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金沙膏,有時候又稱為金沙藥、金傷藥或者金創藥,是烈火流星系列中常見的一種療傷藥物,主角小蛙的旅行必備物品。

型態與藥性
金沙膏最常見的形式為極細的粉狀,遇水會迅速溶解,質地微沙,閃閃發光,顏色土黃到金,乍看很像金蔥粉,故名金沙藥。一般以藥散的方式包裝,偶見與動物油脂調配成的膏狀或膏狀並置於液體中的水樣(此時很像加有金蔥粉的油水分離水晶球,使用時必須先搖勻),此時即稱為金沙膏。以製程來說,成品為粉狀,故膏狀的金沙膏需要多一道手續,價格上比粉狀金沙藥昂貴不少,而水樣的金沙膏更多時候作為實用性的裝飾品販售。

金沙藥並非萬靈丹,是針對受傷有奇效的傷藥(故稱金傷藥),無論是外傷或者內傷,凡是組織非病理性承力受損,皆有療效,治外傷用塗抹,內傷則服用。金沙藥能夠促進傷口癒合,抑制發炎與疼痛,使用金沙藥塗抹外傷,痊癒之後不會留下疤痕,並且恢復所需時間會大幅縮短(這也是小蛙四處打架卻玉體白淨(????)的原因)。金沙藥最神奇之處是敷上能立即止血,故如果有金沙藥在,幾乎不存在失血致死的問題,就算被刀切穿胸膛,只要立即撒上金沙藥並服下,死亡率趨近於零(不考慮因傷導致的二次損傷),雖不能使切斷的肢體復原,但某種程度上對於傷者來說是活命的保障,坊間甚至有「被斬首後只要在頸部兩斷面撒上金沙膏,就能救活」這種誇張說法。

金沙藥不會刺激傷口,塗抹後傷處會有溫暖的感覺,若內服金沙藥,則會覺得傷處彷彿熱敷一般,使用金沙藥之後,短時間之內會非常嗜睡,持續時間與使用的量有絕對關聯,塗抹或服用之後會被身體完全吸收。

製成與價值
真正的金沙膏在隋唐之後,就只有黃河熙京能夠製造。製造的過程和成分至今仍是保密的,只知道只有魚虎族和大鯢精合力才能製出金沙膏。據傳金沙膏的成分中包含極大量的兩棲類組織,被認為是由大鯢精提供的來自有尾目極為強大的自癒能力,甚至有更不可靠的來源指稱其中含有魚虎的油脂和口水。雖由兩族合製,金沙膏的幾個關鍵製成步驟卻都需要杏林耳的能力做品質監管,因此與其說是黃河獨厚的技術,不如說是黃河魚虎族獨厚的技術,歷代大夫長升職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被授予金沙膏的製成配方與步驟,並在前任大夫長的監督下完成第一批製藥。

由於金沙膏遇水即溶,但製程中又需要溶劑,故一般僅在清水充斥的水族都城(ex黃河熙京與長江曌京)製成。黃河熙京目前是金沙膏唯一的產售地點,其價連城,販售金沙膏的收益佔據熙京醫務機構華鵲堂經營維持費用的過半數,且其製程冗長產量極低,連在京內都是昂貴到平民不會用其治小傷,醫療機構幾乎僅在大手術中會被用上的程度,然而在贈送禮品的項目上,金沙膏非常常見,大體積的包裝往往被當成貴重的禮物贈送,甚至用以外交,在黃河主豆子與淮河主的結盟中,豆子送了兩公噸的金沙膏純粉末以示誠意。

實際上小蛙購買金沙膏的支出佔據了她的俸祿中極大比例。

爭議與所屬權
金沙膏最早並不是由黃河開發的,而是魚虎族。魚虎族乃一身體素質極弱的種族,相對其他奇幻生物而言不容易長壽,因此醫事成為魚虎族非常重要的文化,秉性善良又渴求健康;富有醫德的牠們最終成為東方京怪中最擅長醫療的一族,並開發出堪稱族中醫療技術巔峰的金沙膏。金沙膏在戰鬥和衝突中拯救了無數的魚虎族,其優異的療傷性能被領有山河的神明們看上,畢竟精怪出身的神明與由動物精怪組成底層基數的東方奇幻世界中,依然相當程度的保留了肉體戰鬥文化。據信最早取得魚虎族信任並獲得金沙膏製作能力的乃是數代前的秦嶺之主秦安,但其子秦泰弒父繼位後仗恃著金沙膏的存在而四處征戰,擾亂本和平的精怪界,許多山河之主群起而攻,打著平亂的旗號實則想將金沙膏的製程弄到手,在戰亂中魚虎族被迫四散且死傷者眾還有許多被囚禁,而參戰的神明依自身力量的強弱競爭逐漸汰換,最終演變為長江和黃河的對立,雙方都宣稱自己對秦嶺流域的水文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並互相殺伐(實際上這僅是兩大河的對立爭執中的一部分),而魚虎族則因為戰事導致成員數大幅減少,甚至到了全族只有一隻杏林耳的地步,金沙膏幾近失傳。長江在戰鬥中一向處於上風,長江主甚至將所有的魚虎"保護"起來宣告自己得勝了,並打算用魔法逼問出製程,但這一隻有著杏林耳的魚虎將製程用物理方式刻寫在自己體內的器官上,並燒掉所有文本和洗去族人的記憶,甚至連自己的都施法洗掉,就為了不被用魔法逼問出來,經過嚴實的"詢問"之後,長江主沒有得到金沙膏的製作方法,只得將所有魚虎釋放。杏林耳魚虎立刻帶領族群投靠黃河主,黃河主接納牠們之後,這隻魚虎向當時已在黃河醫療機構就任的大鯢大夫長展示了自己內臟上的製程,從此製程成了兩族共享的機密。

當時,金沙膏尚不是黃河獨享的,黃河主也並未限制金沙膏的製作,但在豆子前任的黃河主使用政治手腕向天庭表達恆久保護魚虎族的意向,並宣稱了金沙膏的實用性,最終使天庭判定金沙膏僅有受保護的魚虎與大鯢能製作,且若殺害有製作金沙膏能力的杏林耳魚虎將被斷罪,最終達成了彷彿專利一般的保障。此舉又加劇了黃河與長江的衝突,有些水族甚至視此舉為前任黃河主最終被長江殺死的起因。

豆子上任後,開啟了金沙膏的貿易許可,逐步降低其他山河之神覬覦金沙膏產生的仇恨。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出现了,这种让人羡慕的方便物品啊!(X)WWWWWWWWWWW
什么?作为一种知名的跌打损伤药中成药,竟然不是云南生产的!(?)

说是只能治疗外物伤害,但有些非器质性病变的病理性受损也是可以治疗的吧?
比如说噬肉菌感染什么的?(?)
那么毒物造成的蛋白结构破坏呢?(?)
感觉会成为感染截肢患者的救星(X)

从历史上来看的话……其实这药原本的制作过程并不需要大鲵吧?其中的两栖类组织其实并不必要
因为大鲵是鱼虎在投奔黄河之后才认识的,而在这之前他们就已经会做这门药了
难不成鱼虎的部族自古以来就和大鲵精是朋友(?)
还是说,有了大鲵大夫长的帮助之后,这药性能又提升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噬肉菌感染什么的?(?)
那么毒物造成的蛋白结构破坏呢?(?)
感觉会成为感染截肢患者的救星(X)

那得把根源消滅了,比如感染的部分切掉再撒上去,不然效果會打折扣的
二次損傷甚麼的就比較影響藥效了,但殺菌啊抗發炎啊促進組織癒合啥的都是可以的
高級的雲南白藥+無副作用WWWWWWW

是這樣的.....在烈火流星的世界裡面,精怪是會逐漸自外於野生的同類的,
對他們來說,野生的同類除了憐憫和親切的感覺之外,只是沒有高級智商的一般動物,
也就是隨著修為越高,越來越像人或神的時候,牠們就離真正的動物越遠,
因此一般的動物會被直接作為材料,在與大鯢結識之前,魚虎直接捉野生的大鯢來入藥!

當然魚虎在還沒修成精怪的時候也很容易被其他動物掠食掉WWWWW
這裡說的魚虎一族,是"修練為精怪的魚虎"們,並不包含野生的純動物魚虎。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