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3-10-19 17:05 编辑


这里是哪里?

空气中充满了寒冷的气息,却似乎并不凛冽;天风呼呼作响,却没有气流捶打身体的感觉。陌生、神秘。

这里是哪里?

你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处天空。云从你脚下飘过……不对,当你低下头,你看不到自己的脚,举起双臂,你看不到手。甚至连头的存在,你也感觉不到。

这里到底是哪里?

你吃惊地呼喊,咧咧的寒风中却没有自己的声音。

就在无助的时候,你听到了脚步声。这天空中的脚步声?

你向声音传出的地方望去,看到一条蓝色巨狼四脚踩着厚实的云,奔跑过来。

蓝色的狼?奔跑?在云上?

“一只光灵?迷路了吗?”先于你提出疑问之前,这只狼先说了话。你竟然可以听懂它的语言,更奇怪的是……它可以看到你?

它就这样四脚站在云上,歪着头打量着你,做出了结论:“哦不对,不是光灵。新人?”

自己确实是新来这里的。你想点头,可想起自己似乎已经“没有”头了。你只好在心里回答“是”,但还是没有声音。

“哦哦,欢迎欢迎!”对方居然听到了,立即露出和善的笑脸,“欢迎来Dragicland!”

Dragicland?就是这个世界的名字吗?

“哦对了,有个东西要先给你看看呢。”蓝狼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一只前爪,顿时一片朦胧的白光亮起。当一切重回宁静,那只爪子上竟出现了一张纸条。

这里大概是存在魔法的世界。你决定冷静点,不要再为这些奇怪的事情感到惊讶了。

蓝狼将纸条展开在你面前,让你能够看清那上面写着总版规几个大字。

纸条背面写着另外的东西……嗯,旅行手册

“这是这里、这个论坛的总版规,请仔细看清,然后再到处玩玩,会更愉快哦。而在游玩过程中如果遇到问题,翻翻旅行手册也会有些帮助哦。”它解释道。不知为何,你感觉它的话带有颜色。

“颜色?”看来它果然可以“听”到你所想的声音,“大概你现在正是一团自由意识,所以可以感觉到我的吧。”它再次歪着头,似乎是在思考。

自由意识?

“你的家乡不这么称呼吗?就是你现在的模样,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能感觉到呢,你的意识的一部分。”它决定不再继续这个看似很复杂的话题,重回之前提到的颜色。

蓝色是版面的内容绿色是可以做的事情红色则不能做。你记得这些就行了。”

“那么,准备好了吗?跟上我,在这个世界里到处逛逛吧。”

嗯嗯,准备好了!

“听”到你充满探险精神的回答,蓝狼很开心,摇了摇和身体不成比例的巨大尾巴。

“差点又忘了,”它突然想起什么,“我是卡亚洲海血狼森林的羽狼,羽·凌风,还请多多指教。”难道它经常忘记自我介绍?

“就让我们从这里开始吧,先去我们的脚下,云雾之中的龙峰山脉!”

前往——【龙峰山脉】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發現這篇零回覆,所以回一下(?
「啟程」中的羽凌風會一時把新人看做光靈,大概是新人肖似光靈。
而在基督神學的概念中,天使,尤其是曾為天使長的撒旦,都肖似上帝。
準備好墮落了嗎,新人?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回复 2# 狼狗傑

这篇文已经不记得自己是零回复了,它每天都在首页上和土球一起滚动(X)WWWWWWWW
光灵现在学界(?)普遍认为是球状闪电,被鸟人视作新降生的灵魂(啥鬼??)
虽然当时还没有这个设定……但现在看来还挺合适(X)WWWWWWWWWWW
所以新人这叫降生!堕落听起来怪油腻的(炸)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