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u=2304181894,3661255135&fm=21&gp=0.jpg
2016-7-30 16:34 ↑

鲁迅说:外国人研究真理,中国人研究做人

这话大抵是不错的。(鲁迅腔WWWWWWWWWWWWWWWWWWW
本人并非奇幻迷,但对国内外的奇幻小说等,多少也看过一些,无论是经典的还是通俗的~
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国内现在的奇幻创作,有很多,在背景上是完全西化的,比如采用经典的托尔金式精灵、矮人、龙、兽人设定~
然而,只要是国人写的,怎么看怎么与西式奇幻并不是一个味道,反而透着一种“武侠味儿”~
国产奇幻,多数都非常讲究和强调派系关系、竞和关系,强调利益共同体~
简而言之:宗族观念的影子非常重!

而西方奇幻,总的来说~
虽然也是由很多纠纷啊、事件啊等等来推动情节发展~
然而,人物首先直面的,是他所处的世界,人物也有一个“理解自己所处的世界”在潜意识中驱动着他~
比如说,典型的,克苏鲁系列,或者是星战(原力哲学)~
而非典型的话,哪怕是指环王,其实也很强调整个世界观的格局~

而中式奇幻~
现在与西式虽然背景上有很大程度的重叠~
然而人物首先直面的,一直都是“其他人”、“其他团体”~
是我应该怎样和其他人相处、竞和
而对那个世界到底是怎样,无论是作者还是人物,似乎都不是那么有所谓~

这两种思维,我觉得不能说优劣~
毕竟,人类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人类的心智和情感的复杂性,一点也不比世界规律的其他部分简单,甚至于有可能是最为复杂的东西也说不定WWWWWWW
但是,作为奇幻创作~
奇幻之处,其实是体现在背景和世界观设定上的~
其魅力,也是通过创造一种虽不存在但却独立而自洽的世界体系(甚至是哲学体系)而展现的~
如果你的作品中,这些不重要,不是作品中心,而只是套了层奇幻的壳子~
你的人物换个物种,你的世界换个背景,对你的整个故事并不影响的话
那么,我认为或许严格来说,这样的作品并不能算奇幻,或者至少不是“硬奇幻”(参考“硬科幻”)

综上,我以为,现在中式奇幻存在的一个很大弊病在于,出于中式“重视做人胜过重视世界”的惯性思维,在创作中,虽然学习了西方奇幻,但并没有真正get到“奇幻”的核心,而只是把奇幻当做一个壳子来用,也就是所谓的中体西用WWWWWWWWWWWWWWW
并不是说中式思维不对或者不好,但是,如果你并不真正在乎背景和格局,那么,你何苦写奇幻呢?这样简直多此一举,也造成多数中式奇幻,总是有种不伦不类的违和感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6-7-30 20:51 编辑
哦我想起来了!
我突然get到为什么很多小说里面都喜欢把某“一种”能力、某“一种”动物称作某“一族”,是因为我看了《茉莉》!WWWWWWWWWW
感谢灿提供的那个吐槽WWWWWWWWWWWW
我以前一直以为各种中式奇幻、奇幻兽作的“族”是生物分类、文化分类的那种含义(即物种、民族,这还比较正常),但是我看了那个吐槽突然get了,“族”是“家族/宗族”的意思!WWWWWWW
茉莉可以说是非常典型的,提起瞪羚就是“瞪羚一族”,提起斑马就是“斑马一族”,提起黑猩猩就是“猩猩一族”
重点是,这种“一族”并不是作为一种“客观特征”而存在的,而是作为一种统一的“意识形态”而存在的
而现实里形成统一意识形态的是环境,而不是血缘(?)啊WWW,换句话说,形成统一意识形态的是教育(家庭和国家)、而不是人种WWWWWW
所以……拜托,难道在茉莉的世界观里,瞪羚、斑马、猩猩,就只有那唯一的一个种群吗?WWWWWWWWWWWWW
民族都是由不同种群构建起来的,只有家族才会那么单一化啊WWWWWWWW

而把“族”视作“家族”而非“民族”,最容易导致的问题就是!
每一个“族”的文化其实都别无二致,差别仅仅在于利益不同(只是具体利益不同、大致的利益目标都是一致的)、能力不同而已
说他们都是人类(?)的不同家族毫无违和感(甚至连人类的不同国家的差异水平“民族”都达不到)WWWWWWWW

这种时候需要搬出X圈(?)里听来的一句话:
“对于兽文学而言,如果把你的兽角色换成人类都毫无违和感,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让我们把这句话扩展一点:
“对于奇幻文学而言,如果把你的奇幻背景换一个其他的同类奇幻or现实设定仍然毫无违和感,这才是真正的问题!”
WWWWWWWWWWWWW

就像我以前说的啊,虽然主题(亲情爱情自由平等等等之类的抽象元素)很重要
但是,如果背景设定不能很好地和主题结合在一起,而是这个剧情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
那我干嘛还要看这篇文章啊,要了解抽象元素的话我去看现实主义的作品或者纪录片就够了啊WWWWWWWWW(炸)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看到大熊此文談到硬奇幻,想到我個人的作品實踐目前都以「軟式奇(科)幻」為主:背景不論是擺在劍與魔法和狼人的中世紀(目前連載中的《寒風與雨雲們》),還是「後獸人時代」這個大坑的眾多短篇營造出來的近未來世界,重點都擺在角色之間的互動,所謂的「世界觀」倒是沒那麼重要,就是現在這個世界再加上過往年代的「奇幻」氛圍或未來的「科學幻想」兩種背景變項而已。
這又讓我想到中國小說一直到民國初年都不脫「現實世界」的範疇,即使是《西遊記》或《封神演義》一類接近奇幻小說的「神怪小說」也都不會脫離現實世界。其實大家應該也都知道在西方「硬奇幻」「高奇幻」等概念也是源自托爾金的「架空世界」,算是相當近現代的產物。
所以我看到許多人跟著那神一般的語言學家托爾金去寫那「架空世界」就有一種莫名的煩躁感,類似於羽狼「背景设定不能很好地和主题结合在一起,而是这个剧情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那我干嘛还要看这篇文章啊,要了解抽象元素的话我去看现实主义的作品或者纪录片就够了啊」的那種感覺。像DL專為自己的世界觀設計各種生活其中的生物以確保在讀者眼中必要性的努力而得的成果,我不得不說相當出彩。其他像《冰與火之歌》那樣以劇情取勝的奇幻故事,我則仍然無法忽略它的架空世界裡面的角色使用的仍然是英文,而對Snow之類的姓字感到煩躁。
華文圈的西式奇幻小說我沒讀過多少本,不過我偶爾瀏覽一些,發現一個共同問題,就是大熊也有提到的「武侠味儿」,但我認為這個「武侠味儿」的問題不是「宗族觀念」或「那个世界到底是怎样,无论是作者还是人物,似乎都不是那么有所谓」就能解釋的,畢竟西方也有類似的宗族概念,他們的某些「架空世界」小說也大多照搬他們中世紀的設定(《冰與火之歌》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我認為這個「武侠味儿」的問題,就是作者是中國人,他讓筆下的國名有西方味兒,讓筆下角色的名字也有西方味兒,可是角色的行為與思維,也不是像典型或現實的中國人,而是像他讀過的武俠小說。(這就像日式輕小說背景一套用西方奇幻設定,感覺角色也不像是現實的日本人,而像是那些日本作者自己玩過的,以西方奇幻背景的遊戲。)
因此我自己現在寫歷史奇幻,描寫存有狼人傳說的德國中世紀,就力求反映那時代的世界觀:基督教道德、怪物人種到處有,還有貴族們對家族世系與地域上「裂土分封」的封建概念。只是我不知道自己特異的價值觀(例如角色對婚姻與愛情的理解,以及約翰對基督教近乎異端的解讀)對作品呈現有多少扭曲的影響,總之那絕對不會是真正的中世紀風貌。

最後要吐嘈一下羽狼:
羽·凌风 发表于 2016-7-30 17:19
每一个“族”的文化其实都大相径庭,差别仅仅在于利益不同、能力不同而已,说他们都是人类(?)的不同家族毫无违和感(甚至连人类的不同国家的差异水平“民族”都达不到)WWWWWWWW

觀其文意,我標紅字處你想表達的應該是「差不多」吧?怎麼使用了「大相徑庭」這個意思是「差太多」的成語呢?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成语我错了!为我的体育老师点一支小蜡烛WWWWWWWWWW(啥鬼?)

是的阿杰你提到了这里没有讨论的更烦躁的一点!
那就是在架空里直接套用现实的意象!!WWWWWWWWWWW
Snow、全民说英语日语什么的都还可以解释成台词自带翻译啦没关系(当然不同国家民族甚至大洲的人可以无障碍沟通这是另一回事WWWWWW)
但是如果是和典故相关的名字就很违和!WWWWWWWW
像大鱼海棠那一类明明已经背景架空了,但是还是要用中国神话的人物和物品,在天界(?)出来一个卖孟婆汤的酒保简直违和感爆棚!
不知道西方奇幻小说不事先铺垫直接搬出现实意象的情况多不多?反正中国似乎挺喜欢的,大概是因为华夏文明的意象那么多,作者觉得不用白不用?WWWWWWWWW

狼狗傑 发表于 2016-7-30 20:43
因此我自己現在寫歷史奇幻,描寫存有狼人傳說的德國中世紀,就力求反映那時代的世界觀:基督教道德、怪物人種到處有,還有貴族們對家族世系與地域上「裂土分封」的封建概念。只是我不知道自己特異的價值觀(例如角色對婚姻與愛情的理解,以及約翰對基督教近乎異端的解讀)對作品呈現有多少扭曲的影響,總之那絕對不會是真正的中世紀風貌。
等一下,你确定这是“只披了一层奇幻皮,奇幻设定对剧情并没有构成大的影响,把这些奇幻背景去掉都还能完美运行没有违和感”的类型?WWWWWWWWWW
不要对号入座啊WWWWWWWWWW(哎)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本帖最后由 狼狗傑 于 2016-7-31 03:22 编辑
成語是體育老師教的?那他要重修國文才行(慢著重點誤?

其實我們也可以想像《冰與火之歌》就是一個使用英文的平行世界,畢竟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還滿順口的日本輕小說動不動就讓人穿越到異世界還讓人一下就能和異世界人溝通簡直是人人講日語……
真的,You know nothing Jon Snow超順口的(哎
關於《大魚海棠》,我只想直接轉蕾絲爆奶的批評影片:
http://www.bilibili.com/mobile/video/av5302595.html

然後,感謝羽狼反向告訴我,我的作品不是只有做人,而是寫出了一個特別的世界(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回复 2# 羽·凌风

有道理WWWWWWWWWWWWW
某种程度上,大陆奇幻爱用“族”这个词~
或许真的是前面说的“中国人研究做人”的表现之一WWWWWWWWWWWWWW
毕竟,中国传统而言,宗族观念非常强大~
现在虽然有所弱化~ 但在各种不起眼的地方仍有所显露~
毕竟潜意识不是那么容易消失的啊WWWWWWWWWWWW

就你的例子而言,大陆奇幻用这个词~
其实潜意识里,非常强调“族”作为一个利益共同体的概念,而主要不是指其生物分类~
而后,才能在其基础上展开关于不同利益团体之间的博弈和竞和~
并且尤其强调相同利益团体内的风险、牺牲和荣誉等精神WWWWWWWW
这大概是大陆奇幻莫名带有一股武侠味儿的原因之一WWWWWWWW

最后的话说得没错WWWWWWWWWWWWWW
我认为,虽然目前而言,奇幻/科幻还没有足够多有分量的作品~
使它们能够从小说的大门类里相对独立出来~
但这个势头多少可见端倪~
因此我也承认,奇幻/科幻在某种程度上,具有与一般小说不同的独立、独特性,因而也有其相对独立的评价标准~

而既然它们有所独立之处,它们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客观存在的独立事物,而非仅仅是一般意义上的最小说众题材之一~
我们就不得不要求,它有其独一无二的特征和内核~
而作为奇幻/科幻,这个内核,我认为应该是“将独立、自洽,且与现实世界观有本质区别的原创世界观设定作为作品重心之一”
而不符合这一点的(比如例子中的中式奇幻),说不是奇幻/科幻或许有点过分,但起码严格来说,实在算不上“硬科幻/硬奇幻”WWWWWWWWWWWWWW

大熊星座 于 2016-7-31 23:31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3# 狼狗傑

其实我也并不反对软奇幻~
因为从根子上看,我基本就不算 奇幻/科幻 粉,我是文学爱好者、小说爱好者WWWWWWWW
所以我更在意的是别的一些东西~
只不过,从正本清源的角度说,我以为,只是把 科幻/奇幻 当背景当元素使用的情况,奇幻/科幻肯定不是它的第一属性,因而严格来说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 奇幻/科幻 创作啦WWWWWWW

至于狼狗你的作品................
实在抱歉因为超级懒的缘故..........还没有看.............
不过从 @羽·凌风 的回复评价看~
你那个毕竟是把时代背景、宗教背景等等都和剧情紧密结合了~
并不是那种“换个背景故事完全没影响照样看”的类型~ 还是有一个相对独立世界观的~
WWWWWWWWWWWWWWWWWWWWWW

至于“中式奇幻的武侠味儿”的问题~
你说得不错,我也认同确实是东西方文化和思维差异导致的~
但是更具体地来说~
西方文化,普遍偏向个人主义;而中国文化,则向来有很浓重的集体主义的味道~
西方文化,一向很重视哲学本体论和自然科学,更重视“世界到底是什么,应该怎么去理解这个世界”~
中国文化,则一向很重视伦理学,更重视“应该怎么和别人相处,应该做一个怎样的人”
而这种倾向,我觉得反映在中式奇幻创作中,就很容易出现前述的弊病WWWWWWWWWWW
因此,鲁迅说的“外国人研究真理,中国人研究做人”这一归纳,我觉得从某种角度说还是听妥当精妙的W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在严肃奇幻贴吧看到一个有趣的分类方式!但是现在找不到那个帖子了WWWWW(哎)

大意就是,把奇幻按照剧情设置来分类,剧情矛盾(事件起因)和剧情解决方式(事件过程和结局)都有“幻”和“非幻”两种形式
举例子来说就是,
剧情矛盾:
食人魔要吃主角,公主被巨龙虏走了,这是幻的矛盾,因为这个事件的发生需要依赖于奇幻设定;
德鲁伊和伐木工起冲突,国家领土战争,这是非幻的矛盾,因为这个事件和设定本身没有必然联系。
剧情解决方式:
德鲁伊用自然法术让伐木工停止作业,这是幻的剧情;
而主角通过现实的武力战胜食人魔,这是非幻的剧情。

然后所谓“奇幻”,就需要在这两方面,至少有一个是“幻”的,并且这个“幻”的影响力对剧情设置足够大
否则就是披着奇幻的外衣,实际上某种放之四海皆准的故事WWWWWWWW

嗯,这篇主题已经可以变成讨论“严肃奇幻”和“通俗奇幻”的区别了?WWWWWWWWWW
可恶现在其他地方(?)定义上的严肃奇幻其实都是史诗奇幻,它不是“严肃文学”的那个“严肃”!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7# 羽·凌风

咦,这和我们的定义差不多诶WWWWWWWWWWWWWWWWW

他们说,严肃奇幻整部小说的主要矛盾(开端、解决),必须和奇幻成分相关~

而我们说整个剧情的推动和发展必须与奇幻设定背景紧密结合

嗯......基本上是一个意思嘛WWWWWWWWWWWWWWWWWWW
可以找他们合计合计搞个大新闻WWWWWWWWWWWWW(炸)
不过是说,貌似...硬科幻的定义也与之类似,所以大家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好了!WWWWWW

另外,还有一点点想法就是~
很多所谓的奇幻,其中的奇幻成分、奇幻事物~
仅仅只是现实社会和自然的变体~
组合在一起后,却那还是个现实社会、现实的自然~
而我想,如果奇幻小说中的所有奇幻事物,能够有机地构成一个不同于现实社会与自然的完整独立系统~
这,或许是对严肃奇幻创作的一个更高要求WWW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大熊星座 发表于 2016-8-28 20:25
另外,还有一点点想法就是~
很多所谓的奇幻,其中的奇幻成分、奇幻事物~
仅仅只是现实社会和自然的变体~
组合在一起后,却那还是个现实社会、现实的自然~
而我想,如果奇幻小说中的所有奇幻事物,能够有机地构成一个不同于现实社会与自然的完整独立系统~
这,或许是对严肃奇幻创作的一个更高要求WWWWWWWWWWWWWWWW
这个加一!
而且说到“现实社会的变体”,我突然就像到了之前提到过的种族职业的话题!
很多奇幻里都存在某个种族擅长什么、某个种族多是做什么工作这一类的设置
但是系统自成一体的奇幻和刻板照搬这种架构的奇幻的区别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
前者“擅长”只是选择该职业的其中一个原因,更多的原因是依附于那个种族的文化、工业、喜好、环境而言的,因此一个种族能够形成一个独立的整体
而后者,“擅长”就是职业划分的唯一标准,因此一个种族除了擅长的职业和别的种族不一样之外,其余的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这就跟现实社会上同一个民族同一个国家里的职业分工一样WWWWWWWWWWW

以上说的是有关设定的设置,回到那个奇幻吧讨论提到的剧情设置方面
虽然食人魔当然要吃人、巨龙就是要虏公主这是属于食人魔和龙的基础设定
但是如果这项基础设定是它们做出这样行为的唯一原因,没有背后的更多更全面的理由作支撑(比如对食人魔来说人类的美食度有500,巨龙性淫必须要得到公主才能繁衍 等一下我在说什么
如果这个食人魔换成普通的野兽也可以导致相同的剧情,如果这个巨龙换成普通的劫匪故事也能进行下去
那么这种设置应该依然不算“幻”的范畴吧
就像第二个举例里德鲁伊VS伐木工这不算幻,因为把德鲁伊换成普通的动物保护者或原住民并没有违和感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现实情况是,目前中国的通俗文学中已经没有真正的奇幻和科幻了,只有玄幻。玄幻只要情节精彩有吸引力就OK,不需要知识基础,不需要逻辑一致,也不需要任何道理,违和根本不是问题。现在大家看到的大多数国人写的人气很高的奇幻和科幻(除了刘老师这种老一辈作家以外)本质上都是玄幻,根本没有奇幻和科幻的灵魂,这就是违和感的主要来源。
究其原因,还是年轻作者普遍不爱动脑筋,或者被现在的网络出版制度逼得没时间动腦筋。
一种文化最重要的并不在于这种文化的形式,并不是把这种文化的表面特征元素堆砌在一起就能表达好这种文化的。就像好莱坞拍的《花木兰》和《功夫熊猫》,画面中100%的中国元素,精神核心还是美国的,看起来和国人拍的同类题材就是感觉不同。而国人写的奇幻中就算是100%的奇幻元素,甚至加入西方宗教的一些特征,看起来也明显不是出自西方作者之手。
其实,与其费力地模仿别人,不如老老实实地做好自己。奇幻作品中需要构建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严谨自洽的世界,这一要求不仅对中国大多数思维懒惰不学无术的玄幻写手来说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要求,就是对科学家来说也不轻松。因为要构建另一个世界,必须要先充分地了解这个世界,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至今还很有限。用有限的知识去另创一个世界,困难之大bug之多是可以想见的。我记得有不少物理学家都说过,这个世界本身远比我们的想象更有想象力。


【发帖际遇】:MosesCrutch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上千上万的土球追赶,情急之下,不知把 23F卡币 遗落到何处去了。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7-11-6 13:10 编辑
回复 10# MosesCrutch

首先欢迎讨论WWWWWWWWWWWWWWWWWWW

现象上,我觉得你说得没错.......只不过我们使用的称呼不同。你把那种并不讲究世界观自洽性和突出性,只将其用作曲折剧情的泛用背景的作品定义为“玄幻”而与奇幻、科幻相区别,而我则倾向于将其称为软奇幻/科幻,来与真正意义上的硬科幻/奇幻(即所谓hardcore)划分开来..........实际上是差不多的意思~

不过...说到原因,我以为只归类为作者偷懒...或者说当下环境的过分商业化...则可能多少有些浅尝辄止~
假如我们将硬科幻/奇幻定义为“世界观自洽,且在作品中占有一定重要性并与主题紧密相关”的作品,那么,可以想见,这样的作品必有相当大一部分重心会落在回答“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应该怎样看待这个世界”等命题的展开上。而这,从思维方式而言,恕我武断,我以为确实较接近西人的传统思维,是一种格物的精神,是在致力于探究“个人与环境、世界的关系”。而与之相对的,东方式传统思维,更多的则偏向探索“人与其他人、与社会的关系”,更多的涉及的是伦理与利益竞和,而对世界,则更多采取一种从俗、默认的眼光。这,我以为可能才是造成“中式奇幻”并不那么“奇幻”的原因。我们可以回望古代的作品,那时候的作者并不是当代这些写作只为赚钱的写手,但那时的幻想作品,如《聊斋》、《子不语》,乃至一些唐传奇之类,其实很多也是并不注重世界观与本体论思辨,反而多用来讽喻、抒发一些现实社会杂感;而西人作品,如拉伯雷《巨人传》之类,写的虽是人物之间的纷争爱恨,字里行间却时时都是人物个体与整个世界的互动和人物对世界的思考。
至于说未来该如何发展呢?从更广的小说创作的角度,我赞同其实不必盲目模仿,多发扬自己的风格也未尝不是一条不错的路。但另一方面,我们讨论的毕竟是科幻/奇幻,我以为其重心仍然必须落脚到“对自洽世界观的构建和对世界观本体论的思辨”上,否则,即使写出来的东西仍不失为优秀的作品,但那其实已经不属于奇幻/科幻、不是我们所讨论的东西了。

奇幻作品中需要构建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严谨自洽的世界,这一要求不仅对中国大多数思维懒惰不学无术的玄幻写手来说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要求,就是对科学家来说也不轻松。因为要构建另一个世界,必须要先充分地了解这个世界,而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至今还很有限。用有限的知识去另创一个世界,困难之大bug之多是可以想见的。

最后,关于你的这句话,我持有不同意见。
我认为,艺术的真实不同于现实的真实,文学的真实也与单纯逻辑意义上的“设定真实”相去甚远。艺术和文学的真实,在我的认识中,更多是通过“美”这一桥梁来实现的,其实质上是一种美学真实。就好比托尔金的《指环王》,并不是通过详细设定、描写与解释中土世界的一草一木一鸟一兽来实现的,而是通过谱写与其世界背景紧密相连的可歌可泣的壮阔史诗,让读者觉得这些故事历历在目、这些人物栩栩如生,从而使整个世界也变得make believe起来。而进一步说,托老之所以能将如此美感赋予自己的想象,则是源于他对现实的“真实”和美有着惊人的理解与把握,有着惊人的选材、提炼与化用的能力。因此,我认为,在文学创作(而非科学研究)中,艺术真实和美学真实要高于刻板的逻辑真实和架构真实,要写出优秀的奇幻作品,要做到“构建一个不同于现实世界的严谨自洽的世界”,其实主要需要的并非你所说的“科学家”般的对现实世界的了解,而是对现实中“美”的洞察和领悟力,以及将其进行创造性组合后展示在作品中的表现力。而具体到创作中,所谓的“创世”,也远不是如同搭积木一般的逐次搭建和展示设定,而应更多着力于将整个世界观都内化到人物个体的心智模式、社群的风土人情、剧情的发展脉络之中,并用这几者组合起来去寻求实现一种所谓“源于现实而又高于现实”的美感。
以上。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本帖最后由 MosesCrutch 于 2017-11-7 18:08 编辑
回复 11# 大熊星座

我没有反对西方人潜意识里注重“人与环境和世界的关系”,而中国人潜意识里注重“人与他人及社会的关系”。从古代到当代,中国的名家名作写的几乎都是“人与他人及社会的关系”。但在商业化写作与垃圾网文泛滥成灾的今天,那些只会写玄幻的人恐怕对“人与他人及社会的关系”也是一塌糊涂的水平。
不过,我的个人创作观点是,东西方的这两种潜意识的思维习惯并不需要截然对立,我更倾向于“天人合一”。也就是如果人与环境和世界的关系不好,那么人与人的关系也好不起来;如果一个社会很糟糕,则这个社会所处的自然环境也会很糟糕。反之,人与自然和谐则人与人和谐。
对于奇幻中设计新世界的问题,我承认自己比较强迫症。文学创作不必像科学研究那样去深究每一个细节,去钻无数的牛角尖是没错,不过知识面广水平高的人和缺乏知识的人各自凭想象设计出来的世界是个人都看得出区别。知乎上有一篇很有名的文章,正好探讨了这个问题,论证了恰恰是知识越丰富,想象力也越丰富,知识越贫乏,反而越缺乏想象力,好像叫做《最高级的想象是不自由的》(里面似乎讲到了魔戒系列的作者和网络玄幻的作者知识水平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想说的都在那篇文章里了。

TOP


本帖最后由 大熊星座 于 2017-11-7 21:41 编辑
回复 12# MosesCrutch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我以为这或许才是中国的很多奇幻/科幻作品味道不对,不像正经的西方幻想作品的主因~
至于你说的网文和商业玄幻........老实说,那我觉得压根就是一门生意一个产业,business is business,和艺术创作基本上是不搭边的,从一开始就不是本帖展开时考虑的对象WWWWWWWWWW
至于创作观......其实我并没有认为东方式的更重视更重视人与他人的关系与西方式的更重视人与世界的关系这两种思维是对立的,二者不过各有侧重罢了。然而,从科幻和奇幻创作的角度说,严格意义上的科幻/奇幻毕竟是以世界观合理自洽想象和构建为本的,如果只侧重对人与人关系和利益竞和的描写,而泛泛套用一个所谓的通用“幻想”背景,那么,无论那个作品本身质量如何,肯定不能说是优秀的奇幻/科幻作品了。
关于你所谓的“天人合一”,身为作者,一般意义上来说,或许确实对自然、对世界(物方面)体悟较深观察较细腻的,对社会人情同样也能具有更敏锐的感受和把握,然而,不同类型的创作者仍各有其所长,不可能也完全没有必要在每个方面都去深入认识并且展现在作品中,这是不切实际并且也不符合艺术创作规律的。
最后,你似乎理解错了,我想表达的意思可以借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即所谓“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科幻/奇幻作品虽然有其特殊性,但是归根结底,他们仍然属于文学作品。因此,我认为,他们的“真实”,并不需要通过搭积木般事无巨细去规定和展现那个世界的种种设定细节去实现,而应该通过将合理的“幻”的部分内化到人物、到自然和社会的风土人情、到剧情发展中,然后将其组合在一起去追求达到一种“美学真实”,以此让读者觉得它make believe。总的来说就是,科幻/奇幻创作,我以为并不仅仅是“逻辑游戏”,并不只是让作者和读者一起坐下来开脑洞,在一两个与现实不同的预设前提下构思和设想一个可能的合理世界,绝不能忽略了其作为文学作品的定位及其受到文学创作规律制约的地方,而只强调其设定层面的东西。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小说本身也不能算是入流的东西,小说从给普通人解闷的小册子发展到现在,无论是从发现真理的角度,还是从探讨人与社会关系的角度看,这两种佳作无论东西方都是屈指可数的。我喜欢奇幻故事大概就是从指环王电影的上映,还有初中时候玩的魔兽争霸、魔兽世界开始吧,回想起来还真说不出来一个有魔法元素的类中世纪故事哪里吸引我,也许就因为神秘二字吧。
  对于奇幻故事与现实故事的关系,我挺喜欢百年孤独的作者讲的一段话,从来没有什么魔幻现实主义,有的只是现实主义。每个作者都可以给自己的任何作品做出一些基础设定,然后在自己的文中遵循这个设定,这么来看的话,这个设定是不是奇幻的又有什么关系?
  我倒认为,一切故事、诗歌,无论什么种类,它的创作都是缘于作者有话想说,这里的小作家们也是一样,有什么想说的就在文中写出来吧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