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资讯信息
原作名称 -
转帖来源 http://panorama.eastday.com/p/n1193818/u1ai20281532.html
还记得去年那几场震惊世界的大火吗?今年继续烧呀,还越烧越大了
这次遭殃的是澳大利亚

森林火灾面积已达600万公顷,澳大利亚举国“上火”

来源:http://panorama.eastday.com/p/n1193818/u1ai20281532.html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程靖


  “这天如果没有人死去,那我们的工作就算成功了。”

  本周五(3日),新南威尔士州野火消防局(RFS)在为即将越来越猛烈的山火做“殊死搏斗”的准备,指挥官罗杰斯这么说道。

  到了周六,已和熊熊山火战斗到第四个月的澳大利亚消防部门迎来了最为“灾难性”的一天。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当日在新南威尔士州,悉尼一场“失控”的野火面积已达到26.4万公顷。

  而在隔壁的维多利亚州,三股山火在奥莫(Omeo)地区交汇成一片,彻夜燃烧,造成6000公顷林区过火。

  据CNN报道,今年山火季节开始以来,全澳大利亚森林火灾面积已达600万公顷,相当于一个克罗地亚的大小。而近年来为世人关注的2018年加州山火和2019年的亚马孙森林大火,火灾面积分别为77万公顷和90万公顷。

  

  1月5日的澳大利亚山火实时情况,红色为燃烧12小时内的火灾,橙色为燃烧12-24小时的火灾图/Google Crisismap

  据《时代》周刊报道,新南威尔士州30%的森林已被烧毁。截至1月5日,已有23人在山火中丧生。森林燃烧产生的有毒烟雾一度让悉尼和堪培拉成了世界上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雾霾甚至飘到了数千公里外的新西兰。

  为抗击山火,全澳洲已有3名消防员不幸牺牲;仅新南威尔士州就已出动了3000余名消防员。1月5日,美国宣布派出20名经验丰富的加州消防员前往澳大利亚协助抗击山火。

  执政者也被“架在火上烤”:民众和反对党指责政府应对气候变化不力,总理莫里森则需要在捍卫国家支柱采矿业与改变气候政策间艰难地抉择——许多专家认为,气候变化是2019年这场“史无前例”的森林火灾的重要原因。美国宾州州立大学教授迈克尔·曼恩教授在《卫报》上撰文称:“澳大利亚在燃烧,危险的气候变化已在你身边了。

  当北半球在寒冷中迎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南半球的澳大利亚却正经历着炽热而危险的夏天。

  而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血色”新年


  11岁的男孩Finn坐在船头,头发杂乱地披下来,戴着厚厚的口罩,身穿救生衣,腿上盖着毯子,右手紧紧地握住马达的操作杆。他乘坐的小船漂在海上,身后是橙红色的天空。

  “恐怖海岸”,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以此为题,将这张照片放在了2020年1月1日的头版。这一天,该报用12页的篇幅报道了正在澳大利亚肆虐的山火。

  

  ▲《每日电讯报》1月1日的封面图/Twitter

  

  ▲2020年1月1日,Finn戴着口罩在海上躲避大火的照片登上了许多澳媒的头版图/Allison Marion

  马拉库塔(Mallacoota)是维多利亚州的一个海滨度假胜地,但在新年前夕,大海却成了近5000名游客和居民逃离大火的避难所。

  据报道,12月30日上午9时,马拉库塔小镇的天空渐渐染黑,没过多久天空就转成一片血红色,随后变为橙色。炽热的余烬不断地从天空中坠落,当地超市老板菲利普(Robert Phillips)表示,当时许多孩子无法正常呼吸。

  

  ▲12月30日的马拉库塔图/Twitter-Brendan

  Finn一家人是马拉库塔镇的居民。当天上午,Finn和父母、兄弟以及家中的狗狗,匆匆逃到海上避难。大火已经烧到了镇上,浓烟遮蔽了天空。Finn的母亲Allison在全家逃上船后,记录下了这一刻。

  由于进出小镇的主要道路都已封锁,许多受困的民众聚集于海岸边,身穿救生衣,等待信号,随时准备跳入海中避难。另有不少人像Allison一样,带着家人开着船在海上避难。

  

  ▲居民和游客在马拉库塔码头避难图/Travelling-aus-family

  同一天,在维多利亚州的东吉普斯兰郡(East Gippsland)出现了40摄氏度的高温,比平均温度高了16摄氏度。《卫报》报道中一名亲历者称,“风好像是从火里吹出来的一样,不但吹不凉你背上的汗,反而好像在加热。”

  新年前夕,东吉普斯兰郡的4万余名居民被通知撤离。彼时,该郡的三处大火已经燃烧了约20万公顷,大火还导致5700约座房屋停电,通讯也中断了。

  

  ▲东吉普斯兰山火使当地数万人撤离图/Dale Appleton

  火灾还形成了罕见的气象。据《卫报》31日报道,新南威尔士州的一名志愿消防员萨缪尔·麦克保罗在救火过程中丧生。周一晚上,28岁的麦克保罗驾驶着一辆重达10吨的卡车被“火龙卷”掀翻,不幸去世。

  麦克保罗原本只是被派去扑灭一场因闪电引起的火灾。但熊熊燃烧的山林发展出了被称为“高温积雨云”的局部小气候,消防官员称,高达8000米的云层崩塌让风从四面八方吹来,让火势进一步恶化。


  悉尼周边小镇被烧到“所剩无几”


  巴尔默罗(Balmoral)位于悉尼市东南方向约100公里,这里背靠纳提国家公园(Natti National Park)的大片森林,是今年山火季节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

  

  ▲史蒂夫·哈里森位于巴尔莫罗的家被山火烧毁图/Mike Bowers/The Guardian

  史蒂夫·哈里森是巴尔默罗镇400余名居民之一,12月23日,他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讲述了他逃生电影一般的幸存经历。

  “我家的花园起火了,我冲向我的车子时发现,家门口的通道已经着火了,路上也起火了,我才发现我可能逃不出去了。”

  “那天我在房子后面给我自己挖了个洞——棺材大小的窑洞,我刚好可以钻进去。我在里面躲了半个小时,直到火风暴退去。”

  周一(23日),英国广播公司(BBC)记者沙伊玛·卡里尔来到巴尔默罗镇,探访了火灾后的林地:裸露的地面上全是焦黑的灰,被烧焦的林木间散落着几辆烧成壳的汽车,她形容这场景是“完全的毁灭”。

  

  ▲12月23日的巴尔莫罗图/BBC

  巴尔莫罗镇的遭遇只是这场野火的冰山一角。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这次山火季节仅在新南威尔士州就有超过1365栋建筑被毁,其中501栋是居民住所。


  雾蒙蒙的世界


  两周前,当中国游客王女士飞抵澳大利亚阿德莱德时,迎接她的是一片灰色的天空。

  常住英国伦敦的王女士曾在2017年1月前往澳大利亚度假。英国的天气阴冷,常年不见阳光,澳大利亚则是碧海蓝天的代名词,“第一次飞抵澳洲的时候,我看到悉尼万里无云的蓝天,炙热的阳光晒得我几乎睁不开眼,那是我对澳大利亚的第一印象。”王女士对东方网·纵相新闻说。

  “但这一次,一出机舱看到的是雾蒙蒙的世界,而没有了记忆中的碧海蓝天,我度假的心情一点都没有了。”

  除了南澳州,整个东南部的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都为山火产生的有毒烟雾所困扰。

  

  ▲悉尼被雾霾笼罩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空气真的很差,”常居澳大利亚悉尼的中国留学生陈同学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在家里开着窗,可以看到烟雾飘进来,圣诞节前几天,睡前和早上起来都能闻到烟味。”陈同学说,能见度差的时候,从海港大桥看不到悉尼歌剧院。

  雾霾还扰乱了城市生活。据Air Visual网站的信息称,能见度下降多次使轮渡停运、航班取消,甚至在悉尼中央商务区(CBD)的大楼里触发了烟雾警报器。

  长期以来,悉尼是澳大利亚乃至全世界空气最好的城市之一。就在2017和2018年,悉尼的平均空气质量在世界卫生组织(WHO)推荐的健康空气指标范围内(污染物在10微克/每立方米以下)。

  但从2019年10月起,悉尼罕见地数次冲进全球空气污染最严重的城市的前10名,与印度首都新德里、孟加拉国首都达卡、巴基斯坦拉合尔等城市角逐“空气最脏”的排名。据报道,几个月以来,悉尼医院中因空气污染就医的人数激增,当地官员多次警告居民“尽量不要外出”。

  

  ▲悉尼被雾霾笼罩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据法广(RFI)报道,在悉尼,27.6万人签署了一份网络请愿书,呼吁取消悉尼港的跨年烟花表演,预备于烟花表演的资金可以转交给消防队员和受灾农民。请愿者写道:“空气中已经有足够的雾霾,大规模烟花表演会进一步恶化空气质量。”

  在首都堪培拉,政府取消了跨年烟花表演。2020年1月3日,首都堪培拉的空气质量指数(AQI)达到259,PM2.5污染物达到208微克每平方米,为“非常不健康”;前日的AQI甚至达到了970的“有害”水平。

  

  ▲1月2日,堪培拉AQI指数一度达到970(300以上为“有害”)图表:AirVisual

  新年期间,澳大利亚上空的污染物甚至飘到了2000公里以外的新西兰南岛,把那里的天空也染成了橘色。

  山火是“天灾”还是“人祸”?

  每一年的10月~次年3月,都是澳大利亚的山火季节。2009年2~3月,维多利亚州一场被称为“黑色星期六丛林大火”的灾难蔓延了45万公顷,造成173人死亡,1万多人受伤,4000余栋建筑被毁,是有记录以来澳大利亚最严重的山林火灾。

  澳大利亚联合国协会(UNAA)发布的报告《在澳洲控制气候变化——长期视角》称,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澳洲的夏季通常炎热干燥,但气候变化带来了更长时间、更频繁的极端高温,使得气候条件恶化、植被更加干燥易燃。

  有科学家指出,正是全球变暖让2019年的野火季提早开始,火灾比往年更密集、频繁,成为自1950年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一年。

  据《卫报》引用澳大利亚气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该国平均气温比往年(1961年-1990年)平均数值高出1.52摄氏度,是有气象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

  

  ▲2019年是澳大利亚史上最热的一年。新南威尔士州的Parkes,一头羊死在干旱的玉米地上图/Dean Lewis/EPA

  《卫报》引用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气候科学家莎拉·培金丝-科克帕特里克博士的说法称:“今年一次又一次的热浪(Heatwaves)天气便是气候极端性的体现。山火便是极端炎热和干旱条件下的产物。”

  “山火并不完全来自于气候变化,但是全球变暖是今年极端天气不可否认的助推力。”她说。

  但在此前,莫里森多次捍卫澳大利亚政府的气候政策,否认山火肆虐与气候变化有关。

  2019年12月,在参加完新南威尔士州一位志愿消防员的葬礼后,莫里森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理解大家的焦虑、恐惧和绝望情绪。但(山火)是一场自然灾害。”

  他说:“自然灾害是我们不能控制的,但能控制的是我们的回应。”

  

  ▲一辆消防车在赶赴救火的路上图/David Gray/Getty

  副总理麦考尔马克是总理此番言论的支持者。去年11月12日,麦考尔马克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激起了民愤。他说,“澳大利亚形成之初,就有山火在这片土地上燃烧了。”他还表示,气候变化是“疯疯癫癫的城市左派的杞人忧天”。

  12月22日,由于持续山火难以控制,在美国夏威夷度假的莫里森迫于舆论压力提前回国。据《星洲日报》报道,莫里森在探望新南威尔士州的消防局时表示,山火由天干物燥引起,有些是人们不小心,其他则不幸地是纵火所致,也有很多和闪电击中有关。

  莫里森进退两难

  自山火爆发以来,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日子并不好过。12月中旬,正在美国夏威夷度假的莫里森迫于民众压力提前回国,随后发表声明表示道歉,“我的休假给那些遭遇可怕的丛林大火的澳大利亚人来说造成了冒犯。”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图/Mike Bowers/the Guardian

  1月2日下午,在视察被烧毁的科巴尔戈小镇时,一名愤怒的抗议者对莫里森说道,“你应该感到羞耻……你丢下整个国家,任其燃烧。”

  12月30日,澳大利亚内阁国家安全委员会召开了应对山火的紧急会议。与过去的回避态度不同的是,莫里森承认了气候变化与森林火灾的联系,但再一次反驳了公众的指责,认为单单是气候政策不应该为山火“背锅”。

  莫里森表示,希望环境政策“不要走极端”,既能创造稳定有活力的经济,同时也让生态环境“可持续发展”。因此他认为,现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减排政策“很合理”,在保护环境、减少灾害风险的同时,能“保住全国成千上万民众的工作和生计”。

  据BBC引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科学家伊姆兰·艾赫迈德博士的说法称,尽管“证据都摆上台面了”,但气候议题仍然被政治所左右。

  据《卫报》引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NU)气候变化研究中心的教授豪登(Prof Mark Howden)的观点称,近年来化石燃料消耗持续增长,导致排放至大气中的温室气体增加,是致使全球不断升温的因素之一。

  澳大利亚在温室气体减排上的作为常常为国际社会所诟病。去年12月,3个气候变化研究智库联合发布的《2020年气候变化应对指数报告》(CCPI)称,澳大利亚的气候政策在57个国家中排名倒数第6。报告称,莫里森领导的澳大利亚现任政府应对气候变化,在国际上和国内都“越来越消极”。

  报告写道,澳大利亚政府还没表明如何实现减排目标(莫里森承诺在2030年减排26%-28%,远少于反对党工党承诺的45%),也没有建立长期的能源转型战略,但甚至还在扩大推行化石能源的使用。

  据《纽约时报》报道,目前澳大利亚的保守政党联盟在能源和气候变化政策上难以达成共识,一定程度上受到了澳大利亚悠久的采矿历史和煤炭游说团体的影响。

  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煤炭和液化气出口国。据界面新闻报道,2017-18年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总值达到565亿澳元,2018-19年则达到了创纪录的670亿澳元。中企网引用的数据则显示,2017年煤炭提供了澳大利亚75%的电力资源,创造直接就业岗位51000余个。

  2019年4月,该国政府在一片争议声中启动了一个新煤矿的开采。12月,莫里森政府还拒绝了削减煤矿规模的呼吁。

  不过,CCPI报告遭到了澳大利亚一些官员的驳斥。农业部长布里吉特·麦肯齐说,把山火与澳大利亚目前的火力发电模式相关联,是一种“误导”。

  如今,肆虐的山火和温室气体排放之间的联系已成为了“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循环的公共议题。

  据《悉尼晨报》1月2日报道,近3个月以来的山火释放出了约3.5亿吨二氧化碳,约等于澳大利亚全年碳排放量的1/3 。2018-19年度,该国二氧化碳总排放量为5.32亿吨,约占全球总量的1.7%。

  山火带来的温室气体排放不包含在《巴黎协定》中规定澳大利亚的减排目标内,但近几年来,澳大利亚的森林通常能吸收掉山火所释放出的几乎所有二氧化碳,这样一来山火可以实现“零排放”。

  但“全球碳计划”的执行主任、澳大利亚“英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SIRO)的资深科学家加纳德尔博士称,今年的山火过火面积以百万公顷计算,过去则是数十万公顷,大片能够吸收温室气体的成熟森林都被烧毁,外加干旱影响,树木重生的速度也将减缓,因此吸收完这些二氧化碳估计要100年。

  “(与巴黎协定不同)气候变化可不管你的二氧化碳是哪来的,积累在大气层中的二氧化碳总量才是最重要的。”加纳德尔博士说。

  

  ▲东吉普斯兰州被山火摧毁的房屋图/Reuters

  悉尼大学的生态学家格伦达·华尔多教授对BBC表示,认为澳大利亚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防止全球升温上做得不够:“不光是山火,还有洪水、干旱等自然灾害……每次政府能够有所作为时,他们都放任不管,而是把问题归咎于土地管理等问题上。”

  在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莫里森再一次指出,“政府应该评估今年山火季节的所有成因”,包括土地清理、国家公园减灾、分区法等等,认为这些因素与气候原因同样重要。

  或许对于莫里森来说,灭火才是眼下最关键的事。



视频报道:https://weibo.com/2258727970/IfVbFiGbH?type=comment

报姐整理的微博,微博现在不让外链图片了就直接放链接吧:https://weibo.com/3099016097/InP1odoTZ?type=comment

想多找点正经的新闻,结果搜出来尽都是些营销号格式的标题,想搜点官方新闻怎么那么难啊
最后发现知乎上的跟踪报道(?)还比较靠谱: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55329555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不幸正好砸在头上,花去了&sid=5vMpc8 74F卡币 医药费。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這個新聞我一直有在follow,相當嚴重啊
合理懷疑那裏有成群的閃焰龍(X

這讓我想起小時候住在鄉下時,我們村子後面有座山,就是烈火流星裡面那個後山啦
後山離村落真的很近,就像我在文中描寫的一樣,只要順著主要幹道走就到了
那個山在我小的時候,每年夏天都會起火燃燒,有時候不只一次,
我爸媽都說那是燒稻草的時候不小心引燃的,因為我們家那邊種田一年二穫,夏天收成後確實常有人燒稻草,
哥哥告訴我那是自燃燒起來的,他說後山上沒有住人也沒有田地,誰要燒稻草?我長大一點之後,我覺得哥哥說得有道理。

依稀記得小時候只要有人發現後山起火就會爭相走告「火燒山」了,在我家只要打開大門站上馬路就能看到後山,通常都只是小面積的火焰,我也沒耐心一直看,時至今日已經不記得那些火都是怎麼熄的,印象中村子裡很少看到消防車。

有一年夏天後山又起火了,那次非常恐怖,一開始是離我們很近的一個山頭在燃燒,我和哥哥在門口看,火勢慢慢變大了之後,我們發現另外一個山頭早就在燒了,在我們看不到的山另外那面應該已經燒得很兇,冒出熊熊黑煙。較遠山頭的火爬過山的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燒到我和哥哥觀察得靠村落這一面,然後和離我們比較近的山頭燒在一起,整個山麓天際線上都是火,煙很大,依稀記得那天早上天空很晴朗,火差不多是中午開始燒,下午天空已經完全變成灰色,看不見太陽了,空氣裏面飄著很細的灰,家裡人要小孩待在屋內不許外出,但我和哥哥爬到屋頂上去看,火虎從山上爬下來,那個形狀張牙舞爪的真的很像有生命的東西。並且在我們的目睹下燒下山燒到連接村落和後山的馬路上,直接在馬路上燒。

馬路盡頭離我家大概小於半公里吧,其實火已經燒得很近了,等於是燒到村腳了,我已經不記得當時村民是何時叫消防隊的了,總之當火燒到馬路上的時候消防隊還沒出現,村子裡有幾個男人拿滅火器去噴,把馬路上的火滅了。我和哥哥在屋頂上看,風很熱,都是草木灰,印象中那天天地無聲,除了人類之外沒有一點動物的聲音,我們能聽到火燒林木的劈啪聲。

到晚上火還在燒,大人趕我們去睡覺,我有聽到父母在討論要不要先暫時離開,但我爸說他覺得火勢已經受控了,我跟哥哥從窗戶看出去,黑夜裡燃燒的山頭就像火山在爆發一樣,很紅,超級紅,很恐怖,那時候已經看不到明火了,但火光還在,煙霧也是深紅色,整個晚上我們就聽到消防車的聲音一直響,很怕,不太敢睡,我一睡著就夢到火山爆發家裡被火焰吞沒,到快早上了我才睡著,那時候火已經滅了,消防隊也走了。

隔天我和哥哥偷偷跑去剛燒完的後山上,剛燒完的山有一種奇怪的味道,聞起來有點甜,又有煙燻火腿的味道,馬路和水泥短牆及所有的樹木都是灰色,火燒山的隔天早上下過雨,水溝和小溪裡面都是混著黑色的粉,還有很多死掉的小鳥,但都被燻黑了,不知道是甚麼鳥了。

總之,超恐怖,小時候還常常做這個惡夢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