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维卡利亚魔法学校
久违的学校篇欢乐故事一则
校园剧要写什么?当然是——学习知♂识啦(X)




赛琳娜总是觉得,虽然刘夜豹、不、刘主任的生物演化课很难,这个以母豹子真性情闻名于校的老师上起课来总爱随机点名也很恐怖,但是这堂课的课外作业却一向欢乐非常、脑洞极大。
比如什么让人去休闲草坪上按照形态和喜爱的户外运动给宠物分类生活型啊、什么结合专业背景谈谈演化学理论的普适性啊、什么动物语言结构和介质的变迁与物种演化的关联啊……
当然还有眼下这个,电脑屏幕上,打开的文档里只有空落落的一行标题:发现身边的拟态现象。
想到当初课堂上老师布置作业时那一副“这个作业一点也不难,学校里的动物种类那么多,很容易就可以发现拟态现象啦”的轻松写意的表情,赛琳娜感到头很大。而且看着这些娱乐性质如此浓郁的标题,她越来越怀疑,这老师怕是个盗文科普网红吧,每次收了作业就拿去发在网上当科普软文给自己赚人气卖广告的那种!
嗯,不过,怀疑归怀疑,作业还是要写的。赛琳娜虽然深感愤愤然,但还是只能望着空白的文档发愁。毕竟这作业要算平时成绩啊,这种高难度课程如果挂科了要重修岂不是更蛋疼?
“咋滴啦?唉声叹气的。”身边突然响起油腻的声音,惊得赛琳娜一阵抖。她回头便见室友维姬站在自己旁边的书桌前,正在收拾下午上课要用的课本。
这厮不是在后面床上睡午觉吗,什么时候冒出来的?赛琳娜盯着电脑上的时钟,这才意识到已经快到下午开课的时间了,所以自己这是花了整整一中午还是没能想出作业要写什么吗?天啦……她双手抱头,痛苦万分地感叹:“演化课的作业啊,后天就要交了,你写好了吗?”
听闻此言,维姬放下书包,一拍大腿高声震呼:“完全没有头绪!”这一嗓子来得可谓猛烈,趴在维姬床边上睡觉的奶黄色长毛狗直接跳了起来,吓得哇哇大叫。
我说你没写就没写,整那么大阵仗干嘛呢?赛琳娜拍着自己惊魂未定不断喘气的胸脯,差点想打人。这时候停在上铺床头休憩的焰火色大头鸟也被惊醒,这下可糟透了,那笨鸟迷迷糊糊中准是以为世界发生了末日大乱,跟着黄狗的吠叫节奏一起嘶嚎起来。前几分钟还安静舒适的寝室顿时变成了一座噪音地狱。
本来想不出作业怎么写就已经很让人抓狂了,再听到笨鸟的歌声,赛琳娜简直是要疯了。她猛地站起身,胡乱地将书本塞进包里,扯着维姬的胳膊就向外走。难得一次见这个宅女室友对外出上课如此热情,维姬也小跑着跟她往外赶。
离开寝室走在校园里,赛琳娜还在对刚才的场景念念不忘:“我跟你说,奇迪肯定是在拟态火车和轮船的汽笛,一吵就能把所有掠食者给吓跑。”
“没有这种拟态吧!”维姬白了她一眼,心想这可怜的娃已经快被课程作业给折腾得走火入魔了。

所谓“拟态”,就是一种生物模仿另一种没有亲缘关系的生物,以获得更好的环境适应性和逃避掠食者能力的演化现象。最常见的拟态行为可以分成四种,警示型拟态、欺骗型拟态、幼型拟态和环境型拟态。
当天晚上,翻看着演化课本和笔记,赛琳娜感觉头更大了。尤其是一看到这些名词术语,她就老是想起当初老师讲到这些东西的时候,身后有个闷骚死宅一直在喃喃自语什么“抖S型”、“抖M型”、“自攻自受型”、“你看不到我型”,搞得她满脑子也是不正经的二次元遐想,根本没怎么认真听老师的讲解。虽然看课本上的描述,不得不承认,那个死宅总结得好像还挺到位……
抖S,不,警示型拟态的实施者尽都是些危险的生物,或是有毒或是凶猛异常,它们有着相似的外形,在野外的掠食者心目中形成了类似恶霸联盟之类的概念。据说这种相互之间的模仿甚至还有互相欺骗让对方以为自己是同类的效果,避免这些危险动物相互攻击从而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许多毒虫和毒蛇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而欺骗型拟态与之相反,拟态者本身没有毒性,它们通过模仿有毒的生物来警告掠食者离自己远一点。因为掠食者总是得吃了真正有毒的生物,警告效果才能形成,而如果掠食者足够聪明吃掉拟态者后发现它们是假的,完全有可能学会如何区分两者,所以,这种拟态听起来确实挺抖M的。
幼型拟态就更有意思了,拟态者并不是单纯地模仿其他生物,而是模仿别人的幼崽,如此一来它们拟态所利用的就不是目标的毒性和攻击性,而是目标的护幼行为。这种骗天骗地骗父母的行为,听起来真是比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还要过分,也难怪书里讲这节的时候是用长相鬼畜、看起来怪异得很的一字牙和一字触来举例了。
环境型拟态的概念最简单,通过改变自己的外观或是行为来模拟环境中的一个物品,一片落叶或是一块岩石、甚至一颗高松,将自身与环境融为一体。它并非让敌人误会自己是另一种动物,而是让对方以为自己是植物、甚至不是生物,可谓是相当有创意的一种拟态方式。只是课本上讲述这种演化时配的插图照片……赛琳娜眼睛瞪酸了都没能找到书上说的那只动物到底在哪里!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理知道归知道,但是课本上举的这些例子……什么毒虫毒蛇、什么只在地洲有分布的猥琐动物、什么连找都找不到听都没听说过的物种,根本就没有一种是“身边”可以看到的啊!而且那个搞怪的老师还要求作业里得附上照片,全从网上抄也不现实啊!
于是她又开始依靠着厚厚的课本,望着闪闪发光的电脑荧幕,抱头掩面唉声叹气。惹得维姬又蹭过头来,见赛琳娜写在课本上的知识点笔记,拖着腮帮子思索良久,然后突然恍然大悟地指着正缩在窗外阳台栏杆上昏昏欲睡的笨鸟。别,这笨鸟到晚上好不容易消停了,你别又像中午那样把他给吵醒啊!赛琳娜坐直身子紧张得不得了,生怕维姬一言不合又大喝出声。
还好这时候维姬看来真有正经话题想要讨论,心平气和地感叹道:“我懂了!你有没有觉得奇迪展翅和飞起来的样子很像一团火?这就是警示型拟态啊!”没等赛琳娜跟上她的思路,她就自顾自继续解释,“你看,火是很危险的东西对不对?火羽鸟会放火,其实也是很危险的动物对不对?自己就是危险的东西,还模仿别的危险东西,‘恶霸联盟’,齐了!”
说着她愈发激动,一拍大腿啧啧称赞自己思维活跃。这一声赞叹的音量显然没能控制住,击掌的脆响和言论的最后几个音极具穿透力,刺激得阳台上昏昏欲睡的笨鸟也突然抬起头来四处张望。所幸的是,笨鸟看来是没听到刚才有人正在讨论他,只是仰着脖子茫然失措地发觉天已经黑了,他那双金光灿灿的鸟眼也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于是展开大翅膀扇扇风、低沉地嘶一声,又继续回到梦乡中去了。
笨鸟展开翅膀的那一瞬间,整个在黑夜里逐渐沉寂的阳台竟忽地亮堂了起来。阳台上本没有开灯,只有寝室房间里的灯光透过窗户的阻挡在阳台的砖石和铁栏上映了一层微光。可鸟羽舒展之时火光似是在窗外点燃,金黄的鸟腹周围,艳红的飞羽升腾出飘扬的外焰,翅上和面部的黑纹勾勒出火花跳跃的浓烟。
两个原人看得都有些愣神,尤其是赛琳娜,这个总是一口一个“笨鸟”的主人还真没想过自己那只聒噪的火鸟竟也有如此华美的模样。她意犹未尽地回头看着维姬,点头慢慢地说:“很有道理,我就写它了。”
结果维姬立即提出异议:“不行,这是我想到的,我要写!”
不,这可不行,自己的火羽鸟当然要她这个主人来写才对啊!赛琳娜看向维姬的宠物狗,那个毛茸茸的小家伙正缩在主人的书桌下方,趴在地上一副正准备休息的样子。
“那我和你换!你看你家茜茜,”这时候她猛然感受到了灵感突袭、张口就来,“他叫什么?风卷犬!你知道有种草叫什么吗?风卷草!”她特地重音强调两种生物名字里相同的部分,“我看过资料,风卷草就是一团球能在风沙里滚,风卷犬也可以变成球在沙漠里飞跑。模仿植物、逃避敌害,环境型拟态,齐了!”说到最后她还可以模仿刚才维姬的语气和动作,一拍大腿啧啧称奇。
黄狗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一下子就清醒了,抬起脑袋来眼巴巴地盯着坐在书桌前的两个原人,那一捧毛尾巴犹如随风盛放的茅草。赛琳娜见维姬入神地凝视毛狗的尾巴,眼睛里都快要冒出充满爱意的心心了。
终于她抬起头来,望着赛琳娜露出了大彻大悟的满足神情。她俩四目相对、相视微笑,感觉自己仿佛发现了宇宙万物众生的终解。

脑洞这种东西,一旦打开就会停不下来。
第二天赛琳娜下午没课,便窝在寝室里认真扩写自家的火鸟身上那团鲜艳火纹的深刻含义。她时不时就抬起头用心凝视笨鸟,然后埋头认真敲打电脑键盘。而奇迪歪着头回应主人的注视,好奇之心自豪之意就跟火焰似的熊熊燃烧。
主人这是怎么了?那个平时总是对他一脸鄙视和厌烦的主人,此时此刻却露出了充满关怀与爱意的眼神盯着自己,让他浑身鸟皮疙瘩都要开心得飞起。他都想要满心欢喜地展翅扑到主人面前了,挡住她的电脑、拔下她的耳机,让她眼中全是自己绚丽多姿的倩影、让她耳中只有自己曼妙婉转的啼鸣……
这时候,就像有心灵感应一样,赛琳娜突然一脸严肃地正襟危坐,赶紧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耳机,也不再回头看笨鸟了。
可怕,刚才怎么好像突然感受到了一缕殷切到瘆人的目光,这里是女生寝室,没道理出现变态啊?她夸张地打了个冷颤,算了算了,只要跟那个笨鸟牵涉过深准没好事,她还是不要老是回头看那只鸟好了,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开始发起疯来。
从网上的科普里照抄了不少火羽鸟的介绍,再加上她自己想东想西地加了一堆火羽鸟和火焰之间相互关系的论证和叙述,可字数还是没达到课堂作业要求的底线。不过这次赛琳娜没再犯愁,满脑子都是课本上的描述以及身边活生生的笨鸟案例,又查着网上资料看了一下午拟态的科普,她感觉自己现在文思泉涌、下笔如有神助。
她赛琳娜是个宅,平时没心情上的选修课就翘掉、聚餐的时候才乐意多跑几步、偶尔会被室友维姬拉出去晒晒太阳避免发霉的那种,她“身边”的宠物实在是少得可怜,最熟悉的估摸着也就本寝室和对门好姬友寝室的那几只,加起来一猫、一狗、一鸟、一龟、两蛇。但就算只有那么六个,她还是能找出能够塞进作业里的内容。
比如那只猫吧,林夕的狞猫浑身土黄土黄的、毛皮蓬乱拉碴的就像山里遍地都是的灌木草。赛琳娜记得听林夕说过狞猫是她家山门地区的本地物种,所以狞猫这来自高山的外观大概就是一种对干旱山谷的环境型拟态……等等,刚在电脑上敲下狞猫这个名字,赛琳娜就感觉有点不太对。
说好的环境型拟态需要模拟环境里的一个具体物品呢?狞猫这拟的是啥——莫非是土?不对不对,狞猫单独拉出来放草地上也不像一坨来自深山的黄土啊。那猫要是蹲地上就能变成灌木丛倒还可以作为拟态来写,但是只是单纯的颜色和毛质的话,听起来倒是更像比拟态更普遍更单纯的保护色?这一瞬间,赛琳娜突然发觉了课本里把保护色和拟态放在一起讲解的机智,以及当时老师布置这门作业时脸上洋溢的坏笑和窃喜。
好危险,她堂堂一个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原人,差点就被区区狞猫的保护色给欺骗了。不过说到这个,奇迪那身毛该不会……赛琳娜小心翼翼地回头又看了一眼停在床头理羽毛的笨鸟,一只鸟翅正展开,橙红交映的飞羽果然是炫美至极。这个应该没有错,奇迪的羽色毫无疑问就是火焰的翻版,而火焰可是一种“具体的物品”。这应该不是像单纯的警戒色那样随便演化出几个戳眼睛的颜色就了事的类型……应该不是。犹豫着要不要删掉好不容易写好的前文的手终于放了下来,越来越确信了,这老师肯定是想要把学生的作业放网上去做科普吧,还故意留了那么几个反面教材的坑!
狞猫是保护色不算,那么加沐的草龟该是正统的环境型拟态了吧?草龟模仿的对象岂止是“具体的事物”,根本就是事物本身——那种奇特的龟背甲上有大量的沟壑,而小龟就会把草种在这些沟壑里。她听加沐津津有味地讲过她家龟类保护中心的那些草龟,她总是哈哈大笑地说当一只草龟顶着一身青绿从河滩的茅草丛中走过时,连同类都看不到他的踪迹。
这种自我伪装的行为简直就和原人拿树枝木条往头上一缠变身雨林斗士的军事电影有得一拼……哦对,原人的拟态行为也算“身边的拟态”吗?想到这里赛琳娜顿觉思路仿佛瞬间扩散到了无尽天边,她双手怀抱胸前、翘起椅子腿、呵呵傻笑,可把自己得意坏了。
然后是湿云梵的蛇,那只长条形、绿色鳞片、有翅膀会飞行的木翔蛇。不用查她都知道,这玩意儿肯定和木龙有关系!学校背后的华岭山脉就有木龙,而每学期开学时校长都会三令五申强调学校附近的森林是原始荒野、禁止进入的,这大概是赛琳娜从小到大感受到“巨龙威胁”最明显的一次——虽然她还是没见过活的木龙,只在新生手册上看到过照片。那木龙长得很有个性,比巨蟒更加有力的长条形身躯、浑身覆盖青绿的细鳞、四只小短脚藏在身下、身体靠中部有一对宽大的翅膀——长得和木翔蛇超像的有没有?不对,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木翔蛇长得超像木龙,小型龙长得像大型龙,不用想,这一定就是所谓的幼型拟态了。
她一边点头一边继续写下去扩充自己的作文内容,寝室里难得很安静,一向狭窄的空间这时候却变得宽敞又舒适,果然只要笨鸟不乱叫唤,宅在寝室里也是可以认真学习的啊,根本就不需要出门跑去图书馆。构思措辞的时候她歪头看向旁边空荡荡的两张书桌,一张是维姬的,她去上课了,只留下孤零零的萌犬躲在桌子下面不知道在想啥。另一张则是属于比森林的巨龙还要神秘的白人室友赫羽帝的,那人肯定是去图书馆了吧,也不嫌每天都出门很麻烦。
赫羽帝的蛇没跟着她一起出去,而是坐在书桌上悠闲地打理自己。那只水蛇长龙——赛琳娜更习惯叫他“四脚蛇”,那有着小短指的脚比起鱼鳍还是更像爪子——正蜷身坐着,灵活柔韧的细长蛇身弯成了一个大环,周身的细鳞泛着圆润的青蓝光泽。这看起来挺像笨鸟将长嘴伸到屁股底下涂火油的样子,赛琳娜不禁凑近了仔细一看,这水蛇还真的将脑袋贴在后腿上不知在舔哪儿啊,这副自攻自受的姿态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近距离观察动物舔自己还真是蛮奇妙的,赛琳娜莫名地感到,原来,当寝室里一个室友都没有,自己被一群动物围在安静的空间中央时,时间仿佛就跟着作业一起化为了飞烟,看动物梳理毛发都能变成娱乐活动。
等等,现在不应该想着娱乐啊,写作业要紧,赛琳娜一阵激灵,让注意力回到电脑上。说起来,既然两个寝室的六只宠物里有五只都可以和拟态扯上关系,那么这只蓝色的细长四脚水蛇是不是也可以呢?她随即打开网页,飞快的输入几个关键词,想着没准还能给自己的小论文添上一笔。
“蓝色鳞片”、“长条形”、“黄角”、“水龙”,她输入这几个搜索词,弹出的结果页面顿时吓了她一大跳。
“青鬃龙……”她不由自主地念叨着网页上显示的最佳匹配结果,盯着出现在名字下方的那张高清照片:一条青蓝色的长龙正趴在树林中的河滩上晒太阳,它的外观和木龙挺相似但没有翅膀,长条形的身体肆意弯曲扭绕、四条短腿惬意地耷拉在地上。它的脑袋宽大而圆润、它的头顶长着一对橙黄的短角、它的鳞片小而致密就像滑腻的水蛇、它的背上还有一列似棘又似毛的短鬣……
赛琳娜赶紧扭头看向旁边依然在舔毛的水蛇,眼睛都瞪大了。竟然,还……真的有啊!还真是自攻自受,不对,真是幼型拟态啊!而且这比木翔蛇和木龙还要像啊!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然后放大缩小了一下而已嘛!
那“水蛇”注意到了面前这原人毫不掩饰的惊讶眼神,从无法自拔的舔毛快感中回过神来。他像蛇一样贴着桌面左右扭动身躯窜到赛琳娜旁边,伸头往她的电脑屏幕前凑,想看看这个原人到底在看啥,表情为何会如此夸张。
然后他也看傻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原人好死不死地搜索巨龙的资讯想干嘛!搜索巨龙就算了干嘛要搜索鬃龙!说好的鬃龙里金龙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明星物种呢,为什么偏偏她要搜索青鬃龙!而且还好巧不巧在他留在寝室的时候搜索,搜完还跟个痴汉似的盯着他羞涩的身体看了那么久!
鬃龙可是罕见的巨龙,和那些常见的翔蛇水蛇完全不一样,那可是在传说里都榜上有名的动物啊,也是原人对龙类所有敬畏和恐惧的焦点。上学年年级里出了个红龙幼崽都引起了那么大骚动,要是眼前这人再把他其实是个鬃龙的事情抖出去,他主人还不得又被迫高调一段时间。
完了。鬃龙的动作立马停下,尾巴伸得直直的就跟抽筋了似的,眼睛瞪得极大。真是完了,他早说让一只鬃龙伪装成水蛇实在是强人所难、不太现实啊,这不,只要原人当面对比一下照片就穿帮了。他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老大解释他就只是舔个屁股毛就被原人看穿的事实。
他正焦头烂额如坐针毡不知该如何掩饰时,赛琳娜双手齐拍大腿,振振有辞地感慨:“太好了,又有能写的了,水蛇长龙果然是青鬃龙的幼型拟态啊!”
这一句话直接把青龙满脑子的担忧和惶恐都打得烟消云散,他以不可思议的目光瞪着眼前的原人,再扭头看向停在床头也被吓得羽毛炸开的火羽鸟。那凤鸟显然同样紧张,红艳艳的头冠都立起来了,听到主人的话,他不知所措。
这个原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

入夜,外出上课的室友们都回来了,就连那个平常总是缩在图书馆里经常夜不归宿的白人也在。赛琳娜吃着托维姬带回寝室的晚餐,保存好已经写完的作业,随意刷着网页,很是闲适。
维姬等照顾好了她的萌狗,才打开电脑坐到桌前,并拿出厚厚的几本教科书放在面前。赛琳娜注意到其中有一本便是生物演化学,而亮起的电脑荧幕上没写几行的文档很是扎眼,刺得她吃个米粉都差点噎住。
“怎么,你还没写?”她难以置信地惊叫,明天早上就要交的作业,自己这个拖延症死宅都写完了,看起来明明更加勤恳踏实的室友竟然还没有动笔。
维姬听罢拍拍那些贴着图书馆标签的参考书,淡定地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你就淡定吧,赛琳娜斜眼看她,作业要求五千字以上呢,一会儿有得你东拼西凑的。
说起来,难得大家都到齐了,虽然知道那个品学兼优的白人室友肯定早就写完了作业,但赛琳娜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声:“小帝呢?肯定早就做完了吧?写的什么?”
也是难得一次赫羽帝没有用令人尴尬的沉默终结她的话题,而是接话道:“嗯,我写的龙。”
果然大家都会倾向去写自己的宠物吗?赛琳娜看着晚间又回到阳台上准备入睡的笨鸟,心中突然燃起几丝得意,毕竟她可是除笨鸟外还写了好几个别人家的宠物呢!她已经忍不住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思维活跃见多识广了。
“哦,这个我知道,小青是青鬃龙的幼型拟态,对吧?”
此言一出,赛琳娜顿觉寝室里安宁美好的气氛变得有些奇怪。赫羽帝本是坐在书桌上看书,此时抬起头来一言不发地看了她一会儿,又默默地低下头去了。而她的宠物,水蛇长龙小青,则是万分殷切地不断点头,一副她说得太有道理的样子。
呃,好吧,自己认为的大发现,在这个年纪第一室友眼里大概只能算作常识吧。没人捧哏,赛琳娜觉得有些无趣,视线转向了维姬。而现在这个平时可以一起愉快玩耍的小伙伴正在专心从网络上搜索风卷草和风卷犬相关的资料,没注意她刚说的话。
赛琳娜的目光瞟过维姬的电脑屏幕,见她正停留在一则科普文章上看得出神。“复兴沙漠入侵物种风卷犬的前世今生”,巨大的标题下面是对风卷犬这种动物的详细介绍。看来维姬也和自己一样要从网上摘抄宠物的介绍啊。
可是怎么感觉这个标题看起来怪怪的……她尖起眼睛继续往下瞄,这文章里提到风卷犬由于起源于多风的特里兹荒漠,因此演化出了随风滚动迁移的习性,而风卷草生活的复兴沙漠也是干燥多风又缺乏水源,因此风卷草同样不得不成为了一种会走的植物,这些都和她以前了解的差不多。她还记得自己看过一张拍摄于复兴沙漠的照片,风卷犬和风卷草肩并肩在沙丘上滚动飞扬,两种都是圆滚滚毛茸茸的生物,放在一起不辨彼此,可和谐了。
不对,等一下,果然有哪里怪怪的……她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复兴沙漠的特有植物风卷草,和入侵复兴沙漠的特里兹荒漠特有动物风卷犬……总觉得好像有种不好的预感……
维姬突然回头,见赛琳娜正凑在她鼻子跟前鬼鬼祟祟地偷看自己的电脑,顿时怒目圆瞪,往赫羽帝的书桌上一伸手,便薅走了总是放在那上面的一本巨大的厚皮字典。
“去你的风卷犬和风卷草!”
维姬嗷嗷叫着,厚重的字典“啪”的一声朝赛琳娜砸了下来。
“那是‘趋同演化’!它俩连原产地都不一样!”





虽说是学知♂识,但是……拟态的分类别信,根据世界观加工过的(哎)WWWWWWWWW
然后小赛这个系列的文风真是……越来越欢脱了(掩脸.jpg)
小青:欢脱什么呀,当时我差点就吓哭了(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盗文科普网红

我敏銳的嗅到了氣味(?)

自己就是危险的东西,还模仿别的危险东西,‘恶霸联盟’,齐了!”

WWWWWWWWWWWWWWWWWW

这副自攻自受的姿态真是让人不忍直视。

作為一個歡樂紋,你最近的文章還真是車速略快了WWWWWW

小青差點穿幫WWWWWWWWWWWWWWWWWW
只能說賽琳娜還是個菜鳥WWWWWWWWWWWWW

這種文章真的只有熟於演化的人才會寫出來,
我看著就想起了以前大學的時候學的很多畜牧知識,這些玩意裡面大家最喜歡的就是繁殖學了,
裡面的專有名詞都搞得大家心花怒放,日常使用(????)
還有生理學和育種學,也是一堂課上完腦洞+1,比如:
"你現在是個肥育期的動物。","打完球的男生一股種公味"啥啥啥的,特別喜歡這種學門融入生活的文章。
還有那個學生物都很經典的:冬天冷,記得穿外套膜。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但阿帝也是挺壞,人家觀念差了不糾正(X)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为何对盗文网红如此敏锐,你遇到过?(?)WWWWWWWWWWWWWW
emmm,这个车速没有《旅程》和《观龙记》快,还是属于去幼儿园的车(?)
不过等等那两个好像也不是欢乐文(X)

小赛毕竟不是学生物的,生物只是魔法学的交叉学科所以排了几门相关的专业课
她要是学的生物专业,没准就真的穿帮了!WWWWWWWWWWWWW
小青:这么说来的话……说不定理学院其他学生物专业的原人已经发现了什么(?)

繁殖学让人心花怒放到底什么鬼WWWWWWWWWWWWWWW
外套膜真的经典,哪儿都有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