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原作介绍/讨论

原作名称 《星球大战》
转帖来源(原创留空) http://tieba.baidu.com/p/544133969
光剑 (Lightsaber)


  水晶乃剑刃之心灵;
  心灵乃绝地之水晶;
  绝地乃原力之水晶;
  原力乃心灵之剑刃。
  —— 卢米娜拉·昂都礼 《星球大战动画版:克隆战争》


  光剑是绝地与西斯的标准武器,其金属剑柄通常长约30厘米,按下启动钮后,即释放出一道约一米长的纯能量的柱状剑刃。剑刃会发出一种独特的嗡嗡声。光剑的强大能量足以切割开几乎任何物体,但能被另一支光剑剑刃或其它足够强的能量场挡住。

  光剑剑柄的内部结构包括能量电池(最早期的光剑无内置电池,而是通过一根电缆连接到系于腰带上的电池包)和聚焦水晶。水晶将电池释放出的能量集中,从剑柄中央的正电荷连续能量透镜射出。然后能量束折回到一个负电荷的高能流通孔里,经过超导体的转换重新给电池充能。这样一来,光剑只有在剑刃切割物体的时候才会消耗能量。能量转换效率如此之高,剑刃在不接触物体时甚至不会辐射热量。

  制造过程
      对那些遵循绝地之道的人来说,制作一把光剑就是通过一项仪式,而仪式的第一步是寻找合适的凯伯水晶(kyber crystal)作为光剑核心组件,这种水晶由有机物与无机物混合构成,对原力有特殊反应,能耐高温高压,虽然数量及其稀少,但却可以在银河系中的许多地方找到,《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中的绝地圣地杰达便是凯伯水晶产地之一。尽管凯伯水晶可以被人工合成,但是这样产生的水晶极不稳定,容易发生爆炸,因此即便是强大、崇尚黑暗的银河帝国也将之列为禁物,不敢轻易接触。
      在《星球大战:克隆人战争》第五季第6集中,绝地幼徒要去伊冷(Ilum)的冰窟中寻找他们的凯伯水晶,然后才能学会如何打造自己的光剑。洞穴里的水晶成千上万,而每块水晶都有自己的“意识”,因此幼徒们必须遵循原力指引,寻找与自己相匹配的水晶:那些无法匹配的水晶冰冷刺骨,而匹配的水晶则会向它的适格者发出“吟唱”,并转变成彩色。
      凯伯水晶通常倾向于原力的光明面,并且会排斥黑暗面。因此像西斯这样的使用者都会不约而同地用的黑暗原力让水晶“屈服”,令剑刃变成鲜红色。被屈服的水晶可以通过一些特殊的方法净化,产生白色的剑刃。
  光剑内可安置一颗或多颗水晶。单一水晶生成的剑刃长度是固定的;若装有多颗水晶,则可通过一个旋钮来微调水晶间的折射模式,从而改变剑刃长度。
  西斯使用人造水晶,生成的光剑剑刃威力比绝地的更加强大。人造水晶在高温熔炉中冶炼,西斯通过原力操控整个冶炼过程,融入自己对绝地的无尽憎恶,增强水晶的聚焦能力。西斯光剑的颜色只有红色。著名的西斯黑暗君主艾克萨·亢最先发明出了双头光剑,之后的达斯·魔也使用过这种强力武器。

  绝地古语将光剑的伤害方式标注为:sun djem(破坏武器)、shiim(擦伤)、shiak(刺伤)、cho mai(砍断持武器的手)、cho sun(砍断持武器的手臂)、cho mok(断腿)、sai cha(斩首)、sai tok(将敌人身体斩为两截)。在数千年的岁月里,绝地发展出了光剑格斗的七种型式:

第一型:Shii-Cho  
解释性名称:Determination Form(判定型)
    Shii-Cho是光剑战型中最古老的类型,也是光剑格斗的基本型,古老的绝地大师们从最基本的剑术中开发出的光剑格斗形式。即使追溯至雅汶战役前四千年之久的绝地内战时期,柯瑞亚仍把它称作是最简单的光剑战型,同时简单性和多用性也是Shii-Cho的优点。正因如此,Shii-Cho是绝地学徒们在学习中最早接触的战型,在《星球大战II:克隆人的进攻》里描述的,尤达向绝地幼徒们教授的正是这种战型。使用Shii-Cho的代表人物有绝地大师基特·菲斯托,在克隆战争中同时和多个对手作战使用Shii-Cho就很有利。但对于单独作战的对手,例如更强大的达斯·西迪奥斯,Shii-Cho则容易暴露其弱点:它更倾向于打垮对手使其武器不能操纵,而并非直接杀死对手。欧比旺评价这种战型为野性,威力强大但不精湛,但欧比旺本人也受到第一型较深的影响。
    在克隆人战争的千年之前,以能源作为剑刃的光剑取代了传统的金属剑刃兵器,随着这个重大转变,绝地光剑搏击第一型应运而生。自古以来,剑术的基本原则都是相同的,所以绝地大师以古老的击剑传统创立了第一型,它包含了基本的攻击、闪避、身体的目标区以及速度的练习。年轻的绝地学徒从第一型开始他们的绝地武士训练。  

第二型:Makashi
解释性名称:Contention Form(争斗型)
    Makashi,是由Shii-Cho衍生出的第一种光剑对光剑的格斗战型,也许起源于古代西斯和黑暗绝地用来对付绝地武士所开发出的手段。Makashi的特点是高雅、简洁、威力强大,攻击和防御都只消耗自己尽可能少的体力,往往采用单手握剑的方式以获得高速和更大的活动范围[18]。与其他战型的基本动作是大幅的削砍和阻挡不同,Makashi只包含回避、刺和切这些微妙的基本动作,用来抵御Shii-Cho这种专门针对破坏对手战斗力的进攻方式。在《星球大战II:克隆人的进攻》中,杜库伯爵开启光剑准备进攻尤达时摆出的光剑斜下姿势就是所谓“Makashi行礼”。旧共和国早期连年的西斯战争和绝地内战,这使得很多绝地武士使用Makashi来对付西斯;但其后在克隆战争时期,由于绝地议会认为西斯已经灭绝近千年,很多绝地并不熟悉光剑对光剑的格斗,而只有如Shaak Ti等较少数的绝地武士专精于Makashi,这也造成了杜库伯爵和格里弗斯将军在光剑格斗中能取得明显优势。高雅、对胜利的自信(或者自大)是Makashi使用者的特点,如杜库伯爵;Makashi的弱点是过度依赖速度而忽略了力量,第五型等更具有攻击性的战型开发之后Makashi这一弱点就很明显。
      着重光剑之间的互相对抗,是第二型相对于第一型的最大改进,第二型以提升光剑的精确操作直至其最佳的出剑角度,曾经造就了宇宙中前所未见最伟大的决斗型绝地大师。但时至今日,第二型已经成了一种古风,在绝地体制内几乎快没有人研习,其主要的原因在于第二型不适宜于现今之战术状态,绝地武士的敌人甚少使用光剑,即便西斯已有复活之兆,但对于一个绝地武士来说,对抗一个同样使用光剑的敌人的机会仍是微乎其微,所以他们宁可选择练习较务实的其它型式。而西斯派一向是以与绝地武士对抗为预期目标,他们发现了第二型是一种威力相当强大的战斗技巧。  
  分离主义分子———杜库伯爵便是选择研习第二型,并且有令人惊异的光剑功力,他完全精准的剑术彻底地击败了不习惯于光剑对抗的许多绝地武士,他甚至仗着第二型的功力,与尤达大师对抗而未见下风。公认的研习者:杜库伯爵(CountDooku)  

第三型:Soresu
解释性名称:Resilience Form(弹性型)
    第三型Soresu起源于绝地使用光剑对激光枪射击的防御,特别是有多个对手时,用光剑去反射对方的攻击总不会错。逐渐这种战型进化成一种注重防御的战型,即尽可能减少对手对自己的攻击机会。Soresu的哲学是以静制动,如同将自己置身于一个台风眼中,集中精力不受周围的干扰。至少是在克隆战争时期,欧比旺是最著名的精通Soresu的大师,他有能力用光剑抵御少于每秒二十次的激光枪攻击。欧比旺的光剑格斗总是等待对手先出击并凭借自己出色的防御不给对方机会,同时设下圈套等待着对方的破绽。梅斯·温度甚至发现与其他战型不同,欧比旺操纵下的Soresu并不对应着某一突出的弱点。欧比旺在与格里弗斯将军的战斗中依次躲避了四把光剑的同时进攻,并将它们一一摧毁;以及其后与达斯·维达的持久战,欧比旺都采用了以静制动的战术找出了对方的破绽。如果说Soresu还有什么弱点的话,那就是战斗时间往往会拖得较长,这期间要求精神高度集中,以及如何根据环境向对手设下圈套也是使用者需要思考的问题。总之,在克隆战争期间为了对付大批的机器人军,Soresu也是很多绝地乐意采用的战型。
      光剑搏击的第三型是针对宇宙中愈来愈进步的镭射枪科技所产生,因为镭射枪在犯罪分子中广为流传,绝地武士必须发展独特的保护自己的方法,第三型也因此从“激光束反射训练”中应运而生,经过了数百年,第三型已超越了原有的目的,而变成了优雅与非侵略性的绝地哲学表现。相对于其它的型式,第三型以机敏有效的动作以及被攻击区域的最小化,来将自身的防御保护做到极致。  
  奥比旺·肯诺比在其师魁刚·金(第四型研习者)逝世后,转而研习第三型,因为奥比旺认为其师的剑法防御能力明显不足以抵抗达斯·摩尔的西斯技法。事实上,一个成功的第三型绝地大师,的确被认为是难以击败的,而奥比旺从此一直到老,均为第三型的研习者。即便是宇宙最致命的赏金猎人詹果·费特也难以突破奥比旺优秀的光剑防御。 公认的研习者:奥比旺·肯诺比(Obi-WanKenobi)  

第四型:Ataru
解释性名称:Aggression Form(侵略型)
      Ataru的出现至少可以追溯到曼德罗林战争之前,是一种典型的步调快的进攻性战型,非常具有侵略性,通常只在近身对付单一对手时采用。一般认为这种步调的灵活性要求使用者具备优秀的原力感应,但这种灵活性在狭窄空间中往往会受到限制,这也就成了Ataru的弱点。同时Ataru也比较消耗体力,不太适合持久战。尽管不太适合对付太多的机器人,魁刚·金和欧比旺·克诺比在纳布战役时仍然经常使用Ataru,直到他们最后在希德宫殿内遭遇达斯·默,狭小的空间和势均力敌的漫长战斗使魁刚逐渐暴露了Ataru的弱点。欧比旺随后果断地放弃了这种战型而采用了Soresu并取得胜利。尤达作为最精通Ataru的大师,凭借自己优秀的原力感应,在几乎每一场战斗中都会使用这种战型,配合自己较小的身形,Ataru的灵活性更加明显,同时也弥补了身材矮小这一不足。安纳金在学徒时期也曾选择了Ataru作为自己的主要方向,因为这比较符合他豪放富于进攻性的个性,但逐渐地他把这些性格投入了攻守更平衡的第五型,不过在技巧上仍然带有Ataru的特征。
      第四型是一种如同特技般的类型,特别强调绝地武士以原力来达成不平凡之跑、跳、翻滚的能力,研习第四型的绝地大师彻底实行原力所能帮助超越生理极限的所有方式,他们在光剑战斗时,有着令人惊奇的精巧而复杂的动作,动作甚至快到你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尤达大师,特别重视原力在所有事物中的表现,就是第四型的研习者,魁刚·金和奥比旺早年的时候,也都是同样研习第四型的光剑战斗方式。  
  平常的时候,尤达总是步行缓慢,他老迈的身躯被关节炎及常见的老年疾病所困扰,但战斗的时候,这个身躯瘦小的绝地大师却能展现出特别的强度及反射动作———这完全是因为他平常强调的原力不只是精神面,而是能实际贯彻到生理机能的结果。 公认的研习者:尤达大师(Yoda)、魁刚·金(Qui-GonJinn)  

第五型:Shien/Djem So
解释性名称:Perseverance Form(毅力型)
    有些Soresu的使用者对过分注重防御等待机会的持久战型并不满意,于是第五型Shien被开发出来达到攻守兼备的效果。同样是用光剑来防御激光枪的射击,Soresu的思想是把它们弹开就可以了,而Shien则考虑如何用弹开的激光向对手反击。Djem So作为Shien的变种,防御对象由激光枪变成了光剑,但道理同样都是利用对方的攻击来反击对方。Shien/Djem So是Soresu更倾向反击并压制对手的版本,并融合了Makashi的精湛技巧。使用Shien/Djem So战斗时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对手上,对身体力量的要求很高,可以说第五型是一种用力量把对手压倒的战型。Shien使用者的弱点是不太善于光剑对光剑,而Djem So则略微欠缺灵活性。安纳金从基欧诺西斯战役开始,在克隆战争中不断完善自己的Shien和Djem So,并混合了Soresu和Ataru的技巧。在基欧诺西斯上他使用Shien败给了杜库,但最终的科劳肯战役中Djem So使他对杜库取得完胜。在其后为了服务于黑暗面,达斯·维达强化了第五型中闪躲和转向反击等动作,并将其发挥到极致。但有些讽刺的是,卢克作为欧比旺和尤达的学生,反而采用的是第五型来对抗他自己的父亲。在贝斯平与维达的战斗中,卢克证明了自己具有光剑格斗的超常天赋,他能够在实战中学到维达的战术,这是一种本能的模仿并加以还击。
      为了让绝地武士能够拥有更强的力量,第五型伴随着第四型产生了———觉得第三型过于被动的绝地大师们,创造了第五型的光剑战斗形式。研习第三型的绝地大师固然是难以击败的,但同时也难以有效地打倒敌人,致力于打败敌人所需的力量与强度,就是第五型的哲学;有些研习第五型的绝地武士,甚至以“和平需以强势武力为后盾”(PeacethroughSuperiorFire鄄power)来作为他们的座右铭。对一些绝地武士来说,第五型提供了一个可以让他们对抗任何外来威胁的训练方式;但对于其他的绝地武士来说,第五型似乎助长了一种喜欢支配他人的不适当观点。  
  在《星战前传2:克隆人战争》开始时,阿纳金·天行者的力量与日俱增,他致力学习第五型,直到变成达斯·维德之后,他仍然继续使用第五型来对抗奥比旺·肯诺比与卢克·天行者。 公认的研习者:阿纳金·天行者(AnakinSkywalker)、卢克·天行(LukeSkywalker)  


第六型:Niman
解释性名称:Moderation Form(调和型)
    Niman是从克隆战争之前到银河帝国崛起这段时间内最正统的战型,所谓正统是因为从技术上看Niman没有明显的优点也没有明显的缺点,采取的是那么一种中庸之道。Niman有时被略带讽刺意味地称作“外交战型”,因为它的风格和训练难度更适合那些用更多时间讨论政治、谈判化解矛盾的绝地外交官使用,而不是专注于光剑格斗的武士。Niman的哲学是追求光剑攻防的均衡,好比是原力风中的一片落叶,随风摆动但保持平衡。尽管如此,比较著名的绝地武士中没有专精第六型的大师,而很多使用第六型的绝地武士都在基欧诺西斯战役中阵亡了,这也说明了第六型是一种并不太适合激烈实战的战型。Cin Drallig是一名掌握第一型至第六型的绝地大师,尤其以向绝地学徒们教授第六型著称,但面对第五型的大师达斯·维达,第六型显得是如此不堪一击。
      在白卜庭统领最高议会的年代,第六型成为了绝地武士光剑训练的标准形式。这种形式以中庸之法平衡了其它各类型式所强调的重点,保持了绝地武士追寻和谐与正义的目的,但却不用过于依赖力量。第六型被认为是为“外交官型”光剑训练,因为它不像其它形式需要非常严格的集中加强训练,可让绝地武士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发展如洞察力、政治战略及谈判协商等其它的技巧。在实际执行上,年轻的绝地武士先以数年的时间熟悉第一型基本式,然后分别以一到二年的时间练习其它的各型来完成所谓第六型的训练;相较于此,一个研习第四型的绝地大师,在完成第一型的基本训练后,往往必须花费最少十年以上的功夫来专精研习惟一的第四型光剑战斗训练。在处理星系复杂政治纷争多于进行实质战斗的年代,第六型的确是适合扮演如此角色的绝地武士,但其它所有研习别型武艺的绝地大师时常认为,第六型实在是不足以应付战斗之需求。  
  在危险与日新增的宇宙现况,“外交官型”不足以应付严格的战斗危机,所有参与Geonosis星圆形竞技场之役中研习第六型的绝地武士,全数惨遭歼灭。 公认的研习者:大多数的绝地武士,包括阵亡在Geonosis星的绝地武士。  

第七型:Juyo/Vapaad
解释性名称:Ferocity Form(狂暴型)
    Juyo,由于狂暴且并不完备,几千年来从未被绝地或西斯视作一种重要的战型。能够完全掌握Juyo的只有达斯·默,这个充满了复仇情绪的西斯武士,在塔图因和纳布上表面的平静掩饰不住他内心的仇恨,这也是他利用自己的黑暗面击败了魁刚的最好印证。梅斯·温度曾说,我发明了Vaapad,是因为它将我内心的黑暗面传递到外界并成为光明的武器。Vaapad是梅斯给自己发展的第七型起的绰号,来源于Sarapin行星上一种狂躁迅猛的水生动物的名字。第七型的难度是所有战型里最高的,它要求高度的技巧和集中力,并且需要掌握其他战型之后才能领悟;更不可预料的是,使用Vapaad要求使用者去享受格斗带来的快意,这就意味着使用者已经接近黑暗原力的边缘。这些要求无疑和正统的绝地思想相抵触,梅斯说,是否会因为对战斗的渴望而堕入黑暗面,这是Vapaad的终极考验。可以说真正掌握第七型的绝地只有梅斯和他的学生Depa Billaba,绝地大师Sora Bulq曾帮助梅斯发展了Vaapad,但由于他实在难以控制第七型中流动的黑暗原力,最终堕入了黑暗面。而Depa Billaba也几乎落得同样的命运。格里弗斯将军和梅斯交手后曾学得一些第七型的技巧,但由于缺乏原力感应他无法真正学会。与其他战型比较,Vapaad不像Ataru那样悦目,而更接近第五型受到情绪和身体素质的影响,但比第五型的优越之处在于,Vapaad使用者一旦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它将带来超常的力量。
      仅有非常高阶并同时精通数类光剑训练形式的绝地大师,才能够达到所谓的终极训练———第七型。这是所有类型中最困难的一型,但它能够让使用者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与技巧,第七型运用大胆、直接的动作,比第五型更活跃开放,但不像第四型那么复杂,除了进阶的原力跳跃,第七型以看起来似乎毫不连贯的招式来打败敌人,这让第七型使用者的动作在战斗中更加难以预测,这个特点让第七型比动作优雅连贯的第四型更加难以执行。第七型需要第五型的战斗强度,但却需要更强大的精力,因为它需要广泛地运用集中力,第七型比第五型更加投入、着魔,但发挥更加凌厉。第七型研习者的外表是相当平和的,但却有着濒临爆炸边际的内心。第七型仍算是发展中的形式,因为仅有很少的绝地大师能够获得足够相关知识与能力来改进这个技法。  
  研习第七型的绝地大师:温度大师和第三型研习者奥比旺·肯诺比在Geonosis星并肩作战。第七型这种危险的灵魂式训练与西斯(Sith)的着重于肢体战斗能力只有一线之隔。温度大师是目前已知惟一的第七型使用者。  

《星球大战8》上映,借此机会分享一下星球大战的设定资料~~~
先从最妖艳炫目的光剑和光剑决斗入手吧~
后面有动力再补图WWWWWWWWWWW

0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