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傍晚的空氣有些濕涼,細而烏的雲層低垂著翳蔽日光,風中的土味變得鮮明,草葉和花瓣垂下,似乎不久便將雨點群落,然後徹夜淅瀝喧囂。狼之谷自然保留區樹蛙區的雨季即將來臨,雨季一般都是由夜雨開始,雨神踏著蛙聲,會在群聲簇擁中降臨於此,然後持續三個多月的密集降雨後迎來夏季。

稍冷的風吹過,小猛闔上書望著逐漸變陰的天空,感覺快下雨,他看看身邊的狼,黑白色雌狼睡得正香,肩頸輕輕起伏著,尾巴放在臉旁。小猛伸出手想搖醒她,但在還沒接觸到對方的毛髮之前,焰黃的眸子便自行張開。

「幹嘛?」小蛙沙啞地問。
「快下雨啦,回去洞裡吧。」小猛站起來撢撢膝蓋和臀部的草屑,伸展手臂。小蛙也緩緩坐起來伸展背部和前腿,張大嘴打呵欠,露出尖尖的牙齒,隨後朝風嘯洞的方向走去,一人一狼離開早上還溫暖著的草坪。

風逐漸大起來了,將小蛙的毛髮吹得貼伏一側軀幹,小猛快步走上前去,擋住迎風側,小蛙沒理他,逕直往前走去,很快消失在溫暖的洞穴中,小猛也跟著鑽進去,在他全身進入洞穴後,天空乍起了響雷。

洞穴裡靠近洞口處,小蛙升起了一堆火,煙沿著洞頂打通的縫隙竄到外頭,同時小猛默契十足的拿出醃漬好的肉,過水後串上樹枝放在火邊燒烤,小蛙趴臥在火焰邊,嚼起半生不熟的肉,血水順著她的嘴滴淌下來,落到生火的低凹內。

「小蛙……你好像變瘦了。」小猛看著她貪婪的吞吃肉條,說道。
「哪有?」小蛙頭也不抬繼續吃她的。
「不只變瘦了,毛也很粗糙,鼻頭乾乾的。」
「你是傻瓜啊!我剛睡醒沒有舔啊,沒事一直舔鼻子怪噁心的,我又不是狗四處滴口水都無所謂,我是人啊。」小蛙忍不住笑,搖著尾巴,理直氣壯的回應讓小猛一時不知所措。

「噢……是嘛。」小猛轉著烤肉串。
「你不會跟獵會的那些傢伙一樣,不知道狼怎麼當吧?」小蛙揶揄。
「我當然知道狼怎麼當啊!又不是昨天才變成狼種。」小猛趕緊澄清,就在此時,外面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由遠而近,很快的滂沱大雨就淹沒了世界,小蛙望著又濕又冷的戶外,往火邊縮了一縮。

※                 ※           ※

與狼之谷相隔遙遠的某處山坡上,春光明媚鳥語花香陽光普照,翠綠的草坪開滿了鮮花,蝴蝶撲騰在藍天裡時急時緩,細草隨風輕輕搖擺,草浪畫出海波似的起伏,坡腳圍著矮柵欄將整片山坡包圍,宣告著此地有主。

山坡上有一幢寬廣的木造高腳建築,一角埋在山坡中,露出的部分朝外撐起木柱架離地面,地板的陰影延伸到草地上,有一道樓梯通往門口,地板下掛著不少衣料或乾草正在自然風乾。兩三隻形體不同的狼或坐或臥在建築物附近,其中一隻身上裹著披風,正蜷在披風裡酣睡。這裡是僅屬於狼種的組織──獵會的集會所,那些癱在戶外的狼全是狼種,和小蛙小猛是同類。

小猛穿過自然生成的草原和山坡,爬上樓梯進入木屋中,他經過時驚醒了一隻狼,那狼看了他一眼又伏下去,小猛用眼角瞄他,這傢伙趴伏的姿勢有點不自然,他知道那不是因為這狼受傷或者身體不適,純粹就是還不習慣獸化後人類的扭曲骨骼配合長著狼的肌肉的後足,不知道怎麼彎才舒服,換言之應該就是個剛成為狼種的孩子罷了。關上門前小猛環視了外面的三頭狼,都是中等或偏小體型比小蛙小得多,也沒有小蛙那種毛澎澎體型均勻又強壯的姿態,大概都是亞成體,因此他們都是少年,女性的種一獲得能力就是成體。

走上樓梯進入屋內,廣大的空間裡散放著沙發和樹墩椅子,地上鋪著草食獸的皮百衲成的地毯,小猛越過大廳走到與正門相對的窗戶下方,那裏有一個小吧檯,旁邊放著一個黑板,黑板上黏滿了紙張,小猛過去翻看黑板上紙後,低低的嘆了一口氣。紙張上列著不少課程名目和教師姓名,也有些有其他的簽名在上面,小猛找出自己的紙,上面寫著”陣咒基礎概論──如何時空穿越,授課老師蒙古草原狼種陳小猛(紅峽虎)”但除了這幾個字之外,其餘地方一片空白。

「怎麼?沒有學生?」吧檯後方一個滿臉橫肉白髮白髭的熊漢子看向小猛,從厚唇裡吐出幾個字。
「唉!也不是一兩天了,照理來說該習慣……」小猛不滿的咂嘴,把紙又用磁鐵吸回去黑板上,他看到一張寫著”基礎格鬥”的紙,下面有六個簽名。

「畢竟原本是虎種,很多人對你還是有疑慮的吧?不過我是很看好你的,現在像你這樣有實力又願意付出的夥伴太少了,不,一直都是這樣的。」白髭漢子站起來抖著肌肉,拍拍小猛的肩膀:「說起來……傳說中的狼種依然沒有意願嗎?格鬥課程一直都滿熱門的。」
「啊……嗯。」小猛敷衍地發出喉音,他其實沒有再問過小蛙,反正小蛙若真的想來自己就會來,也不需要他說明。
「畢竟是傳說中的狼種,到底還想裝神祕到甚麼時候呢?哈哈!希望她也可以來,這樣對大家都有幫助。」白髭漢子豪爽的笑了幾聲,離開吧檯走到後面的隔間裡面,那渾身古銅色的肌肉隨著他的動作蠕動,肩上的狼頭刺青晃過小猛眼前,小猛安靜的看著他離去,不打算說出小蛙不來這裡的原因根本不是搞神祕,完全就是瞧不起。

大廳的沙發和地上或站或坐著幾頭狼,一隻渾身漆黑的狼像人一樣翹著腳坐在沙發上大談著自己英勇的事蹟,小猛不太清楚他是甚麼神的神使,只知道他是一個神使,能力不錯,但從未看過他開課。幾隻狼坐在身邊聽他說話,他搖著一個高腳酒杯,另一隻淺灰色的狼為他斟酒,他喝著笑著狂放的說著一些證明自己能力的冒險。

小猛安靜的經過他身邊,黑狼的視線轉向他:「有一陣子沒見了啊虎,你的課程還是那麼冷僻嗎?」
小猛微微一笑。
「陣咒甚麼的那種強力的法術,一般的幼狼學不會啦,教點實用性高的比如說格鬥啦武術啦才會熱門嘛。」黑狼的語氣被小猛理解為嘲笑。
「關你甚麼事啊,你又不開課。」小猛回擊。
「嗯,確實喔,我不開課,我納捐就夠了,我們神使可是很忙的,沒有美國時間搞這搞那,是吧?」黑狼又轉向周邊群眾,露出白牙笑著。

小猛坐在他稍遠處鋪著獸皮的沙發上,無聊的環視大廳,誠如小蛙所說,這裡不是授課換錢的好地方,光是自己曾身為虎這點就足以被暗中排擠,並且還面對一堆民智未開的幼狼,想著他開始贊同起對獵會來說只存在於傳說中的小蛙了,那個人到底為甚麼可以發覺此地的矛盾之處因而從未陷入呢?

在思考著的時候,小猛的第六感察覺到有東西靠近,他抬起頭,看到一隻雌狼站在自己面前,雌狼歪著頭打量小猛,說道:「是生面孔呢,你是誰?」

「我?我叫紅峽虎,蒙古草原狼,你才是生面孔吧?」小猛覺得自己在獵會已經待很久了。
「生面孔……嗎?也是,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回來過了,大家都不記得我了吧。」雌狼轉了一圈張望四周:「但我是老會員了,以這裡的時間流速計算也許已經入會十多年了。」
「那還真是很長的時間呢。」小猛揉揉手,他大概在這裡也不過待了快十年。
「嗯,我是你的前輩,我叫明日香,日本狼。」

※                 ※           ※

小猛沒有認真把明日香放在心上,在獵會混久了對這個團體的運作模式和文化也瞭若指掌,動不動就會有沒見過的人冒出來說自己是前輩,分享很多世態炎涼的話,說一些大家都不知道的古人逸聞,然後略施小術表演一下顯示自己有一手,開個幾門課熱熱鬧鬧一陣,然後又銷聲匿跡了。小猛時常都認為獵會也有給老一輩取暖的功能,但就他觀察這種突然出現的前輩大部分能力都很兩極,有唬弄幾招對幼狼獻獻寶或者聖母心發作教個幾手,也有很厲害的人物抱持著尋找粉絲團的心情來這裡想找人捧他,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但不論是哪一種,總是留不長,獵會裡最主要活動的都是幼狼和能力中低以下的自學者或者沒有領導人的狼種們。

明日香走向黑狼身邊,黑狼似乎不認識她,她輕輕一躍跳上黑狼所坐的沙發,對著黑狼手上的酒杯吹口氣,杯裡開滿了鮮花。

霎時間包圍幼狼的狼群發出一片驚呼聲,明日香在黑狼身邊坐下,舉起前腳對幼狼們說道:「來變法術,如何?跟我一起活用想像力吧?」說著搖動尾部,空中變出了花瓣和花束。黑狼見狀,站起來抖抖尾巴走掉了,黑色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門外,小猛看著他離開,不太清楚他離去的動機,便坐在原位上觀看明日香的一舉一動。

「大大!大大好厲害啊!」幼狼團團圍住明日香。
「大大叫做甚麼?」
「我叫做明日香。」
「明日香?大大是日本人嗎?有動物名嗎?」
「沒有喔,我們絕種的動物沒有野外的親戚,所以不會有動物姓,也沒得幫我們取動物名,逐漸的就不使用了,叫我名日香就可以了。」
「明日大大!」

小猛看著明日香,想摸清楚這傢伙的深淺。種們除了人類的名字之外,通常還會持有另一個對非人動物使用的名字,這個名一般由野生的真正動物同胞或者種前輩所取名。群居的動物還會以接納自己的獸群或者祖先出身的獸群為姓,小蛙的祖先是紅峽狼群的成員,小蛙和小猛也都被這個狼群接受,因此他們的動物姓名分別就是紅峽青燦和紅峽虎。

由於動物名是以非人動物的身分被起且跟族群有關,並非一成不變,身體特徵改變或者離開原本的獸群,都可能使動物名發生變動。絕種的動物種有時會依靠人類同伴們代代相傳動物姓或起動物名,只是很容易佚失,大部分已經絕種很久的動物種都懶得起動物名了,動物名不是必要的東西,可有可無。

沒有動物名……摸不清底細啊,很弱小吧?獵會會長也是絕種動物,也沒有動物名,嗯可是克基斯也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動物名……但是克基斯……似乎沒有動物名是很弱的特徵呢。小猛思考著。

明日香又變了幾個法術,在小猛眼裡都是低幼不可描述的小技倆,且有不少原理都是相同的,可無知的幼狼們被逗得眉開眼笑,纏著明日香要看更多,明日香也滿足了他們做出諸多變化,但小猛感覺到她施法術的層級並未提升,僅僅是包裝成不同的模樣罷了,他看著無聊,想出去和那頭黑狼聊聊,但就在他被對明日香將踏足於陽光下的時候,背後響起在他聽來相當刺耳的聲音:

「表演時空穿越給你們看吧?這可是高難度的法術喔!」

小猛猛然回頭,看到明日香坐在地上畫陣咒,她畫的是標準的時空穿梭魔法陣,並非初次成功後就可以以簡圖取代的簡陣,時空穿梭屬於比較難的魔法,但以陣咒來說相當初階因為陣式不複雜,難處是在必須對時空間和次元有透徹的個人邏輯,腦袋一片混亂不擅長思考是不行的,而要理解時空間也需要一些數學基礎,這個魔法有一個特性,即成功一次之後就不需要每次都繪製標準陣,因為對時空的理解可以內化為意識的一部份,像小蛙這種時空旅行的老手基本都只使用簡陣。

標準陣包含了宇宙同一、四方方位任意、時間與空間既獨立又互為一體還有天地人的概念,分別呈現為外圈的大圓、圓中四個等距切大圓的小圓與圓心、大圓中六芒星,六芒星兩側的四個三角形與六芒星中間的二重同心圓和同大圓圓心,畫起來並不複雜,主要還是依靠施法者內化的概念理解。

正因為時空穿梭相當好用,畫起來也很容易,因此適合作為陣咒入手,但背後涉及的觀念卻非三言兩語可以解釋,因此小猛才單獨為了這個法術開一堂課,但可惜幼狼都不領情,如今有人要表演,小猛自然無法置身事外,他想看看這些幼狼是瞧不起自己,還是對學習這個魔法沒興趣?

明日香畫好了陣咒,站到陣中,幼狼們屏息以待,小猛漫不經心地觀察著幼狼們,忽然覺得這個陣事前的醞釀是不是太久了?

怎麼沒轉移呢?小蛙畫好的當下時空隧道就開了,就算我不常用發動也不需要超過三秒,這傢伙十多秒了怎麼還沒有動靜?小猛轉頭看向明日香,後者閉著眼睛一臉莊重的站在陣中,地上的法陣毫無反應。

小猛感到奇怪,仔細檢查她的咒式卻沒發現瑕疵,但法陣中央部分被明日香的身體擋住無法看見,小猛突然腦袋裡靈光一閃,他察覺明日香過去從未成功發動過此陣,若是成功過就可以使用簡陣,外圈的大圓和沒被擋住的六芒星已構成了簡陣,沒有不發動的道理。既然簡陣完整而無法發動,肯定她連第一次都沒成功過。

竟然表演自己也沒做過的事情嗎?小猛輕聲嘆氣。

「那個,明日香……」他出聲叫喚,明日香睜開眼睛轉頭看小猛,同時身體移動了,剛好露出剛剛遮住的部分,小猛眼尖看到明日香繪製的代表三才的二重同心圓竟然沒畫上圓心,他拾起地上的粉筆頭朝圓心扔過去,同時暗暗施放意咒控制風使粉筆頭準確落在圓心上,明日香低頭看向粉筆,此時陣咒突然發動,地面出現一個淡藍色的漩渦,閃爍著銀白的光芒,明日香跌入漩渦之中,消失了。

地面恢復平整,陣咒也不見了,幼狼們發出驚嘆的聲音,小猛緩緩搖頭,離開大廳。

※                 ※           ※

簡直太誇張了!小猛心想,明日香疏忽的部分是整個陣式裡最重要的部分,三才中代表人的圓心,換言之她沒把人──自己──包含進去,當然沒法發動,且那個圓心不僅是三才的人,亦同時是大圓的圓心,意義是個人在宇宙中的定位,定位都消失了怎能位移?想來想去小猛覺得明日香根本就沒有理解時空穿梭的原理,否則怎會犯下這種愚蠢的疏失?幸虧她今日使用的是粉筆,粉筆線的材質和粉筆頭是一致的,小猛扔出的筆頭才能代替圓心,倘若是原子筆,非得過去畫上陣咒才能發動,她不丟臉也不行。

她今天能成功並不是她理解了,而是魔法陣應和了我!她畫的殘缺陣被我加上圓心之後和我起了共鳴!那是我發動的!小猛垮著臉想笑也笑不出來。

走到外邊,小猛看到那頭黑狼躺在陰影下,對他招手,小猛向他走去,黑狼詢問了大廳裡發生的事,小猛據實以告,當然包含了他出手替明日香完成咒式的部分,黑狼聽了之後大笑,猛拍著小猛的肩膀: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那個櫻花妹沒什麼本事!哈哈哈哈太好笑了早知道過去看!」
小猛白了他一眼:「你知道她沒本事,那她炫耀的時候你為甚麼要走?你當時走了我以為你承認她的強大,所以不願意與她爭執就離開了呢。」
「沒辦法,本來我也想露一手,」黑狼一改嘻皮笑臉的模樣,正經地說道:「我是神使,你知道的吧?剛剛我的領導神靠耳語要求我回報一些資訊給祂,我只好到外面來處理這件事,沒辦法和她瞎鬧。」

「你的領導神是誰?」小猛並不相信這個遊手好閒的傢伙真是神使。
「洛基,我是斯堪地那維亞狼。」黑狼得意地說:「雖然現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幾乎沒有狼了,但我們的血脈仍生長於人類的族群中,服侍著我們的領導神哦!」
「是嗎?」小猛更不信了。

※                 ※           ※

回到狼之谷,小猛發現狼型的小蛙在洞裡睡覺,他輕輕靠近小蛙觀察,發現她呼吸的頻率確實有些快,小猛伸出手從小蛙大腿的縫隙伸進去,觸摸大腿內側,霎時就被猛甩到牆上眼冒金星。

「你還真是色狼啊!想死是不是?」小蛙撲上來把小猛壓在石面上,長嘴裡露出尖尖的牙齒,小猛肩膀被小蛙的爪子劃傷,衣服染上醒目的殷紅。
「啊……不是,你聽我解釋──」小猛話還沒說完,小蛙就將他甩到洞外的滂沱大雨裡,立刻淋成落湯雞。
「有甚麼話你給我在外面說完,我才決定要不要放你進來!」小蛙怒吼。

「我看你喘喘的,想確認你是不是發燒,我聽說狗的體溫都是量大腿內側的所以才──」
「你不會先叫醒我嗎?你不知道溫度計是怎麼用的嗎?」小蛙咆哮。
「這裡沒有溫度計啊小蛙!對不起嘛!叫你起來你肯定會說沒事的吧?我感覺你就是不太好啊!」小猛著急辯解:「已經認識很久了,再怎麼遲鈍我也能察覺你的變化啊!這個理由你還覺得不夠充分?」

小蛙惡狠狠地看了小猛一眼,轉頭走到洞裡去了,小猛又在雨中待了一會兒,才哆嗦著溜進去。

小蛙趴在原本的地方,背對小猛,小猛對自己施法把衣服弄乾後對小蛙問話,他不敢再靠近她了。

「真的沒有哪裡不舒服嗎?你昨天也弓著走路。」
「肚子不太舒服而已,沒怎樣。」小蛙終於給小猛的猜測準確回應。
「吃到甚麼怪東西了嗎?」說是這樣說,小猛不覺得小蛙會吃到異常的東西。
「誰知道。」小蛙轉過頭,小猛看她眼神還明亮應該沒有大礙,誰知小蛙馬上就說出令人震驚的話:「可能是吃太多枇杷吧。」

「……我弄個幫助消化的藥給你。」小猛傻眼的看著小蛙,心想這傢伙是不知道枇杷有氰化物不能吃太多嗎?
「謝了,我也知道不能一直吃,但摘枇杷很有趣不知不覺就……哈哈!」
「服了你了蠢欸。」小猛起身找出風乾的藥草,調製著。

小蛙趴在一旁看,她不擅長製藥類型的法術,小蛙擅長的法術幾乎都跟保護自己或應付危急狀況有關,輔以武功行旅就綽綽有餘了。

煮藥需要一陣子,她開始和小猛閒聊打發時間。

「在取暖會有甚麼有趣的事情嗎?」
「有啊,遇到了日本狼種。」小猛攪拌著熱水回應。
「是嗎?那個鬼子很厲害的,跟她鬥法我沒有贏的把握。」小蛙幾乎不隱瞞她對日本人的厭惡,歸咎起來是誤入華樟日治時期的悲慘經歷。
「甚麼……連你都說她厲害?你真的認為她很厲害?她連時空穿越都搞不好!」小猛大驚道:「你竟然會認為一個連法術能力都不及你十分之一的人厲害,你可是傳說中的狼種啊!」

「她怎麼可能連時空穿越都搞不好?那個傢伙是能憑一紙符咒陣住神明的超強狼種,你知道她的領導神是誰嗎?天照大御神啊!神道教的最高神明!做為天照的神使,她的能力甚至比許多神明更強,鬼子的八百萬眾神我看有相當一大部分都得在她面前跪下……說起來這麼強的種怎麼可能跑去洗腳會啊?你是遇到冒充的吧?」小蛙激動的說,小猛眼睛張得老大。

「不會吧……那個軟爛的傢伙是天照的神使?你確定?」
「這不是秘密啊,天照好像有不只一個神使吧我不確定,但我確定日本狼是祂的,我肯定啦。說起來,你知道她的名字嗎?」小蛙抬起頭。
「明日香,她說他們絕種動物沒有動物名,也沒有狼群姓。」

「果然是假冒的。」小蛙笑道:「鬼子最喜歡搞那種繼承職業就繼承名字那套了,搞得做同一個工作的人世世代代都叫一樣的名字搞不清楚誰是誰,天照的日本狼神使也有固定的名字,男的都叫做日太郎女的都叫做陽子,既然不是陽子,就是騙子。」
「這樣啊……」小猛覺得小蛙說的話近乎某種常識,為何自己不知道呢?
「別以為會說日文取個日本名字的就是日本人,那個肯定不是真貨,說不準真正的陽子知道了之後會宰了她呢。」
「好吧……喝藥吧。」小猛冷淡的結束這個話題。

對狼種的常識不如小蛙,如果說出遇到了自稱是洛基神使的黑狼沒準又被笑一波,不說了。小猛閉口不談獵會的事情了。

※                 ※           ※

明日香來了之後,小猛跑獵會跑得更頻繁了,小蛙對他的行徑相當不以為然,找到機會就諷刺或調侃,但小猛都沒有辯解,他不在乎小蛙怎麼看待,因為早已習慣被小蛙視為弱者了。小猛頻繁跑獵會的原因很簡單,他在觀察明日香,對小猛而言,明日香的人氣旺起來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在很短的時間中明日香獲得了幾乎所有幼狼的支持和愛戴,甚至有的幼狼已經有領導神指導法術,還跑來跟明日香學習。

洛基家的黑狼說,他來獵會只是想和其他狼種聊聊天,抱怨抱怨生活不順利而已,他認為強大的狼種會來獵會也都是類似的原因,孤立久了想和熟知自身的人類談談天罷了,經營獵會的白髭大漢──紐芬蘭白狼種羅賓則認為,獵會的功能不只是一個酒吧,他希望這裡可以是狼種們的家,大家能在這裡被前輩好好照顧。儘管如此,黑狼和羅賓都沒有為提供教學出過力,黑狼不願意,羅賓沒能力。

就算如此,並不能改變獵會積弱不振的事實。

狼是一種能適應諸多地形和狀況的生物,自古就和人類的關係很密切,無論是懼怕或者崇拜,因此許多生於人類文明中的神祇都和狼有關,這些神明通常也使役狼種作為神使,然而一個出色且符合神明期待的神使需要時間培養,通常神明會給予神使完成工作所需的力量。剛成為狼種的孩子們對法術和武術毫無概念,神明們會用各自的方法培育,這些神使實習生們有正規的教育管道,不太需要獵會的教學資源,但他們之中竟有不少還會纏著明日香學,小猛對這點無法理解。

不只法術,有些幼狼會向明日香詢問擔任神使該注意的細節,明日香會教他們大家都能朗朗上口的基本道德,她也說明自己是神使,但不願意透露領導神的名字,僅僅說神明不希望她傳出去,這番作為讓她在幼狼間得到更高的評價,幼狼們認為她是不惜背著神明也要來指導晚輩的偉大人物。

由於明日香吸引了幼狼的目光,其他能力不強的狼種也和她保持較親密的關係,不想得罪她,畢竟她儼然是幼狼的狼王。大家都被她吸過去,小猛就被孤立的更嚴重了,自稱是洛基神使的黑狼也沒了聊天的伴,就時不時和小猛攀談,加上獵會會長,三頭公狼組成了成熟組,和明日香旗下的幼稚組對比儼然。

因為小蛙那一番言論的影響,小猛對明日香帶著敵意和不信任,他向羅賓提起小蛙說的日本狼種名字繼承制,羅賓說他知道,但他不認為明日香是假冒的,他給小猛的理由是日本有八百萬眾神,明日香的領導神未必是天照,這理由小猛接受。而且羅賓還告訴小猛另一件事:天照的神使陽子也是獵會成員,但只有在很久很久以前來過兩三次,雖未退會但也許多年沒有出現過了,屬於成員中非活躍的類型,獵會裡有很多這種成員,沒付出也沒取得,既未提出退會申請,也就一直放置著。

過了幾天,小猛去獵會的時候,明日香私下找他。

「聽說你對天照大明神的神使有點研究?」她問,口氣略有不善。
「不,聽別人說的。」
「你喜歡四處調查別人的領導神嗎?」明日香皮笑肉不笑的問小猛。
「說實話,我會很好奇。」小猛誠實的說。
「你……你應該不是神使吧?告訴你一件事,要牢牢記得喲!對神使詢問領導神是不禮貌的行為,就像問人家薪水多少錢一樣,不能冒昧問的。」
「抱歉,如果我的任何作為讓你不舒服的話,我向你道歉。」小猛釋出善意。

「不不不,不是這個意思,我不討厭你呢!畢竟你幫過我,只是我也聽過一些傳言,你是由傳說中的狼種身上製作出來的吧?」明日香笑著說,但話語內容卻很尖銳:「這樣說起來,你也是神使呢!恐龍神大人的……不,要說的話,真正的神使是那位吧?那位傳說中的狼種,你是神使的衍生物,所以……唉!我怎麼說這麼失禮的話!真是對不起!」明日香誇張的彎腰行禮致歉,匆匆離去。

這可把小猛真的激怒了。

小猛非常不喜歡被說是由小蛙身上做出來的,雖然恐龍神確實是抽了小蛙的血把小猛變成蒙古草原狼,可是在那之前,小猛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南西伯利亞虎種,就算變成狼,他還有橘黃色的皮毛和黑色斑紋,所以才叫虎。但那些人的說法彷彿小猛是人造人或者用亞當肋骨製成的夏娃一樣,讓他感覺自己被歸類在小蛙的贅生物或者生於小蛙的地位不均等,加上小蛙被叫做傳說中的狼種,某種程度上又加深了小猛的自卑,因此他認定,明日香的此番對話是敵意行為。

他考慮告訴小蛙這件事,但他完全可以預料小蛙的反應:小蛙會衝到獵會揪住明日香一頓暴揍逼她道歉,被小蛙暴揍可是會有生命危險的,而且若小蛙跑來,不正是證明自己就是傳說中的狼種的所有物?傳說中的狼種來護崽了!傳說中的狼種不允許自己的東西被欺負等等,簡直就是當著獵會眾人的面承認自己是弱者。這可不行,他是打算有一天能和小蛙平起平坐的。

但小猛有點耐不下這口氣,他真的很想衝回去跟小蛙說。另一方面,如果小蛙真的為了保護他跑來跟明日香大打一架,明日香的領導神也許會出現,能被小蛙冒著神怒保護,也是一種幸福。

正在猶豫要怎麼做的時候,有人拍了拍小猛的肩膀,他轉過去發現是洛基家的黑狼。

「很不爽吧?」黑狼輕浮的說。
「你看到了?」小猛木愣地問。
「是啊,那就是日式嘲諷,她打算激怒你。」黑狼輕快的說:「她大概認為你生氣了就會去告訴傳說中的狼種,那傢伙會來揍她,小蛙的事情我們多少也聽過,是個脾氣很壞的妹子吧?」
「……」
「然後小蛙揍她之後,你就是小蛙的附屬物,因為你沒有能力自己處理,只能靠小蛙。而且你看她那個德行,小蛙揍她說不定就出人命,她的領導神會跑來哦。」
「……」一番心思全被料中,小猛不悅的承認他有點小瞧了這隻黑狼。

「虎,我有一點想法。」黑狼一揚手,一層淡淡的霧氣捲住了兩人,屏蔽外面視野,是簡單的空間隔絕。
「你想,她明明知道你有傳說中的狼種做靠山,還敢來激怒你,背後的可能是甚麼?一種是她不自量力不把小蛙放眼裡,但我覺得這機率太低了,另一種可能是,她背後有更強的靠山,比如陽子或者天照。」
「怎麼這麼說?」小猛有些驚訝。
黑狼直視著小猛:「你不常在外面走動,很多事情你的認知跟那些幼狼差不多,但像我們這種常常得四處出差的傢伙,會聽過很多事情,眼光也和你不同。

「明日香是個日本人這應該難以假裝,但日本的神那麼多,她的領導神是不是天照我不知道,但我的直覺明日香的靠山不簡單,說不定是很強的神明,也許是邪神,大概不是正神吧所以她不好說,不然承認自己的神是誰也沒什麼,如果神明真的不希望自己被知道,哪可能允許自己的神使來這種龍蛇混雜的地方?

「我猜明日香跟她的強大靠山說不定關係很差,如果關係好她根本不會來這裡取暖,頂多就是談談天,哪需要那麼一窩人把她捧上天?說不定她就是想製造機會讓靠山來救她,藉此確定在靠山眼中自己的重要性如何?所以才激怒你,想讓你把小蛙叫來。」
「你也想太多了吧?」小猛不敢苟同。

「這難說喔!」黑狼俏皮一笑:「你不也打算把小蛙叫來保護你嗎?如果小蛙來了表示她很重視你,你會覺得很爽吧?說不定可以以此當成關係更進一步的契機?」
「才沒有!別瞎說!」小猛著急撇清,揮動手碰觸到薄霧,冷得縮回來搓著。
黑狼搖著尾巴呼出薄霧填充被小猛揮散的部分:「你的表情都寫著了!難道我說錯了?」
「我只是在思考有沒有告訴她的必要。」小猛不承認。
「叫她來就是順了明日香的心,你自己想想。」

小猛在薄霧裡盤腿坐下,對明日香和黑狼的話語都存在疑惑,他真的認為必須和小蛙聊聊,畢竟小蛙是沒居心不會騙他的,想著想著他開始覺得小蛙果然是他的家人,只有面對小蛙他可以毫無防備的聽取建議。

「……我也許還是會告訴小蛙。」小猛坦承。
「告不告訴無所謂,那是你的事。」黑狼事不關己地說:「我只想讓你想想看明日香怎麼會知道。」
「你甚麼意思?」小猛警醒查覺到黑狼話中有話。
「你大概把對她的看法告訴了誰吧,聽到你的話的人告訴她了,不就這麼簡單?」黑狼調皮的轉動耳朵。
「甚麼!難道是羅賓──」小猛話還沒說完黑狼便伸出前腳掌摀住他的嘴:「我的哥你別這麼大聲!我就是說說而已,沒有指控誰。」

小猛掙開黑狼的腳掌:「你幹嘛跟我講這些?」
黑狼笑了笑,周圍的薄霧散去了:「就是玩玩,我就只是說說,沒準我騙你呢哈。」說著走開了。

小猛真心覺得這傢伙跟洛基一樣反覆又喜歡惡作劇,但不能否認被他挑撥了之後小猛頓失對羅賓的信任。

他坐不住,想得到中肯的建議,想和人分享見聞,終於按耐不住急急忙忙地跑回狼之谷,卻發現小蛙不在,包袱、劍和披風都不在,又不知去哪裡旅行了。

※                 ※           ※

小蛙不在本身就不遂明日香的意。

之後的日子裡,小猛繼續觀察著明日香和周邊的幼狼,他發現至少有兩名狼種從靠著明日香教法術到自己掌握法術,甚至開始使出比明日香更高級的法術,小猛推測他們有領導神指導,但他們依然和明日香非常要好,稱她為大大,並遵循她的指示,指導其他狼種法術。

「好一個借花獻佛。」洛基的黑狼對小猛說。

「那兩個傢伙沒意識到自己在聽從比自己弱小的人的指導嗎?」小猛感慨的說。
「他們很可能不再意。」黑狼喝著酒,吐著帶酒味的氣泡:「畢竟明日香強悍的不是她的能力,而是自信。」
「自信?」
「嗯,她真的以為自己很強。」黑狼的口氣完全不像在挖苦。

「她不只以為自己強,還覺得教那些幼狼是義務,正是這種愚蠢的正直讓那些小屁孩打心底尊敬她,把她當榜樣。」
「這不是很好嗎?」羅賓不知何時冒出來加入談話。

「我覺得她很棒,就算實力不夠,提攜後輩的傳統如果能從她帶到其他狼種身上,其他狼種變強了之後也會繼續教晚輩的,總有一天我們獵會會強盛起來。」羅賓滿懷希望地說:「你們兩個啊,到時候就會有人有能力和興趣研習你們開設的高難度課程,你們也會受到敬重,就更喜歡賜教了。」
小猛看著這愉悅的中年人,心裡嘆息著,這傢伙不過就是個健身教練,既不會高級法術也沒有真正的武術技巧,他有的只是想把組織壯大的熱情。

※                 ※           ※

又過了一段日子,黑狼不來了。

他告訴小猛他已厭倦了無聊的家家酒,日復一日看著明日香愚蠢的小法術和無知群眾的掌聲,還有那兩個已經對神使的工作熟習的晚輩益發冷淡的態度,他覺得獵會已經失去了當初作為聊天社交場所的功能,沒法再吸引他。

「我不想只能跟你聊天,你這人太死板,這裡太無趣啦!有空也來冰島玩吧?我會帶你找樂子的,再見了。」黑狼沒有說自己會不會再來,就那樣消失在薄霧中了,到頭來小猛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雖然對狼來說知道對方的毛色和氣味就等於認識了,但要在人群裡再找到這個黑狼,只怕不那麼容易。

小猛能理解他離去的理由。這裡既不能給黑狼甚麼,他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他的法術造詣只怕跟小猛不相上下或者稍弱於小猛,絕對比明日香強上不少,於聊天中就可以知道,魔法師們有著共同的語言。既不需要被教也不想要教人,只想來閒話家常,可閒話對象都不存在了,那就離開吧,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

羅賓似乎很失落。

這頭淺灰色背部白臉白耳朵的絕種狼垂著雙耳:「那個傢伙很強吧?」
「並不清楚。」小猛淡淡地回答。
「他沒有感覺這裡是他的家嗎?沒有感受到家族的熱情和歸屬之地的安全感嗎?他已經在這裡很久了,比你更久,怎麼說走就走了呢?」羅賓伸手繞過脖子撓著頭,那姿態就像個人,一點狼的樣子都沒有,若是小猛大概會用後腳抓癢。
「他……也許很忙吧……西格恩去倒毒液的時候沒有人繼續接著,毒液滴在他家領導神的臉上,祂會哭啊。」小猛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羅賓露出大惑不解的模樣。

※                ※           ※

「我有件事要和你們商量。」

某日羅賓把小猛和明日香叫到會長的小房間裡。彼時已經有數月沒見到黑狼,兩個能力高過明日香的後輩狼種之一忙於神使的工作,漸漸淡出獵會,另一個和明日香沒有以前親密,他有了自己的兩三個”弟子”,這兩三個弟子的能力也和明日香不相上下了。

羅賓拿出一份文件開始講解,大意是在某個國度出現一隻危害國民的怪物,當地國王給出一份獎賞予殺死怪物者,是使用野生黑化症兔子的皮製成的黑兔披風,柔順溫暖,羅賓希望小猛和明日香能帶領會眾前往該國消滅怪物提升獵會的威望。小猛詢問了怪物的種類,是羊生蛇頸獸,由於被和母羊分開而發狂,已經長出翼角狂暴不能馴服。

「這件事不很難辦吧?以你們兩個的能力。」羅賓說道。

「這個……這恐怕不太容易。」意外的,兩人異口同聲。
「咦?」羅賓相當詫異。

一提到蛇頸獸小猛便無心顧及明日香的反應,朦朧中他想起了許多往事,是身不由己的哀傷,也是被神明玩弄於股掌間的悲劇。他尷尬的笑著,想講些敷衍了事的字詞推託這個工作,卻支支吾吾的說不清楚,本來想說不需要黑兔披風,覺得這理由也不充分,又想說自己很忙,卻發現更站不住腳,他閃爍其詞躲避問題。

明日香直接一口咬定這件事很難,她說需要和自己的領導神商量徵求同意,羅賓讓他們回去好好考慮,希望能盡快得到肯定的答覆。小猛非常尷尬,因為他有相當不好的回憶,因此對蛇頸獸十分懼怕,就算知道這東西只是猛獸沒有法力也沒有特殊的防禦能力,他仍然很抗拒。他打算逃避這件事讓明日香去做,如果她有意願的話。

過了兩天,當小猛再造訪獵會打算對羅賓坦白自己不能做這件事的理由時,羅賓告訴他明日香自從討論那天回去後就沒再來過了,她以前每天都待在獵會,從早到晚,天天全勤。小猛隱約感覺明日香會就此消失,以前似乎也有不少這種例子,但再過許多年他們又會再出現一段時間,羅賓說那個蛇頸獸已經被捕殺,獵會沒有出場的機會了,小猛並不認真聽他講話,他想著的是自己的回憶,還有明日香的行事動機。

是因為發覺自己的弱小不足以完成任務所以退卻了呢?還是意識到自己被重用承受不起所以躲開了?或者是覺得被會長命令不服氣不想來了?認知到這個組織對教育者的實力還是有要求因此心虛?或者一直都在等待脫身的機會?

不,她肯定對自己的能力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因為要獵蛇頸獸的事情就只有三個人知道而已,沒有其他人知道。小猛暗自忖度。

※                 ※          ※

後來的一段時間,小猛沒去獵會,在狼之谷沉澱心情。

還是南西伯利亞虎的時候,小猛是羽蛇神的種,羽蛇神是一個怎樣的神明他已想不起來了也不想去想,他只記得,羽蛇神給過他一個很棒的寵物,是一隻白虎,只有四肢末端和尾尖有條紋的白色東北虎幼仔,他將牠取名叫逢喜並仔細養大,那時候逢喜是他唯一的朋友。小猛和逢喜嬉戲並互相陪伴,對少年來說有老虎就夠了,一人一虎親密相處了三年。

小猛對羽蛇神最鮮明也是最後的印象是羽蛇神給他的一道命令,那一天羽蛇神告訴他,作為虎種他背負了一個詛咒:初代南西伯利亞虎種煉火和初代蒙古草原狼種亂雪有著不共戴天的深仇,煉火殺死了亂雪與他的狼妻,但亦死於亂雪的人類妻子之手,因此只要南西伯利亞虎種和蒙古草原狼種同時存在,就必須互相廝殺至其一死亡,過去有時是虎死有時是狼亡,從未有明顯的優勢,如今
蒙古草原狼出生了,小猛必須去殺死他。

接著羽蛇神沒有問過小猛的意願,就令他配上自己的翡翠羽毛,配上羽毛的小猛感到情緒異常激昂,身體像火焰在燃燒似的充滿了力量,好想和甚麼東西戰鬥、好想撕碎甚麼東西的喉嚨、好想讓鮮血四處流淌,好想殺戮。他不顧自己從未見過對方,也不顧這故事是真是假,他的虎眼閃著凶光,羽蛇神很滿意他的模樣,祂對他打開世界的洞口,小猛便怒吼著,不管逢喜有多害怕這樣的自己,跟隨羽毛的指引,衝向小蛙所在的方向。

小猛向世界奔跑著,橘紅的毛皮彷彿燃燒地獄的業火,可是跟著他的不是愛虎逢喜,是特斯卡特利波卡。

現在回想起來,小猛還是害怕,在夜裡偶爾還會夢到當時的情況,就算那個施暴者如今是他的家人、就睡在他隔壁也一樣。初遇小蛙就是個可怖的戰神,劍法著絕經驗老到,就算有羽蛇神羽毛附加的狂暴狀態和三年的訓練,小猛還是慘敗在小蛙那戰場上磨練出的招招奪命殺人劍下,甚至腳趾還被她獸化咬掉,正在生死危急的時候,出現了一個綠色的翼龍與蜥蜴混合的生物,後來被稱作恐龍神。

恐龍神阻止了他倆的廝殺,祂告訴他們羽蛇神放棄了小猛的所有權,因此由管理著種的祂收回。恐龍神已經受夠了這個莫須有的詛咒,祂認為這根本就是羽蛇硬加上去的法術,為了斷絕惡性循環,祂要從根本上進行防治,不只是觀念,連緣分和契機等等構成詛咒的理由都要斷絕,因此首先是把南西伯利亞虎種消滅,世界上從此沒有煉火後代的南西伯利亞虎種,就沒有人必須繼承煉火的憤怒或意志,直到新的人虎結合契機自然誕生,新的南西伯利亞虎種和煉火後代的虎種就毫無瓜葛。這位初始之神取了小蛙的血作為引子,把小猛身上種的因果取代置換了,從此小猛就變成了蒙古草原狼,成為披著虎皮的狼。

雖然成為了狼,但小猛受到過分刺激,忘記獸化的意咒,恐龍神為使他康復,用有智商的蛇頸獸常山和羽蛇神換了逢喜回來給小猛作伴,使小猛逐漸平復傷痛,並和小蛙建立起和平的關係。

然而特斯卡特利波卡並沒有離小猛而去,好日子過沒多久,小猛和逢喜在狼之谷界外受到常山的襲擊,為了保護小猛,逢喜被當著小猛的面扯碎吃掉了,小猛因為悲憤而獸化殺死常山,自己也受了重傷。

※                 ※           ※

「……小蛙,其實那時候我才感覺到,你也是很溫柔的。」和剛回來的小蛙談論著傷心往事,小猛露出悲傷的強笑:「我以為你會把我扔在那裏不管,結果你還是把我帶回來了,能痊癒也是因為你的照顧。」
「我不恨你,沒有甚麼理由讓我把你棄置在那裏,當時恐龍神大人都跟我說了,你就可悲的被詛咒了啊!不管詛咒以甚麼形式存在,你得來攻擊我和會失去逢喜,就是詛咒本身的體現,我甚至覺得蛇頸獸襲擊你都不是巧合。」小蛙玩著一件以前沒看過的黑兔毛披風,小猛心裡一緊,他決定不問那件披風哪來,就當成可恨的蛇頸獸就是被小蛙殺死了。

「我……到現在還是很怕蛇頸獸,我沒法面對牠。」小猛捉著自己衣角說:「你還是會笑我是弱者吧?」
「哈哈!廢話!」
「我就知道……」
「你總要想辦法的吧?難道你想繼續積弱不振嗎?」小蛙挑眉說。
「當然沒有!說起來我有件事想問你的意見。」小猛覺得是時候把明日香的事告訴小蛙了,小蛙耐心的聽完之後,長長的噓出一口氣。

她兜起雙手直視小猛鄭重的說道:「那種弱雞你就算告訴我你被她欺負,我也不會去救你的,你自己想辦法啊!如果你被公鹿頂了我倒是會馬上去救你,連時空穿越都不會的傢伙,對你用日式嘲諷?一巴掌給她搧下去啊!教她群狼的規則,讓她好好放亮眼睛!」

小猛笑起來一掃臉上的陰霾:「那是事情過了你才這麼說,當天如果你在,你就會衝過去揍她,我認識你也不是一兩天了。」
「我才不會。」小蛙傲慢的笑:「那種洗腳會吵架就跟幼稚園小孩搶糖果一樣,無聊!你看她不是就消失了嗎?

「說到底應該也不是真的因為想指導後輩才在那裏混的,是喜歡被抬舉的感覺吧?你說她就消失了,我肯定她不是人間蒸發,她一定跟那些愛戴她的傢伙有聯繫,自有一套說詞,大概是領導神召喚甚麼的吧?總之她絕不是突然消失在支持者眼裡,一定有個光榮謝幕的冠冕堂皇理由,你就不要擔心她了。」
「說的也是。」小猛覺得一陣空虛。
「過幾年去看看說不定又回來了,等認識她的人都離開獵會,她就會又以前輩的姿態回來,說著以前的事,裝出很懷念的模樣,吸引一批新人跟著她,直到新的離開契機又發生為止,永遠都在那裏洗著自己的好名聲。」小蛙望著奧藍天空的繁星,再過不久太陽就要升起了,這抹寶石般的藍色,是天亮前最美的光景。

※                 ※          ※

小猛還是很好奇,明日香口口聲聲說著的”教育晚輩”傳統,有沒有持續下去,於是他又再度造訪獵會查看情況。

明日香依然沒有回來,黑狼也沒有回來,當小猛爬上集會所的木梯時,有四頭狼從身邊走過,其中一隻是曾經跟著明日香,後來幸得自己領導神指導,成為了不錯的神使,有了自己的支持者的狼種,他正在對其他三頭狼說話。

「明日香大大應該不會回來了,這裡也就這樣,很沒意思,你們跟我一起去米德加爾特吧!我的領導神他們正在復興文化和信仰,畢竟古日耳曼文化中斷過一段時間,很多神明都還未復甦呢!走吧!那裏有著洛基的瓦利,和我的好兄弟基利。」
「基利是那位以前還有看到的嗎?瓦利又是?」幼狼們問。
「嗯,基利比較忙,奧丁比較喜歡他,瓦利你們沒見過?黑色的很愛喝酒和聊天的傢伙?啊啊,原來我也是前輩了呢……走吧!我們去組成我們自己的團體,只有狼太無聊了,我前陣子認識一個馬種,他是斯雷普尼爾的馬夫,超風趣的哦!介紹給你們認識。」

四匹狼走遠了,小猛最後也沒有打開獵會的大門。

                                        ──《狼群》完──
謹以此篇紀念青澀的歲月20180120 02:40AM 於台北新莊家中
-------------------------------------------------------------------
我要把斷肢接回去了別再叫我燦公公了廠公做膩了WWWWWWWW
第一個小猛為主角的短篇!給他的設定灌點水泥做地基強化(X)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 43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灿公公你接回去了?(???)
所以现在是官配确定了?恭喜恭喜(?)
小猛真的是性格超级好的人啊
比如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猎会是取暖会,后来遇到取暖老人(?)还是那么温和WWWWWWWW
比如自己内心纠结一下想要在别人面前争取面子,结果最后还是那么小鸟依人WWWWWWW
“青涩的岁月”W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毛毛你不要這樣,你也是我在"青澀的歲月"裡認識的WWWWWWWWWWWWW
是的現在外科手術可發達了(X),只要有心想接,甚麼都能接回去(????)
小猛就是這種溫吞性格被小蛙覺得很弱,她覺得他懦弱。
這是一個單箭頭→_→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紅峽青燦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 74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怎么最近不声不响就憋了个长文!WWWWWWWWWWWWWWWWW

这篇简直太闪了!不单闪!而且H!(啥?)
简直是给读者发糖系列!而且还是酒心糖!小孩子看了简直就把持不住!(X)
而且毛毛有一点说得好贴切!
这小猛!WWWWWWWWWWWWWWWWW
就是小鸟依人啊!伙计你原来是只老虎诶~
这种眼巴巴、暗搓搓想要别人出来在大家面前维护一下自己,然后让大家觉得自己归属于对方的心理........
超级小女生的!简直sweet heart!
小蛙你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WWWWWWWWWWWW

这篇从我的观感是必须大力点个赞的~
技巧上,亮点和进步有非常多~
比较流畅的文风和叙事就不再多说~
这次一方面是,度的把握比较到位与合适,在影射、取材现实兽圈的基础上,又有小说自己的加工,既没有走样、偏离原型太多,又没有太刻板太一成不变;态度也是在轻微的diss上,又比较客观与中性,感觉不刻意,很不错~
另一方面是,我非常喜欢本篇的结尾~
一种《孔乙己》的感觉
淡淡地收束起来,既呼应了之前留下的悬念与旧事(黑狼去了哪儿),又给读者看到一丝新的希望,外加一些余韵悠长的留白,非常自然舒服~
这真是本篇的一大亮点~
至于稍有不足的方面呢~
个人觉得结构和行文还可以更加整饬与紧凑一些,很多点可以一两次点到即止(比如明日香的虚有其表),反复多次从不同侧面去强调的话,会略显过于具体,稍有些冗余之感,似乎有点用力过度的样子~

非技巧方面,有一点疑问~
就是本文似乎整体对猎会抱团的精神、理念是持有一些批评态度的~
整体上还是偏diss的感觉~
然而,从小猛和其他角色的一些心理活动又看出~
作者(也就是你)却又有点赞同那种“加入猎会就应该努力、积极作贡献”的集体主义理念~
似乎作者并不认为某些强大的狼只纳了税,但既不享受额外的非分好处,同时也不愿多做贡献的做法是一种理所应当的刚刚好,似乎对此还是有一些微词~
这是否和前面那种diss猎会热衷抱团的态度有一些微妙的矛盾呢?

最后................
小猛还是惨败在小蛙那战场上磨练出的招招夺命杀人剑下,甚至脚趾还被她兽化咬掉

这啥鬼!简直是足控福利!!!
小蛙把小猛的脚趾给咬掉了!!!
万万想不到小蛙竟然是恋足癖!WWWWWWWWWWWWWWWWWW(大雾(核爆)


【发帖际遇】 大熊星座 正在悠閒浏览龙洋城的夜间风光,忽然青光一闪,被割破的口袋成为龙洋第一杀手留下的独一无二纪念礼物。哦不!那好像用是 91F卡币 换来的。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设定集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因為我接回去了(?)WWWWWWWWWWWWWWWWWWWWWW

我怎麼就沒看出H在哪了還有小孩子如何把持不住WWWWWWWWW
你是心有H就萬物是H了吧?發情的人類好可怕WWWWWWWWWWW
是小鳥依人了點,是弱了點,我屢次強調他是文弱書生了(?)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但我覺得我寫這個心態的技巧有點高明(X)WWWWWWWWWWWWW

優點的部分謝謝熊的稱讚,缺點的部分我覺得也是一個老毛病,
有時候我想強調甚麼東西,我以為我點到為止結果讀者認為我說得不夠清楚簡直模糊帶過,
可是我從多面向去描寫的時候又常常過分給人重複的煩躁感,好的界線在哪裡我還在摸索。
至於文體,寫完讀的時候覺得因為對話太多真的很鬆散,但有點難聚集起來,有些想補小猛設定的事情不想砍掉,可是無相關的事件也讓人注意力分散,這也苦惱中。

非技巧方面我覺得熊你說的心態可能我表現得不精確,
因為依照我的觀察,我認為大觸吝於指教這點就是讓圈子的能力低落不振的原因之一,但是現實的圈子沒有逼人要付出,可是獵會的宗旨是就是互助和付出,因此這些大狼的行為和組織的理念有點相悖,有一點點像加入同好會卻不是真正的同好的感覺吧?但與其說作者反對這種情況,我想表現的是:這種情況也是獵會的一部分,和抱團一樣給人微微的diss感,因為同好圈裡不都是同好,難有共同的話題和團結也是一種鬆散的原因。

最後!!!!!!
小蛙不是腳控!!!!腳控真不衛生WWWWWWWWWWWWWWW(被拖走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虎種往事回顧有一點點拉走影射獸圈或某論壇的獵會主線
不過往事回顧的段落也讓我們重溫小猛設定中的過去經歷
咬掉腳趾啊……Love Bite?(誤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



 

其實我也覺得那段很拉走,本來想刪掉,可是為了填小猛的坑所以還是留著了。
甚麼你們不要都光看著腳趾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