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世界名称

世界名称
其他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8-23 23:03 编辑
Kalter Wind und Nimbus: Eine Chronik
寒風與雨雲們


序章


第一章(2014/1/19)


第二章(2015/2/29)


----------------------------------------------------------------

序章內容曾發表在狼之樂園,稍作修訂發表於此。

《寒風與雨雲們》(Kalter Wind und Nimbus),正式開始連載。

在野性城邦同步發表

2016/5/4:為了回應火尾的回覆13#關於布魯托與洛奇的段落,我寫出了第七章放在回覆15#,小心其中的同性官能描寫。

2016/6/28:先前在野邦獨立發表十七、十八章,鑑於各章發表過分佔據版面,自二十章起,以後各章發表在十九章主題以下:
https://wildpolis.net/post5112.html#p5112

2016/8/23:《寒風與雨雲們》(Kalter Wind und Nimbus: Eine Chronik)第一卷(序章至第二十九章)連載結束。第二卷將開新串。

0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一开场就看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
所谓(?)代表着正义(?)的骑士,为何会追杀一个落魄贵族的孩子
为了杀死他甚至不惜屠杀藏人的村庄
虽然不知道那些骑士是普通的人类还是也是兽人,不过整个村庄都是狼人,不知这在整个背景中有怎样的含义呢?~
那个十字架好神秘,竟然具有那样的力量,难道被追杀与此有关?而那个项链的原主人又是为何会陷入向农奴求助的境地?
背负着欺骗和罪责的少年,和相信他利用他愿意和他一起摊上旅程的狼,在充满恶意的追杀下,会遭遇怎样的故事呢?~

不忍说我好喜欢那个标题(哎你?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2# 羽·凌风

感謝羽狼的回覆。
關於狼人的問題我可以跟你說,在這部作品當中,只有伊利諾村民都是狼頭人身。

然後你指出了銀十字的BUG(哎
不過我也可以跟你說,銀十字是挑人保護的(轟
所以「上帝」在這部作品裡是隱藏但非常吃重的角色(咦?

從第一章開始會漸漸開展劇情,敬請期待。

也很高興你喜歡「寒風與雨雲們」這標題,我也很愛這標題,非常詩意WWW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舊草稿區,2017/2/12轉移陣地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7-2-19 12:29 编辑
9-February-1123        10-Dhu al-Hijjah-516 Hijri        Friday
5-December-1131        12-Muharram-526 Hijri        Saturday
洛泰爾.馮.蘇普林堡
--  

『約翰兄弟』

1080 亞歷斯死
1081 芬利斯出生
1097 芬利斯16歲
1105 約翰出生
1118 約翰13歲

阿德海(Adelheid)

巴伐利亞的茱蒂絲已於1130年八月27日死,獨眼不久再婚。

身高長度比較:巴魯斯(187公分)>布魯托(186公分)>洛奇(185公分)>阿布雷希特(183公分)>尼克(181公分)>芬利斯(180公分)>洛泰爾(179公分)>巴魯莎(176公分)>約翰(175公分)>塔西娜(161公分)>伊利諾(160公分)

伊利諾村是由被外人稱作狼人的狼首人身組成的村落。他們的成員除了原本就是普通人類的外來者,例如他們村裡在主後一一一八年蒙主寵召的本堂神父賓根的彼得,大部分都是赤裸的狼頭人身,全身滿布毛髮,不遮擋令人看得感到害羞的私處。雄性就大方展現他們胯間的鞘與囊袋。雌性則沒有女人胸口上的一對乳房可展示,因為她們的乳房跟普通母狼的一樣長在腹部,懷孕與哺乳時會漲滿掛在肚子上。初來乍到的普通人看了會覺得不自然。另一些伊利諾村民則大多維持普通狼的形貌。


【发帖际遇】:狼狗傑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11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TOP



 

以混乱的战事开场,气氛很是紧张啊~
是说看到了许多中世纪风格(?)的人名,有种浓郁的、讲述历史的意味,身为历史废表示压力好大(?
扮作(?)侍从在贵族脚下卧薪尝胆(?)十余年,然后接着战乱的机会一口气让伙伴们都成功接近皇帝
顿时有种超危险的感觉啊!势必将要将这个国家闹得天翻地覆吧?不知他们要如何实现复仇的计划呢~
是说一下子时间跨度十三年好快有点没反应过来(抹脸(哎?
为什么狼人会遭遇灭族?不知这十三年中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真相”呢?~

皇帝超可怕的WWWWWWWWWW
那段不停想要伸手去摸人家的场景超变态的啊喂你是皇帝耶WWWWWWW
最后那段卖萌(?)的日常在厚厚的军事政治风里面看着好不习惯不过真的好萌WWWWWWWW(哎?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4-29 10:42 编辑
回复 5# 羽·凌风

其實我運用那些德國貴族姓氏與封號時也是很有壓力的,很怕給人看不懂的感覺。
我覺得我這樣讓他們一次都接近皇帝的安排很牽強,那之前的十幾年到底都在空轉什麼?
不過中世紀傳奇特色就是這種戲劇化突發情節特別多,所以別介意啦。(轟
下一章就會交代十三年中發生了些什麼。

洛泰爾地下有知一定會說我寫的不是他www
沒辦法他留下的故事太少讓人有發揮空間嘛
連林肯都可以砍殺吸血鬼他為什麼不行愛上狼人
最後的枕頭仗是一種緩解軍事政治風沉鬱氣氛的間奏。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是的,我以前曾經在狼樂看過,所以有印象至於是不是因此而誤以為自己回文了就不記得了。
猶記當時看到序章的感觸是驚悚的,看完序章的感想只用兩個字形容"驚嚇"。
既是描述故事裡面的場面,也是我的心情,那些狼人一定很害怕,被追殺的驚嚇,
還有閱讀的我,被文字所傳達的恐懼和奇詭驚嚇到了,說有神聖的感覺,但又充滿了足以用巫術形容的神祕。

是說,這裡的獸人,和提格那個故事裡的一樣分成四種類嗎?
或者只是變成獸人的純獸?看起來死去的娜西塔變回了狼,所以本質上他不是狼人吧?

神速青燦 于 2016-2-12 23:30 补充以下内容

一口氣把到第一章看完,看起來我在狼樂確實沒有看過之後的部分。
阿傑寫文章廢話不多,看起來很過癮。

所以說這些狼是人是少數民族,多數人類不知其存在?
但這可怕的戰鬥力WWWW
不過我感到很疑惑地是,他們那麼小的時候,就簡直像熱血衝腦般義無反顧地跟隨約翰,現在也如此輕易地跟隨皇帝,只為了復仇,他們真的這麼確信嗎?或者阿傑你想表現,狼人並沒有人類聰明,依然較為單純或傻笨?

那頭狼人騎在馬上--老天,騎在馬上--那馬都不會懼怕那狼頭怪嗎?

這句讓我笑了好久WWWWWWW

看到巴魯沙被調戲,還有他們搶床那裡我也笑了,很有趣啊~
不過約翰一副就是姦滑的賊人樣WWW從小就不是好東西WWWW行為也夠折腰到繞一圈又立起來。

然後作為歷史劇,我對那段歷史真的是幾乎沒有知識儲備,
所以我完全像看奇幻小說一樣看,阿傑可以隨意寫WWWWW
也許我們真的需要中世紀專家火尾!!!!!


【发帖际遇】神速青燦 看見現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見義勇為被刀疤警長克萊爾·地皇鼓勵,獲得 38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6-24 19:21 编辑
回复 7# 神速青燦
感謝青燦有身歷其境的感覺與共鳴。
與其說是巫術,不如說是機器神(咦?
而且是好人被上帝折磨記<約伯記>裡的上帝藉某人與某物(??)干預一切的概念。

這部作品完全跟虎人提格所屬的「後獸人時代」世界觀無關。完全只是鋪衍自獸圈老資格「虎紋龍」撰寫的文章,描述「伊利諾村」因居民會幻化成「狼頭人身」在十七世紀後被滅村,但其原始主題已不存在。我迄今也沒能接觸到虎紋龍本人確認資料真實性,這資料倒是在網路上流傳開來,成為一個迷因(哎
基本上因為我的私心這部作品算是中世紀傳奇小說,所以狼人的設定不會嚴守生物學定義。在這部故事裡,絕大多數狼人絕對都源自伊利諾村。北歐神話女巨人與邪神洛奇生下的巨狼芬里爾,與一頭通人性的白色母狼生下的一窩小狼,可變形為狼頭人身,並可與人或狼繁衍後代,再生下來的子嗣或人或狼,但死後均化為完全狼身(就像塔西娜那樣)。他們漸漸在德意志中部形成一個群落,就是伊利諾村。按照我這樣的私心設定,如果伊利諾沒被滅村,生物學家和青燦(唉?)會為這「生殖隔離」的可怕例外哭暈在廁所(乾

我覺得我的文字還能再精鍊就是。

按照我的設定,這些狼形人確實是少數民族,說德語,保留部分北歐文化,但信奉基督(因為他們傳說基督將芬里爾從諸神黃昏的命運中拯救出來),原來鮮為人知,卻漸漸因強大的戰鬥力嶄露頭角,甚至成為一個伊利諾男爵領,終於在女巫狩獵的瘋狂時代被滅族……
狼人伙伴們心裡對約翰的想法,對皇帝的想法,誰能捉摸得透呢?(詭笑(?!

喔不,不要取笑士瓦本公爵www他的兒子就是後來史陶芬王朝最偉大的皇帝「紅鬍子」腓特烈(Friedrich "Barbarossa")
(所以呢?)
……他對馬不怕狼的怪異現象感到迷惑是有道理的(你夠

賤人就是矯情

我還是會盡量按歷史去寫,畢竟神聖羅馬帝國內鬥史越挖越有趣(乾
歡迎各位狂噴指教。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本帖最后由 火尾-555 于 2016-3-2 21:21 编辑
喔, 招喚閃電那一段描述的更生動了

這個約翰哪.... 閃電還自帶敵我識別功能 , 而且跨種族都有效有夠猛的

光是能力欄有一項''我能招換閃電'' 用在戰鬥上我看就屌炸天了

  一整隊身著鎧甲的騎士耶 , 套用1128年大概就是鎖子甲吧 , 那時候沒有多少板甲 , 鎖子甲每一件都要特殊定做才會合身 , 又很費工 , 價格不斐

  整隊蒸發掉損失可大囉~他們的老闆一定會好好思考究竟該不該執著在這個會魔法的目標上

   第二章變長了 , 覺得太長進入回憶模式是一種很可怕的做法 ,時間軸跳來跳去 我覺得容易混亂

然後....那場攻城戰也還不算開打呀 , 攻方都還沒踩進去呢 , 被從背後突襲會受到大量損傷滿正常的


內文有各種調戲巴魯莎 神羅皇帝可能是個該死的獸控  讓他老婆很不高興

讓老婆不高興 , 遲早會有報應


人物關係好混亂 , 名稱除了約翰還有巴魯莎,芬里爾其他這樣瀏覽一遍我誰也不記得  @ @

神羅除了內鬥史很有趣 , 就是他已經滅亡了 , 所以不會有任何政治糾紛  : )

'''


【发帖际遇】:火尾-555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5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2-19 14:43 编辑
回复 9# 火尾-555

技術上來說不是召喚閃電,而是「上帝應允」(?
所以這個約翰哪……看似是個掛比,其實都要靠十字架,而且如果上帝不爽,他一樣還是無法使用寶具開掛,老馬的機率很高(哎
所以他的能力欄應該只有「我有賤招我自豪」與「上帝高興就幫我」這兩項而已(

至於那一整隊身著鎧甲的騎士,說真的我沒特別考慮到鎖子甲耶(爆
搜尋後才肯定那年代主要就是用鎖子甲,還好查鎖子甲的圖片也有看起來是白色的系列,所以我在第一章描述巴魯莎的盔甲是白色應該可以。只是皇帝才開口說要幫巴魯莎訂製盔甲,三天後就給巴魯莎穿上了這一點,不管是很費工的鎖子甲還是其他什麼種類都好像是不可能的事,只能解釋成皇帝召集全城工匠連夜趕製了(炸

價格不斐的鎖子甲……整隊蒸發掉……老闆娘表示(
約翰還能活到見皇帝肯定是老男爵夫人放棄追殺了啊www

喔不,第二章還沒寫完火尾就看了並回覆了wwww不過火尾的意見值得我拿來做為修正第二章的依據。是說火尾回覆時,第二章應該沒有比第一章長。火尾會覺得變長了 , 應該是章中分節的符號與同一節中分開大段落的空行變少了,或者火尾指的是第二章有些段落的文字篇幅變長了,尤其是皇后出現的段落?
我同意一連串沒有間斷的文字敘述進入回憶模式又忽然跳脫出來再冷不丁地跳回去是一種很可怕的做法,時間軸跳來跳去,造成火尾困擾不好意思,我會改善。我想我得把回覆羽狼「會在第二章交待十三年間發生什麼事」的打算放棄掉,以蘇普林堡的晚宴為中心結束第二章。

然後……那場攻城戰的確也不算有開打,所以我才說「圍城」(喂
火尾對突襲戰術的解說相當精采,對我來說十分受用。
其實就我讀過的史料,早在1130年洛泰爾二世對霍亨史陶芬家族的內戰就已經底定,還拿走敵方的兩座城。我還沒看到洛泰爾有在1131年被霍亨史陶芬家族的軍隊圍困在蘇普林堡的記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乾

各種調戲巴魯莎www巴魯莎也會調戲黑狼布魯托啊
皇帝絕對是個該死的獸控而且已經是廚的境界了但這也都是我寫的
讓他老婆很不高興?最好皇后也是個百合獸廚

蘇普林堡王朝皇帝只傳一世算不算報應?

人物多到堪比莎士比亞戲劇的程度我道歉,但演義史詩傳奇小說不就是比人多?
但名稱我會盡量統一,雖然我還是為求變化在同一人物身上交替使用指涉同一人的不同稱呼
我很高興火尾看完一遍還能記得三個名字:約翰、巴魯莎和芬里爾(被耶穌拯救的伊利諾人祖先)(唉
至少這應該能代表男女主角(絕對不會湊成一對)塑造得令人印象深刻。

其實我還蠻擔心德國人未來如果能讀這部作品會笑(咦?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好的,又把第二章看了一遍 , 多了些不一樣的部分

每當一個新腳色登場的時候 描述一下腳色特色外觀是很重要的, 過了一段時間也還是要簡短介紹同一樣的腳色

記住了新的名字:卡爾 ; 小卡爾身世很複雜而且家族鬥爭上似乎落敗了

皇帝陛下就叫做皇帝陛下, 名字太長很難記 , 皇帝陛下的變態程度上升了. 而且小卡爾也讓這件事情全全世界都知道, 又加上巴滷沙辯護之下皇帝的態度轉變,
我想這種事情一定會被吟遊詩人流傳出去
在世界各處的酒館中永遠傳唱

皇帝:「 毛茸茸!毛茸茸!毛茸茸! 哈斯哈斯哈斯!」


-----------第三章先行版-----------

啊…這樣子好多了,在前面那一段有個明確的句點,一個事件好好的完成了。

有讓人好好消化之後才做另外一個開頭。不會突然間就「天哪!突然發生了甚麼事?」 沒資格說別人


  狼人部族們’’正好’’經過約翰巴魯莎們停留的城堡嗎?而酋長不知道他們就在裡面?也許種族身分的關係不容易跟別人打聽情報,那麼好歹也用用那個黑黑的鼻子吧!

  布魯脫和洛奇,你們感覺就像最好的重要角色位置都被站走了,有點不知道該怎麼辦的配角
還有布魯脫你說出了太危險的話。巴魯莎跟年輕氣盛全天候24小時發情的公狼同處一室是很危險的啊!對方遲早會理智斷線作出各種事情的。如果牠們不對巴魯莎做出各種事情,也是天殺的不應該,到口的肉不吃根本該死。 即使如此,如果牠們對巴魯莎做出各種事情,大概也會發生有生命危險的意外。總之,加油吧!


  巴魯莎妳被亂摸的片段甚至沒有形容詞被簡略到一句帶過了,復仇的事情在時間軸拉了這麼遠之後似乎已經失去了最初的意義,就算撲上去把罪魁禍首的喉嚨咬破 除了會讓場面很難看以外,也沒辦法彌補任何事情, 但是死去的人們也不應該白死,在寬恕與復仇之間願妳能保有決心做出自己的選擇。

  約翰,你是誰?你很重要嗎?誰她媽的在乎你,
你快要變成亞馬遜狼女旁邊的跟班了。快把第一主角的位置搶回來! Stay Determination !

''''''''''''有關戰場的知識''''''
推薦這玩意兒 , 又小又容易了解基本的情況

http://dragicland.com/forum/view ... &extra=#pid9796


我還記得曾經有一場戰鬥 , 一開始雙方都只有一支軍隊會戰 , 打了兩三回合之後敵人竟然給我烙增援來!

沒辦法繼續正面應戰只好把軍團拉到旁邊的村莊利用地型和對方纏鬥 , 我還很記得整個戰場往村莊移的時候村民們慌忙的躲回家裡,避開戰火 XD

  沒錯  , 當打仗的時候城市城堡村莊 聚落等等 , 平民都一樣是在戰場上過他們的生活的. 這是其他電動和小說漫畫不常描寫的 , 遠遠的時候村民們可能會停下手邊的工作 觀看戰鬥 , 或者繼續忙他們的粗活.

  而戰火燒的太靠近則會試圖躲避 , 很有趣.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5-30 20:16 编辑
回复 11# 火尾-555
感謝火尾對第二章的指教減弱了它劇情失焦的程度。

其實我還覺得自己反覆提到某些特定角色的外表特徵很累贅,不過按火尾的意見,我對眾多角色的描寫還是不夠深入。我會趁每次的更新與修改慢慢改進的。
人多不是問題,問題是特色不鮮明讓人記不住(掩面

小卡爾及其母親其實是帶有太多其他作品影子的角色。嗯,對,《寒風與雨雲們》這部作品最先被構想出來的畫面,就是約翰與他的狼人伙伴們對施萊歇爾男爵母子的復仇場面,而我會有這場面的點子,就是因為我在高中讀《冰與火之歌》讀到了「紅色婚禮」。受他人作品啟發是一種陰影。從那一刻開始,關於小卡爾,我一直在與羅柏史塔克及其母親凱瑟琳的幻影戰鬥著。(哭

皇帝陛下其實名字很好記,名字叫洛泰爾,姓氏是馮蘇普林堡。由於本狼狗把洛泰爾二世(德國人稱他為洛泰爾三世)描寫成嚴重獸廚,我已獲得偉大的皇帝洛泰爾與皇后里尚察的凝望:


皇帝:好獵犬,不萌嗎?
皇后:其實我也想摸摸巴魯莎。


------------------

再次感謝火尾對撰寫中的第三章提供寶貴意見。

我幾次重讀序章和第一章都覺得自己每一片段都寫得太過片斷,段落間的轉換缺乏充分聯繫,的確很困擾讀者(

關於狼酋的嗅覺問題,其實我有在劇情中加以解釋的構想,不過部族剛好行經蘇普林堡那段原來塞在第二章,移去第三章後竟忘記加了(汗

有點對不起布魯托和洛奇,所以我才趕緊為他們多加戲份。洛奇和布魯托就算想對母狼巴魯莎怎樣,他們兩兄弟也是打不過戰力超強的巴魯莎的。反而是布魯托要擔心他的身體自主權(哎
洛奇則要擔心自己的心理健康(不

巴魯莎以後還是會被亂摸的皇后的保證根本沒用
約翰和巴魯莎一行人會把復仇拖得那麼晚,沒有一咬或一刀了結對方,就是因為一兩條罪魁禍首的命根本無法償那麼多條人命。在之後的情節會慢慢解說其理由。重點在於除了復仇以外,還要讓其他貴族不敢再像施萊歇爾男爵家那樣,傷害巴魯莎的狼人族群。

約翰只是一個該死的卑鄙小人。巴魯莎才是真主角。(無誤
然而這是一個悲劇故事(咦?

最後感謝火尾提供的中世紀戰爭模擬遊戲,挺有參考價值。

狼狗傑 于 2016-3-6 21:37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1# 狼狗傑

第三章(2016/3/6)


第四章(2016/4/6)


第五章(2016/4/20)


----------------------------------------------------------------

因為首樓字元限制,只好新發樓層了。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會不會死就試試吧。」約翰舉目向上,儘管頭上是草棚屋頂而非天空,他仍然像在對天上的主祈禱,把雙臂往兩旁伸展,露出胸口,「如果我真的會死,也是因為我犯了試探上帝的罪。來吧!」芬利斯沒有廢話,快速起身,把匕首拋了出去。


  這一段如果老天爺不賞臉可是很搞笑的,想想看約翰在閻羅王面前被大聲朗誦死亡原因

然後用這筆記錄去見列祖列宗XD


「兄弟們。」約翰把原本纏在左手上的十字架項繩解下,掛上自己的脖子,「作為一個前本篤會見習修士,口才是必須具備的才能,不然如何對民眾講道,並說服異教徒信仰上帝呢?」


知道越嘴砲的人能在這個世界活得越好,我們要會把黑說成白的,把死的說成活的,
要說服盲人買顏料;有良好的口才可以提前省下許多麻煩。我書讀得多我不會騙你。


原來在左邊牀上並肩趴著的狼兄弟已經離開牀,走到約翰身後。「巴魯莎好像要去做什麼了,不阻止她嗎?」離約翰比較近的布魯托開口問道。「不必,」約翰答道,「不論她做什麼,哈格瑞夫母子必死無疑,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第四章到這段為止,也許約翰也注意到自己的殘忍了(兄弟你口才這麼好真的該去當政客,還是已經在當了?)
不過滅村的仇恨,以及一路走來付出的努力絕不能功虧一簣,縱使化身為魔鬼也無妨。的感覺


如果巴魯莎把人家的腦袋啃下來,大概會造成大規模獵殺狼人運動吧,就像獵殺女巫那樣

「因為我欠他們欠得太多了。」約翰把右手蓋上嘴,用食指在人中的衛生鬍上抹了抹,「而且狼是戀家的動物,保障他們在故土永久安居,比送他們金銀財寶更能籠絡他們。」

約翰:「不然他們很可能會變成叛軍喲!啾咪!」

布魯托的黃眼珠往上翻,翻出了眼白,「兄弟間互舔互抱玩打架很正常吧,」然後他把頭轉回去,望著被群狼圍繞的洛奇他們,「而且洛奇喜歡巴魯莎。」


布魯諾:「真的不要問我們怎麼解決生理需求,拜託!」

她還聽過有關一名女戰士被封為騎士而和封主的女眷談了場浪漫戀愛的小調呢。


  雖然大多數隨軍的女性都負責整理營地或後勤之類的雜物
(嘿!後勤很重要,沒人煮飯士兵可不能打仗。)

  也是有女性集結成軍的案例;1292年蘇黎世與溫特圖爾一戰中付出慘重代價
城中男子死傷殆盡,幾乎無力自保。
  奧地利公爵阿爾布雷希特認為有機可乘,便率軍準備攻城。蘇黎世的婦女於是穿上甲冑,拿起男人留下的武器,齊集蒙斯特廣場。在一名赫德維希‧布德哈登的女子帶領下,集結成軍。全副武裝的她們在城牆下遶行

並同時齊聲高喊且揮舞手中武器。奧地利公爵以為城中還有大批士兵,不敢硬碰硬攻城,便與蘇黎世合談撤兵。


「你一知道答案就會又跑回去,對吧?」



阿布雷希特:「約翰你這混蛋!這原本會很有趣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7-7 10:16 编辑
回复 14# 火尾-555
如果約翰真的就這麼蠢死了,羅馬冥王布魯托大概會發出陰森的笑。
列祖列宗表示:

還好約翰有神功十字架護體,又有進隱修會搞傳教活動練出來的嘴砲技能,還接觸一堆修士從事抄寫工作才碰得到的文獻,金頭腦MAX。有開掛用的配件、嘴巴和腦袋,可說幾近無敵,能動他的只有上帝(咦?
小心點,地球人,約翰馮賓根來嘍!(誰?

卑鄙小人約翰,出身微賤,一心往上爬。你可以叫他施萊歇爾的約翰、約瑟夫馮施萊歇爾、賓根的約翰(約翰馮賓根)、阿弗雷的約翰,大有三姓家奴的態勢。馮施萊歇爾這姓氏也是借自希特勒的政敵:約翰就是個政客,誤入騎士當道的中世紀,跟許多一點也沒有騎士精神的王公貴族一樣玩弄權術,不是鬥得一方天地,就是被鬥死。喔,最近火紅到底的《琅琊榜》肯定有影響到我,還好約翰沒被火燒,也不需要整容,他就是個小人,不是梅長蘇(乾
狼人被滅村也算是他害的。他的贖罪方式就是以血洗血。
至於巴魯莎會不會引起狩獵狼人的風潮呢?嗯,畢竟這是女巫狩獵以前的時代,很難說。我是覺得那時教廷主要的敵人是異端教派,那時的文獻還明示說主要的敵人不是女巫,而是宗教主張與教皇不同的人,也還沒到瘟疫橫行人人自危相互懷疑的黑死病時期,應該是不會有人太關心狼人仇殺事件?(哎

是說火尾有沒有注意到我把約翰的鬍型寫成「衛生鬍」?

衛生鬍的典型:以上是1932年還被施萊歇爾男爵將軍玩弄於鼓掌之間的元首玉照。結果施萊歇爾玩元首玩得太開心,一不小心就老馬掉自己了
被虛構的中世紀賤人,要向近代的籠絡大師看齊包含鬍型而且不能像施萊歇爾將軍那樣老馬(

呼呼呼,那邊哈格瑞夫姐弟亂倫傳言,這邊狼人兄弟當然也得來點背德苦戀啊(爆
到底兩兄弟如何解決生理需求,且聽下回分解(核爆

隨軍女性我知道,我有翻過《冰與火之歌》
有護士(那是原作者同意編劇改編的影集原創劇情),還有小惡魔身邊的(閉嘴
同意,後勤、伙房和雜役真的很重要。你看約翰火攻士瓦本軍糧草就叫獨眼腓特烈退兵了,那可是紅鬍子他爹耶
沒想到哈布斯堡家族跟蘇黎世還有這段感人的戰爭女性史。歷史上會一直在我筆下老馬的康拉德馮史陶芬,獨眼腓特烈扶不起的阿斗扶起來的反王弟弟,在對韋爾夫家族絕地大反攻的時候也是因為一群女性吃了癟哎呀我給我連載後面的劇情歷史爆雷了

看來我又成功讓火尾記住一個名字了:阿(爾)布雷希特,柏林的創建者,毫無反應就是一頭熊(咦?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7-27 14:55 编辑
回复 12# 狼狗傑

第六章(2016/4/29)


第七章(2016/5/4)(有同性情慾描寫)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