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很久沒有發夢文了,因為最近做的夢沒有很有趣,可是昨天晚上做了一個超恐怖的!內容不驚悚但對我來說超級超級恐怖的啊!

我夢到自己在一個超大的城堡裡面閒逛,城堡有好幾層,我空降(?)頂樓開始往下,有一個又高又白的女人在屋頂上接應我,帶著我我往下走,仔細一看這女的不就是愛莉絲菲爾嗎!然後這裡是艾因茲貝倫城堡?一邊走她瘋狂跟我閒聊,全都是「沒有錢」「water maze的細節」「屋子裡沒有人」「推車上藏著危險的魔法」這種毫無頭緒的話題,我想好好參觀城堡,但卻發現下不去,兩個人在屋頂上徘徊很久,最後竟然是從通氣孔爬進去頂樓。

愛麗絲菲爾表示屋子會變成這麼複雜都是切嗣幹的,他把屋子各種改裝了所以每一層樓的樓梯都是假的,我以為進了屋子可以參觀了,結果到處都髒兮兮破破爛爛的,見到我大失所望的樣子,愛麗絲菲爾說出「這個城堡只有在動畫裡面上鏡過的部分有花錢裝修噢,其他地方就只是大而且無人管理的別墅樓層,很多樓都是完全沒有使用的,你可以住進來」然後我們又找了很久才在椅子下面的一塊磁磚下找到往下的樓梯。

又下來了一層之後我的三觀受到衝擊,這層樓所有的房間門都是拆掉的,連廁所也不例外,毫無裝飾就像剛蓋還沒裝潢只有牆壁上了油漆的房子一樣,到處都是灰塵,重點是,地上散養著超多的陸龜啊!從豹龜啦星龜啦到紅腿蘇卡達都有,還有一直亞達伯拉走來走去!我傻傻的看著爬滿烏龜的樓層,愛麗絲菲爾把手掌合在一起放在胸前歪頭:「牠們都是切嗣的寶貝喔!」握草不要把不合理的現象都推給切嗣好嗎?

又花了很多時間才離開烏龜樓往下,這一層好像是吃飯的地方,沒有隔間,又大又寬敞到處都是高級的桌子椅子四處堆放,但也都是灰塵,我正在苦惱這層的出口會在哪裡的時候,突然出現了另一個白色的人,我直覺就是要躲起來,於是馬上躲起來了,可是還是被她發現被捉出來,回頭一看,愛麗絲菲爾不見了。

白色的女人質問我來這裡幹嘛,我隨口跟她說我是新來的管家,她以令人震驚的話回應我:「切嗣的親生孩子不是做殺手而是管家嗎?你生父會哭的噢?你不是應該說正義的夥伴嗎?」我還沒反應過來,她接著呼朋引伴把超多白色女人叫來圍觀我:「大伙兒!這裡有切嗣的親生孩子耶!二十幾歲的,比伊利亞大很多哦!」我整個人都懵了,跳針一樣的重複「我不是切嗣的小孩」結果這些白色傢伙拿來一面超大的鏡子放在我前面:「你看!你是黑髮黑眼的啊!還穿著黑色外套,一臉睡不飽的分明就是切嗣的樣子!難道你信教嗎?信教就給我們現在死!」我很無奈的不知道該怎麼辦,那些白色的傢伙拿來了拖把和好幾桶蔬菜:「代替你爸爸把城堡打掃乾淨,並且去餵烏龜吧!他平常來的時候有九成時間都在做這種事。」

我於是非常悲慘的開始打掃,幸好這時候進入另外一個睡眠週期逃過在夢中體驗打掃工作的恐怖了,結果下一個REM期......握草還在同樣這個夢裡!愛麗絲菲爾把我叫到她房間(對就是有裝潢過上鏡的房間)要我把床上四處亂竄的六十隻老鼠分別裝進eppendoff裡面,我瘋狂吐槽你床上怎麼會有老鼠!還有老鼠最好是塞得進那麼小的容器啦!她卻一臉正色的說老鼠是跟著切嗣來的所以是黑色的是他的老鼠,我又要收拾善後!不只如此,竟然還非常瘋狂的說出:

「艾因茲貝倫家的實驗鼠只用ICR, Balb C, SD和 wistar!C57B系列是敬謝不敏的!」

我只好又開始抓老鼠,一邊想著俗話說都是時臣的錯,但這貨看起來都是切嗣的錯吧!抓著抓著醒來了,簡直太可怕了!

然後我現在還得去接受water maze的凌辱......為啥部落格系統會被攻擊呢!害我都沒地方紀錄夢了啊!
我要來找個好的部落格系統但是seminar快弄不完喽.......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