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19-9-29 23:20 编辑
演化給予人類智慧,奪走其身體之力量,人類雖有智慧,卻無野獸的強悍。因此人類恐懼並尊敬野獸、崇拜野獸,將野獸當作自己的象徵,然則與萬物生靈漸行漸遠,僅依靠法術偶嘗獸身之猛勇。但人尚所不知,野獸也崇拜著人類的睿智,並千秋萬世長生修為,以待成為人。
                                                                                                                  ──摘自 《葛雷德古手記》


簡介
獸化,簡單來說即是人的外型變化為其他動物的過程,不一定是變成獸類,凡是能達成此效果的魔法,即稱之為獸化魔法。獸化是非常常見的法術,由於人類崇拜野獸,許多文化中擔任與神溝通者都必須具備此種能力(比如巫醫和德魯伊等),特別是在自然信仰的文明中是修習法術的人基本功。而獸化作為天生的能力在特種人類中也相當常見,與生俱來即有獸化能力且數量最多的特種人類就是種,狼人與獸行者也在此列。


效果與類型
獸化最一般的效果就是外觀上變成動物,能達成獸化效果的魔法種類繁多,其間也有不少差異,然因結果相同,通常不會分開來個別去獨立取名,統一稱之為獸化,獸化的魔法種類之多正反應了人類對野獸力與美的追求。一個魔法要被歸類為獸化,必須使法術施成之後的部分(可以是部分身體也可以是全身)能被辨認為某一種動物,才稱之為獸化。長尖牙或者利爪的魔法,如不能被分類為某物種(包含奇幻生物)所擁有的部分,則不算在獸化魔法之列。中國系神明變為龍身不是獸化,因中國龍並不是一種動物,僅僅是神明的另一種型態,故不能稱之為獸化。

關於獸化時人類的身體構造如何變成其他動物的模樣?有多種不同的方式:
以人為基底型
此種獸化是人類的骨骼彎曲或伸長為動物的姿勢但不易位,而肌肉則扭曲為動物的肌肉形式,因此獸化後個體仍維持206塊骨骼,尾椎會延長並於中間分節弱化而能擺動,但不會分裂而仍為一塊,獸化後的個體可以動物的移動方式移動,但由於骨骼仍為人類的,因此也能直立和攀爬(但重心位置變化故耗體力),某些程度上具有抓握能力但受限於掌型,獸化為無脊椎動物後骨骼萎縮隱於體內,超過兩對肢體的生物會有部分骨骼外露為外骨骼或變形為翅。多數先天即具有獸化能力的特種人類都是這種類型,比如種、狼人與獸行者,也就是說,採用這個方式獸化的特種人類種類較多。
解離重組型
直接將人類的骨骼與肌肉重組為動物的樣貌,比起以人為基底型更加接近動物,可以做到解剖構造上完完全全的成為其他動物,獸化之後失去人類的所有運動功能,不能抓握與攀爬,甚至腦容量也變小。此種獸化無法變成與人類構造差異過大的動物比如無脊椎微小生物(毛毛蟲、水螅等),獸化後的體重會等比例成為變化物種的體重,如果在獸化的時候被殺死,將以動物的屍體模樣呈現,除非驗DNA等精細生化檢查,否則無法發現其本質上是人類。有許多在獸化後獲得加強力量與減低智能的獸化魔法都是這種類型,雖然是真正的獸化,但相對於其他種類來說是較少見的獸化魔法,甚至被認為是最終捨棄人類身分的獸化魔法,因獸化後減小的腦容量很可能不能再理解魔法,所以變不回來。大部分的神明把人類變成動物的故事中,神明使用這種魔法,使得被施法的對象無法自行變回人類。
障眼法型
這種類型的獸化並不是真正的變成動物,而僅僅是施術者與觀眾其中一方或者兩方,認為對方獸化罷了,施術者本身還是人類,完全沒有任何一個部分變成動物,但因為法術的作用,在其他人(有時包含自己)眼中施術者變成動物,不只可以蒙蔽視覺,此類的獸化魔法常常是能夠蒙蔽所有感覺的,讓人覺得施術者真的獸化了。這種類型的獸化魔法在獸化後所能做出的一切超越人類的動物能力,全都是靠其他魔法達成(比如變成鳥後飛起來,不是真的煽動雙翼飛行而是使用飛行魔法),這些其他的魔法也通常是和障眼法本身綁定的,施用這個獸化魔法就像解開一個帶補丁的安裝包,在使人誤以為施術者是某種動物的時候同時用其他的魔法賦予施術者做到其他動物功能的能力。使用障眼法型的施術者,未必是想欺騙人,很可能是自己也真的相信自己會獸化,障眼法型是最常見的獸化魔法,多數的薩滿與德魯伊都是使用這種法術獸化的,對稍有能力的魔法師來說,障眼法獸化是相對簡單的魔法。因為本質上是騙術,障眼法型能變成任何型態的動物,自由度與人類為基底型一樣廣泛,存在的魔法種類幾乎能變成世上所有動物,有一些甚至能變成以絕種的動物,但這時候外觀上會有施術者自己的想像,無法確實被分類為某一物種,屬於獸化的灰色地帶。

此外也存大量同時具有這三種特性或者介於其中間的獸化魔法。

獸化魔法還有一個為人所關注的問題:獸化後會不會降低智商或失去理智?基本上以人為基底的獸化魔法是不會的。獸化後的種們依舊保有人類的智能,即使變成很小很小的動物,還是可以保持住智能(此時的腦容量不在身體質量中)。解離重組的類型或多或少都會影響智能,端看目標的腦部構造與人類的差異,差越多智商越低,變回來之後能不能恢復就要看不同的魔法內容了。障眼法則未必,有很多情況下甚至會隨著使用的次數增加而侵蝕使用者,最終失去理智。然而以人為基底的獸化雖然客觀上不影響人智,但相比於障眼法更加接近真實動物,常常會使施術者產生「我是人還是動物」的錯覺,對於種和獸行者來說這個問題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心靈考驗,並不是所有種和獸行者最終都能得出「我是有著其他動物姿態的人」這個答案,迷失其中成為假的動物痛苦生活的大有人在,最終當他們面對自己的生命比動物夥伴們更長、無法與動物夥伴們生育後代、被人類殺害或攻擊甚至最終被動物群體以異樣的眼光隔離的時候,下場不一定比失去理智完全變成動物的重組型還好。


施行類型與持續時間
如同效果一般,能達成獸化效果的魔法有很多種,在發動的條件上簡單來分可以分成需要物質介引的類型或者不需要物質介引的類型,而在發動的方式上則總類多樣。

不需要物質介引的獸化魔法
除了本身的體質(種、狼人etc)之外,也可能是在特定的條件下完成了綁定的永恆介引,比如與甚麼動物簽約或者自身帶有某些動物的因果等等。不需物質介引的獸化一般都是靠意咒或者聲咒發動,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種。自身流著動物血液的種和該動物有著永恆的介引成為獸化的體質,獸化時只需喚出自身中潛藏的動物部份即可,情緒激動導致獸化的魔法也在此類型,情緒不是物質。不需要物質介引的獸化和環境與外在物質刺激都毫無關聯,純純粹粹是因為意念或者聲咒而發動。不需要物質介引的獸化魔法一般都是作用在自己身上,甚少能夠作用到其他人(神明除外)。

需要物質介引的獸化魔法
施術者必須提供一個可以使魔法發生的物體,一般就是該種動物的身體一部份或者介代該種動物的一個信物,持有信物後可能靠意咒、聲咒甚至陣咒來發動,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是獸行者,獸行者使用的獸化介引是自己出生時就帶有的野獸皮毛,披上該皮毛後由皮毛與自身的結合發動獸化,皮毛可以視為一個魔法陣,加上獸行者本身的意志意咒,是複合型的獸化魔法。另外一種很常見的獸化魔法是攜帶著類比為某種生物的綴飾或動物部份製成的配飾,比如木雕小狼或牙齒項鍊等等,施咒時使用該物品靠意咒或聲咒發動。需要物質介引的一個特例是狼人,狼人被滿月的環境刺激獸化,介引物質即是月亮。需要物質介引的獸化魔法發動條件是物質本身,時常與施術者的個人意志無關,所以可做到強制把不願意的人變成動物。
雖然種是很常見的特種人類,但在獸化魔法中需要物質介引的類型才是大宗,絕大部分的獸化魔法都是需要物質介引的,會變成甚麼動物是被介引物質所規範,真正與動物永恆的介引類型在比例上很少,德魯伊魔法、狂戰士變身魔法和各種失去人心的重組型獸化魔法絕大多數都需要介引物質,因此有些魔法師甚至武斷地說,純粹靠意志獸化的獸化魔法,「我想變成動物我就變」只有種能夠做到。

獸化之後持續的時間
獸化後可以維持多久的野獸型態?這個問題可以粗略的理解為:以人類類為基底的類型和重組為動物的類型是永遠,而障眼法型絕大多數有時間限制。以人為基底的獸化因大部分是牽涉獸化者的自身想法,可以做到完全不再變回來,一生都以動物的姿態過活的種和獸行者是大有人在,比如珊娜的妹妹雪間,在種的能力開通後一生都以美洲豹貓的身分過活,小蛙在狼之谷多數的時間也是獸化的。只有狼人是特例,雖然以人為基底但獸化完全不受自身意志控制,變成狼人後也不能解除獸化得等到月落,狼人的特性在所有的獸化魔法中都非常特別,特別到曾經有段時間魔法師們不認為狼人的獸化可以被分類到獸化去,但現今,狼人是獸化魔法這件事已經被廣泛地接受了。重組為動物的無法變回來大多是因為減小的腦容量再也不能理解魔法,所以自己變不回來了,或者被神明處罰了不許變回來等等。

而障眼法本身即是不能永久存在的騙術,幾乎都存在持續時間限制,獸化之後持續的時間和法術有沒有介引、使用意咒聲咒或陣咒施行都不存在必然的關聯,純粹因為不同的魔法而有所差異。多數的障眼法獸化會消耗某個東西為代價,可能是施術者的魔力或體力也可能是物質耗損,甚至是生命,一旦代價消耗完就會強制解除,也有很多的例子是受到環境影響,比如阿茲特克人的使用美洲豹皮變身的美洲豹戰士在戰爭結束就會強制解除,或者墨西哥原住民說的夜裡會變成美洲豹的人,會因為太陽的出現而解除等等,各式各樣的限制使障眼法的持續時間不是永遠,甚至凱爾特人的野豬戰士是磨耗戰士本身的生命來達成獸化的,雖然代價龐大,但獸化得到的力量是人身不能得成的,因此獸化至今仍是很熱門的魔法類型,天生會獸化的特種人類們也常常受到只能使用障眼法的其他魔法師們忌妒。


關於獸化時的感覺與所需時間長短
獸化魔法種類繁多,施行時的感覺也各不一樣,大體來說以人身體為基底或者重組為動物的類型都存在劇痛,因型變的過程無可避免的會大量壓迫全身的神經,故是痛不欲生的,但依照不同的法術有些會忠實反映痛苦也有些無負擔。種和獸行者獸化時神經會麻痺抑制身體變形的劇痛,因此全身獸化的瞬間沒有知覺與意識,而狼人的獸化會毫無保留的呈現痛楚,神經被壓迫的劇痛可能造成休克和心肌梗塞,因此狼人的獸化非常危險,能夠的話他們會盡量避免自己獸化。障眼法類型的獸化由於不涉及構造上的型變,不會有感覺,這也是使用障眼法獸化的人常常以為自己真的會變成動物的原因,與真實能夠變成動物的種和獸行者相比他們確實更相像。

至於獸化的速度,通常魔法界認為種獸化的速度是所有獸化魔法中最快的,一般為千萬分之一秒,心念一轉即獸化,畢竟獸化是種最基礎的能力。不同的魔法獸化時間不一定,一般而言歷時越長越痛苦,且獸化後需要更長時間休息恢復力氣,狼人甚至需要半小時才能完成獸化(但狼人獸化卻是意識不可抗拒的),而使用物質介引或者法陣或者詠唱的獸化魔法通常也更緩慢,另外獸化時有神經麻痺保護的特種人類,若個體局部癱瘓即無法再獸化此部位。


局部獸化
局部獸化與獸化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只有部份變成動物,其他部份依然維持人類的樣子,局部獸化現象發生在不同的魔法裡面有不同的意涵,許多獸化魔法不能造成局部獸化,因此局部獸化與全身獸化比起來更少見。

對於種來說,局部獸化是獸化技能更上一層樓的境界,要想變成動物較簡單,要想只有部份變成動物比較困難,需要非常了解每一個身體部份獸化前後的差異才能做到,熟練的局部獸化不僅可以只把自己的一顆牙獸化,也能獸化眼睛看不見的部位,因此通常只有日常必須常常變身且運動量比較大、生活模式在人與獸間頻繁切換的種們比較容易掌握這個技能,擅長打鬥的種通常也更可能會,小蛙就是一個局部獸化熟練的傢伙。

相比於需要感覺和意念上的能力提升才能做到的種的局部獸化,使用物質介引魔法發生局部獸化的情況一般都是魔法失敗的象徵,追本溯源,大部分的獸化魔法是以整個人變成動物為目的的,只變一半或一部分是不成功的,少有魔法是以局部獸化為目的。這種局部獸化非常危險,常常伴隨著變不回來的後遺症和魔法反噬,發生局部獸化的時候施術者一般都很驚慌,有些局部獸化直接是致死性的,如魚鰓外露但身體還是人類,或者呼吸器官變成別的構造使得氧氣涉入不足造成窒息等等。通常使用物質介引的獸化魔法時,施術者會設下防護以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寧可變不過去也不要變不回來。

神明處罰人類的時候倒是常常有局部獸化的現象,這就是為了使受罰的人被懲罰。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