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瑞尔迪文
本帖最后由 厄特森 于 2019-9-3 18:48 编辑
不朽猎人

不朽猎人即是那些遭受第三圆环诅咒,无法死去的凡人,这种诅咒从他们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背负在他们的肩头。
不朽猎人诅咒的实质其实就是一种无法让灵魂和身体脱离的诅咒,正因为灵魂无法脱离身体,所以不朽猎人没有办法真正死去,但身体上却会积累下越来越多的伤口。由于诅咒的缘故,不朽猎人无法习惯身体的痛楚,也无法完全治愈身体的痛楚。尤其是在不朽猎人的寿命超过两百岁之后,他们的身体与灵魂都会渐渐腐朽,并最终彻底的堕入疯狂。

在一个不朽猎人的寿命超过两百岁之后,他们也会开始丧失摄取食物的能力,由于消化系统之类的内脏是身体中最容易腐烂的部分,不朽猎人们无法消化他们吃下的食物,只能任由它们在自己的身体中腐败。他们唯一可以食用的,可以被称为食物的大概就只有各种各样的酒水了,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一种被称为“萨丁的酒”的酒,它可以为这些饥饿的灵魂提供久违的饱腹感。
但不朽猎人的身体即使得不到能量的供给却因为灵魂无法离开身体而依旧可以正常活动,但他们却不得不一直忍受着难以想象的饥饿感,或者通过时不时的饮用“萨丁的酒”来缓解自身的饥饿感。

直到身体彻底毁灭,抑或是灵魂因为无法承受那种痛楚而彻底撕裂,一个不朽猎人的生命才会最终走到尽头。
但不论一个不朽猎人最终的结局是什么,当他真正死去的那一刻,他的灵魂都会破碎四散,最终无法归返魂环。
不朽猎人发现自身的诅咒的时间是随机的,一般来说,不朽猎人大多都是在一次极为严重的受伤之后才会发现自身不会因为一般意义上的致命伤而死去,继而知道自己变成了所谓的不朽猎人。
绝大多数的不朽猎人在察觉自己身上的诅咒后都会选择离群索居,或者加入不朽猎人团。因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不朽猎人都是被一般的凡人排斥的存在,在普通凡人的心中,这些不会死去的不朽猎人和那些不死生物类似,属于不被世界容许的存在,甚至在其他种族的心中,不朽猎人都是一种超脱常理的怪异存在。
乃至于在大多数的记录上,不论种族,不朽猎人的第三人称都被写作“它”,这既是表明了,不朽猎人其实并没有被当作一种生命来看待。
不朽猎人没有宗教信仰,因为作为一种堪称异端的存在,不朽猎人们不是任何神祗的造物,也不被任何神祗所接受。
甚至在很多神话中,不朽猎人被秩序侧的神话描述成灾祸的尖兵,被混乱侧的神话称之为神最糟糕的造物。
最为奇怪的一点就是,在自身不朽猎人的诅咒显露的同时,这些不朽猎人就会在同时丧失了信仰的能力。
但由于当代不朽猎人的数量稀少,在现代,人们对他们的印象也大多数只停留在神话之中。


【不朽猎人团】(Undead Hunts)
在古早但现在早已被忘却的传说中,在被遗忘的世界【朗温德】的某处,曾经聚集着这样一群孤傲的猎手。
他们是由不朽猎人组成的一只军团。他们往往习惯于穿着包覆全身的甲胄,再用绷带或是布匹包裹自己的每一寸皮肤,不让自己伤痕累累且开始腐朽的身体暴露在外。
没有人知道这只军团成立于什么时候,也没有知道他们最初的理想是什么,甚至除了同为不朽猎人的人之外鲜少有人知道他们的存在。
他们没有什么特定的目的,也没有什么伟大的追求,与其说不朽猎人团是一只军队,其实它更像是一群没有归处的人们建立起来用来抱团取暖的组织。
每当有一个新的不朽猎人发觉自身的诅咒,不朽猎人团都会向他们发送一封请柬,邀请他们加入自己,当然,具体的加入与否最终都只看自愿。
而最终,几乎所有的不朽猎人都加入了不朽猎人团。
而依照不朽猎人们追寻的事物不同,整个不朽猎人团又分为了五个主要部分。
【阴影猎人】(Shadow Hunts)徽记为在骷髅上盛开的铁色蔷薇。
不朽猎人团中最古老的组织,也是最初的不朽猎人团的雏形。
最初一批到达朗温德的不朽猎人建立了这个组织,由于建立这个组织的成员绝大多数曾经是信使或刺客,阴影猎人也由此得名。
这些刺客和信使在自己发觉了自身的不朽猎人诅咒的同时就遭到了原本效忠对象的抛弃,也像绝大多数的不朽猎人一样陷入了迷茫之中。但最终他们中的一部分走出了迷茫找到了自己的方向,并建立了其他的几个组织。
而那些依旧没有走出迷茫的同伴中,有一部分离开了不朽猎人团,最终腐朽在了世界上的某处,而剩下的那一部分则留在了不朽猎人团的阴影猎人中,作为前辈希望能够开导那些新来的不朽猎人,帮助他们突破迷茫,找到自己将来的路。
所有的不朽猎人在最初加入不朽猎人团,迷茫着自己将要前进的道路时都会选择加入阴影猎人,由阴影猎人中的前辈教授他们之后可以选择的道路。
在找到自己的道路之后,一部分不朽猎人离开了不朽猎人团,游荡在世界上的某处,一部分则是加入了不朽猎人团的其他部分,在自己找到的道路上矢志不渝的前进。
而最终,绝大多数的不朽猎人最终都无法走出迷茫,并留在了阴影猎人之中,成为了整个军团中最为基础的那一部分。
整个阴影猎人的组织结构类似于一个佣兵团,会接受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从信使到战争佣兵,只要在斯普林德不朽猎人团挂名的几个佣兵团委托的工作他们都会受理。
但对阴影猎人们来说,他们最得心应手的工作还是信使和刺杀,毕竟这是他们加入阴影猎人时最初都会学习到的技术。
不仅如此,阴影猎人还是其他所有不朽猎人组织的后勤支持人员,他们在朗温德建立了别希尔要塞和斯卡诺德要塞,在里面为其他不朽猎人打造装备,配置药剂,甚至提供避难所和食宿。
即使是那些没有加入不朽猎人团的不朽猎人也会时不时的来到朗温德这两座要塞,来感受忘却许久的归属感。
甚至在不朽猎人中流传着这两座要塞就是不朽猎人的故乡的说法,因为那些圣职在使用【返乡的奇迹】时并不会回到他们的故乡,而是会回到这两座城市中的一处就可以说明。
【老练火枪团】(Sophisticated Musketeers )徽记为交叉的六响枪和长步枪。
那些曾经身为学者,火枪手,艺术家以及怪物研究者的不朽猎人创建了这个组织,他们的象征就是一件厚重皮甲缝制的长大衣,头上戴着的宽檐帽,以及背负在身后有着盛开在骷髅上的铁色蔷薇徽记的样式独特的长步枪,还有他们跨在腰间的一柄或几柄六响枪。
但他们的主要武器并不只限于这两种枪械,他们还有更多的稀奇古怪的狩猎武器和特殊药剂。
他们大都是马术大师,也是优秀的追猎者,在他们漫长的生命当中熟悉了如何在跳跃的马匹上开枪命中两百米外苹果大小的目标,以及如何通过小小的痕迹来判断猎物的种类和行踪。
老练火枪团成员都是一些怪物迷,他们往往用一种特殊的渡鸦彼此联系,在他们的生命中的大多数时间,他们都在追逐着那些稀有的,神秘的,未知的,引人遐想的生物的脚步,而剩下的那部分时间,他们都在计划着如何去寻找或是狩猎这些生物。
老练火枪团的成员习惯于饮用一种特殊的药剂,这种被俗称为“猪油”的白色胶状药剂可以最大限度的激发生物的感官,来让这些不朽猎人们能够注意到最细微的生物痕迹,甚至能够窥见依旧存在于世灵魂留下的痕迹。
但这种药剂让不朽猎人们获得无与伦比的追踪能力的同时也会给他们的身体带来严重的痛楚,也只有不朽猎人可以饮用这种专卖为他们配置的药剂,如果正常的凡人误食了这种药剂那结局不外乎死亡这唯一的下场。
老练火枪团的成员习惯于循着传言追猎那些神秘的生物,并用纸和笔事无巨细的记录下他们的每一次追猎,详细的描述他们追踪的生物的样貌和生态,或者是传言的真伪。最后把自己的笔记放入
迄今为止,很多关于各种各样的难以寻找的神秘生物的研究报告都出自于不朽猎人团的笔记。
【黑衣队】(The Blacks)徽记为形似宽檐礼帽的钢盔和交叉的大剑与匕首。
他们身着纯黑色的披风铠甲,头戴着形似宽檐礼帽的钢盔,用防火的绷带包裹了脸部,而这支外貌独特的人们就是不朽猎人的黑衣队。
他们是由整个不朽猎人中那些最为高洁,也是最有理想和信念的人组成的组织,但同时,也是由最为糟糕,身背无数罪孽的人组成的组织。
他们是整个世界中的一道防波堤,是拦截深渊入侵的第一道屏障,他们游走在朗温德和斯普林德这两个世界,动用自己强大的武力斩杀所有被深渊侵蚀的事物,再用火焰将它们焚毁殆尽。
为了探寻深渊的足迹,黑衣队在特别训练的老鼠身上植入深渊,并利用这些老鼠探寻深渊的足迹,甚至还用这些被喂食了深渊造物残骸的老鼠传递信息。而至于他们如何限制这些老鼠的行动,则是一个不解之谜。
为了达成他们的目的,他们曾将整个城市屠灭殆尽,然后把城市焚毁。
但同时,他们为了不让自己遭到深渊的侵蚀,那些自愿加入的不朽猎人会吞服一种药物,这种被称为“火吻”的药物会点燃自己的灵魂,让自己的身体沐浴在火焰的灼烧之中不断的摧毁和重塑。通过火焰的灼烧而让深渊无法侵蚀他们的身体,但却也一直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至于那些并非自愿加入黑衣队的罪人,他们被用作抵抗深渊这个战场上的炮灰,他们服用一种溶解灵魂的毒物“灰油”,让自己渐渐破碎的灵魂无法被深渊所侵蚀,但也会最终死于这种药物的反噬。但却鲜少有深陷痛苦之中的不朽猎人试图用这种药物自杀,因为这种灵魂破碎的过程可能长达百年,且往往会让试图自杀的不朽猎人感受更为深重的痛楚。
他们使用着厚重的直剑,以及一柄在在剑柄处嵌入六响左轮枪的格挡匕首,以极为灵活的动作翻弄对手,用对黑暗生物有驱散效果的子弹牵制被深渊侵蚀的事物,最后再用厚重的直剑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但即使服用了“火吻”也并不能保证黑衣队就一定不会被深渊侵蚀,因为在和深渊展开了漫长的战斗之后,他们发现自己遭遇的那些深渊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深渊,而是深渊与其他事物结合后的产物。
而深渊的真正姿态其实是生物灵魂中的黑暗面的聚合体,这种无形无质的存在会随着和深渊造物一次又一次的接触而慢慢染上不朽猎人们的灵魂,并最终引诱出他们灵魂中的暗面,最后彻底侵蚀他们的灵魂,将他们化为深渊造物的一员。
而在了解到深渊的本质之后,黑衣队的成员就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根本无法彻底的消灭深渊。因为所谓的深渊就是生物灵魂的一部分,如果说灵魂是光,那深渊就是暗,就如同光与暗相互依存但又相互对立一样,深渊也是一种和灵魂相互联系,但又相互对立的存在。
而这也就意味着,只要魂环存在,深渊就不会消失。而唯一消灭深渊的办法,大概就只有摧毁所有的生物,而自然,这并不现实,也背离了他们的初衷。
而他们这些不断和深渊造物战斗的不朽猎人们也只能接受他们的命运,有的人从此放弃了自己的信仰,从这场没有尽头的战事中逃开,而剩下的那一些人则是接受了自己的命运,接受了自己最终将会被深渊侵蚀的结局继续战斗。
在知晓了这个真相之后,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身上备有一瓶“灰油”,在自己出现被深渊感染的症状时毫不犹豫的饮下这种毒药,然后再由自己的队友对自己处以火刑。他们希望自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把自己用作一个吸纳真正深渊的容器,并通过在临界点摧毁自身,让自己无法归返魂环的方式尽量减少世上的深渊。
这是也许只是徒劳的努力,但在无数不朽猎人的前赴后继之下,早已变成了他们的一种信仰。
也许,他们终会有成功的那一天,把深渊彻底从世界上祛除;也许,他们最终会失败,成为深渊的一部分……
现在的他们在与世隔绝的伊尔席哀建立了要塞,独自与深渊对抗,他们会对每一个新加入黑衣队的成员解释这一切,并期待他们做出自己的抉择。
而无论他们最终选择是像他们一样,为了一个无望的目标战斗到底,还是从此做一个逃兵彻底离开,他们都不会干涉。
【旧日猎手】(The Old Hunts)徽记为鸢尾花缠绕着的燧发手枪和锯剑。
不朽猎人中最疯狂的那一部分,他们在发现了自己身上的诅咒之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丧失了理智,最后陷入疯狂,并且踏上了杀戮的道路。
但在加入不朽猎人,知道他们有同伴存在之后,他们内心的杀戮欲望才渐渐缓解,但这事实上只是由于朗温德这个被遗忘的世界的特性,让他们在朗温德的时候“记起”了自己依旧保有理智的状态而已,而并非真正压抑住了他们内心的杀戮欲望。
他们通过战斗训练和一次又一次地猎杀来消减自己不断累积的战斗欲望,并在一般长达百年的调整时间里稳定自己的内心,并且锤炼自己的战斗技术。
直到在朗温德生活了漫长的长达百年的时间之后,他们的精神渐渐稳定,并通过服用一种只在朗温德生长的特殊药草制成的药物后人为的分裂自己的精神,让拥有理智的自己和彻底丧失理智的自己这两种人格同时存在,并在有必要的时候进行切换。
在经过百年的沉淀之后,无论是战斗技术还是他们的精神稳定程度都已经达到了一种堪称异常的高度,也正是在这种堪称极端的理智下,他们才可以做到自由的在理智与不理智这两种状态下切换。
也正是因为这种能力的缘故,所有的旧日猎手都是最为危险的狂战士,他们在丧失理智的状态下依旧保持着高超的战斗能力,唯一突出的只有疯狂的嗜血本能。
虽然保有着极高的战斗技巧,但此时的他们战斗方式会变得极为残忍,常常使用各种各样的断肢技攻击对手,追求在一刀毙命的同时带给对手最为极致的痛苦。
但他们最为恐怖的地方在于,他们可以自主的暂停自己的暴走状态,并且合理的判断战场局势,并在陷入不利时果断撤退。
一般来说,他们一般会主动的去执行那些最无需克制的行动,而他们那一手操纵燧发枪,一手使用锯齿大剑的血腥姿态将会让战场上所有人不分敌我的感到战栗。
【灰衣牧师队】(The Gray Priest)徽记为荆棘缠绕的逆十字。
灰衣牧师队并非得名于成员身着的灰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的衣着其实相当杂乱。而之所以被称之为灰衣牧师队则是因为他们所使用的奇迹既不是白教即其他教派所使用的正统奇迹,也不是黑教会所使用的黑暗奇迹,也不是深渊信仰者使用的拟似奇迹(一般也称之为黑暗奇迹),这种特殊的奇迹被称之为灰奇迹,也就是灰衣牧师队得名的原因。
不朽猎人团之中最特殊的组织,其成员全部由曾经的圣职组成。由于不朽猎人不被任何神祗接纳,他们在发现身体中的不朽猎人诅咒的同时就失去了神祗下赐的奇迹,也彻底断开了和神祗的灵魂联系。
但这群落魄的圣职在朗温德这个被遗忘的世界之中窥见了真理,再次拾起了作为圣职曾经拥有的奇迹。他们彻底放弃了曾经的信仰,转而把信仰的对象变成诅咒自身的第三圆环,以磨耗灵魂为代价来获取和此前媲美,甚至更强的奇迹。
依照这种灰奇迹,灰衣牧师队的圣职可以定位新发觉自身诅咒的不朽猎人,并把它们的位置汇报给不朽猎人团位于朗温德的总部,并随时等待着迎接新同伴的到来。
而这种奇迹一般被视为一种异端,但其效果和正常的奇迹差异不大,也难以被辨识。
而获取了这种奇迹力量的圣职往往会和同伴一起从朗温德返回斯普林德,在那里重操自己的旧业,甚至在世界各地建立自己曾经信仰的神祗的小教堂来掩饰自己的行踪。
同时,这些小教堂同时也承担着不朽猎人团内部人员在斯普林德活动时的基站,以及设立去往朗温德的出入口。
但这些小教堂却并不总是处于安宁之中,有些经过特殊训练的正规圣职能够窥知他人的信仰,自然也可以发现灰衣牧师队所使用的奇迹的特殊性。
而一旦被发现,灰衣牧师队建立的教堂就会遭到各大教派派遣的刺客和十字军的攻击,但这种攻击的下场往往都是失败的。
单独白教教廷的统计来看,在最近的一个时代里,至少有十六个这样的教堂被发现,但对这些教堂的攻击没有一次成功的记录。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把不朽獵人磨成肉醬會怎麼樣
先磨成醬再攤平曬乾再燒過再磨成醬直到變成分子,
肉體直接爛掉分解掉但又不能跟靈魂分離,會不會是最好的安樂死法?

一出生就附帶這種詛咒?那是甚麼樣的情況會導致詛咒產生呢?

抱团取暖的组织

就是為了抱團取暖!需要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名字WWWWWWWWWW
舊日獵手就是一群巴薩卡WWWWWWWWW

這個設定一直害我想到魔物獵人WWWWWWWWWWWWWW
就是.....到底為甚麼要獵呢?要去獵甚麼?獵到了可以怎麼樣呢?
我非常好奇。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赏金&sid=8JwPxF 63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磨成肉酱就成肉酱啦,一滩还活着的肉酱(?)
直到身体彻底毁灭,抑或是灵魂因为无法承受那种痛楚而彻底撕裂,一个不朽猎人的生命才会最终走到尽头。

一般肉体在腐朽殆尽之前,不朽猎人往往就会因为肉体的痛楚而灵魂撕裂了……那样子的话根本不是安乐死……那就是凌迟啊……
不朽猎人的最初的目的就是干掉造成不朽猎人诅咒的元凶,就是一群疯狂的复仇者……
最早的不朽猎人杀死了那些诅咒他们的三个旧神,但却无法杀死和一同诅咒他们的恶龙,这也是不朽猎人诅咒一直无法破除的原因!
所以他们的称呼一开始是古代黑暗语……这就证明了神明对他们的厌恶
但由于恶龙又和龙种不对盘……所以总的来说,不朽猎人和龙种的关系不错?
其实是互相制衡……毕竟即使到了现在,黑衣队的疯子们也还是干掉过被深渊侵蚀的新神……
所以不朽猎人的终极目标就是干掉那条恶龙,最后终结自己的诅咒,但每一届的领导人都知道……这是绝对无法完成的……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