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资讯信息
原作名称 魔戒、霍比特人
转帖来源 https://tieba.baidu.com/p/2360202370
这篇访谈最初于1971年1月发表在BBC广播四台的"Now Read On"栏目,记者是丹尼斯·杰洛特。


托尔金:早在我写《霍比特人》和《魔戒》之前,我已经已经在构建这个世界的神话体系了。

记者: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您对这个体系可能的功用早就有计划了吧?

托尔金:没错,厚重的史诗……然而麻烦是《霍比特人》自成一派,这个故事本来并不是这个神话体系的一部分,但它一旦跟整个世界联系起来,也就必然会被归到这个体系的活动中来。

记者:于是您的故事和角色们就开始自行其是了。
[托尔金点烟斗]

记者:我说自行其是,并不是说您就完全中了他们的蛊之类……

托尔金:噢不不,我从来不做白日梦,从任何方面来说这都不是一种神灵附体的体会。你肯定也有过这种感觉:在A、B、C、D中只有A或其他某一个是正确的,而在答案揭晓前你都必须等待。当然我有地图。如果想要创作一个复杂的故事,你必须先拥有一幅地图。否则在事后你再也不能绘制出完整正确的地图了。最终我认为月亮就是我们的月亮,而日落则是根据1942年这个地方现实里的实际情况描写的。
[烟斗熄灭]

记者:您从42年开始写《魔戒》的,是不是?

托尔金:噢不,《霍比特人》一出版我就动笔了,是在30年代。

记者:但您在出版前才堪堪完成写作……

托尔金:我记得大概是在……1949年我完成了大结局,完成的时候我真的哭了。但随后而来的当然是海量的修订。在阁楼的一张床上,我把整部作品打出来了两次,部分打印则次数更多。我承担不起再全部打印了。里面仍有一些错误,其中尤其可笑的是——只有处在今天我不用再在乎别人对我观点的时候我才能说出来:里面有一些骇人的语法错误,这对一个英语语言文学教授来说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记者:我一个都没注意到。

托尔金:有一处是:我把bestrode当成了bestride的的过去分词![大笑]

记者:作为一名历史语言学家,一个研究英语语言的教授,您研究的是古代语言留存下来的事实材料,而您又把一生的大部分精力都投入到一个虚拟世界的创作中,是否会觉得有些内疚呢?

托尔金:不,我觉得这对语言学来说大有益处!我的作品里含有许多语言学智慧。对于《魔戒》,我从不感到内疚或是虚度了光阴。

记者:您是不是特别喜爱夏尔代表的那种无拘无束的平凡生活细节:家园、烟斗、炉火和床——所有这些平凡的美好?

托尔金:你喜不喜欢呢?

记者:您喜不喜欢,托尔金教授?

托尔金:当然,当然喜欢。

记者:那么您也特别喜欢霍比特人?

托尔金:那是因为他们让我倍感亲切……夏尔很像我幼年开始记事时所处的那个世界,因为我不是在这里出生的,所以或许因此体会才尤其深刻。我出生在南非的布卢姆斯代尔,回英格兰的时候还很小,但那时这种经历的影响就已经嵌入了你的记忆和想象中,即使你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如果你的第一颗圣诞树是半死不活的桉树,如果你总是被高温和沙子困扰——然后在想象力开始萌发的年纪回到了沃里克郡的一个宁静村庄,我觉得这种经历让我产生了对“英格兰中部乡村风情”的挚爱,基于水、石块、榆树和安静的小河之类,当然还有周围的乡村居民们。

记者:您是在什么年纪回到英格兰的?

托尔金:我想大概是三岁半左右。印象极度深刻。人们之所以会说他们不记得小时候的事的一个原因就是——幼年记忆就像在同样的背景板前一直拍照。细微的变化只是一片模糊。但当一个孩子的环境出现如此明显的改变时,他是能够意识到的。他会不停把新的回忆嵌入更古老的记忆。我脑海里有一副某座房子的清晰画面,我知道那是我在布隆方丹的家和我外婆在伯明翰的房子的美妙拼贴画。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沿着伯明翰的道路行走,好奇地打量着大画廊和阳台。所以我确实记性相当好,我甚至相当确切地记得不到两岁时在印度洋里戏水的场景。

记者:弗罗多接受了携带魔戒的负担,他体现了吃苦和坚忍的优秀品格。从佛教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功德圆满”了。他几乎成了一个基督式的人物。您为什么会选择一个半身人——一个霍比特人来担任这个角色呢?

托尔金:我没有。我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你瞧我写了《霍比特人》于是……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接着《霍比特人》的结尾继续写下去。我手上也只有霍比特人了,不是吗?

记者:是的,但毕尔博可一点基督的特性都没有。

托尔金:没有……

记者:但面对那么可怕的危险他还是挣扎着前行,最终成功了。

托尔金:那在我看来更像是整个人类的寓言。我一直坚信的是:人类之所以能存活到今天是因为那些微不足道的人在不屈不挠地与看起来不可战胜的事物作斗争:丛林、火山喷发、野兽……他们近乎在全然的黑暗中摸索前行,但一直坚持着。

记者:我认为米德加与中土之间肯定有联系,对吧?
【注:米德加,古日耳曼神话中的人类世界。】

托尔金:噢对的,它们就是一个词。许多人误解中土是某块特别的大陆或者是某种科幻设定的其他星球。但其实中土只是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的一个古老称呼,被构想成一片被海洋环绕的大陆。

记者:在我看来,中土对您来说就是我们所在世界的不同纪元?

托尔金:不……是不同阶段的想象方式,是的。

记者:在《魔戒》里,您是不是有意赋予不同种族不同的特性:精灵的智慧,矮人的工匠技艺,还有人类的农耕及好战之类的?

托尔金:我并不是刻意的,但当你手握这些人物的时候总得把他们区分开来,不是吗。当然归根结蒂,我们都知道只能从现实中的人性着手思考,我们手中也只有这块粘土而已。我们全部,或至少大部分人类都希求更强大的精神力量,更伟大的艺术技艺(我是指思想中的概念和付诸实施的水平之间距离变得更短),而且我们都会想要更长(若非永恒)的时间来获得知识,创造价值。
因此精灵可以算是永生的。我不得不用永生这个词,但并不是说他们就真的不会消亡。他们只是寿命很长而已,只要栖息的世界还在他们大概就能一直活下去。
而矮人们很明显地——有没有让你想起犹太人?他们的文字显然是闪米特语族的,基于闪米特语族构建的。而霍比特就是英格兰的乡村居民,我让他们身材矮小是为了反映他们想象力的贫瘠,并不是说他们缺乏勇气和潜在的力量。

记者:而小说还有一大迷人之处就是那些数不胜数的名字——至少第二次阅读过后就能很容易地记住。

托尔金:我很高兴你告诉了我这点,因为我确实为此煞费苦心。当然,一个好名字也会带来很多乐趣。我总是从确定一个人物名字开始写作。给我一个名字,然后名字里长出了故事,通常来说是这个步骤,而不是反过来。

记者:在您懂的语言中,哪种语言对您写作《魔戒》的帮助最大呢?

托尔金:呃……就现代语言来说是威尔士语,比起其他语言来说,它的构词和发音都更能吸引我。尽管最初我只能在运煤卡车上看到,但我从此就一直对这门语言充满好奇。

记者:在我看来,威尔士语的优美韵律贯穿于您命名的那些山脉和土地之中。

托尔金:确实如此。但对我个人来说,芬兰语的影响可能更大,虽然次数甚少。

记者:这本书也可以被看成寓言么?

托尔金:不,我讨厌寓言的气味。

记者:您有没有想过世界正在像您书中的第三纪那样逐步退化?您能想象现在的世界,我们的世界最终进展到一个第四纪吗?

托尔金:我这个年纪的人,一生所经历的变化比历史上任何时期的都多。显然之前从未有过如此剧变的七十年。

记者:可以看出有一股浓烈的“秋意”贯穿整个《魔戒》的故事,比如说一个角色说故事仍在继续,但我觉得却是像要离别……所有事物都在枯萎、凋零,至少第三纪末期看来是如此,每个选择都与传统大相径庭。这看起来就像是诗人丁尼生所说的“时序变迁,新旧代谢,皆循神之应许而行“。《魔戒》里的神在哪里呢?
【注:阿尔弗雷德•丁尼生的这句诗来自《亚瑟王之死》。未找到名家译本,感谢@iserlohnsnow的翻译。】

托尔金:他被提及过一两次。

记者:他就是独一之神(The One)么?

托尔金:独一之神,是的。

记者:您是个有神论者么?

托尔金:噢,我是罗马天主教徒。虔诚的教徒。

记者:您是希望自己因为历史语言学的著作成就还是因为《魔戒》和《霍比特人》被人们记住呢?

托尔金:我觉得我自己在这件事上没什么选择权。如果因为《魔戒》而被记住我也乐于接受。就像人们记得朗费罗写了《海华沙》,而差不多忘了他还是个现代语言学教授!
【注:海华沙是15世纪北美印第安人部落传说中的民族英雄,易洛魁联盟的首领。他具有神奇的力量,教给族人生存技能,带领大家克服疾病、饥饿和各种困难。美国19世纪著名诗人朗费罗曾以此为题材创作了不朽的长篇叙事诗《海华沙之歌》。】


翻译: Elbereth Nimloth
来源: newsfrombree.co.uk
转自严肃奇幻吧看到的资料
托老好可爱啊,感慨语法错误那里WWWWWWWWWW


【发帖际遇】羽·凌风 见路边的流浪猫饥寒交迫很是可怜,花了 4F卡币 为他买了点鱼干。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以前没看过这个。
托老伟大,记者也很有水平,虽然提问稍微有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不过还是很好的采访资料~
这让我再一次确认了我喜欢魔戒,喜欢中土世界,喜欢托老的原因~
魔戒之所以那么富有感染力,真的和托老的语言学家身份分不开~
从采访中可以看出,托老的创作,本身是怀着深深的爱与乡愁的~
这种爱与乡愁的对象,从英国的小乡村拓展到整个英语文明世界,从自己的童年生活拓展到整个人类的纯真年代~
他不单自己想要回去,还想要带大家一起回去看看~
于是,正如托老自己所说,他才想要为英语(而不是英国)创造一部神话~
语言于托老而言,正是一条追溯往昔最好的线索与脉络,让人可以徜徉其中按图索骥~
可以说,无论是对语言的深入钻研,还是创作中土世界,实际上对托老而言,都是精神上对盎格鲁萨克逊文明的寻根!
而让托老声名大噪乃至于写入史册的魔戒,正是一封最美的情书WWWWWWWWWWWWW
穿过县界长长的隧道便是雪国。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