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其他
《祓魔外傳.妖之章.迷魂香》

  百鬼萬妖之中,能惑人心神者不少。
  有一妖,雖無能誘惑人心使人墮落,但能使人神智不清。
  其妖無形且不能言語,卻極其兇殘。
  妖物真名,是為「迷魂香」也。

  ✽ ✽ ✽ ✽ ✽

  【-夜落白櫻-於通往頂樓天台的四樓樓梯間。】

  萬里無雲,蒼穹之中只有日輪高掛,向地表放射光芒。
  時為正午,天氣晴。
  白櫻手上拎著鋁罐可樂,坐在樓梯間的陰影處。時不時打開手機螢幕確認時間,看來是在等待某個人。
  --天空好藍。白櫻一邊喝著可樂,一邊看著天空。
  
  「如果我也能飛在空中那有多好。」

  這樣的念頭閃過白櫻的腦海。

  坐在通往頂樓天台的樓梯間,離地表四層樓的高度--白櫻將身子探出圍欄,俯瞰著地面,地面上的學生、老師們縮得小小的。在走廊或操場上相遇時,還能看出對方是什麼種族。現在看下去,大家彷彿成了誤闖巨人之國的小精靈。
  白櫻朝下伸出右手,像是要壓扁什麼一般。瞇起眼,食指和拇指一捏。
  就像捉到了擅闖禁區的賊寇,巨人輕輕一捏,就將他們壓的粉碎。

  白櫻竊笑著。在他自己嗤嗤的細碎笑聲和戶外的嘰嘰蟬鳴中,一邊喝著鋁罐可樂,一邊繼續那白痴一般的捏扁動作。

  --突然。

  白痴般的竊笑聲和嘰嘰蟬鳴戛然而止。
  寂靜之中,只剩偶爾呼嘯而過的風聲。

  白櫻彎下腰,將純白的室內鞋脫下。
  方才還拎在手中的可樂罐,已經置於圍欄之上。
  可樂罐旁邊,是剛剛白櫻脫下的室內鞋,以及鞋子的主人。

  颼颼風聲赫然靜止。

  就像童年時在公園裡踩平衡木一樣,白櫻將雙臂向外展開、伸直。
  或許是地面上的學生,或是老師發現了正在四樓俯瞰大地的白色影子吧,遙遠的某處傳來了人群的吵雜聲。

  白櫻向前踏出一步。

  在那一瞬,蒼白無力的蟬鳴充斥了世界,掩蓋了遠處傳來的吵雜人聲。

  最後只剩蕭蕭風聲不絕於耳。

  * * * * *

  【-曉雪櫻-於校舍三樓的走廊上。】

  「啊啊真是的,不小心弄了太久......遲到啦。」曉雪櫻從口袋中掏出背殼畫著五芒星圖案的智慧型手機,按下電源鍵,確認目前的時間。
  
  --十二點三十七分。

  不知道白櫻是不是等很久了......
  關閉螢幕,曉將手機塞進褲子後方的口袋,慢慢踏上階梯,一邊思考、一邊前進。
  他的左手握著兩罐金屬罐裝的氣泡飲料,一罐是檸檬口味的汽水,另一罐是神奇的草莓可樂。不曉得白櫻會想喝哪一種,大概是可樂吧。
  那傢伙對草莓情有獨鍾,就算是這種神奇的東西應該也喝得下去吧。曉在心裡偷偷笑著。

  因為距離期中考還有兩到三個禮拜,白櫻的成績依舊處在低谷。曉打算向他發出邀請,最近幾天到自己家來念書。
  「有天才親自指導你,你可得好好學喔。」
  曉在腦中組織著待會該說的話,包括晚餐是睦月特製套餐,早上還有睦月特製早餐這件事。白櫻很中意睦月的廚藝,只要邀他回家一起吃晚飯,那傢伙就會滿懷期待地搖著尾巴。
  以睦月特製的早、晚餐誘惑他的話,應該很順利吧。

  想著想著,曉已經踏上了此層的最後一階。這個轉角過後,就能抵達白櫻所在的四樓樓梯間了。
  曉結束了腦裡推演著的,準備誘拐白櫻用的台詞,抬頭看向樓梯間。
  「喂,白櫻,你在哪--」

  話音未落,手中的鋁罐已經掉落在腳邊。其中一罐滾啊滾的,從樓梯上滾了下去,發出了沉重的撞擊聲。
  映入曉雪櫻眼簾的是,放置在圍欄上的紅色鋁罐、純白的室內鞋。以及眼角餘光瞥見的,某個一閃即逝的白色影子。

  「白櫻!」

  曉大喊出聲,三兩步衝向前,身體一使力,想也沒想便縱身翻越圍欄之外--。

  * * * * *

  「從四樓墜落地面的話......」曉在翻越圍欄的瞬間釋放出大量靈力,無數枚畫著黑色五芒星的白色符紙從虛空中顯現,「絕對會摔死!」
  符紙呼應著主人的意念,燃起了水色的火焰,四散在同樣墜落中的白櫻身邊。
  「星輝,」避免自己頭朝下墜落,稍微調整了姿勢後,曉用雙手結出劍印,繼續咒文的詠唱:「五芒之印啊!給予守護吧!急急如律令--!」
  四散的符紙霎時燃燒殆盡。燃盡的瞬間,白櫻身邊浮現了靈力構成的水色結界壁,白櫻落在結界壁上,彈到了一旁的花圃裡。
  曉則是在身體碰到地面的前一刻才在自己身邊張開了水色結界,雖然結界抵銷了一點墜落造成的傷害,但還是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小窟窿。

  「喂!」將紅色的運動外套綁在腰上、穿著白色短袖上衣的獅子獸人跑了過來。曉曾經在導師辦公室看過他,記得是姓「日下部」的體育老師。
  「怎麼了,你是......」日下部老師看著趴在窟窿裡的曉,又抬頭看了看剛才曉一躍而下的樓梯間,「從、從那裡跳下來的嗎?」
  曉掙扎了一下,吃力地用手撐起身子,指了指旁邊的花圃。

  「先別管我......我沒事、咳咳......那邊......」曉慢慢滾出窟窿,翻起身,用手壓著側腹。
  日下部急忙跑向曉所指的方向。
  曉掙扎著站了起來,腳步踉蹌的跟了上去。
  被砸得一團亂的花圃中,白櫻閉著雙眼,橫臥在泥土裡。
  「哇!這、這是......怎麼回事......」日下部回頭看向壓著側腹、靠在樹幹上的曉,曉搖搖頭,開口:「我等等再跟老師解釋......可以先叫救護車嗎......?」
  「好,我馬上去!」獅子從雜亂的花草叢中跳了出來,快速向辦公室奔跑而去。
  雖然自己身上有帶手機,不過剛才所有動作都沒經過大腦,根本沒留意自已身上的手機飛哪裡去了。
  曉才剛把手伸進花草叢中,就在泥土上摸到了某個長方形的東西。拿起來一看,確定是自己那台背殼畫著五芒星圖案的智慧型手機。大概是裝了背殼的關係,手機本體沒受甚麼損傷,不過螢幕保護貼就沒那麼幸運了,出現了兩條細微的裂痕。
  「還能開......算了,沒事就好。」曉撥掉手機上沾著的泥土,按了電源鍵,確認手機還能正常運作。

  扶著樹幹,曉慢慢的坐到地上。稍稍動用靈力,數張符紙便自虛空之中顯現,曉用劍指夾住符紙,將其放置在傳來陣陣劇痛的側腹上。
  「命藤......五芒之印啊--給予治癒吧......急急如律令。」默念完陰陽術的咒文,符紙燃起了水色火焰。帶著白色花苞的藤蔓從火焰中蔓延而出,纏繞在曉的腹部上,漸漸發出了淡淡金光。
  隨著金光淡去,藤蔓上的白花也逐漸盛開,直到花朵完全綻放時,曉腹部的傷幾乎不疼了。
  將已燒成灰燼的符紙放到身邊的泥土上,曉慢慢闔上了眼。
  「真是夠了......」

  * * * * *

  後來曉才知道,兩位學生從四樓墜樓的事件以意外事件結案,校方也只在集會時,要求各位老師和同學注意樓梯間行徑的安全而已。

  新聞媒體方面也沒有多提,就連報紙也只用了一點點篇幅敘述了「市內某處高中發生了兩名學生從校舍墜落」,這種大家看過一眼就會忘記的訊息。

  * * * * *

  當曉雪櫻回復意識時,他已經躺在了保健室的病床上。保健室的老師說,他從那麼高的地方掉下來,居然只受了點輕傷和皮肉傷,實在是不可思議。
  曉只能傻笑著敷衍過去。這不是廢話嗎,因為我自己治療過了--這種話只能在心裡講而已,不能隨便說出口。
  而白櫻理所當然的被送進了醫院,好在曉及時張開了結界減緩他下墜的速度,不然送的大概不是醫院病房,而是地下一樓了。

  在保健室休息了一會兒。曉才剛踏出門口,馬上就撞到了一臉慌張的日下部和慢悠悠跟在旁邊的光崎。光崎是曉和白櫻兩人的班級導師。
  「同學?你......已經沒事了嗎?」日下部看見已經能自由活動的曉,好像看到妖怪一樣。
  這也不能怪他。畢竟曉是陰陽師這件事,除了白櫻、光崎和少部分同學之外,其他人大概是不知道的。
  「是,如您所見,已經能動了。」曉微微欠身:「是老師送我到保健室的吧,謝謝。」
  日下部似乎還沒搞清狀況,愣愣地回答:「是、是嗎,既然沒事就好,哈哈哈。」
  這時,站在一旁的光崎「咳、咳嗯」地清了清喉嚨,「既然學生沒事,那你可以放心了吧,日下部老師?」
  「啊--說的也是,那我先回去辦公室了,接下來就交給你囉,光崎老師。」
  說完,日下部拉了拉運動外套的領子--原來體育老師也會把運動外套穿起來啊。曉目送著日下部的背影,一邊想著這種毫無意義的事。
  「曉同學。」光崎出聲喊了喊走神的曉。
  「啊,是,怎麼了,光崎?」
  光崎稍微皺了皺眉頭。白櫻和曉常常都直呼他的姓氏,縱使已經提醒過好幾次,白櫻都會好好地加上「老師」了,曉卻依然故我。
  「說了好多次,後面要加上『老師』,你怎麼就不聽呢......算了,這不重要,」光崎左右顧盼,確定周遭沒有其他人後,低下身,在曉耳邊說:「白櫻跳樓這件事,不是單純的意外對吧?」

  曉沉默了一會兒,隨即露出那招牌的惡作劇壞笑,回應道:「當然不是。」

  黑狐少年陰陽師如此斷言。

  --待續。

 

夜乃命花凋落時,一輪皎白重櫻開。
一隻能用草莓糖拐走的狼。

首先要說這個寫作的時間跟正篇應該相差蠻久的吧?
兩者相比,這篇進步的程度超級明顯WWWWWWWWWWWW
我相信間隔不是短期WWWWWW

有一些地方可以更好一點,比如說形容詞的部分,舉個例子:
白櫻捏扁東西的那個動作,看描述屬於很童趣的吧,比起白癡更像是幼稚,
因為"白癡般"有點難以具體描述其行為,大概就是這種細節可以再試著用別的方式呈現。

在劇情的部分,這是一個妖怪之類的東西蠱惑人始之墜樓?
感覺很邪門,不知道是因為他們是袱魔者才找上他們,還是本來就會隨機犯案??
另外一個好奇的就是我在正篇裡也疑惑過的,袱魔者明明就是過去的英雄,為何似乎得隱藏自己會魔法的事實呢?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