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黃河,乃中國母親河,長度僅次於長江,對於中國文明發展與文化有極為重要的貢獻。

黃河主
黃河主本身為黃河流域的封建共主,統籌但不實際掌管整片黃河流域的降水,事實上除了從第一彎(這個第一彎依各代黃河主個人意願而略有不同)到出海口的主流段之外,其他的支流域降水都是由各自的河神負責的,但祂們全都是黃河主分封的封建主,有自己的城和自己的制度。經過幾千年來的協商和磨合,共主制度已被公認為"凡是匯入黃河的河流,其河神就是黃河主的小封建主",而每位僅次於黃河主的河神,還會擁有自己的更次階封建主,最終小到水域的靈體都必須向神臣服。

自古黃河主的神位即不是完全世襲相傳的,最早據稱可以追朔到中國的神明系統還未完全成熟之前,那時的黃河水有自己的意志,其身為金黃大蛇,本身即為地球一部分的意志,即自然神,但神格相較於初始四神低得多(畢竟乃為一區域水體之概念)。後來人類與文明神相繼演化出,文明神因被信奉,力量遠強於黃河的自然神,因此黃河自然神逐漸與文明神融合,失去了河流本身的意志,成為被"神明所掌管的"區域。

黃河出現過許多有名氣的黃河主,比如春秋戰國時代的河伯即是一例,據信河伯是被玉帝直接任命為黃河主的,但因老是向人類要求娶親,遭到西門豹對付,其後便無人信其為神,迅速凋零。其後,黃河亦多易主,各個不同文化的民族統治黃河流域的時候,就會信奉他們自己的黃河主,而當該文化消失或者無人再信,神明也就消失了。但一般而言,中國系統的神明是可以世襲的,神明的後代通常也是神,偶爾神格會降低,但神格可以經由被信奉而提升,因此對於河神的職位子承父業相當常見,在文化或地域易主導致的神明消亡發生之前,黃河主一直都是世襲制,而一旦易主,則從頭再來。

目前的黃河主是豆子,乃一條修練千年的鬥魚精被意外提拔成,由玉帝親指。祂屬於由精怪修練成的神,雖已是神,但以擔任神的經驗來說相當菜。過去黃河主也有過由人類死亡後擔任或者由動物靈擔任的,豆子並不是其中的特例。神之所以選上豆子,極大原因是因為他原身是精怪,並不知曉黃河與長江的鬥爭到了怎麼樣誇張的地步,由於長江武力強盛攻勢兇猛,連本來就已經是神明的其他低格神靈都不願意來擔任黃河主淌這個渾水,但中國母親河缺神,對於文明的存續來說是相當重大的傷害,最終便隨便選了一個剛好可以得神格又甚麼都不知道的傻逼過來當替罪羊,導致豆子才剛上任就災難不斷,且神明的力量不足會直接導致流域的環境惡化,至今黃河水的流量與穩定性依然是中國政府頭大的問題。


熙京

自古黃河即有神明居住,於河底部設立有稱為熙京的京城,在水文上統籌整個黃河流域。

熙京為黃河主,即黃河河神──黃河流域最高級降水神明的居城,而黃河中還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居城散佈,各有其主,但僅有熙京能以"京城"稱呼。為一神域,不直接與表世界的黃河實體相連,須穿過河底方可到達,雖不直接相連,熙京中的天空卻即是黃河河底,故完全沒有看見外界天空的可能性。在熙京,白天的時候陽光能透過黃河水照亮京城,純粹是因為熙京中有直接與天庭連結的承天廳部門,天上由這裡派發陽光進來,白天天空是淺土黃色的,而晚上天上就是黑矇矇一片,絕對沒有星辰。

熙京的整個空間裡都充斥著輕水,水族能在其中呼吸,水體也有空氣的性質,故而其他地區的神明來訪,甚至小蛙本身都不會溺死,值得一提的是清水的特性是能熄滅玄火,故小蛙的騰焰離宿在熙京中完全使不出來。。在熙京中精怪們學著人類的一切,自然也化身為人,穿衣躡履直立行走。在熙京中能看到中國至清朝以前的各式服裝,因為精怪們通常習慣採納自己修得人身的時代的裝束,而清距今(2004)近,幾乎沒有這麼短時間就修成人型的新精怪。關於熙京的制度可以參看這篇

熙京整體建築為白底紅瓦,外觀格局為四方狀,皇城與辦公區域相較於北京故宮(紫禁城)為小。


前任黃河主與兩河之爭
雖同為中國的母親河,長江主和黃河主早在幾千年前就開始對立。

一般認為兩河主神的對立並非由單一事件造成,而是在經年累月的中國文化變革中逐漸形成,神明會因信仰而變強大,更強的神給自己的子民帶來更好的護佑,使得信仰自己的人更多,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也是文明神的基本。而黃河和長江到底哪一個對中國文明來說更加重要?這就是一個問題了。由歷史上客觀來看,中國的文化是多元起頭的,但這些文明中的大部分都沒有持續到現代,但一般認為以中國歷史來看,夏商周等重要起源大朝代都是位於黃河流域,被認為最早統一中國域的
秦朝也是以黃河域為重心,因此可以說,在中國文明發展的一開始,黃河扮演更重要的腳色。

但隨著人類的進化,單一文化覆蓋的面積逐漸加大,廣義的中國文化開始統領了長江流域,使長江主也成為中國神明系統下的一份子,長江流域肥沃的土壤與相對於暴亂黃河而言平靜的水文使文明對長江的依賴度大幅增加,加上亦有不少朝代偏安南方更充實了長江域的開發,使得相對於黃河而言長江在文明上的重要性與日俱增,但古代中國人卻又保持著"北方正統"的思維,導致黃河與長江的文明神開始對於"誰對中國來說更重要?"產生對立。

於是小從某一塊土地的降水是歸於哪一流域?大到全中國區域的降水權是誰的?只要牽涉到水文,各式各樣的問題都能引起兩位神明的爭執。除了本來就藩屬於兩大河的支流或匯流河之外,其他獨立於兩大河的流域河神們又因為各種親疏與趨炎附勢而互相攻伐結黨營派,支持對自己有利的神明,導致全中國降水權成了兩河神之間的大混戰,每一代的黃河主與長江主都向對方發動戰爭,試圖證明自己才是最高水文領導。

而幾百千年的爭執下來,一個趨勢非常明顯,就是長江在佔上風,且越來越強。本來黃河的淤積問題和地理問題就使它處於河流退化的階段,中國政權的管理和農耕影響又加大了兩河之間實力的差距,早在數個世紀以前,就已經能預見黃河贏不了這場戰爭了,許多本來藩屬於黃河或支持黃河的神明紛紛倒戈,不是想盡辦法製造地理變化使自己不再匯入黃河,就是直接與長江結盟,長江聲勢如日中天,長江主甚至放話要從源頭朝黃河侵蝕過去,直接使黃河變成祂的一部分。

當時的黃河主(也就是豆子的上一任)聞言大駭,生怕長江主會實行,因此開始使盡計謀勾結其他地區的神明或者用政治手腕去爭取天庭的關注與保護,就為了保住黃河的地位,甚至不惜壟斷魚虎族擁有的金傷藥技術,還費盡千辛萬苦找來資源做出了能弒神的強大神器──萬象,期間幹了很多骯髒的事情,背地裡勾走了不少本來屬於長江主的利益,甚至賄賂天庭讓最終本來應該被中立的神明保存的全中國流域降水權狀落入自己手上。於是長江主向祂展現了自己的力量,發動數次戰爭威脅黃河主交出權狀,黃河主也不甘示弱,兩河的混戰造成了中國多次的氣候異常。

氣候異常使得文明存續有危機,天庭眾神紛紛指責兩神的自私,但黃河主與天庭的許多神關係更好使得長江主背負了更多的責任和指責,終於使得這位力量如日中天的神明決定殺死對方來平息爭端,並挽回自己的利益以及宣示自己的強悍,於是最終演變為神明間的廝殺,最後力量較弱的黃河主被殺,神器萬象被劈為碎片,降水權狀也不知所終,長江主負傷返回自己的流域,卻已經向所有中國神證明祂才是合適的降水權持有神。

其後,滿長一段時間,黃河主的職位處於空缺,誰也不敢擔任黃河主,就怕惹毛了那位強悍的長江主,賠上自己小命,各個匯流河的神明也都老老實實的管理著自己的流域,而偌大的黃河主流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熙京的居民也走了大半,國破城空。

直到玉帝不堪其擾,找豆子來當替死鬼,豆子一開始並不知道情形如此險惡,還傻呼呼地以為自己被超額提拔,不料剛上任不久(這個不久是對於神明來說的不久,對小蛙等人類來說可是十多甚至幾十年)連行政運作都還沒有上軌道,長江主就挾著風雷之勢前來挑戰,殺個全熙京彷彿煉獄,豆子也身受重傷,幸賴早先即是前任黃河主心腹的熙京大將軍螃蟹精謝甲,捨命夾斷了長江主的尾巴,才使祂逃回自己的領域去,但依然虎視眈眈的想再次來犯黃河。

豆子從鬼門關前回來後,立刻著手整治熙京的外交,減少豎敵和斷絕黑惡手段,並提升熙京防禦,想盡辦法要讓熙京上軌道,其後甚至派出小蛙去尋找佚失的降水權狀,打算將其交還天庭,而長江主還在觀察他,祂似乎認為這個鬥魚精轉職的神明還算正直老實,也認得清分寸,姑且看著他之後會怎麼樣。在這樣危險的和平情況下,祂依舊沒打算放棄找黃河的麻煩,又巧取豪奪了趙小令來找小蛙的麻煩。


--------------------------------------------------------------------------------------------------------
辣邊辣個大國!麻煩你們對豆子好點兒,再繼續虐待下去祂身體要撐不住了!
長江主:「我操你媽的南水北調!窩裡反呢!長祂人氣志啊!」(炸
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115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