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会员原创世界名称
其他
(同一个世界观下有大量分散的小故事,彼此连贯的小故事组成了一个大中篇,随性更新一个短篇,并加入到中篇剧情中去。)




坎尼斯堡的剑士乔治·穆勒索盖乌斯身上的咬伤仍在隐隐作痛。作为强制垦荒令的非典型受害者,像他这样的乡下贵族必须 “为耶稣基督的事业”远赴他乡,无论愿不愿意。

猫是一种恋家的生物,通常情况下猫儿们都不会离开艾斯坎尼亚半岛太远,除非是为了老猩猩卢修斯大帝的事业,这也是瞎子都能看清楚的政治事实。

所以传教士乔治不得不继续着他的旅程,雷塔库斯高地寒风刺骨,冥顽不灵的酋长,自负膨胀的帝王,无穷无尽的异教徒——这几年可算是把嫩猫熬成了老猫——就像七百多年前的阿尔塔罗斯一样,在某种程度上,苦修是传教士的必修课,和卢修斯大帝的意志一样,这由不得他选择。

有时候,他也会在脑子里呼唤上帝,祈求那位无所不能的耶稣基督给予他回应并拯救他——

“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

于是名为卡佳·斯涅日瓦的狼族姑娘回应了他的祈祷,就像米迦勒指引了大先知阿尔塔罗斯那样,这位外族少女被阿尔巴达姆的奴隶猎手们抓到了雷提卡城,这是歌利亚帝国的边境都市——只要翻过西北门外高耸入云的阿尔卢普斯山,就是一望无际的沃尔卡亚大草原,而那里,则是狼群的领地。

说到狼群和沃尔卡亚,就不得不提到这片土地和它的故事。涅瓦河就像一把劈开沃尔卡亚地区的利剑,即使是当年卢修斯的七世祖,贤王阿列克谢三世那般文韬武略,也只能将歌利亚的国境线推到涅瓦河东岸。

西北苦寒之地,就连最凶悍的猩猩百夫长也不敢贸然前往。在奥利维安大帝歼灭了他99个兄弟再次一统猩猩帝国之后,帝国开始不可避免地走向衰弱。

一部分游离于沃尔卡亚边区的边缘狼族重新跨过涅瓦河,夺走了本属于歌利亚帝国的那一半沃尔卡亚行省,并在城市的废墟上建立了瓦尔瓦尼亚王国。他们宣称继承了格利亚帝国的一切法统,以此抗拒他们北边的蛮族兄弟。

被绑在石柱上公开叫卖的少女披着狼皮斗篷,头上卡着她同类的颅骨,空洞的眼窝内,绿色的狼瞳隐隐反射着幽怨的光。——同类相杀是狼族野蛮的传统,但瓦尔瓦尼亚狼群已经举国信奉耶稣基督,他们不会做出这样违反教义的事情,显然这只可怜的母狼是从别的地方被拐卖到这群无利不起早的家伙们手上的。

“这是个斯涅日沃的女蛮子,为了抓到她,我们有四个弟兄丢了性命。“为首的奴隶贩子是头精壮的黑山羊,他牵着这只奴隶走到剑客面前,贼兮兮的打量着乔治·穆勒和他并不算太鼓的腰包。

“瓦尔瓦尼亚的便宜货都是些跟狐狸杂种的野狗,我这匹银狼的毛色可是纯的不能再纯了,只有在世界的尽头,沃尔沃尼亚的最西边,你才能找到这么纯种的狼族奴隶。”

少女的脸颊涂着野蛮的纹章,两条血红色的战痕就像两道永不干涸的血槽,隔着老远就能闻到一股腥味。在奴隶主的鞭打下,她并没有出声,只是发出了一阵阵噗噜噜的低吼。

即使她的嘴巴被皮带绑住,仍能让乔治感受到一阵又一阵的寒意,仿佛一个凶暴的灵魂在挣扎,她要报复她看到的每一个人,扯开他们的喉咙,畅饮他们的鲜血。

奴隶贩子的视线仍然锁定着白猫腰间的荷包。这只通体漆黑的老山羊耐心而艰难的等待着他的潜在客户做出决定。

“斯涅日沃在涅瓦河西岸,是已知世界最遥远的边疆。据说那里的狼不会说人话,只要文明世界的旅行者们不慎踏入哪里,就会被他们吃掉,心脏还要被献给他们邪恶的神灵,这些狼精通巫术,他们被诅咒了——”

一只活着的斯涅日沃尔夫,还在恶心的山羊佬手上,乔治决定拔出自己的剑。

山羊的脸立刻变得阴沉起来,同时蠢蠢欲动的还有其他的奴隶贩子。

”我是忠贞骑士乔治·穆勒索盖乌斯,阿尔盖尔的男爵,你们的人口掠夺行为严重违反了阿尔塔罗斯的律法,我在此宣判你们有罪。”

剑客将比他精心打理的胡须还要闪闪发亮的的刺剑高举,身上的毛发完全炸开,尾巴左右轻扫,就像一个弓着身体的毛球。

这是低地艾斯坎尼亚猫族中最下作的挑衅方式,具体来说,只有被阉割过的猫才会对这种挑衅不为所动。一只体面的贵族猫通常不会选择这样的处理方式,听起来事情很严重。

但其实就连乔治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在驱使着他做出这样的行为。

乔治瞥了一眼奴隶少女,少女也在看着他。在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无畏的剑客发现自己竟一时不知所措,幽绿的目光刺穿了白猫的虹膜,直击他的灵魂,他只好避开狼女的视线,转而盯向自己的剑。

看来这是上帝的旨意,穆勒索盖乌斯男爵现在要为他的全知之神而战。






这群丑陋刻薄的老山羊来自埃兰行省,那是在遥远东方的一片被称为阿尔埃兰的大沙漠,传说连诸神都放弃了那片死亡之地。但随着帝国征服阿尔埃兰全境,歌利亚的十字军给这些被诸神遗忘的种族带来了文明,智慧和耶稣基督,但看起来他们对此并不满意,仍然坚持着他们古老的“生活之道”——其中便包括奴隶贸易,埃兰的总督驻地阿尔巴达姆城就是一座用奴隶尸骨堆砌起来的城市,所谓异教徒们的天堂,这是个不可数名词。

”阿尔塔罗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真主尔萨已经选择了新的代言人,我的兄弟。“

黑山羊马利克·穆赫玛一向把那些帝都来的传教士斥为异端,在黑山羊的地盘上,还从未有过任何一个异端敢审判他的行为,这种僭越让马利克感到犄角发痒。

“释放这个奴隶,释放她!“乔治将他的剑锋对准山羊的眉心,试图以更为体面的方式迫使眼前这个老奴隶主屈服。但马利克只是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鼻,震得鼻环叮当作响,却丝毫不为所动。

这里是他的地盘,可这只猫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懂规矩。

”啊,你指的是凯娅·斯沃扎卡,那只难伺候的母狼?”黑山羊将女奴的绳索紧紧攒在手心,皮笑肉不笑的就像在向他的某位劣质客户介绍着私人财产:“只要三千个里亚尔,她当然会被释放——买下她,是否释放她可就由不得我这只可怜的老东西了.”

里亚尔是通行于东部帝国的金币,和帝国金币1:1兑换,是歌利亚式行省制的某种副产物。一个里亚尔通常是一个普通家庭全年的支出,而三千个里亚尔,就算对乔治这种贵族来说,也是一笔天文数字般的财富。

这就是马利克最想给他的羞辱,他知道那只猫远没有他看上去的那般体面。他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因为他有着足够的里亚尔,自然会有专业人士替他解决保全问题。

刚好,囊中羞涩的乔治男爵决定通过暴力解决问题,只为他心中某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哪怕对面这只山羊有着对于一只猫来说巨人般的象族保镖。

“钱德拉,解决这只滑不溜秋的小猫咪。”

贾马尔·钱德拉卡是一只正值壮年的长耳象,通常来说,象族是爱好和平的种族,信奉业报轮回,不会从事杀人的工作。但那些私自篡改阿尔塔罗斯教义的野蛮人征服并同化了他们的思想,贾马尔便是其中之一。

乔治若是趴在地上,还不及贾马尔臀部的一半大,这种碾压式的力量一向是钱德拉的专长,也正因如此,在雷提卡这种法律空白之处,总有象族雇佣兵大展拳脚的地方。

“钱德拉,毁灭,小猫猫!“那只笨重而沉稳有力的怪物操着不流畅的歌利亚语,顺着马利克的方向闭眼冲向白猫,他没有携带武器,却持有一块散只猫高的巨大方盾,这遮挡住了钱德拉的视线,但威力毋庸置疑。

乔治知道自己的细剑无法刺穿这面巨盾,只能侧身翻滚,满身尘土的躲开这一记致命的冲撞。

这有失风度,但也只能这样了。

象族战士看到面前的猫咪毫发无损,甚至有些戏谑的看着他,心中无名火起,提起盾牌,又是一次全力盾击,但依然没有命中。
”钱德拉,是,无敌的!”

但小体型种族也有小体型的优势,不是么~?

连续这么冲撞了三四次,钱德拉似乎有点累,把盾牌放到一边,龇牙咧嘴的盯着面前这只身高不及他小腿的小猫咪,抹了膏的象牙白得瘆人,天知道在他尖利的象牙下,惨死过多少个支离破碎的鬼魂。

小猫冲着大象深鞠一躬,四体攒地,嘴里叼着那把传奇般的刺剑绕到贾马尔的身后,连击三剑,将贾马尔的小腿肚子划出三道不深的血痕,虽然并无压力,但随之而来的刺痛显然已经把这头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公象激怒了。

“钱德拉,要,杀了你!”

钱德拉转身试图抓住白猫乔治,但男爵的剑显然比他的爪子更加灵活,顺着大象的胳膊,剑客窜上了钱德拉的肩膀,对着盾战士脑后的厚皮一通戳刺——就像猫抓板一样。不一会儿,钱德拉的身上已经满是血痕了。

贾马尔很恼火,但面对狐狸一般灵巧的乔治,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不停的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想把这只烦人的猫捻下去。但猫只是半蹲在钱德拉的肩膀上,像一只灵巧的蛇一样来回游走,让这头象毫无办法。

“毁灭!“

从马利克用来捆绑奴隶的铁链中,钱德拉拣选了最粗的那一根,足足有半吨重的铁链在大象的手上服服帖帖的,就像一根轻飘飘的草绳。钱德拉顺了顺手,抓起草绳,循着猫在自己皮肤上划过的印记狠狠抽打起来,猫还没抓住,却把自己打得皮开肉绽。

寒光澈澈的象牙根部开始出血,这是血压升高的表现,这只发了狂的大象此时就像一只嗜血的剑齿虎,开始疯狂地冲撞奴隶市场的灌铅围栏,并用铁链抽打自己身上所有猫咪经过的地方。这只灵巧的剑客不知道象族的象牙能否再生,但很显然,钱德拉并不在乎自己的口腔健康。

但乔治在乎,他知道看台上的某位观众正仔细地观看着自己的表演,或者说战斗,他必须赢得这场战斗,堵上穆勒索盖乌斯家族的荣誉,他要为这位女士赢下这场决斗。

乔治挑衅地跳到钱德拉的头上,戳刺大象的头顶,虽然连头皮都没能划破,但他很清楚,一头激怒的公象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是不会在乎他多造成的那么一点损伤的。正如猫猫所预料的那样,一记猛烈的重击落在了钱德拉卡的头顶,白猫剑客灵巧地顺着象鼻滑地面,在泥巴地里滚了两下,躲开了这道致命猛击。

脏是脏了点,不过还凑合。看着宛如巨人陨落般晕倒在地的钱德拉,乔治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径直走向了那位令他着迷的女士——名为卡佳·斯涅日瓦的狼族少女,这位被俘的前奴隶因马利克的吃瘪稍稍恢复了一些元气,此时正警惕的盯着快速靠近的乔治,被勒住的嘴里咕噜噜咕噜噜地发着低沉的呜咽,似乎是一种警告。

乔治男爵只把这当成了异国风情。按照埃斯卡利亚的传统,他在少女地面前跪了下来,尾巴放平,以示毫无威胁。再然后,他举起了手中的剑,从少女的眉心开始,劈开了束缚着她的嘴套,项圈和手铐,再然后,男爵将手中的剑收回剑鞘,抬头闭眼,等待着弥赛亚的临幸。

”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乔治·穆勒索盖乌斯很乐意为您服务!”

期待中的热吻没有到来,这只脏兮兮的狼恢复自由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她恩公的脖子上制造了两排血口子,夹着尾巴逃离了雷提卡城。在那之后,没有人在这儿听说过关于这只狼的任何传闻,就连大奴隶主马利克也没能再一次逮到她。

作为扰乱市场秩序的惩罚,雷塔库西亚总督府将乔治判给马利克作保镖,在整整三年的无偿劳动中,貌美的奴隶乔治不知见了多少,但只有她和她那双幽绿的美瞳就像折磨小孩子的幽灵一般反复萦绕在乔治·穆勒索盖乌斯的梦境。

还有脖子上那道经久不愈的咬痕。





离开马利克后,乔治放弃了自己的贵族姓氏,卖掉了自己在卡尼斯堡盖尔农场的产业,正式受洗加入了阿尔塔罗斯教团,并成功的通过神学考试成为了一名修士。说来也怪,在加入教会之后,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再也没有骚扰过乔治了,这让他反而觉得有些失落。

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平静,在那之后又过了六七年的光景,二十九岁的乔治修士被教皇任命为德莫克拉提亚的助理主教,协助这里的大牧首,格里高利·米哈伊尔处理宗教事务,并学习无尾猿族先进的神学经验。

德莫克拉提亚是一个由无尾猿族高度自治的城邦,名义上奉歌利亚帝国为宗主,但实际上帝国政府并不能插手这里的政治事务。猩猩帝国的崛起离不开德莫克拉提亚的魔法,因此就算强如帝国政府也要对德莫克拉提亚的公民大会礼让三分。

同时,德莫克拉提亚也是所有一神教的圣地,每年都会有各个种族的一神教徒从世界各地向德莫克拉提亚的圣地蜂拥而至。

相传无尾猿族曾和神住在一起,因为犯了逆天大罪,被赶出了神的花园,从天空划着船降落在地球上。而星舟坠毁的地方,便是圣地:坠毁点。

一神教曾是无尾猿族的秘密宗教,古代的无尾猿坚信只有他们才配得上耶稣基督的救赎,因此他们拒绝所有种族请求传教的邀请,保守基督的秘密,直到歌利亚帝国,就是猩猩帝国的崛起。无尾猿族被称为“艾雷提克”的魔法固然厉害,但他们人数太少,经不起征服者乌卡乌卡大帝人海战术的轮番攻击。

最终无尾猿族和歌利亚帝国还是化干戈为玉帛了——无尾猿族承认自己是猿类的一个亚种,并服从歌利亚帝国的统治,而作为回报,歌利亚帝国割让了相当可观的富饶土地给无尾猿族自治,并奉一神教为全体猿族的国教。

乌卡乌卡大帝改名路奇姆一世,是歌利亚帝国历史上最强大王朝,希米亚王朝的开国大帝,他下令严格封锁一神教的秘密,任何试图将一神教和能源魔法的泄露给外族的猿类都将被刺穿在帝都的尖塔上,他用这种血腥野蛮的方法确保帝国的秘密会永远保持下去。

这道法令持续了一千年,七百年前,一位名叫阿尔塔罗斯的无尾猿先知第一次将一神教传播到歌利亚帝国之外的土地,这便是“先知之种”.但随后他便被按照古代律法处死,尸体被残忍的肢解出四千八百块,藏匿于帝国全境,

但在先知之后,因为德莫克拉提亚民众普遍支持对外传教,公民大会迫使帝国政府废除了这道法令。后来的信徒们找回了其中的一千四百块,送回了他的故乡,也就是德莫克拉提亚,埋藏在无尾猿传统的安息之所,后来的先知之墓中。


圣地:先知之墓被德莫克拉提亚人严密封锁,据传那里藏着能源魔法的本源,但德莫克拉提亚公民大会不允许任何人进入先知之墓。”智猿“卢修斯二世曾策划用武力攻入先知之墓,但特遣队员回报的消息称,擅闯先知墓穴会导致天罚降临,甚至直接威胁全体非无尾猿种族的存续,最后皇帝的计划只好不了了之。

A.P.734年四月,卢修斯七世皇帝驾崩,同月下旬,阿尔埃兰爆发了原住民起义事件,猿族总督被吊死,帝国失去了东方四分之三行省的控制权。卢修斯的小儿子,也就是希米亚的末裔,“流浪者”卡尔从流放地潘达里乌姆被迎回国登基,是为卡尔八世。

五月,瓦尔瓦尼亚王国遣使德莫克拉提亚,要求派遣传教士前往瓦尔瓦尼亚边境城市克拉西瓦尼亚布道。但德莫克拉提亚大公教会送过去的大主教们却都被对方国家海关拒绝入境,这让大牧首米哈伊尔无可奈何。

瓦尔瓦尼亚特使声称,虽然这次的布道对象同为狼族,但这些狼和瓦尔瓦尼亚的狼完全不同,他们野蛮,粗暴,毫无教养,王国政府出于安全和外交考虑,将那些明显没能给”头狼“足够良好第一印象的传教士都遣返了。

他们特别强调,这次的布道地点并不在瓦尔瓦尼亚国内,他们不希望送回传教士的尸体,以避免更严重的外交问题。

至于头狼是谁,这位特使表示无可奉告。于是德莫克拉提亚教会决定将教团三百七十位主教与助理主教的画像寄到瓦尔瓦尼亚王国,在那之后又过了半年,教会终于等来了瓦尔瓦尼亚的复函。没有太多的言语,只是歪歪扭扭的用猿族字母拼着一个词:

Dzhordzh

附一个狼爪印记,一行不知所云的符文,与一撮白得发亮的狼毛。












伊米亚·斯涅日沃夫,斯涅日沃大酋长之子,西沃尔卡亚未来的领袖狼王,如今正为他父亲和妹妹的矛盾发愁。这只年轻的雪狼额上两撮青绿色的眉毛因心情抑郁而显得有些发黑打结。

”他们说在路上了。“他这样打发着他父亲派来的信使。已经一个多月了,父亲每天都要派人来他这里打探传教团的消息。曾在瓦尔瓦尼亚游学过的伊米亚在回到部落后,自然而然地成了狼王,也就是他父亲的外交顾问。

这是一个闲得发慌的差事,却能接触不少外族政要,在传统的斯涅日沃部落中,这个职务通常都会交付给狼王的长子去做。事实上,在他父亲年轻时,也是从外交顾问做起的。但自从父亲不再问政。伊米亚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用文明国家的话来说,现在的伊米亚已经成了没有头衔的摄政王,这一切只因为他的老头子为了他的亲妹妹连狼群都不要了。

作为斯涅日沃少有的开化派小公狼,伊米亚想给自己放个长假,直到诸神黄昏的超级长假。

伊米亚的父亲,是大名鼎鼎的瓦尔沃夫之灾,斯涅日沃大酋长,“银狼王“斯坦尼沃尔卡·斯涅日沃夫。斯坦尼沃尔卡曾以狼族的传统方式挑战过瓦尔瓦尼亚元首普拉夫斯瓦夫,甚至在对方耍诈十面埋伏的逆境下还能咬下他的一条腿并溜之大吉。

他的狼群在一次又一次的入侵中战无不胜,但就是这样一位勇武的狼群领袖,此刻却为了他心爱的女儿而不理朝政。他的幼女在十年前的一次入侵中被瓦尔瓦尼亚的狼群诱捕,那年她只有十四岁,在大家都以为她被奴隶贩子拐走而不抱希望的时候,她却在半年后沿着涅瓦河一路上溯自己找到了狼群。

卡佳·斯涅日瓦是狼群中所有雄性的钦慕对象,却在那次事件后变了只狼,整天念叨着两个以前压根没听过的名字,一个叫基督,一个叫乔治。斯坦尼沃尔卡曾安排他的长子伊米亚微服私访瓦尔瓦尼亚,但伊米亚的汇报是:基督是瓦尔瓦尼亚的神,是一只没有尾巴的猴子,而乔治更是在瓦尔瓦尼亚烂大街的名字。

斯涅日沃一向鄙视那些放弃了自己传统的瓦尔瓦尼亚狼,斯坦尼沃尔卡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信奉一只猴子,还想把自己嫁给那些异教徒。

“斯涅日沃狼群的根本是护佑着我们的万灵,罗德,纳斯提克,乌纳克!“鎏金大帐中,老狼王将手中各式各样的神像一一介绍给他的女儿,但他的女儿似乎并没有在听。

“罗德是雷神,正义之神,同时也是残暴无情的神明。如果我们不敬畏罗德,他会降风灾给我们,狼群便会被困在风雷中无法行动,若是没被雷劈死,便会被寒风冻死,你的毛皮也救不了你。”

说着,将代表罗德的青绿色稻草神像插在卡佳的面前,卡佳将脑袋别到背后,舔舐着自己的鬃毛,似乎完全没有在乎父亲在说什么。

“纳斯提克是狩猎与丰饶之神,他掌握万灵的生命,包括你我。如果我们惹纳斯提克不开心了,狼群未来的捕猎就不会有收获,我们会活活饿死,或者更糟糕——成为其他人的猎物!”

赤红色的纳斯提克神像是由一块完整的朱雀石雕铸而成,作为非典型狩猎爱好者,斯坦尼沃尔卡最崇拜这位神明。他将神像挂在他的狼皮颈环上,就连这个颈环本身,也是他在掠夺瓦尔沃夫时从一只落水狗身上活扒下来的皮做的。

见女儿丝毫不为所动,斯坦尼沃尔卡感到一阵气血上涌,但父亲的本能迫使他将这股野性的愤怒忍了下来。“那你该看看这个,普利亚季纳·乌纳克“

说着,将一尊用大块琥珀熔铸的雌狼雕像虔诚的放置在女儿身边,这只琥珀雌狼的腹部滚圆,乳头也大的出奇:

“你不敬畏神,所以到现在,也没有哪只公狼配得上你。乌纳克是狼群之母,你不敬重乌纳克,就只能看着其他狼繁衍后代,如果狼群不再得到乌纳克的青睐,那在我们之后,斯涅日沃将会亡族灭种,斯涅日达尔部落将不复存在,真正纯粹的沃尔卡亚狼族之血脉将会断绝……”

“够了,父亲!“卡佳·斯涅日瓦反口咬住斯坦尼沃尔卡的嘴巴,这让他的父亲无法再继续说教下去,翠绿的眼睛下,两道泪痕略微有些潮湿,显然这几天和父亲的争吵没少让她心碎。

”我要去找哥哥了,父亲,我受够了“

卡佳戴上了那副用她母亲颅骨制成的面具,披上了她的皮,无视父亲在身后的哀求和咒骂,拖着僵硬的尾巴走出大帐——那里原本是狼王召开狼群大会的地方,现在成了父亲和女儿沟通的修罗场——至于他的狼群,都跑到南面伊米亚的帐篷里去了。

 


这个开场……让我回想起了曾经被《龙枪编年史》统治的恐惧(X)
四个字以上的音译专有名词太多,阅读压力有点大啊(掩面.jpg)WWWWWWWWWW

第二部分就要好点了,有具体的人物对手戏和动作戏描写,就可以享受剧情了WWWWWWW
话说这种刺客型角色依靠自攻自受敌方误伤自己打败体型悬殊的巨人,真是一个屡试不爽的操作啊

而第三部分,确定这是小说而不是编年史设定吗?(?)
等等,“耶稣基督”、“赶出家园”、“星舟坠毁”……无尾猿族,莫非是,人类?(?)
而智能动物(?)又和地球如此相似,看起来就像星际旅行的人类飞了一圈又回到了老家
因此这背景莫非是……人猿星球?(?)

第四部分通过对话的方式展开世界观也要相比单纯的讲解易读许多
卡佳对民族信仰(?)的不削一顾似乎不仅仅是因为自己被异教徒救过啊,不知道她的母亲是如何死的,看来也对她有很大的影响


【发帖际遇】羽·凌风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sid=BEph5b 42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