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瑞尔迪文
【法兰修道院】
法兰修道院始建于大黑暗时代初期,在灯火熄灭的第六个千年中,一群落魄的苦修士和与他们同行的流浪骑士们一同在坦林斯大陆的北方群山中找到了无梦谷地,在这片没有被迷雾覆盖的谷地中建起了法兰要塞,并在要塞内城筑起了法兰修道院。在此后前后两个黑暗时代漫长的是个千年中,法兰修道院的火种曾熄灭过七次,但最终却还是坚持到了阳光重返这个世界。
在那漫长的十个千年中,矗立在北地群山隘口的法兰修道院直面了无数次来自迷雾的攻击而不衰,那飘扬在修道院尖塔顶端的火种成为了整个北地所有人的希望所在。在要塞斑驳的外墙之下,无数法兰的骑士曾在此奋战至死,这些恪守信条但未必信神的修士骑士的步伐也同样遍及整片大陆。
【法兰骑士】
法兰的骑士又被称之为瓦赫海顿修士,在古代杜兰特语中瓦赫海顿有“守望者”或“引路人”之意,这些重甲的步行骑士惯用加长加重且能单手使用的法兰大剑,携带鸢型盾,身披受过祝福的白色罩袍,腰间或手中提着铸铁风灯。
法兰骑士铠是一具包覆全身的重铠,包括双层精钢柳钉锁甲,厚棉甲,双层萨雷斯式铁盔,以及最外侧的双层铰链精钢重铠,其最醒目的特征就是重铠内侧的白狼狼皮内衬。法兰的盔甲工匠们在锻造这套骑士重铠的同时使用了重型蒸汽锻锤,并在开始前通过仪式对每一块金属铸锭祝祷,并用符文刻印和繁复的祝祷仪式为骑士铠的每一个构件赋予祝福和魔法。这些繁复的操作极大的提升了这套甲胄的防护能力,减轻重量的符文降低了重铠五成的重量,让穿着这些甲胄的法兰骑士们能够孤身一人穿越无边的迷雾。
相较之迷雾时代其他要塞的骑士,即使身着经过重重祝福的重铠,法兰骑士的战斗力也只能称得上中规中矩,而他们真正的力量也绝非仅限于单一的战斗。这些身披白袍手持提灯的骑士被视为黑暗时代的伟大先行者,引路人,也是最初和最后的传道者——而这一切,又与他们的训练不无关系。
所有的法兰骑士在传统上都要在十岁前后与自己的家人告别,进入修道院中接受教导。
在作为骑士扈从的最初三年中,他们将以六人为一个朝夕与共的小组,接受最基础的骑士教育并开始他们的体能训练,骑士扈从们最初将学习基础的骑士礼仪、基础的神秘学教育——这是导致导致法兰特有的重甲法师出现的重要原因、骑士信条的熏陶以及简单的博物学教育,这能让这些年幼的孩子们在锻炼出强健体魄的同时建立一套极为稳固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学习最基本的团队意识,让他们在之后漫长的人生中不致跑偏。
在结束最初三年的学习后,骑士扈从们将正式开始接触神学,进行更深入的学习,并初次接触战斗训练。这些青涩的扈从会在五年中不止一次的接触战斗,在人生中第一次经历鲜血,甚至与自己朝夕与共的同袍生死离别。铁一般的纪律、坚定而非盲从的信仰以及强悍的战斗技术将会在之后的五年内用力量和智慧武装他们,并在学习结束的同时给予他们是否继续下去的选择。
选择继续留下的扈从会擢升为见习骑士,他们将和自己从小长大的袍泽们一起在之后经历长达五年的苦修,四分之一的时间用知识来填充自己的大脑,四分之一的时间用战斗来磨砺自己的技术,四分之一的时间用静思和祈祷来反思自己的所思所行坚定自己的心灵,最后四分之一的时间则用来休息进食。
在这漫长而枯燥的苦修结束时,见习骑士将面对他们一生中最严酷的考核——他们将被赠与巡礼骑士的称号,开始他们在大陆上为期十年的漫长巡礼。巡礼骑士们将手提精钢铸造的魔法提灯,牵着一匹矮马孤身一人踏上旅途,离开他们从小长大的修道院,去尘世中实践他们所思所学的每一件事,并在黑暗的岁月中为那些无助的人们带去文明、秩序与希望的灯火。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从巡礼中归来,迷雾中的怪物会吞噬骑士的生命,狡诈的恶魔与骗子垂涎于骑士的提灯与铠甲,骑士甚而会因为迷雾本身而彻底迷失……有足足两成的骑士会迷失在巡礼的路上,再无法回归他们的故乡。
这些具有浓厚学者气质的骑士习惯于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记录自己旅途中的一切,并尽己所能的绘制出自己的巡礼路线,并在地图上标注出每一处残存的火苗。自第一批巡礼骑士回归伊始,这些骑士就致力于扩大自己的巡礼的范围,他们试图用自己的双脚丈量迷雾中的每一寸土地,用文字记录下这个世界中的一切,而他们在巡礼归来后留下的笔记,也成为了法兰图书馆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藏品。
而当他们结束自己的巡礼,重新踏上自己故乡的土地,这些曾经青涩的骑士才会真正成熟起来,他们从此将不再是象牙塔中无垢的学者或是纯洁的战士,而将真正成为在黑暗的时代中能够被依靠的强大守护者、先行者、引路人乃至守护文明灯火的传道者。
虽然这些久经锻炼的骑士理论上的寿命长达两百到两百五十年,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活不到寿终正寝的那一天,黑暗时代广大的废土和迷雾无时无刻不在侵蚀这些骑士的灵魂和身躯,法兰要塞所据守的北地群山山系也无时无刻不经受着迷雾生物、深渊造物乃至堕落生灵的攻击,即使是最虔诚最强大的骑士也不能保证一定能从某一场战斗中归来。
而这些骑士也不仅只困守与法兰要塞一隅,他们会在结束第一次巡礼的二十年后和同袍一起开始他们的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巡礼,在五年中尽己所能的帮助和引导那些在黑暗和迷雾中苦苦挣扎的生灵,并为那些被封闭在迷雾中苦苦困守的城邦带去来自其他城邦的消息和物资。
但哪怕是存在了十个千年以上的法兰修道院与法兰骑士们也并非永恒,在环印时代黎明之初辉降临前最黑暗的日子里,法兰要塞的灯火第七次熄灭,深渊造物和迷雾种以损失了一位深渊领主,一位迷雾神祗,两位迷雾神祗遭受重创为代价彻底毁灭了法兰要塞,防守要塞的法兰骑士全员阵亡,只有少数离开要塞开始二次巡礼的法兰骑士和进行初次巡礼骑士得以幸免。而经此一役,迷雾种元气大伤,最终丧失了最后一个彻底掐灭文明灯火的机会,而法兰要塞也彻底丧失了再次点燃灯火的机会。
最后一位法兰骑士大导师安杜洛·范恩认为法兰骑士们已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这些修士骑士也就此在纷纷筑起修道院,力所能及的用他们所思所学的一切来教化世人,而这些修道院则成为后世白骑士教团的雏形。



【发帖际遇】:厄特森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不但没有幸运地捡到钱,反而不小心丢失了 14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