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龙峰追忆录

秋季的龙峰,茅草昏黄、松柏垂叶,一个少女走在山脊上,步履又缓又重。周围看不到别的生灵,那些往日里占据天地的群龙全都不见踪迹,那人只能安静地独自前进。
冷风掠过原野,草叶响起萧瑟的颤音,带来无尽寂静与孤独的凉意。少女抬手裹紧大衣和脖子上的围巾,背上翎羽稀疏的双翅也不觉收拢,一条长尾僵硬地拖在她身后。这可不是普通的“人”该有的模样,龙的外观也带给了她龙类的特征,即使那条毛绒围巾看起来再暖和,也无法帮助冷血的少女抵御山风。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昏灰的云层笼罩在她头顶,将山区的下午变成了日暮。黑色的眼罩斜着挡住她的左目,几道疤横在鼻梁和脸颊上,平淡而无神的独眼显得很是落寞。希望别下雨啊,少女心想,加快脚步越过枯草丛生的峰峦,前往自己的目的地。
少女沿着荒野的山路,径直走到一座洞穴前。于大地上裂开的洞口切割了掠过山顶的罡风,乱流发出狂乱的呼啸,让这地方变得比别处还要冷。她只得伸手一直抓住几乎被狂风掀飞的围巾,驻足向这深穴中张望。
那是一座漆黑的深渊,没有直射的阳光笼罩在头顶,她根本看不清底部的模样,洞口之下只有不断涌出的疾风不知疲倦地嘶嚎。少女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迈步,纵身跳进黑洞。
坠落之时她微微展开背上的翅膀,却没有像鸟那样扇动用以飞翔。两只羽翅的形状有些不一样,左翅明显短了截,大部分翅面都被截断,这令右翅只能尽量收起飞羽才能勉强保持住平衡。自洞底升起的气流托着她的双翅和身躯,缓缓降落。
一颗火球在半空中燃起,跃动在少女身侧,点亮了周围的空间。洞穴很大,火焰的光芒只能触及到侧边的岩壁,弧形的壁垒让整个洞穴看起来就像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垂直圆柱型空腔。很快,山岗上的疾风之音就听不真切了,时不时,有攀龙从岩壁上爬过,只有细碎的脚步声于洞穴里来回激荡。那人循环声望去,便追见攀龙细长柔韧的身躯和宽平有力的脚掌迅速掠过石壁的尾迹。
人影继续往深渊底部下坠,借着火光小心躲避沿途的障碍。圆形的洞穴之中并非完全空旷,古树的残骸横贯其间,两端深嵌于岩石的裂缝。巨树死透前长出的根系埋入泥土、岩石随水流的冲积也蔓延到树上,木与石经历漫长的岁月渐渐融为一体。许多古木上刻有宽大粗糙的印记,像是巨大的抓痕,而这连通深渊的所有横梁一起组成的便是巨龙进出的阶梯。
只是,已经很久都没有龙使用过了。少女绕开这些走廊般的巨木,靠近一侧山体。洞壁也非光滑的平面,其上布满了大小不一的空穴。她还记得这些地方曾经都是堆满古籍的藏书室,可现在只剩下寥寥书本躺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飞灰,也是很久都没有龙光临过的模样。
少女不再去看那些破败废弃的痕迹,认真凝视着漆黑的洞底。很近了,没多久她终于抵达深渊之底。即将降落的时候,从身下升起的气流减弱,她不得不扇动翅膀保持平衡,却扬起大量沉寂在此处的烟尘,刺激得她不住咳嗽。
可她的脚步并没有因此停下,站稳之后她继续漫步于崎岖的洞石间,从圆形洞穴的边缘走向中央。一个似是小山丘的黑影耸立在那里,她走到山前站定,抬起头沉默地注视着,很久。
“老师,我来了。”
她说,语调很低沉,话声很轻,话语在洞壁间回荡,却没有回应将其拦下。洞穴深处没有风,也没有生物的动静,只剩刚被这来客的旋风所激起的尘埃默默坠落的颤音。
她向那山丘伸出手,掌心缓慢触及岩石粗糙的表面。山丘和四周的土石相比,无论是颜色还是质感都截然不同,那是略带金属光泽的深褐色,页岩似的薄片一层层堆叠出巨兽的轮廓。那脊背的曲线流畅而富有力量、那伏地的双翅明显萎缩了无法匹配高大的身躯、那粗壮的四肢充满了肌肉的虬节质感、那卧倒的头颅上还能看到尖棘和紧闭的眼眸,细细观察,便能发现有龙的形体隐藏于岩块之下,这山丘就像泥塑艺术家手中的毛胚。
少女的手轻轻抚过岩龙的面庞,几片页岩在她的触碰下蹦脆断裂、顺着石山滚落,在岩石上留下了一道孔隙、一个空洞。但那里面却不是更多的坚岩,缝隙里露出的是细密而干燥的硬鳞,是属于动物的鳞片。这不是什么狂野的雕塑,而是一头真正的巨龙,正静静地趴在地上沉睡,任由庞大的身躯被大量矿化的脆岩笼罩。
“这一觉可真够久啊……”
少女自言自语,她剥下龙面上更多的页岩,手伸进裂口里抚摸巨龙的细鳞。寒冷但蕴含着比岩石更加温润的气息,这巨龙还活着,只是沉沉地睡着了,睡了太久太久,直到鳞甲上分泌的充满矿物的蜕皮渐渐于龙身外硬化,直到龙体内丰富的矿质也趁休眠而代谢减缓之时渐渐僵化了它的肌肉,直到最后连血液和神经也被矿石所填满、盘踞山野的巨龙终将成为新的山峰。
“你再不醒来,虹龙就真的灭绝了。”
说这话的时候,少女身旁的火球忽地跃动了一下,那巨龙印在洞壁上的影子也因此而耸立,仿佛沉眠中的龙终于苏醒。看到这一幕,她甚至有些晃神,待火焰安定下来,一切才归于最初的寂静。
那巨龙自然是并未醒来,少女只得低声叹息,转过身依靠着岩层覆盖的龙首,慢慢坐下,就像她过去每一次来看望这头老龙时常做的那样。只是龙身上的页岩比过去更厚重也更坚硬,她背靠龙岩时撞到了脊椎上因受伤而生的骨刺,疼得她一阵哆嗦。但至少,她的背部能感受到虹龙血管里仍有血液在潺流、静下心来仍能听到龙心沉重而缓慢的脉动,这依然让人安心。
坐定之后,她头枕着巨龙的嘴角,仰面凝望垂直洞穴顶部被古木切割成碎块的圆形天空。不知不觉的,她抬起一只手挡在右眼前,阻隔近在面前的光源所投射的火光。感觉,这只仅存的独眼也因为长久以来的积疾,而开始有点畏惧刺目的辉芒了。还是聊点别的吧。
“老师,还记得北缘高地最大的老树吗?你最喜欢的、又宽又清静的那棵。今年夏天,它被雷劈得只剩一半,但是竟然没死,现在变得可受欢迎了。”
依然仰望头顶在深色的洞穴映衬下显得灰蒙蒙的天空,少女自顾自地讲着故事。没有给巨龙预留回话和确认的时间,她也明知沉睡中的巨龙根本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巨龙的休眠不像其他物种的睡眠、也不似蛇蜥冬季的蛰伏,长久以来她见过也听闻过不少巨龙的休眠和惊蛰,那更像是暴食后潜伏的森蟒、亦如激斗后归于平静的河蜥。这些独霸一方统御万物的生灵总是需要通过沉睡来消化活跃时获取的矿食和能量,这短则数月长则数年的休眠是巨龙自己也无法控制的生理规律,一如万物的生老病亡。
“我猜是断裂的枝条枯死后缠在树干上很像长龙,你也知道的,那些年轻的家伙可喜欢长得像龙又巨大的东西。以前西海岸那座龙山也是,你还带我在那儿练习过魔法。”
说到这里,她惊觉这漫长的休眠期让回忆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老虹龙的彩鳞在龙峰初夏的阳光下到底是什么样的颜色,她都记不太真切了。头顶太小的天穹上看不到龙飞过的踪影,而她都已经快要忘记上一次看到虹龙翱翔、听见虹龙沉吟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那地方变化更大。前些年有只牛黑龙在上面搞爆破,把石桥拦腰炸断了。现在的龙山一点也不像巨龙。”
这样的时光到底持续了多久?算下来,老虹龙从她开始游历不久就陷入了沉眠,已经过去快要三四十年了吧?她是在卡亚洲的游历结束、回到龙峰之后才得知老虹龙进入休眠期的消息,这本身倒是没让她意外,年迈的巨龙陷入休眠的频率本也比年轻的龙更高。
她等待着虹龙像过去一样从沉睡中苏醒的那一天到来,期待着和老师继续研习魔法的时光重现,生活缓慢的巨龙最不缺的就是以年为记的耐心。只是,当龙蜕成为了山岩、当分泌物再也无法被龙身的代谢抹除,她才发觉这次老虹龙休眠的日子显然是太长了。
“说到海边……前不久艳青洲东北的礁石群搁浅了一只生病的海王鲸。据说已经有两个多月了,鲸的内脏都开始腐烂,腹部隆得很高。但人们去叫他,他还能睁眼。”
仰头也挺累的,冷气顺围巾的缝隙钻进领口,脖子上的伤痕微微刺痛,少女低下头,转而盯着在火光下沟壑纵横的洞穴地面。地上斑驳摇曳的光影让她不由得愣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讲的故事引发了心理作用,总觉得腹部时不时地有内脏在抽痛。一时间,洞穴内陷入了长久的静默。
不对,不是说换个话题的吗?怎么到头来又绕回去了。她深呼吸,即使身处低下也能嗅到空气中淡淡沉闷的味道。
看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她可不想在连绵阴冷的秋雨中留在户外。少女伸手从大衣的口袋里拿出一页纸张,庞大又繁杂的魔法阵画在那上面,许多地方还用不同质地的笔做了标注,密密麻麻的文字挤满了整张纸。这才是她此次前来最主要的目的。
习惯性地,她把那张纸高举越过自己的头顶,以往她总是这样做,只有尽量让纸张靠近龙瞳,那头体形庞大的虹龙师长才能看清她手中的困惑。可这次她举到一半时,筋腱受损的右肩上传来的剧烈阵痛就打断了她的动作。行为停滞的瞬间,思维也突然从记忆里回过神来——差点又忘了,老虹龙现在已经看不见、也再听不到她的提问了。
明明以前那么热络地和她讨论这个魔法的脉络,那么殷切地想要知晓每一个符印的深意……她放下纸张,低头注视这她熟悉到几乎可以丝毫不差地默写出来的阵型,想要提的疑问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口。
生命的封印,永生的咒语,这个牢牢烙在自己胸口的魔法阵,亦引发亦终结过一场战争,并将她的人生拖向了地狱。和这个魔法阵相关的研究笔记早已在虹龙尚还清醒的那场战争中被损毁殆尽,追求不朽的巨龙遭遇了难以跨越的技术阻碍,只能将这个勉强维系生理机能的魔法阵交出用作实验,企图以不死的魔法挽回战场上濒临陨落的龙命。
而她就是那些垂死实验品的其中之一,她成功了,封印强行挽回了她弥留的生命。也只有她成功了,受致命伤而不即死、却仍需经历漫长的时间和苦痛以治愈。那些巨龙感慨他们总算是做出了一个半成品,但无法绕过的障碍磨灭了他们继续研究的热情。最终,许多年过去了,大概也只有她和老虹龙还在一如既往地探究,还在渴望重建每一个符号的本意和它应当达到的功效,只想把那个还未完成的诅咒变成真正的祝福。
可越是深入研究,她就越是了解这魔法的含义、越是发觉它的局限、越是醒悟当年巨龙们所面临的障碍到底是什么。
低垂的手触摸到虹龙的石肤,沉静的身躯仿佛凝固了空间。这矿食巨龙的庞大体型之下淌着流速缓慢的血,低速的新城代谢、过大的体格和粗犷的神经令他们大部分行为都比小型生物更慢,属于巨龙的休眠耗时也总是比小型的蛇蜥更加悠长。小型动物崇拜巨龙的庞大和高寿,却不知巨龙缓慢的生活方式跃过了多少光阴。
甚至包括死亡。她曾经见过猛熊心脏被枪击后仍能反戈一击、高象被斩断了头颅仍能扬起管吻,巨兽漫长的寿命赋予了他们同样缓慢的死亡。而她相信即使沉眠的巨龙肌肉和躯体业已矿化,龙的意识也将留存着,直到神经终究被岩石蚕食殆尽,简直就像龙的生命被层层叠加的岩甲封进了躯壳里。
战时那些研究者从巨龙漫长而不屈的生命力里提炼出的魔法,所指向的目的地根本就不是永生。
讽刺的是直到虹龙终于迎上这条属于老年巨龙的归途,她才意识到所谓重伤不死到底意味着什么,以及当年仅有她成功融合了魔法的原因。身为非自然存在的转基因动物,她同时具有巨龙磅礴的自由意识和缓慢的代谢、与小兽袖珍并易于治疗的体格,因此对巨龙而言多此一举、对小兽来说无法驾驭的魔法在她身上终于发挥了效力。她成了一个负担着巨龙缓死机制的小兽,一个享受着小兽敏感神经的巨龙。
于是,所有对完整封印的企盼全都伴随着真相变成徒劳的虚妄。其实,她早该想到的,研究魔法那么长时间了,根本就没见过控制时间的奇观,从来也不存在死而复生的神迹。也许,自实验成功之后无法成长的身体就是一个预示,她早已在那场战争中就死去了,巨龙的魔法不过是延长了她的归期。什么慨不惧死、什么所向披靡,一次次借助封印的力量无畏浑身遍体鳞伤,直到这时她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她早已踏入了无法回头的宿命,正如病鲸面向浅礁的航行。
只是,现在才明白这些,已经太晚了。陷入沉眠的老虹龙是最后一个研究那魔法的巨龙,从此之后没有人再能解答她的疑虑、也没有人再能分担她深陷困境的心情。想获得的解答、想寻求的教诲,结果全都没能来得及说出口。
在她身后,年迈虹龙的身躯里埋葬了太多的岁月,那是她终其一生游走了许多地方也无法理解的分量,而如今她却正在见证这本巨著的终章。这经历了漫长的时光终将化为矿山的生灵降下伟大的安宁,独自面对的她甚至都不知要如何提出自己的问询。
少女只能抬起没拿纸张的左手轻轻按住有些颤抖的右臂,皮肤上每一道伤痕外的粗糙厚茧都好似虹龙周身的岩砾。她微微回头凝视沉睡中的虹龙,坚硬页岩覆盖之下她几乎感受不到巨龙缓慢而轻微的呼吸,但窸窣跃动的碎沙依然传达着龙心脉搏的共鸣。
而那内心的共鸣又逐渐变成了嗡嗡的嘈杂低音,但不像是有生灵靠近的动静。大概,只是不断的伤痛叠加导致的例行耳鸣吧,每当安静的时候或是下雨前总是能够听到。
她只好折叠纸张重新放回衣兜,站起身来,强烈的头痛和昏厥顿时统治了她的脑海,她急忙倒伏在巨龙头侧许久才缓过神来。这些年来后遗症导致的贫血越来越严重,果然得赶紧回去了,赶在潮湿的空气引发关节和旧伤疼痛到无法行动之前。
转身顺巨龙搭建的阶梯离去的时候,她注意到古木被龙爪撕裂的伤口里竟长出了小苗,以前似乎都没有见到过。少女走到那棵幼苗前,伸手抚摸在火光下显得焦黄干枯的垂枝。古树的新芽比容易崩裂的页岩还要脆弱,她小心翼翼托着晃悠的叶片,不敢用力。这不知被折断了被连根拔起了多少年的古木竟然还活着,一如化石而不死的巨龙、以及重伤而不死的自己。
还有高地的树和远滩的鲸,她又想起那亘古的命途和恒久的安息。也许,她的疑问根本就没有答案,亦或是于石化中默然的虹龙就是答案本身。对于每一个体型庞大到摄人心魄的生命,死亡都是一场漫长而孤独的修行。
“那头鲸……等有空的时候,我想去看看他。”
她回头看向洞穴的圆心,眯着眼睛似乎是在微笑。可那巨龙仍然一动不动地卧着,它已经沉默了太久,并还将继续沉默下去。



蛮早就想写的,一头巨龙的自然死亡,一场也许可以称之为浪漫的死亡
一部分灵感来源于去年还是前年有个偷飞机自杀的新闻,也是个悲伤而浪漫的死亡事件
另一部分则是有关生命封印的更完整、更基础、更生理、更本质上的设定
以及点了N年前一张图里血翼黑龙所推崇的“向死而生”的题(?)

虽然结尾留下了一点希望,但是后续的剧情你们也知道了,去往死亡的路途是单程的,并没有希望(X)
不过,也不要为只出场了几次就死掉的库玛伤心,阿D死的时候,库玛估计都没死透惹(XXX)

这个故事也算是后来《雨落》里阿D想自杀的起因吧
不仅仅是因为旧伤本身的痛苦,还因为她潜意识里的自我毁灭不过是自起初就想要寻求的解脱
至于白麟知不知道这些事,阿D死前留下的信正好就可以用来装这个啦(不)
填坑一时爽,一直填一直……还是没有挖坑爽(X


【发帖际遇】羽·凌风 正在兽王森林散步,刚好看见小雪狼忆雪·雪漫,因为小家伙实在太萌了所以一整天神清气爽,获得 16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讓我大膽猜一下,看這標題有龍要死!

攀龙是什麼?

洞裡滿滿都是死亡意象的東西!書都去了哪裡??
原來睡著的龍是會直接礦化的嗎!你這讓我想到了古代僧人為了肉身成佛,
制定了特殊的食譜,照著那個吃和生活,最後就會將自己製成木乃伊,
整個過程只有最後幾天需要弟子幫忙,其他部分都能由修行僧自己完成,
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在身體裡累積礦物質,特別是鐵金屬,然後最後的一個月內服用的是松葉,
某些種類的松葉含砷,等於活活把自己做成標本。

我看完了對劇情沒有甚麼多餘的想法,因為屬於很平淡的,主線過度類型的作品吧,
但是卻讓我想起了很多很多不相干的圍繞死亡的東西!
比如夢枕貘這幾年的陰陽師故事都不怎麼是刺激的冒險了,晴明博雅日復一日的討論死亡!
博雅哀嘆生命無常,卻覺得晴明好像不死的東西悠然存在於世外,類似這種的故事!
一看.....作者一身病也70歲了.....不意外.....

你知道我為啥那麼急著把烈火流星的故事大綱寫出來?
我怕我被歲月磨去稜角,忘記了曾經自己的中二!忘記自己有多不可一世和所向披靡!
這幾年雖然我生活安定且從事自己喜歡的事情,
尚且保住了我那自己都覺得不知打哪來的近乎自以為是的氣質還相信自己是終會成大事的人,
但我周圍的朋友經歷了人生的折磨默默放棄夢想的大有人在,我看了超怕的啊!

毛毛你大學的時候寫了很多冒險和愉快日常,讀研的時候戰鬥寫得多,最近......
最近的幾篇除了小賽系列,都全是死啊!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其实这篇本身并没有任何生物真的死了啊,而是都处于“正在死亡”的状态WWWWWWWW
一开始的意象当然就是为了营造气氛的,那些书大概是被瓜分了吧,一种拿遗产做慈善的概念(X)
攀龙就是会攀爬的龙咯,跟飞龙就是会飞的龙差不多啊WWWWWWWW
睡着不会矿化,是死亡会矿化啦!你没看文里说了矿化显示这不是普通的睡着而是正在死!WWWWWWWWW
而巨龙死后会变成新的矿脉也是以前经常提到的,这里体现的就是真实的过程(?)

最后……最近的死很多?你怕是对我的恶趣味有什么误解?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我說的最近是這幾年!!!!!!!
這種慢性死亡(?)或慢性疼痛的作品有增加的趨勢WWWWWWWWWWWWW

這也死太久了!久到我有點覺得中間可以被叫起來WWWWWWWWWWWW
這真的是巴夫洛夫會跪吧!庫瑪很忙,庫瑪正在死亡!
一個死可以死上這麼長的時間,簡直夠阿帝來來回回的看......要坐著等他死透都不容易......
相比之下阿帝的死法簡直小動物!太小動物了!
個人感情上,我還是喜歡瞬間死.....

我是好奇攀龍的設定是不是很類似方舟岩龍?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因为前期建立积伤的结构写得差不多了可以填后期的坑了啊,写虐文一时爽、一直写一直爽(X)
等后期的心理填的差不多也就可以继续填初期的坑了(X)

我就是担心观众会无法同情植物的死亡状态、也无法get现实不存在的巨龙的死亡状态,所以才用横向比拟的方式写了那只鲸!
这种内脏已经腐化、机能已经崩溃,只是因为体型太大需要烂很久所以在烂完前还能剩下部分意识的状态,最好是可以救活啦WWWWWWWWWWWW

至于阿D……等等,中间那一大堆篇幅不就是用来讲她的死法其实是巨龙型的吗???WWWWWWWWWWWWWW
从内战获得封印开始就是巨龙的缓死状态,活了三四十年,死了七八十年,不管喜不喜欢,反正她自己挺怕的(X)WWWWWWWW

攀龙不是岩龙,要说有原型也是红线鬃龙一类的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6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阿帝後面那個太瞬間了,跟前面比起來....那個曲線近似於指數函數.....
而其他巨龍死亡是有高原期的.....酸鹼平衡(?)

但我堅持腦會先爛!腦那麼軟爛WWWWWWWWWWWWWWWWW
我覺得腸胃爛掉之前腦會先失能!腸胃失能的時候腦的養分不足就先死了WWWWWWWWWWWW
醫院裡那些插管的都是先昏了才死的,先爛了才失去意識太可怕了!阿帝不怕我都怕。

但是她在中間幹了那麼多事,邊死邊做事(?)太難以感同身受了啊!
所以這篇只是她去跟老師一起死,老師的過程比較快而已
然後白鱗愛的簡直是阿帝的死亡本身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19-10-8 23:33 编辑
回复 6#  @紅峽青燦

最后很瞬间很指数不是因为……封印被解除了吗?你忘了后期的雨落里面她的状态不也是很平衡?(?)WWWWWWWWWWWWW
人又不是巨大生物,而且人因为脑太发达了还是一种脑部本来就比同体型其他生物死得都快的生物,拿人作比方没有参考价值!WWWWWWWWW
而且这些生物的神经系统可是顽强到可以体外驱动魔法的,这可是DL生物的基础生理WWWWWWWWWWWW
阿D是做了很多事,可是中间的篇幅还专门提到了那些事恰恰就是“赴死”的一部分啊,所以她才怕WWWWWWWWWWW
白麟: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X)
羽·凌风 于 2019-10-8 23:30 补充以下内容 最后经过了聊天室的约谈(?),破案了!

我之前还以为是灿你对文章的内容没有get到所以才会那样想,原来是因为情感上不好接受!(?)
这种出于喜爱的不接受,也许……也是一种对待死亡的浪漫吧!(什么鬼)WWWWWWWWWWWWW

我也是觉得情感上有些惨烈,不太好接受,但是性质上、不管是封印的效果还是经历,这样都实在是太合适了!(X)WWWWWWWWWW
只好献上阿D的心情用于安慰
于是,所有对完整封印的企盼全都伴随着真相变成徒劳的虚妄。
(炸)W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當然是情感不好接受了!我簡直就是被你爆擊了!
你寫得那麼明,我不是沒看懂,是不能接受啊

這就好像.....你追了一個英雄番追很久,然後最後幾集發現這個英雄其實一開始就在作夢!
劇情都是躺床上想出來的英雄的夢境,而這個英雄也不是英雄,就是一個會幻想的人一樣的感覺!
我覺得被夢結局般的爆擊了,而且打開了回頭一看,其實前面每章都在暗示這個英雄其實在睡覺!


我不要相信阿帝的心情了我傷心了.....嗚嗚嗚阿帝......
我可真的是用追番的態度在看阿帝的!有時候都會腦補阿帝的情節的......

(來自網路)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8#  @紅峽青燦

哎WWWWWWWWWWW 只好给你一个抚摸(X)

我给你捋一下,你这么想就好受了(?):
虽然阿D的死亡状态是真的,但是她因为潜意识里的自毁而产生的勇气和牺牲行为也都是真的、因此而带来的成就和拯救下来的生命也都是真的啊
那么基于【It’s not who you are underneath, it’s what you do that defines you.】的理论(什么鬼?),她的“人生”也就是真实存在的
而封印所带来的也就是所谓的【向死而生】,正是因为死亡永远存在,所以生命才有值得追求珍贵和美丽的意义
正是因为引导阿D人生的是死亡而非永生,所以她对生的追求才那么积极、无畏和彻底
就像只剩几个月的癌症末期病人完成自己遗愿清单的过程,那也是人生中最耀眼最美好的一段时光(?)WWWWWWWWWWW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