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烈火流星系列中短篇小說

<<偵探>>

注意
(以下文章嘉惠看過真正的柯南道爾"福爾摩斯"的讀者,未看過福爾摩斯者可能無法理解,且角色皆為虛構,與真正福爾摩斯故事人物無實際關聯)




正文如下






「深黑的細髮如濃墨勾引的逸絲,短而遒勁,白玉般玲瓏透致的面容啊!烏鑽般的眼珠兒奕奕,犀利如鋒。驕傲的嘴角帶著嘆息,掛著焦慮,隱匿深深的情懷,一身東方海水閃耀間的貴氣,可愛的小人兒,你正為你的朋友憂心。」那人舌尖流利的滾動中文如詠唱一般說道,優雅的嘆息一聲。





※ ※





小蛙盯著那個奇怪的高個子,忍不住朝病床邊靠了靠轉頭看看克基斯,後者費力的撐著眼皮注意她。





「克基斯,他是誰?」她低聲問,用四海一家方言以防那人聽懂。





「……不知道。」


「會是新護士嗎?」


「……希望不是。」





※ ※ ※





華生醫生走進來,小蛙看見克基斯馬上露出警戒緊繃的神色,疲倦的眼球都充了血,他緊張的盯著醫生的手,但醫生手上不過拿著個點滴袋和針管。





「安格里先生!警告過你多少次了!肝不好不要喝酒!不可以抽菸!你再這樣下去就不只是肝炎急性惡化而已了絕對會肝癌的你知道嗎?……」醫生滔滔不絕的罵起他的病人,小蛙看見克基斯稍稍伸伸舌頭一臉害怕的神色,一想到這個叱吒風雲的空中戰士竟然怕一個禿頭矮小賤嘴的醫生怕得要命,簡直笑死人了,她忍不住咯咯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醫生轉頭罵小蛙一句她聽不懂的英文,隨後繼續砲轟他的病人:「……還有不要老是跟著小孩子到處晃!你不是跟伊凡小姐很熟嗎?幹麻不叫她來照顧你?一天到晚讓一個不會說英文的十三歲小鬼頭陪著當心出事……」說著說著一邊在克基斯手臂上擦酒精,趁他不注意時猛然把靜脈導管的針頭捅進組織,無視於病人幾乎跳起來,小蛙瞠目結舌的看著她的朋友幾乎受著比生病還恐怖的折磨。





她瞥看看那個人,他也正看著克基斯,在手上的硬皮筆記本上快速抄著,表情認真但冷峻。





「你是護士嗎?你為什麼不過來幫忙?你以為可以領乾薪嗎?」知道對方會中文,小蛙不高興的罵他,她心想哪有護士只站著看的?一股無名火就上來了:「你走開!你不要在這裡!克基斯要休息你快點走!」





「小蛙……禮貌點。」克基斯出聲制止她無禮的嚷嚷,那個人放下筆,走過來,饒富興致的再次看著小蛙,華生醫生默默的住了嘴,中文超過他了解的醫學知識極限。





「恐懼,深深的攫住他,深深的掏盡他的心肺,使他顫抖使他呆滯,使他不知世間變化的節奏,而針,細如雨絲亮如月,穿破了皮膚直達生命動脈的深處,使他的病體獲得精華的補注,使他重生。」那人又低道,指了指克基斯。





「你到底是誰?」





「我?我叫夏洛克˙華生(Sherlock
Watson),是你們熟悉的這位華生醫生的哥哥,無名的偵探小說家。」那人用顯然不是真的認為自己默默無名的表情說道。






※ ※ ※





小蛙不屑的看著這個顯然刻意要使自己看起來像是大偵探夏洛克˙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的人,他正故作冷淡。





「夏洛克先生,我勸你最好再回去唸幾年書再寫小說。」


「什麼意思?」


「靜脈注射不會刺到動脈裡面的,不信你問問你弟弟。」

0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哦哦哦是脾气超暴躁的华生医生和知识储备有问题的夏洛克!!!(激动ing)
感谢青燦造福望广大福迷(慢着你什么时候成福迷了?)

第一章就把各个角色的性格描绘地活灵活现
尤其是颠覆的两位
话说这个燥脾气当医生没问题吗?这个知识量当侦探小说家没问题吗?
真是超期待后面的进展呢~~^^

最后一句吐槽赞!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to 羽大
是的他是有問題的小說家啊只顧著咬文嚼字
他都自爆"默默無名"了.......
華生醫生的問題是嚇死人的態度啊
以為他這算激烈嗎?
不.......他是連"珊娜"都會怕的人啊!

請期待囉^^




華生醫生把克基斯叮囑得精疲力竭之後終於離去了,他關掉病房的燈,卻把那個怪人留在病房裡。





小蛙坐在床邊依然警戒的注視他。





「克基斯,你的九毫米半自動呢?」


「找槍幹麻?……」病人虛弱的碎碎唸。


「我想把他轟出去。」





「唉!」克基斯強打起精神伸手摸小蛙的頭安撫她:「別管他了行不行?我要睡覺……」





「你們在說什麼呢?我有榮幸知道嗎?」怪人──夏洛克先生饒富興致的靠過來,身為平凡人他聽不懂種用的四海一家方言。





「……沒什麼。」克基斯沒力氣理會他而敷衍道,夏洛克點點頭拾起他的筆記本和筆夾在左掖,舉右手對克基斯敬禮示意:「那我不打擾你們了,你們實在是一對特殊的夥伴,軍官和孩童,相信你們會是我小說中的新材料。」





說完他顧作瀟灑的拿出一頂偵探帽戴上,離開病房。





※ ※ ※





「喔!太好了他終於走了!」


「嗯……」


「克基斯我實在是太討厭他了!」小蛙拉過椅子趴在床緣閉上眼睛。


「敬禮姿勢不標準……」克基斯夢囈一般的喃喃說。





※ ※ ※





小蛙簡直要抓狂了,一早醒來克基斯正不慎把她的手臂壓住讓她無法動彈,她忍耐著酸麻,一抬頭看見那個怪人正在病房門口探頭探腦。





故作優雅紳士的叼著煙斗。





幾分鐘後克基斯也醒了,看來精神好多了,他要小蛙去開門。





「希望你不是只想聞他的二手菸。」小蛙揉著手臂不滿的說。





※ ※ ※





「早安!活潑的女孩和可敬的軍士,希望我的冒昧來訪不會給你們造成太大的干擾,我希望可以得知你們對一些事情的看法和觀點,以作為小說的參考,可否有系統的為我敘述三個案件?」來人沒重點的說道。





「什麼意思?」克基斯認真的聽過後不解的問。





「說下幾個有名案件的相關吧!巴斯克村獵犬和花斑帶還有海軍協約如何?嗯嗯,就說說你們對犬科動物和蛇類或領帶的看法,當然還有軍方協約……或是私人契約被盜也行。」一解釋起來簡直如同文言翻白話一般。





小蛙和克基斯互看了一眼。





「犬科動物,」克基斯率先開口,一邊看著小蛙:「狼,狼是一種極喜愛互助和保護夥伴的獸類,他們不會拋下受傷的夥伴,會為牠找來食物和舔舐傷口,並且寸步不離的陪伴著,是吧?」說完朝小蛙眨眨眼睛,這當然不是他真正對狼的看法。





「嘿嘿!是喔!」小蛙笑著搔搔頭,她知道克基斯在稱讚她。





「嗯,這是正面的評價啊!巴斯克村的獵犬,眾所皆知是以一個恐怖的幽靈為出發點,黑色的身軀血紅的眼睛,有沒有狼類的負面形容呢?」夏洛克低頭一邊抄筆記一邊再問。





「那是什麼?」小蛙突然說。





夏洛克抬起頭,一瞬間小蛙立刻頭部獸化,部分肢體獸化也是種的能力之一,一張猙獰恐怖的狼臉立刻出現在夏洛克面前,鮮黃如焰的眼睛殺氣爆溢,皺成好幾折的鼻吻一揚露出四排匕首般的鋼牙,滲出森森寒光,濕黏的口水掛在刀尖,黃眼的瞳孔緊縮成兩個攝魂的洞。





夏洛克嚇呆了,料他是那種只在動物園看過狼的人。





然而小蛙馬上不著痕跡的變回來,種獸化的速度是瞬間的幾千分之一飛秒,人眼無法看見,她尖叫著衝向克基斯,緊緊抱住克基斯的手臂。





「克基斯!救命!有狼在房間!」





克基斯完全搞不懂小蛙在玩什麼遊戲,明明就是小蛙自己獸化的,他拉住小蛙:「你鎮定點!哪有?」





「有!真的有!我看見了!剛剛跑過我面前!」夏洛克從木楞中醒過來,死白的臉色顯示他極度的恐懼,他衝向門將門掩上,背貼著門瞪視小蛙與克基斯。





然後,他深吸了一口氣試圖鎮定,顫顫巍巍的掏出菸斗試圖點火,卻抖得無法按下打火機只好作罷。





「是巴斯克村的獵犬!出現了,柯南道爾說的是實話!現在沒有福爾摩斯,但我們必須破案!」緊捏著煙斗,他顫抖的說。

TOP



 

青燦你好迅速!(惊)

原来夏洛克才是真的福迷!(?)
《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和《斑点带子》也都是我喜欢的作品呢!(看来书名翻译出现分歧了呢^^)

克基斯描述狼的话语真是耳熟,青燦你平时肯定这么说过吧?(指现实XD)
变出狼头那招简直帅翻了

继续期待下一章
夏洛克,等着你的破案表现哦XDD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對啊夏洛克是大福迷(無誤)
羽大你要失望囉你想他的儲備知識超低要怎麼破案啊何況這是案子嗎?

書名翻譯出現分歧不只海峽兩岸
小小的台灣上就有好幾種了
"幽靈犬" "獵犬" "巴斯克維爾的獵犬"等等......"巴斯克村的獵犬"是台灣最常見的翻法
花斑帶就更多了,"斑點帶" "斑點帶子" "花斑帶" "領帶殺人事件"之類的
竟然還有看過最折衷的"花斑點領帶殺人事件"........

唉呀那全是小蛙灌輸克基斯的壞觀念><(雖然現時我確實是這麼說的)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克基斯明白過來小蛙在幹什麼了,她在整這個觀察力顯然不夠好的笨偵探。





對種來說最要不得的就是讓陌生的人類看見自己獸化,會引起很大的麻煩,然而剛剛的事實顯出夏洛克是個只注意外表幾乎不具推理能力的人,他竟然不知道女孩和狼是重疊相等的,而且更糟的是他是個活在福爾摩斯故事想像堡壘裡的人,甚至以為自己是福爾摩斯的化身。





「女孩,軍士,請你們相信我並給我協助,我必定將你們從惡狼口中救出來,我知道牠在這個病房裡。」





克基斯瞥了小蛙一眼,後者正虛偽的假裝害怕猛點頭,要是平常人看見小蛙這麼爛的演技必定識破,只可惜這位”英雄”早已生活在非現實中。





※ ※ ※





幾個小時過去了,夏洛克將整個病房翻了一遍,當然沒找到狼。





克基斯已經熟熟的睡著了,像他這種能夠在戰場上休息保持體力的人,即使夏洛克在那裡鬼鬼祟祟也妨礙不了他,加上他本來就極需休息。





而且有小蛙在,他不會做惡夢,正好趁機好好補充平常失去的深層睡眠。





小蛙趴在床緣用頭靠著克基斯,一邊盤算下一步要如何做壞事,夏洛克正沒頭沒腦的將整個病房翻亂。





「顯然,這是給我的挑戰。」


「什麼?」


「大偵探都是必須經過案件的洗禮才能”出場”的,而誕生出福爾摩斯的,大概就是所謂”紅字研究”的案件了吧。」


「……」


「……這應該可算是密室事件,”密室之狼”如何?這將會是我下一篇小說的名稱,而且我們三個都會被美化寫入故事,你那位朋友是士官嗎?」


「他是上校!……你竟然連士官是兵上校是軍官都分不清楚!拜託!少尉以上是軍官!我怎麼比你還清楚美國的軍階啊……」


「無傷大雅!我可以將他寫做將軍!你可以當個十七歲大美人兒……啊!就是故事必定會有的女主角。」


「……」





「顯然,這個案件是針對他。」


「什麼意思?」


「每個案件都有原因,沒原因沒動機沒有利益的案件不會發生。」


「可也許這不過是虛張聲勢,不是要找克基斯的麻煩啊!像是”人型屋探案”的目標也不是一開始的老太太。」小蛙決定賣弄一下自己的偵探知識滿足這個笨偵探。


「那不過是表象……我定會將表象識破!」





※ ※ ※





正說著,華生醫生帶著一個黑人女護士進來了,一聽到開門聲,克基斯本能的驚醒,看見華生醫生正盯著自己看。





「……看來這種新藥挺管用的……你臉色好多了。」


「嗯嗯……」


「還很疲倦嗎?」


「還好。」


「那好,再觀察三天,沒意外就出院回家吧。下星期日要來回診。」


「……」一聽到討厭的回診,克基斯舌頭馬上縮了起來。


「……這種問題多注意一下就可以了不需要一直把你留在醫院,真的別再喝酒了下次就不這麼容易解決了知道沒有?」醫生完全無視於病人的恐懼繼續碎碎唸。





華生醫生指示護士紀錄克基斯的生命跡象諸如體溫和心跳等等,夏洛克湊到他身邊壓低音量用英文說道:「老弟,給他換病房。」





「什麼?」醫生叫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哥哥。





一相比較才發現,夏洛克比他弟弟高了兩顆頭,且體型偏瘦(當然沒有克基斯那樣誇張的高瘦)加上鷹勾鼻和灰眼睛,確實有股福爾摩斯的味道,而華生醫生又矮又禿,感覺上比哥哥蒼老十歲。





「你必須相信偵探的直覺,」夏洛克閒適的叼上煙斗:「我知道有大案件必要發生了──


「不要抽菸好嗎?這裡是醫院!你不知道那個病人煙癮很重嗎?」醫生又暴燥了起來一把奪下煙斗。


「那就乖乖照我的話去做!醫生不了解什麼是”危險的味道”你只要把病人換房間就行了!老弟,你知道的,這種事你必須依靠我!」夏洛克冷酷的說聲音充滿威嚴。


「最好是!」醫生忿忿不滿的瞪著哥哥,朝黑人女護士揮揮手,護士靠上來點點頭。





「就換到隔壁吧。」他說。





克基斯嘆了一口氣,這傢伙學福爾摩斯的蠻橫倒是學的挺神似的,而華生醫生真的如華生一般對福爾摩斯唯命是從。





小蛙跑到他身邊,看著華生醫生和護士把病床推到另一個房間,克基斯低聲用四海一家方言說道:「你完蛋了。」





「才不會!」


「你玩得太過火了他真的要辦案。」


「你躺著養病就好了啦我自己有辦法!」


「要是出事我絕對會說我什麼都沒看到。」


「當然!」





夏洛克朝小蛙招招手:「女孩,你對偵探辦案似乎有一定的了解,來協助我,做我的華生!」





小蛙想不到有什麼是比直呼自己的姓更奇怪了。

TOP



 

夏洛克说话都文邹邹的,好有趣XD(哎哎?)
青燦处理对话和角色性格的能力相当强大呢^^

这当然是案子,“密室之狼”啊XDD(喂)
小蛙竟然成了侦探助手,剧情进展越来越有趣了

关于最后一句有点小疑问
夏洛克有称呼小蛙的姓吗?
话说……陳華生?XDDDDD(大误)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喔!!直呼的是夏洛克自己的姓啊!!
他是夏洛克華生嘛^^
所以小蛙才覺得他稱呼他自己的姓很怪啊
畢竟夏洛克不知道小蛙姓什麼嘛^^





他們回到原先的病房,夏洛克口中的犯罪現場。





黑人女護士將另一張多餘的床拉進來推回原位,她一隻手拉住床緣一隻手拿著捲起來的病歷表,口中橫叼著筆。





「啊!可敬的女士!我想你正要跟這案件扯上關係了。」夏洛克突然大喊一聲,興奮的從陪病倚上跳起來嚇了小蛙一跳。


「什麼?」護士驚叫。


「看看你,深褐來自非洲的膚色、伶俐尖細的指間,還有你捲紙和叼筆的方式,別說你不知道”土人的毒箭”啊!」


「毒箭?」


「是啊!捲紙作筒以筆作針,你定是個來自非洲的吹箭高手!真是太好了!這一系列的案件果然都與福爾摩斯有關,我真是得了寶了!」


「我警告你離我遠點!現在不是白人可以欺負黑人的時代了!」望著這個靠上來簡直要非禮的怪人,護士羞紅了臉凶狠的咒罵一聲快速逃離。





夏洛克搔搔頭,連聽不懂英文的小蛙都知道他剛剛冒犯到了護士。





「算了,反正你要是涉案也逃不掉的。」笨偵探又坐回陪病倚上,小蛙跳上病床坐在床沿搖著腳看著他。





「我來告訴你偵探辦案的手法吧!身為一個偵探小說家,擁有跟偵探一樣靈敏的思維是必須的。」


「……」


「首先我們必須串起線索,串成一條條的線,而在這些線中尋找線頭,線尾必定繫著案件的主題,一條條線都去嘗試思考,佐以更新發現的證據,必定能夠知道真相。」


「……」小蛙聽著這似是而非的怪論,心想福爾摩斯是這樣說的嗎?


「至於在這個案件中,我們擁有三條線索和兩件已知,以及無數的未知。」





小蛙愣住了,不過是變個狼頭,這傢伙已經生出那麼多歪理來了?





※ ※ ※





「線索三條,第一,莫名出現的狼,第二,非洲來的護士。」





小蛙對那位可憐的護士默哀,說不定她的家族已經在美國住了幾百年,竟然僅僅搬張床就變成”線索”。





「那線索三呢?」


「這些線索全都跟福爾摩斯有關!罪犯定然熟知福爾摩斯的故事!」





小蛙憋住笑,竟然連”罪犯”這詞也出現了,自己還沒真的”犯案”呢!這笨探跟”罪犯”關在一個房間裡多久了?還可以自己生出案情和線索呢!





不過他倒是說對了一點,小蛙熟知福爾摩斯的故事。





「至於兩個已知,則是案件發生在即和有偵探開始查辦了。」





這叫已知?小蛙簡直沒斷氣。





「那我們現在可以幹什麼?」


「思考。」夏洛克坐進椅子裡,兜起雙手十指相對,閉上眼睛露出標準福爾摩斯式的表情。





※ ※ ※





一個小時過去了,小蛙懷疑夏洛克在打瞌睡。





「欸!夏洛克先生!」





沒有反應。





「夏洛克先生!我要去吃飯了我肚子好餓!」


「安靜點好嗎?思考是要專注的。」笨探懶懶的睜開眼睛,還打了一個哈欠。


「我肚子餓!我不想陪你耗!我想去跟克基斯聊天。」


「我看你對破案沒有熱忱也沒有天賦,好案子不眠不休也是直得的。」





分明是廢話!案子是我做的啊!不!這還不能說是案子呢!





小蛙決定要再給幾個線索整他。





她做出開始尋找的模樣,東翻翻西翻翻,夏洛克半瞇著眼睛注意她,小蛙故意探頭到床底下查看,隨後整個身子鑽進床下,以她小小的身材十分容易進出。





果不其然,即使一塵不染的醫院還是會有灰塵的,床底板上的灰塵厚撲撲。





小蛙伸出右手將手掌獸化在厚灰塵上按下一個狼爪印子,隨後大驚小怪的叫道:「夏洛克先生我發現線索了!」





「什麼?」夏洛克馬上鑽進來,只見小蛙坐在地上用左手指著床板上一個極清楚易辨,肉墊和爪印分明的狼腳印。





夏洛克如獲至寶的笑了起來:「太好了太好了!看來那頭狼絕不是我杜撰的!這下真理要靠向我這邊囉!」





小蛙慢慢的鑽出來想說要把夏洛克留在床底下自己偷偷溜去吃午餐,不過夏洛克也馬上躥了出來對不耐煩的小蛙說道:「我得去拿相機!」





「嗯嗯。」小蛙漫不在意的將右手往白床單上一撐,一撐床單上就留下了個灰手印,她嚇出一身冷汗,這無異是透漏出剛剛那隻狼爪印是她的右手按的,即使已經變回來這緊密的關聯也足以使她的種身分徹底暴露。





糟了!克基斯說對了我玩的太過火了!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夏洛克只是冷冷的看一眼:「你不要弄髒醫院好嗎?去洗手!你想讓我給我弟弟罵嗎?」





說著,他伸手將小蛙的灰塵手印徹底撣乾淨。

TOP



 

不得不说小蛙你运气真好,碰到了这样的“侦探” XD
竟然连最后·赤·裸·裸·的超级线索都没有注意到~
他大概是对自己太有自信了,竟然如此肯定小蛙那只黑手就是找狼爪印的时候弄脏的
看来在夏洛克面前,怎么玩过火都没问题XD(不对)

黑人女护士那段……夏洛克你好可怕!(囧)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小蛙坐在克基斯身旁一邊沒形象的大笑一邊吃著雞塊,她實在想不透夏洛克怎麼可以笨成這樣,都已經露出明顯的馬腳了他還是沒發覺,克基斯也忍不住笑了。





「……你不覺得真的太笨了嗎?簡直要笑死我了,而且他那麼認真的想破這個”案子”耶!老天!他說你是待保護的人質!」


克基斯無奈的搖搖頭:「他似乎該跟他弟中和一下,那老禿簡直要了我的命。」


「誰叫你──


「停!停好嗎?三天已經聽夠多訓話了!犯軍紀也沒有這種恐怖的折磨!」





小蛙攤攤手,克基斯嘆了一口氣。





「他到底怎麼折磨你啊?」


「你不在的時候更可怕!根本不給我一點面子……每次進來總要唸個半小時,嘮嘮叨叨的連不相干的胃潰瘍也罵……簡直不給我休息,只要我沒注意聽他就把聲音提高八度,然後對著我的耳朵喊叫。」克基斯揉揉眼睛劈頭連環的報怨,小蛙看見他的眼白沒那麼黃了,幾乎已恢復正常的顏色,這是要痊癒的好現象。





而且聒噪起來顯示克基斯真的已經不堪其擾,普通人再怎麼煩也很難得到退伍後好脾氣的克基斯白眼,這醫生顯然一直行走在克基斯暴怒的邊緣。





「如果他對他哥哥喊叫呢?」


「他會對他哥哥喊叫?」克基斯不相信的說。





「不然我們來打賭,如果他對他哥哥喊叫一聲你就買飛機模型給我!」


「好啊!」克基斯也有興趣起來了:「有什麼問題?……不過我賭他是不敢對他哥哥喊叫的,他好像很怕他哥哥。」





※ ※ ※





一邊吃午餐一邊聊著,克基斯看起來又累了,小蛙停止說話,看著她的朋友熟睡。





夏洛克在門外揮手。





她離開房間輕輕關上門,夏洛克閉著眼睛作出驕傲的表情:「我大致知道是什麼原因了。」一邊晃了晃手上的筆記本。





「什麼意思?」


「等破案了再好好告訴你吧!哈!」他擺出一副十足的偵探架式說。


「那你現在需要什麼?」


「證據。證實我的推論。」


「怎樣的證據?」


「告訴你吧!那頭狼並不存在!而兇手,在我們之中!」





小蛙心中冷笑,終於稍聰明點了知道狼不存在,但是兇手?也進展太快了吧?連兇手這詞也……





算了,如果他說”兇手”就是指做這件事的人,那他確實說對了。





「孩子,現在有件事我必須讓你去做,這很緊急!今晚就能夠破案了!」


「做什麼?」


「守護你的朋友!快去!一直陪著他!」


「遵命!」





即使看克基斯睡覺很無聊,畢竟小蛙沒有珊娜的興趣,但是再怎樣也比陪著這個笨探好。





小蛙聳聳肩,無意間撇頭看看那間被視為是”案發現場”的病房,赫然發現有幾張紙散落在地上,似乎是克基斯的病歷表,而床上擺著兩疊資料和一台筆記型電腦,她隱隱約約覺得這次真的有點過火了。





畢竟,夏洛克真的認為這是真實案件,他是真的想要查出東西。





而且,所有的事情都被他當作真實發生有科學解釋的,他會公佈他的荒謬看法,所有那些不能解釋的事情。要是他沒有發現是小蛙的惡作劇而真正加諸罪名於誰的頭上就糟了。





而小蛙,當然無力辯駁。





希望不要真出什麼事才好。小蛙擔憂的想,玩興早就消失了,她現在知道不管再怎麼滑稽,開玩笑是可能要負責任的。





要是他真的怪起那位護士……





※ ※ ※





她回到克基斯的病房,克基斯大概是又被華生醫生弄醒了,正在聽華生醫生的訓話。





華生醫生看起來很疲倦,口氣沒有平時兇,黑人護士遞了一支筆給他,他在一張紙上簽名後順手把筆放進口袋裡。





小蛙默默的走進來,發現那個護士的衣角和袖口都沾著血跡,但她一點也沒發覺,克基斯的手背包著繃帶,情況看起來蠻奇怪的。





醫生出去了,克基斯看向小蛙。





「他剛剛說什麼?」


「說……我明天早上可以出院。」





明天早上,夏洛克說晚上要抓”兇手”呢!





「真的嗎?不是還要三天?」


「嗯,我恢復得比他預期要快啊!種的痊癒能力很好你不是知道嗎?」


「對……你的手怎麼了?」


「剛剛抽血,不慎讓採血針劃傷,蠻深的。」


「那個護士的衣角有血耶!」


「放心!那不是我的,剛剛華生醫生才完成一個緊急手術,另一邊有病人吐血。」克基斯輕鬆的說,他注意到小蛙嚴肅的表情了。





「怎麼了?」


「我擔心夏洛克再這樣瘋搞下去會出事。」


「怎麼說?」


「他在研究你的病歷。」





克基斯皺起眉頭,要是他的病歷整個被研究清楚就相當於美國的秘密任務會完全被揭穿,進入黑鷹之後,他的一切診療紀錄全都是保密的,因為他的治療紀錄相當於秘密戰爭年表,他離開黑鷹時官方的醫療紀錄在他十八到三十一歲中間全是虛構的,包括他身上的傷疤和受損而變平面的視覺皆被謊稱為演習意外,真正的原因和紀錄都已被和黑鷹的資料一起銷毀或列入X檔案,要是夏洛克真的可以揭開這個天大的秘密,那他就是真正的神探。





「快去看看他的資料是我幾歲之間?」





小蛙跳起來火速衝進另一間病房,夏洛克不在裡面,她撿起那些紙張緊張的看。





還好,上面都沒有美國軍方機密檔案的老鷹印章,而且以小蛙鄙陋的英文也看出了那些都是風神城空軍紀念醫院的資料,換言之都是克基斯退伍後的。





而床上的兩疊資料是夏洛克自己和他弟弟華生醫生的。





※ ※ ※





「是我多心了啦!笨探還是笨探!」小蛙鬆了一口氣大笑道。





克基斯也鬆了一口氣,如此一來根本無須擔心,他下床稍稍走動,看著窗戶外面。





「所以他根本沒查到我的秘密?」


「當然啊!他有的只是這間醫院裡存的你的資料而已!有醫院人員的權限誰都可以拷貝到!他冒用他弟弟的身份也查不出什麼啊!」


「冒用他弟的身分?」


「那些資料上的主治醫生都是寫他弟,所以一定是他用他弟的身分拷貝出來的啦!」


「哼!真是!要查”受害人”也不是這樣查吧?一開始就只查得到跟他弟有關的我的資料,思考路徑和取向就受限了不是?這種人寫的偵探小說真的有人會看嗎?連我這種文學素養不高的人都不會想去看的!」克基斯搖搖頭伸伸懶腰。





小蛙忽然感到鬆了一口氣的無力和緊張過後的空虛,她懶懶的躺倒到床上去。





「喂!起來!這是病人睡的!」克基斯把她拉起來不讓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TOP



 

黑夜吃掉了窗外的景色,月亮孤懸在窗角。





小蛙出去吃晚餐,餘下克基斯一個人在病房裡晃,他知道明天回到家,手機裏少不了珊娜的簡訊,要不是有要事在身,那傢伙會衝來照顧他的。





沒辦法,誰叫自己就是體弱多病呢?





「也該好好為自己打算了……總不能一輩子躺醫院……」他想,為了朋友們,自己似乎也該好善待自己的身體,減少朋友們的麻煩。





想著,有人敲門,是夏洛克。





克基斯打開門讓他進來,夏洛克一臉凝重的望著他:「安格里先生,我有話要問你,建議你老實回答,這攸關案情的事實!」





克基斯戒備的擺出他的招牌無表情軍官臉,盯著夏洛克,後者半瞇著眼用犀利狐疑的眼神打量他,想從他身上、他的表情窺看出什麼,然而克基斯棋高一著,熟練的繃緊肌肉用冷冷的軍官臉封鎖全部可疑的情緒訊息。





「你住院第三天了,對嗎?」


「嗯。」


「你得的是急性肝炎,對嗎?」


「嗯。」克基斯很不情願回答這問題。


「你的肝炎是宿疾?」


「嗯。」


「那孩子三天來都在照顧你?」


「可以說是。」


「你一直都是給我弟──華生醫生看診?」


「幾乎。」


「你以前見過那個黑人護士?」


「不確定……可能有但我沒印象。」


「華生醫生幫你動過手術?」


「有兩三次。」


「他一直都對你很暴躁?」


「……對。」





克基斯實在是太受不了華生醫生的壞脾氣了,但他現在覺得更受不了夏洛克的咄咄逼人。





「華生醫生對你很了解?」


「差不多……他很了解我的身體。」


「不,我是說你的為人和財務或是過去經歷。」


「我不知道……我不了解他。」


「冒昧一下,你是怎麼生活的?」


「我?軍方的退伍補助。」





「最後一個問題,」夏洛克優雅的彎身行巴洛克式的禮:「晚間最後一次檢查時間是幾點幾分?」





克基斯沒料到這樣一個與他個人不相關的問題,他愣了幾秒:「好像是十點吧……」





「十點!太好了!十分鐘之後!謝謝你的配合!可敬的紳士!」笨探歡呼一聲,又坐進椅子攏起手指閉目不動了。





※ ※ ※





小蛙回來了,看見克基斯站在椅子前疑惑的盯著笨探。





「他又幹麻?」


「我不知道。」克基斯聳聳肩一攤手:「最好不要是油料用光了。」





※ ※ ※





十點過後幾分鐘,華生醫生和黑人護士一起進來了,他們照例量了克基斯的血壓等等,一切的檢查完畢之後,華生醫生便要求夏洛克出去。





「老哥,十點了,你不是陪病的親友,出去吧。」


「等等老弟!你先讓你親愛可敬又嫻熟的黑皮膚助手出去,我有話說呢!」





華生醫生很不好意思的看著一直都覺得被冒犯的護士,對她說:「在外面等我,對不起,我哥哥是個瘋子。」





女護士不高興的出去了,重重甩上門。





「瘋子和天才,往往只有一線之隔。」夏洛克雙手背在背後,帥氣瀟灑的起身走了一圈,面向窗戶背對克基斯、小蛙和他弟,鄭重的開口:





「讓我們破案吧!兇手在我們四人之中!」





※ ※ ※





「讓我先簡介案子,」這個如同被夏洛克˙福爾摩斯附身的男人清了清喉嚨開口:「簡單說一下案子的經過。





「今天一早,不記得幾點了,我來到隔壁的病房,也就是犯罪現場,想和上校與女孩談談,增加自己的寫文章靈感。





「我們剛談到巴斯克村的獵犬時,病房裡突然出現了一頭黑狼,我和女孩目擊了,上校則沒有看到。





「之後,我們開始尋找狼的蹤跡,我一邊開始構思案件的原因和目的,為了保護病人,我決定給上校更換病房,其後與剛剛出去的女士短暫交談,女孩就發現了另一枚證據:灰塵上清楚的狼腳印。





「找到狼腳印並拍照後,我出去冷靜一下整理線索,回來時我帶了一些資料印證看法,就在這時候,我看見老弟和護士離開另一間病房,我趕忙躲起來不讓他們發現,因為我發現老弟的手上有血,而且這些血不小心碰到了牆,於是,我獲得一份血液樣本,事後證明是O型。





「我看著老弟脫掉髒衣服去清潔,於是我趕緊去給女孩交代,偵探的直覺告訴我要出事了,之後老弟進入上校的病房,不過女士沒發現自己的衣角也弄髒了。





「我用我找到的資料跟我的預想互相對正,終於知道了凶手是誰,跟上校談過之後,我更肯定了!連他的作案手法和目的我也一清二楚!





「到底這一切是怎麼回事呢?還有這個案子本身有什麼謎團?讓我來完全說明吧!」





※ ※ ※





吊了好久的胃口之後,夏洛克終於要公佈答案,克基斯已經小聲將剛剛那一串廢話翻譯給小蛙聽,小蛙也告訴了他自己一整天完全的行蹤。





「首先,我先說明我怎麼知道誰是被害人,以及他有什麼誘人的地方。被害人無疑是克基斯˙安格里上校,因為只有他沒看見狼,當然是兇手不想讓他看見,這點倒是跟獵犬案不同,因為獵犬案是被害人看見狗,要是同理證明,那我或女孩就是被害人了,但這點大概不可能,女孩來自神秘的中國,有著我無法知道的背景。





「那為什麼是上校呢?很簡單?上校有可以知道數量的財產,而且,他是個軍人,自然會引起反戰份子的敵視。」





克基斯注意到華生醫生不屑的哼了一聲。





「由於被害人有病在身,行動不便,因此兇手不需一直盯著他,至於女孩已經陪伴他三天了,錯過無數下手機會,所以當然可以排除。」





克基斯簡直憋不住笑了,他不敢翻譯給小蛙聽,因為一開口他就會無法克制的笑出來。





「那,兇手是誰?顯然這案子跟福爾摩斯有關,證據有三,狼在我們談論福爾摩斯時出現、非洲黑人女護士、以及我跟老弟,名字跟福爾摩斯故事有關。





「一開始,我懷疑女護士,但她根本不知道”土人的毒箭”因此顯然她不了解福爾摩斯故事,還有她沾到血後沒有發覺洗去,要是她是兇手不會這麼大意的。





「兇手是她不會願意知道的人,因此我將她請出去。





「我推斷兇手是個危險的人,因此留下女孩做證或是可以多一個人求救掩護。





「兇手!你還不自己現身嗎?」





小蛙不明白的看著夏洛克風風火火的轉身伸出一隻手指指著大家,克基斯剛剛沒有翻譯,她跟本聽不懂夏洛克在說什麼,只看到克基斯和華生醫生一頭霧水的看著夏洛克。





「就是你啊!老弟你還不承認!」


「我?」


「沒錯就是你!你一直是上校的主治醫生,對上校的身體自然很清楚,你甚至知道他什麼時候會生病,因為他的肝炎是你種下的!你給他動過手術沒有?說!你一直偷偷的在監看他的狀況看他什麼時候會出事,肝炎的來源是另一個病人,你用他的血感染上校,上校也是O型的可以跟那個病人相通!我看過他的病例他是得到肝癌食道靜脈瘤破裂才吐血的!當然也是老病號,而且你是個大福迷,我永遠不會忘記小時候你比我早看完福爾摩斯全集!」





「我謀害上校要幹嘛?」華生醫生伸出舌頭。


「因為你是反戰份子!當老爸因為以前去打越戰而終生跛腿的事情被你知道原因,你曾經說過你最恨的就是戰爭!上校身受重傷卻無殘疾的活下來你覺得不公平!


「而且你熟知醫院構造,要放狼當然容易,狼只是個引子誘使我往動物犯罪查,好掩飾你真正的犯案動機!你還用惡劣的態度掩飾你的犯罪!讓上校害怕!對你不敢起疑!


「就是你!親愛的老弟!犯人就是你!」





「放你媽的屁!」華生醫生怒不可遏的抓起旁邊的點滴架劈頭就朝夏洛克打下去,顧不得點滴還連著克基斯的手,夏洛克狼狽的躲閃著弟弟無比凌厲的攻勢,華生醫生一顆禿頭脹得通紅,狠命搥打著他哥哥逼著夏洛克鑽進病床下,直到黑人護士聽到異樣的聲音破門而入架住了醫生他才停止。





「你這忘恩負義的死孬!」在護士有力的手臂架住下下他仍不斷掙扎:「要是沒有我幫你推理,你那些爛小說怎麼會暢銷?現在竟敢懷疑到我頭上?我告訴你!你的小說要是都沒有我幫你收尾,根本連塊尿布也不值!你完全錯了!完全不知道事情的真相,還偷偷冒用我的身分,剛剛我才發現被盜了帳號原來是你幹的!」


「這只是為了破案需要!」衣衫襤褸的笨偵探依然無辜辯解。


「根本沒有案子!這一開始就是個誤導!完全沒有案子這回事你真是笨得可以去上吊了!你只是剛好看到了而已!」


「剛好看到什麼?」


「魔術!變魔術!」醫生大叫。





看著夏洛克無辜的眼神,華生醫生漸漸息了怒,護士放開他,他氣喘吁吁的坐到椅子上,看著他哥哥從病床下伸出半顆頭。





「完全就是場魔術!安格里先生會變戲法,他曾經整整變出一隻狗讓我看到過,這個女孩是來跟安格里先生學魔術的親戚,他們不過是在變戲法竟然被你曲解成犯罪!那些痕跡不過是道具不小心掉進床底下罷了!女孩還沒學到使用道具的精隨,是她在整你!」





「安格里先生!我不是說過嘛!你的徒弟很狡猾!」





克基斯吞了口口水,他沒想過自己竟然比小蛙更過火,曾經整個身體不小心變成狗讓醫生看見了,還好醫生沒有起疑,他科學的大腦告訴他說這是魔術。





「是吧!安格里先生,你可以現在變出狗給我們看嗎?讓我這個大腦壞死的哥哥看看這是魔術!」





在華生醫生的逼視,護士和夏洛克好奇的目光下,克基斯無奈的把手伸到背後,再伸出來時已經是褐色的狗爪子,夏洛克瞪大眼睛,看著克基斯將手收回去背後,又變回了人的手臂。





「看吧?還有我告訴你,這個房間裡除了你之外的人都是O型,O型沒有那麼難找!這跟犯罪根本無關!一切只是場誤解而以!」





※ ※ ※





謎底被曲解的公佈了,克基斯暗暗鬆了一口氣,”魔術”成了小蛙的替死鬼。





夏洛克先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克基斯,克基斯無奈的點點頭配合說詞,笨探頹喪的跪在地上,好一會兒,他細細的啜泣起來。





「……我果然是個沒用的笨小說家……竟然連魔術也被玩弄……我果然不應該再繼續寫小說了……根本沒有價值!」


「老哥……」看見哥哥傷心的樣子,華生醫生也心軟了起來。





他走到夏洛克身邊,輕輕拍他的肩膀。


「唉!別這樣嘛!你的小說很好看啊!只是需要我幫你收個尾罷了。」


「一個偵探小說的作者竟然完全沒有推理能力……只能依靠別人幫忙……」


「可是……你的小說很暢銷的啊…..這不就足夠了嘛?」


「……」


「唉!這篇一定會是系列裡最好的一本,你放心吧!一定會大賣的!」


「……真的嗎?」


「當然!走吧!不要在這裡打擾病人了,我們去寫稿。」





※ ※ ※





看著華生醫生和夏洛克慢慢出去了,小蛙看著克基斯。





「剛剛到底怎麼了?」


「唉……實在太難解釋了!老實說我也不清楚。」





※ ※ ※





兩個月後,小蛙和克基斯一起走過風神城的大道,無意間看見書店門口的暢銷排行更改了:





「美國史上最棒的偵探故事!適合闔家共讀!保證你體會最刺激的推理冒險,讓你一看再看,欲罷不能!新一代偵探小說家又一著名新作!不看不行!你將跟不上時代!柯南˙道爾也捧腹的好偵探小說!系列推出第三部!





「腦死偵探爆笑系列:笨探夏洛呆與密室之狼!





「笨探夏洛呆初探案、笨探夏洛呆與兩顆腦的華生,前兩部合買現正打折!」






<完>




終於寫完了!!好累喔!!
我知道寫偵探小說的累了~大腦要好清晰呢!!
尤其每個線索都必須解釋.........我也要腦死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赞!终于看到结局了~~
最后真是个对大家都好的Happy Ending,种的身份没有暴露,黑人护士没有被冤枉,华生兄弟言归于好,新小说竟然畅销
说起来,夏洛克和华生医生的解答都满清晰、线索利用合理、切中要害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多重解答推理小说?
华生医生你说的“魔术”真是效果拔群啊XD
哦哦哦青燦你太Nice了(?)

话说光看推理小说都觉得好强大
根本就不敢尝试啊~XD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
如何回复?

TOP



 

這實在是簡直要了我的命啊~
大腦要好清晰好清晰喔~
自己也不能LOSE任何一個線索耶......又要當犯人又要當偵探.......還要想最難的HAPPY END啊

沒錯結果夏洛克的書是笨偵探系列爆笑書刊.........

向那些偉大的偵探小說家致敬!!
謝謝你們讓我們有好看的偵探小說!!!
還讓我們思路跟著清晰!!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偵探小說耶~~超耗腦><
應該還有很多地方要修
畢竟偵探小說最容易出破綻了= ='''

羽大!!玩玩真的很刺激啊^^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