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夜落白櫻 于 2019-9-16 00:54 编辑
各位晚安晚安,我是白櫻。
有在DL聊天室或者其他地方關注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最近被社團的事情搞得焦頭爛額
先是角色分配不明,再來是劇本工期奇趕,接著是劇情意義不明,總之總之總而言之,沒有一天安寧的。
好不容易劇本趕出來了,大家也很快融入自己的角色,排練的未來看似一片光明。
順帶一提這次演出的戲碼有牽扯到一些台灣早期的歷史傷痕,我不太敢說(?),懂者自懂

然後問題就出來了。

我們的黑子(無台詞的場上工作人員)幫忙計算了完整走位一遍的時長,約莫70分鐘。
而社團一次公演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也就是說我們還缺了只少20分鐘。

我們討論出的解決方法就是在原劇本上加新台詞,簡單說就是再追加一幕戲。於是老師幫我們多寫了一段接近後日談(After Story)的劇情。
這段劇情說實話有跟沒有都無所謂,畢竟是後日談,類似於簡單緬懷一下故人之類的。好,那這也無所謂,畢竟是為了湊時長。
於是乎在追加了新台詞的狀況下,排練一切順利,演出的未來似乎又是一片光明。

然後狀況又TM來了
元編劇和社長等人覺得本劇的劇情、人物的心境轉變過於唐突。如果要說的話......就用火影忍者來比喻吧!
有從一開始看的人應該知道,宇智波佐助一直憎恨著自己的兄長宇智波鼬,直到與其死鬥勝利後,在鳶的說明下,才將憎恨的怨火轉向木葉忍者村對吧。
我們這齣戲就像是:起初佐助憎恨著鼬,但過了兩三集後,突然聽了某個謎樣面具男的說詞後,馬上放下對鼬的憎恨,將目標轉向木葉。

沒錯就是這麼唐突。

於是乎我們又去跟老師談了談這件事,想說跟老師聊一下交換一下想法。最後的結論是:把當初他們自己寫的橋段加上去。
(本來他們自己寫的橋段是,除了原本的衝突外,還有其他角色各自的煩惱,例如夫妻生活不睦而吵架等等的)

於是乎,那些橋段也加起來了。
雖然有點劇透成分,不過大家應該都很忙不會來看所以我就直接講好了……
本劇的角色除了主角兩人外,還有兩對夫妻,一對是結婚二三十年的中年夫妻檔,另一對是剛結婚不久的年輕夫妻檔。

年輕夫妻檔的煩惱是:雙方家長對他們結婚這件事都持反對態度。小媽媽出門時甚至會聽到一些流言蜚語,就是那種大學未婚得子的煩惱,不曉得大家能不能理解。

而中年夫妻檔(我飾演這對夫妻中的丈夫角色)設定是:知名服裝公司的行銷經理和醫術高超的女醫生。這對夫妻尚未出生的孩子因某起以外流產了,因而使兩人都埋頭在工作上,感情逐漸疏遠。

我實在很想知道經理這種職務的人是都很常喝酒喝到爛醉是不是。

說實話追加這段劇情他時候我心裡非常的不舒服,因為這是我這輩子(雖然不過十七年)最討厭的那種人:酒品差又常常過度飲酒且不會讀空氣。

這種人能當上經理果然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

孩子流產的意外起於某天,經理在家喝醉了,醫生在半夜才下班回家,不小心踩到了丟在地上的東西而跌倒。

……理想的情況下,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夫妻倆都很煎熬,在努力振作起來的途中丈夫陪著妻子面對一切嗎。我的意思是,現實常常有這種事件,但因為這是演戲,我們能做到平常不會發生的奇蹟……之類的。

我想說的是,也許觀眾裡也有這類遭遇的人,又演這樣夫妻吵架是不是不太好。或者我想太多了。

好,我回來了,公演結束再來回頭看這一切。(2019/09/16)

講一下這部戲各個幕的摘要:


說實話......當初排演時,真的覺得這劇情太離奇太詭異,自己看著看著都不太想演。
不過,當一切都結束的時候,回頭去看,真的會覺得有些不滿當時不講到後來也講不出來了...
真的,真的是像過山車一樣......當除排練的時候真的是一下好、一下不好、好、不好
但是到了一切都完成了之後,心情果然會變好,那些討厭的心情都跟著煙消雲散了。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一隻能用草莓糖拐走的狼。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