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其他
饲养员的一天


“我的老天爷!”

游客们扶额望天,头顶的天空阴云连绵的,闷热得很,这个气候下出门游玩座落在雨林中的动物园可谓是一种煎熬,不过观众区此起彼伏的感叹不是真的对老天爷说的。

“这啥鬼扯蛋!”

饲养员小沈双手握住拖把,正准备清理兽舍来着,那嘴大得可以吞下动物园的龙鸟前段时间刚生的蛋,不过他说这话当然也不是真的为了表达自己对什么神奇的蛋有特别的癖好。

就在几秒钟之前,林虎的笼子里掉进来了一个男人。

准确的说,是一个衣着宽松休闲、背心短裤随意往身上一罩就敢出门的那种,满脸赘肉、无辜又无助地扑闪着大眼睛、看起来肥得流油、十分香甜可口的中年男人。

不,可不能怪这些事不关己的围观群众一看到油腻的男人陷入险境就只联想到吃的,谁叫一个来月前河延市的动物园刚发生了类似的事件呢!

那次也是个不知哪儿来的人掉进了草原狮的圈舍里,在独自和狮群对峙好几分钟后,被先发制人的大雄狮拖走咬伤了。

作为刚加入动物园行业不久的新员工,小沈当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和自身息息相关的新闻的。他从一开始就在关注那个新闻的进展,舆论风向变幻极具戏剧性,从起初所有人都在责备动物园管理失职的一边倒,到查出坠笼男子是个逃票者后的反转谩骂,再到采访时所有当事人的悲痛反省,一波三折堪比电影。他还深深地记得当初那只伤人雄狮面对镜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说它们来动物园工作的时候领导只告诉它们在野外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所以它当时还以为是动物园突击搞的猛兽袭人表演来的……这种缺心眼的表演过去还真有不少动物园干过,逛动物园的闲人就好那种刺激猎奇的玩意儿,只是那些时候扮演伤者的一方总是全副武装,并不会真的受伤。

作为刚加入号称全国规模最大运营最好的海龙动物园不久的新员工,小沈当然也是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自豪和自负。河延市的动物园也是历史悠久规模庞大的了,但是果然和经济中心海龙市这美丽而完美的动物园相比还有相当遥远的差距啊。想想,一座设施管理如此完善的动物园怎么可能会让逃票者成功翻越栏杆对吧,同样一座如此文明化的动物园也不会举办那种血腥的表演对吧,真特么不专业。他刚才还在和隔壁豹舍的妹子谈起河延市的新闻来着,他就跟个老员工似的对一座现代化动物园应有的管理素养侃侃而谈。

直到看见一个油腻多汁的中年男人,从那钢筋铁骨的、贴了明确禁止标识的、五米多高的兽栏上,纵身翻进了虎园。

没有人看到这个男人是怎么翻进园区的,他的动作太隐秘了,当观察力最敏锐的游客发出惊呼声之时,这男人早已经在草地上翻了个滚站稳了。饲养员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男人是从哪里翻冒出来的,等他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这男人早已经站起身来拍拍屁股开始四下张望打探情况。就连老虎都没有在时间发生第一时间发觉,只是还不等男人有所反应,它们便已纷纷围了上去,饶有兴致、十分好奇。

所以这是个什么鬼情况?小沈整个人都很懵,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海龙市的动物园存在这种人和老虎同行的花式玩法啊?不对……从那个男人几分惊恐的表情来看,以及虎群跃跃欲试的模样……这果然不是动物园的员工,也不是动物园举办的奇怪活动吧?

所以这是……有游客掉进虎园里来了?小沈吓了一跳,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紧急状况,赶紧举起黏在手里的拖把,往前冲了两步。在就职培训的时候他们还专门上过类似的课程呢,据说没过几年动物园还会做相关的演习。虽然一般来说并不会有活腻的游客往野兽笼子里面跳,但防范之心不可无啊。

“走开!走开!”他一边呵斥着一边上前,挥舞着刚吸饱了水、沉重无比的拖把……不对啊,他不是应该回头去拿饲养员室里面的翻译机和低音炮吗,哪怕很多野兽不会说话也听不懂人言,专业的动物园当然都会配备翻译的,舞拖把像什么话呢?

只是这小沈毕竟是刚上任的新员工,脑袋一热便把培训课上学到的东西全部还给老师了。待他吼了两嗓子,一开始的热血劲儿过去,后怕的感觉就接踵而来了。他……他这是在老虎的笼子里耶!一个只拿了个拖把的饲养员冲进老虎笼子里,这境况听起来比翻越栅栏掉进来的游客并没有好多少啊!这种紧急情况还是应该交给专业人士来处理,谁知道这游客是不是逃票来着——很有可能是呢——作为一个民主平权新世纪的好公民,傻子才为不遵守规定的游客拼命呢。溜了溜了,他保持着很用力挥舞拖把的姿势,默默地退回了门槛。

虽然根本就没有人也没有老虎注意到这戏精孩子的内心挣扎就是了。

栅栏之外,围观的游客多了起来,众人纷纷掏出手机,不管是不是动物园举办活动都先录个像拍个照为敬,毕竟手无寸铁的人茫然无措地坐在老虎面前这种场面可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有些人开始尖叫,带动了另一部分人也跟着紧张了,动物园的保安正在赶来,小沈也终于摸回屋里去拿起了翻译机和低音炮。

仿佛在嘲笑人的反应太慢似的,一只强有力的虎掌已经结结实实落在了男人的头上。

“完”——“了”字都还没出口——那男人毫无意外地被虎一击打翻在地,脸着地发出的扑哧声让在场所有人的心脏都咯噔了一下。然后,一张肥头大耳的虎脸从草地里抬了起来。

也没等大家对这新情况做出表态,男人慢慢举起虎的爪子摸了摸被打疼的脑袋,伸直虎腿蹬掉了穿着不舒服的衣裤,虎尾巴机械地晃动,这哪里还是个男人,根本就是一只如假包换的猛虎啊!

妈呀,所以不是一个男人翻过栅栏掉进了虎园,而是外面一只老虎掉了进来!

而且这老虎怎么越看越眼熟呢……小沈想起来了,这不是和他一起面试来的那个虎男吗?当时面试的时候他瞥了几眼动物员工的招聘区域,对一只矮胖矮胖的、少了一只耳朵的虎印象十分深刻,那家伙连从人样变回虎型都要老半天了。当时面试官的怜悯他也记得,说什么这只虎因为瘸了条腿、家乡的土地又被城市化租用了,没办法去抢夺新的领地只好到城市里,结果自己什么都不会找不到工作,听说海龙市的动物园在招动物就不远万里跨越了半个大洲来到了这里,正好园里还缺一个来自渐连山的,终于把卡亚洲的所有虎分布区凑齐了,巴拉巴拉诸如此类,便让他留了下来。

“阿萨?”他还记得那只老虎的名字,试探地问了声。那老虎立即抬起头望着他,眼巴巴的,很无辜很委屈。缺了一只耳朵、一条后腿不能着地,还真是那只老虎。

虎群和人群也都愣住了,谁能想到刚才一脸弱气的胖男人竟然是一只老虎!好事者都准备好推送逃票男子坠入虎园被老虎一巴掌打死的震惊新闻了,这变故愣是把都已经编辑好的文本全给否决了。只是……老虎也不能从外面翻越围栏进虎园啊!

“我,今天,上班。”翻译机开着,把虎男的咕噜声传达给了小沈。

“不是,我说你上班就好好上班啊,也不能翻笼子啊?你知道这样多危险吗?而且刚才你还是人形,以后被游客模仿了怎么办?”看来这句话超出了翻译机的能力,老虎半天没有回应。过了好一会儿,才有其他勉强能听懂点人语的虎尝试着比划他的意思。

虎男低头轻声嚎着,不断用爪子磨蹭着脸,擦完还回头一口叼起了自己的尾巴,他猜这是老虎表达紧张的方式——他才紧张好嘛!翻译机没反应,看来老虎说的话也超出了它能理解的范围。

虎男见饲养员没反应,站起身,迈向高高的铁栅栏,然后突然腾起两步就爬到了栅栏顶端。这大胆的举动立即激起了围观群众的阵阵惊呼,刚才的惊吓忽地就烟消云散了。瘸了一条腿,虎男落地的时候姿态就像人形一样狼狈,但是这没关系,观众只要能看到老虎的威猛身姿就很满足了。

只是小沈更懵了,妈耶你现在难不成还想跳出去?不带这么折腾新人的啊?

折腾了一番,虎男气喘吁吁,结果发现饲养员还是一头雾水,他只好抬起爪子一巴掌拍在一个告示牌上——那上面画着两个标志,一个是游客站在栅栏旁边的图案、画了一个叉,另一个则是老虎跃上高墙的剪影。

作为一个人,小沈当然一看就能明白这是在说老虎善跃、所以提醒游客不要靠近栅栏以免被抓伤。难不成这老虎以为这是……

“我,跳,原人,喜欢。”虎男说这话的时候,小沈感到这个比自己还要高出好几分的庞然大物,眼中竟闪动着真挚的泪光。

来动物园工作之前他当然也是做过有关动物的功课的,这些大部分都是在自然界已经失去了领地的野兽,在人的都市里又找不到一席之地。为了挣钱养家,它们来到这动物园,心中没有猎奇新闻的干扰、也不受公序良俗的左右,它们只是单纯极力想展示自己在野外生存的技巧而已,只为博取观众的欢心。

哪怕看不懂人的文字、听不懂人的语言,连变形术都还不太熟练,甚至身上还带着残疾,就如此努力地在理解和学习工作的方法、如此急迫地想要融入公司进入角色,看到个虎跃的标识就觉得自己应该展示自己的全力……如此敬业,闹出点乌龙又有什么关系!

虎男的举动令小沈惭愧地垂下头,想到自己先前对待工作的傲气和自以为是,自叹连一只不会说话的老虎都不如。他郑重地捡起虎男扔在地上的衣裤,无声的环境之中弥散着无言的尊敬。

几只虎也走上前,举起前爪拍打虎男的头。那些虎还陆续走过虎男身前,甩动着尾巴,以虎的肢体语言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时而轻缓时而有力的动作蕴含了猛虎心中的丝缕柔情,即使不懂它们在表达什么,小沈在一旁看着也深受感动。

终于一头会说点人话的虎走过虎男身边,对他重复了一遍同伴们的举动,然后缓慢地、深情地,用尚还不熟练的人语默默道了一声——

“妈的智障。”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参观动物园Safari的时候冒出这样的灵感(?)
大概果然是很期待看到奇奇怪怪的作死游客吧(XXX)

最后,使用一张表情包结束这个回合

0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来动物园工作的时候领导只告诉它们在野外该怎么过就怎么过......

好有畫面感而且讓人心底升起一種動物是無辜的感覺,獅子哭了WWWWW
媽的智障WWWWWWWWWW他不是以為人說"媽的智障"是在關心別人吧?!!!

前面歡愉氣氛在虎男變回人形的時候達到高潮,然後一股憂鬱的悲傷就冒出來了,
結果最後......媽的智障WWWWWWWWW

員工教育沒做好,更重要的是硬體設施待改進!翻譯機該換了,沒用途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18-2-26 15:38 补充以下内容

(讓我來接一段(?))

「......由於並沒有造成實質傷害事件,園方最後僅以當事虎上班遲到且未遵守員工要求,處以扣薪並令其重新參與新進員工培訓。」克萊爾放下報紙,拿起桌上的土球放進嘴裡,說道:「實在有些可憐,但怎麼說呢?園方有不少事情沒做踏實啊,沒有好好把那個老虎的規矩教育好。」
青刀星雙手背在背後,往後仰靠在牆上,牆面落了一點白漆碎屑到他漆黑的毛上,他哼哼一聲,仰著頭不說話。
「你覺得那老虎怎樣?這行為不就是社會化不足嗎?」克萊爾說。
「我可不覺得。」青刀星搔搔臉拍掉白色碎屑:「以野生動物的邏輯來說完全沒有問題啊!那籠子是上班的地方,進去就是上班,這麼直覺的作為沒有錯,錯就錯在沒有人詳細的跟他解釋過原人社會的規則,怎麼說都是社會福利不好,沒有輔導機構甚麼的......唉!這種事情抱怨也沒用。」
克萊爾輕笑:「你最近好像對社會上許多大環境的事情很不滿啊,我能理解你的理由,但這些事情也不是一時半刻能改變的,嘛!我們的國家在這塊還需要更努力。」
青刀星咧著嘴發出啊啊的噪音:「二代野獸甚麼都不懂啦!你去問你爸媽嘛!對我們來說城市的許多理所當然都很莫名奇妙啊!工時啊工作裝束甚麼的,哪裡合理了你告訴我?你不會覺得自己穿了警察衣服你就變成別的動物了吧?你還是一個地狼!如果只是要把外皮包住,隨便穿嘛!幹嘛一定要穿那個?」
克萊爾苦笑:「我的父母就是二代野獸了啊,警察是一個身分的觀念,跟我是甚麼動物沒有關聯!就像是......就像是看到狼群裡的立獸直覺就是巫醫吧?警察制服只是為了讓人民可以馬上識別出我是警察。」
青刀星皺眉:「識別你是警察有甚麼用啊?當然應該要先識別你是甚麼動物啊!如果我是鹿騎看到你是地狼我就不害怕,你如果是灰狼我就要逃走,關警察甚麼事啊。」

「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克萊爾覺得頭疼。
「哈哈你說呢?」喜歡整人的黑狼嘲諷的笑著。

克萊爾轉變話題:「......聽說我的長輩剛來城市的時候就是在動物園工作的,但詳情我也不清楚。」
青刀星咀嚼著肉片,不說話,克萊爾看著他,他聳聳耳朵。
「......其實,我曾經找過動物園的工作,那時候去龍洋城的動物園看過。」
「哦?」
「嗯,有人推薦我去的,不,有人跟我同行。」青刀星看著剛被他自己熄滅的爐灶火焰,露出很感慨的神情:

「那是我剛來龍洋城的時候找的第一份工作,我在進城的路上跟一頭小灰狼認識了,我們年紀相仿話語投機,他的父親在衛冕戰時受了傷,後來不治死去,狼群最後還是落入了挑戰者手裡,他便離群出走了,把母親和妹妹留在原野上。他常常跟我說些家庭美好的故事,聽起來很令人羨慕。

「他說他聽人講過城市裡有一種叫動物園的東西,在那裏,大家只要像野地一樣過活就好,打架吃飯玩樂追逐,只要做一切在原野上做的事情就好,這樣就能活下去,而且可以享受原人社會獨有的一些福利,他對我說在那樣的地方就算打架受傷了,原人都會把傷口治好,是個很好的地方,他很嚮往。我聽了也很高興,我們就一起去龍洋動物園應徵了。」青刀星嘴角勾起嘲諷的笑容,臉色似乎更陰沉了,克萊爾懷疑這是自己的幻覺,黑毛狼哪來更黑的可能呢?

「結果呢?」
「結果~他順利被錄用了但我沒有。」
「嗄?跟灰狼比起來你是更稀有的動物吧?」克萊爾靠近青刀星:「灰狼那麼多,就算是地狼也不一定會錄用呢,你不覺得你就長得很適合展示給別人看嗎?而且你又那麼愛現,最好幫你出點周邊,你完全可以當動物園的台柱欸。」
青刀星伸手抓克萊爾的臉:「沒錯!他們太不識貨了!有我這張英俊的臉動物園門票不知道可以多賣多少!他們完全就是把搖錢樹放跑了!蠢貨!媽的智障!

「他們說園區正在重劃,有些動物已經很久沒有來應徵了,所以要重新規劃,而以前的老半屍狼過世了之後一直沒有繼任者,動物園目前改建沒有規劃半屍狼區,上一次有半屍狼來應徵都是十多年前了,半屍狼區已經改建成為灰狼區的延伸,因此要增加灰狼的總數,但是半屍狼就不好意思了。」青刀星豎起耳朵發出像呻吟一樣的聲音:「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原人對野獸的種族歧視,哦!半屍狼歧視!告訴你我日後走歪學壞那些沒良心的動物園員工要負一半責任,老獅鷲要負四成,麗莎也要負三成!」
「我覺得這不能算是歧視......而且五成加四成加三成根本不是一。」克萊爾小聲的嘟噥。

「然後那個小灰狼就錄取了!他就笑著跟我說再見了!我到現在做惡夢還會夢到他的笑臉!跟大地走龍的臉重疊在一起!跟翼博可的臉重疊在一起!還有翼博朗的臉!」青刀星抓著克萊爾,後者感覺被抓的地方有點疼。
「哪有那麼嚴重.....」
青刀星像洩氣的氣球一樣癱在桌上,克萊爾趁機揉著被他抓住的部分。

「所以說,我現在去動物園,會看到那個小灰狼吧?不,他現在應該已經是大灰狼了。」克萊爾說。
「你看不到他了。」青刀星抬起一隻手。
「咦?」

「你知道動物園的員工分成一直住在動物園裡的,還有會下班回家的吧?一直住在園裡的像是活的展示品一樣,會回家的像是演員,他是屬於住在動物園裡的,畢竟沒有其他的營生手段,對原人的社會也不熟悉。

「那傢伙,非常在意自己曾經是皇族的事情,在動物園的狼群裡面不斷的挑戰狼王的位置,老是在打架。一開始,狼打架很能取悅觀眾,園方沒有去阻止,後來他打得狼王煩不勝煩,狼王向動物園的管理階層表示想要辭職,你也知道我們狼獸的社群是涵蓋生活所有面向的,那些狼不只是工作時的夥伴,他們就是一個真正的狼群,下班之後都住在同一棟公寓裏面,狼王說要辭,大家就想跟進,說要一起回到草原上去。」
「這不是很好嗎?那個小灰狼就可以成為動物園狼群的狼王啦?」克萊爾說。

「才不好呢!對動物園來說可是很大的損失啊!」青刀星把手放回桌面:「那個狼王,是能懂原人語言,會聽說讀寫的野獸,性格溫和,跟園方的關係很好啊,他帶領的狼群也是,完全不需要園方操心的一群好員工,園方不會想重收一批灰狼進行員工訓練,然後又讓他們磨合,還要支出醫藥費的啊!最後園方選擇留下原本的狼群,把小灰狼解僱了。」
克萊爾默不作聲的點頭,他能理解園方的處理方式,如果是他也會這麼做。

「結果那個小灰狼也學壞了。」青刀星一動也不動的說:「他跑去黑幫了,還去做黑幫的殺手,蠢。」
「你怎麼知道?」克萊爾問。
「因為我是世界上最後一個看到他還活著時模樣的,那個時候,我還是殘翼幫的殺手呢。」

青刀星沒有再說下去了。

克萊爾輕輕地嘆氣:「每次跟你聊天,總是要聽一堆不幸的故事啊,青刀星。」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这种乌龙应该很少会有人犯的!所以老虎也觉得同类智障(X)WWWWWWWWWWWWW
能翻译简单句子的翻译机已经很不错了!无损沟通还是要学习外语WWWWWWWWWW
可以可以,一个从社会新闻延伸出来的日常WWWWWWWWWWWW
如果是我的话,会很乐意让好事的围观群众散布些物种歧视的谣言,虽然动物园努力辟谣了但歧视根深蒂固,这不仅仅是一个“制度”还没达到的问题,整个社会都还在路上(X)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