄土的位置周圍皆有大量蚓糞,黑冠麻鷺不會啄沒有蚓糞的乾土,推測黑冠麻鷺以視覺尋找啄食處。試挖掘有蚓糞處,期望能找到蚯蚓但並未找到(0次成功/5次挖掘),後將準備啄食的黑冠麻鷺趕離,挖掘被黑冠麻鷺觀察處,找到極為新鮮的糾蚓黏液。

討論
觀察中發現,黑冠麻鷺是以眼睛尋找啄土位置而非聽覺,然其啄土不深,故推測黑冠麻鷺僅在蚯蚓接近地面時啄擊,也就是黑冠麻鷺能由土表分辨蚯蚓是否靠近土表,蚯蚓會靠近土表的時機多為排遺時,因此推測黑冠麻鷺是在蚯蚓排遺時捕食。

然本結論僅為一觀察數據結論,在成功率的部分缺乏N值(N=1),且仍未找出黑冠麻鷺於土表判斷蚯蚓已接近土表的依據,此兩點有待日後的探討。

結論
黑冠麻鷺靠視覺判斷蚯蚓是否接近地面至可以取食之距離。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其实你这个选题很好啊,虽然觅食行为是一个很大很大的题,不过既然实验对象那么容易观察的话,能做的东西真的蛮多的
从最基础的食性和节律,到定变量研究鸟类判断蚯蚓的机制,甚至包括警戒和觅食的投入比例和策略
这样的话发个小文章应该还是可以的,如果可以真的做出机制提出假说,可以推广到其他食虫性鸟类身上,大文章应该也是可以的WWWWWWWW
可惜你做的太浅了,没有理论基础的推测部分也太多,真的就只是一个观察记录W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是的,這就是一個偽裝成課題的觀察紀錄wwwwwwwwww
就是我在等老師開會結束之前坐在地上觀看的紀錄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19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說真的,我是在幾年前到臺北讀大學才知道有黑冠麻鷺這種鳥類,那時校園裡見到整個傻掉:這是什麼奇特的大鳥彷彿有種喜感

至少有以下文章告知了我這鳥以前在臺灣確實蠻稀少的,突然就變多了(喂
http://pansci.asia/archives/98103
與此同時以前常常見到的麻雀這幾年好像沒那麼多了(哎

燦這小論文真是觀察入微,而且可見燦的耐心還有這大笨鳥心真寬,容得了一頭狼盯著他一小時
可以從文字描述中想像那頭鷺的各種節奏動作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