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世界名称

世界名称
後獸人時代
這棟建築被戲稱「村長之屋」,它外觀看來就是一間土屋,矗立在沙漠之中,有些適應乾燥的綠色植物圍繞這間土屋,讓它黃中帶綠,成為一塊沙漠綠洲。
  這是已告滅亡的美利堅合眾國過去知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的舊址,現在它一樣仍被略稱為維加斯,作為納薩共和國的國都,而這棟「村長之屋」正是整個國都的重要機關,「執政廳」的所在地。我們現在且從執政廳的右面一方窗孔望進去,可以看見裡面的情形:
  十八人執政團在長橢圓桌前圍成一圈。接下來的議程有關軍事,所以軍事委員渥克坐在首位。這些「執政委員」都不是人類,他們的祖先是美利堅合眾國的實驗室製造出來的類人型爬蟲類「蛇人」,具備不遜於人類的智慧,多年前才能在第三次世界大戰後,趁美利堅合眾國國力尚未恢復,即發起對人類的革命,將原美利堅合眾國內的人類盡行殺戮驅逐,建立起這個至今仍為世上唯一「爬蟲國度」的納薩共和國,並與南方的墨西哥共和國,以及北方臣屬於不列顛帝國的加拿大人類,持續永恆不斷的鬥爭,務使這個亞美利加大陸上的人類全部滅絕,成為爬蟲類完全占據的樂土。
  在納薩,對於國家有重大損害的法律案件全交由執政廳快速審理。像迪歐元帥這樣,敗戰而棄大軍置之不顧這樣嚴重的事例,行政權是有資格代替司法權對之進行處理的。終於,我們的主角,迪歐元帥從桌邊的門洞(因為沒有門扇)被兩名響尾蛇亞種的執政廳衛士帶進房間。
  迪歐元帥本身是「蛇人」科莫多種,此種蛇人以驍勇善戰著稱,佔滿軍事高層幹部的位置,只是科莫多種從立國以來,迄今還沒有一個當上執政團委員的。執政團委員大多數是以聰明靈敏著稱的眼鏡蛇種。而這屆執政團,十八位清一色都是眼鏡蛇種。
  迪歐元帥已經不是元帥,原本掛在他雙肩的肩甲已經被扯下,只剩他腰上還繫著腰帶。蛇人本來就沒穿衣服的習慣,即使是軍人也不習慣穿戴甚麼軍服或護具,都是全裸上場,最多就在腰上掛著腰帶,挾帶隨身武器或彈藥,然後把步槍掛在身上帶著走。
  「由於迪歐在第三次北境戰爭中,」渥克委員如是宣讀判決書:「判斷失據,恣意妄為,未盡心於指揮調度之責,不顧友軍安危,致使我國喪失密西西比河以東,阿帕拉契山以西的大片土地。我們因此在這裡宣佈迪歐有罪,並對其處以死刑。」判決宣讀一結束,衛士便要架著迪歐下去。「等一下!」迪歐兩手往後一揮,甩開兩名響尾蛇亞種衛士的手,在執政廳十方兩兩相對的窗孔照進來的燥熱白光映射下,這已經沒有任何權利的前任元帥傲然宣稱:「反正橫豎都是死,我就拉你們當我的陪葬!」執政團全體大笑。有的鼓掌,有的捧腹,有的還用自己的頭撞了自己座位後好幾次牆。「你不會是認真的吧?」軍事委員渥克忍住笑,語帶譏刺地說道。
  我是認真的。他從腰帶後方的小方包中掏出一把手槍。本來還面帶嘲諷笑容的渥克垮下臉來。迪歐扣下扳機,眼鏡蛇的頭就爆了。執政團委員全亂了套,紛紛退出他們的座位想逃跑,連本來站在他兩旁的衛士,也拋下單手斧頭往廳門口逃竄,他都一一開槍射殺,而且還有時間幾次換滿子彈匣。當所有委員都倒在自己血泊中的時候,其他衛士才姍姍來遲地跑來。他們總是在最後一刻都結束了才趕來。納薩才會發生一次又一次的政變。迪歐自己就旁觀好幾次政變的發生,這次他總算變成一場政變的主角了。
  「來吧,好傢伙。讓我嘗嘗你們血的滋味。」他丟下子彈已經用罄的手槍,抄起已死衛士丟在地上的一雙手斧,朝衛隊衝了過去,肆無忌憚地亂砍。這支衛隊的成員全配大刀,而且全是響尾蛇種。
  一隻被迪歐手斧砍中將死的響尾蛇人抱緊他,往他右肩狠狠地咬了一口。迪歐對這傢伙的長頸子補上一斧,把他甩開,但毒液已經發揮效用。迪歐仍在不斷揮斧,眼前卻陷入一片迷濛。迷濛之中,只見一道大刀的閃光向他斬來──
  眼前一片灰,一片白,一片紅。納薩共和國的未來就跟這些顏色所代表的意義一樣血腥而慘淡。納薩共和國就跟這座村長之屋一樣,簡陋,粗野,不文明,永遠不及人類文明那些高樓大廈。他們蛇人曾在這塊土地上戰勝人類,北方、南方,和海外卻還有更多的人類等待要消滅他們。他逃出與加拿大作戰的戰場時就知道的:他們蛇人,是存活不了多長的時間的。他們為人類所造,也將為人類所滅。他們滅不了人類。就算人類終將毀滅,能毀滅人類的,也不會是他們這些倚賴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留下來的科技掙扎求存,後來建造的房屋,製造的物品與武器也不如人類的蛇人。「執政廳?」呵呵,村長之屋,也不及那已經倒塌毀滅的白宮,萬分之一的氣派。真是笑話!

------------------------------------------

從舊作戰爭竟如兒戲最末場景改編而成,這篇描述的場景才比較接近我當初做的蛇人之夢,不像舊作前面被硬塞了許多清醒時候刻意去想的「前情」。
同步發表於野性城邦

0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这个系列竟然更新了
所以蛇人有尾巴吗?眼镜蛇人有腿吗?(?)
最后对官员反应力和卫兵执行力的讽刺很贴合前面铺陈的“村长”一词和像中东战乱地区般荒废的环境
这就让人很好奇蛇人当初是怎么消灭老美的了,即使刚打完一仗国力渐弱,至少面积和人数还是摆在那儿的……
让我猜猜,就像特工电影剧情一样,蛇人恐怖分子丢了几颗核弹?(?)
以及当初宣传要给兽人人权、但是却被蛇人杀掉或者驱逐的白左会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回复 2# 羽·凌风

對不起我這篇臨時起意從舊作剪裁出來,沒有描述種族特徵(抹臉
是的,蛇人有尾,眼鏡蛇人有腿,通通都是四肢健全的爬蟲類。
能讓羽狼看出有中東落後的感覺,我該說媒體呈現的刻板印象對共同會看媒體怎麼呈現中東的我們,對中東有共同的印象,致使一人能從另一人寫沙漠國度的文字中看見中東嗎(何?
蛇人怎麼消滅美國的?感謝祖國協助弱小民族打倒美帝(?
我在寫的時候沒多考量白左(乾
「你到底是誰?」巨狼芬利斯咆哮著問道。
「你知道我是約書亞,」一直以來化身為小孩的救主逐漸消失在光中,他的聲音仍在空氣中迴盪,「不管我是誰,我是你和伊利諾的朋友,這點永不改變。」
——賓根的約翰,耶穌與伊利諾人之祖芬利斯的對話,《伊利諾村的起源故事》,主後十二世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