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创作所属系列

系列
维卡利亚魔法学校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0-7-31 11:44 编辑
就,写中篇到中途,又跑去写个调剂用的小日常(?)
上一篇小赛的日常《神龟》是云洲生态对地面文化的影响,那这篇也来个生态对文化的影响吧(?)
趁着这两天坐车赶路的时间写完,突然高产(X)



盛夏的傍晚,海风裹着腥湿的凉意,缓缓吹拂沙滩。尽管海滨浴场早已打烊,仍有一些人坐在躺椅上,享受这炎日归西之时的片刻清爽。白浪在他们身前翻涌,奏响令人沉醉的乐曲,在退潮中渐行渐远。
金发少女躺在椅子上高举双臂,面朝向远处城市的地平线落下的艳阳,伸了个懒腰,慢吞吞地感慨:“啊……好爽。”
一只火红色的大鸟正趴在这人的胸口,人说话时胸脯的起伏让它感到有些不安,立即展翅飞走落在躺椅的角落。
紧靠在她旁边的椅子上也躺着个棕发的少女,听闻此言便连连点头,接话道:“外海的风和你们那儿不一样对吧。”
谈话间她伸手摸向自己的肚皮,发觉那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突然一个激灵坐起身来,望向前方。不远处的海浪中,有只奶毛狗正疯狂摇着毛蓬蓬的卷尾巴以身击浪,在夕阳之下甩起万千银花。
“我去,茜茜,回来!退潮危险!”
她惊得急忙大喊,好在玩疯的狗也算听话,最后舔了口咸到发涩的海水,便乐颠颠地奔回到躺椅旁。
“哈哈,我就没有这种烦恼,奇迪不玩水。”金发少女指着身旁的大红鸟得意笑道,惹得棕发少女忍不住对她翻了个白眼。
顾好自己的狗后,她抬起的手顺势从两张躺椅中间的餐盘上拿了串烤肠,往嘴里放:“呸,赛琳娜赶紧吃,都给吹咸了。”
被称作赛琳娜的金发少女则是拿起两串豆皮打算左右开弓。她边吃边盯着隔了小半条海湾的都市,华灯正于落日余晖之中渐渐亮起。
“我说维姬,烟火秀到底什么时候开始?”
她扭头问隔壁,名叫维姬的棕发少女抬头看了一眼逐渐黯淡的天色,懒洋洋地回答:“着啥急呢?等天黑吧,快了。”一边说着,一边还转身递给眼巴巴的萌狗半截烤肠。
“这可是你说的,海龙市的国庆烟花秀超美,难得我专程跑一趟,可别骗我哦。”
“才不是我说的,这是网红景点耶。”
谈话间,太阳已经落下了地平线,没多久咏歌的浪花就褪入夜色里再看不清了。赛琳娜总觉得这地方天黑的速度异常得快,比普通的市郊还要快,远处那城市剪影背后都还亮着火烧云的残影呢。她蹭起身看向身后,她们来的地方早已陷入一片漆黑的夜里,只有公路边的地铁口还亮着让人心安的暖光灯。
“这儿咋那么黑?”她作为游客,有问题当然就问旁边那个邀请自己国庆来玩的本地人啦。
维姬也回头一看,随即抬手指向身后道路的末端,在远离城市一侧伫立着高高的灯塔,正将光柱铺撒于犹如黑墨的海面上,指引船只归乡的最后一程。
“本来这条路上是有路灯的,一直到灯塔那边都有。”她用手指从城市一路划到灯塔上,解释道。
听到这里赛琳娜连连点头,一副不必多说、都懂得起的模样:“后来路灯坏了,政府懒政一直没修?”
“当然不是!后来,就前些年吧,外海有头灯塔海龙被灯光吸引过来,差点跑到码头去,可危险,打了好几炮才走。”
闻此猎奇事件,赛琳娜惊呼:“这也行?不是说海龙都躲着城市走吗,它是瞎的吗?”
“灯塔海龙,不是一般的海龙,你没见过吗?”见赛琳娜半天没反应,维姬斜眼做出了个鄙视对方知识面的眼神,只是,现在的海滨已经很暗了,她估计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长得跟个大蛇一样,会发光,而且在海面上亮起来跟个灯塔一模一样。听说这种动物就靠那招来寻找同类。”
“它把这儿的灯塔当同类了?然后屁颠屁颠游过来还被你们轰跑了?”
“你想象一下,路灯光从灯塔那儿一直延伸到城里,像不像一条浮在海面上的大海龙?真的,挺惨一龙。”维姬耸肩说道,伸手又薅了个烤串,眼前黑漆漆的也不知道自己拿的是啥,“所以后来,这条路就不亮灯了。”
“哈哈,我们那儿偏内海,就没有这种烦恼!”
听到对面得意洋洋的笑声,维姬真想把手上的油甩到她脸上。
不过对于自己的家乡,她也有值得得意之处:“但是也多亏那海龙,这条路就成了所谓的零光害,纵观整个卡亚纳兹你都找不出比这儿更适合欣赏夜景的地方啦!”
说这话时维姬特意借用了点城市旅游宣传广告上的词汇,身为游客的赛琳娜立马就听出来了,两人顿时四目相视、嘎嘎直笑。
闲聊之时,夜色渐浓,最后一缕日光也隐没在了城市灯火辉煌的繁华之后。几座惹眼的高楼就像是约定好一样突然集体熄灭了灯光,城市的上半部分顿时就和夜空融为一体。
“瞧,要开始了。”维姬亲亲拍打同伴的手,示意她别再一门心思吃烧烤了。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一颗焰火拖着明亮的尾迹划破夜空,接着跨越了半个海湾姗姗来迟的爆破脆响宣布烟火秀正式开场。
作为一个喜欢到处旅游的宅,赛琳娜倒也围观过不少烟火晚会——但不管哪儿的,终究都比不上老家龙洋,毕竟首都啥东西都是最华丽的。于是当最初的一连串焰火在城市上空和原本高楼边缘亮起时,她一直保持着笑眯眯的表情,思考等一会儿结束后她要怎么给维姬展示真正美丽的烟火秀长啥样。
接着,零散的光斑在楼宇之间炸开,化为连片起伏的浪涛。偶尔,几个不同颜色的烟花跃出海面,好似破浪的鱼群。她的笑容收敛了点,不过这依然只是小场面,龙洋的烟火秀里也有用烟花模拟海浪和剑鱼的场景。
就在她以为这就是烟火秀的高潮时,突然一个比所有“鱼”都更庞大的璨青烟花绽放开来,浮于浪涛之上。这还没完,一个个青花接连在巨型烟花附近闪现,恰到好处的节奏和顺序似乎蕴含着什么规律。赛琳娜坐起身认真了起来,维姬的狗开始跟随着大量烟花的暴鸣声欢叫,一向入夜后就立马睡熟的火鸟也跳到主人肩头。
待观众都准备就绪,第二波青焰便接踵而来。这次赛琳娜看清楚了,所有闪耀的烟火组成了一头巨型生物的轮廓。那最大的烟花就是它的身躯,星火于风中坠落之前,纷纷点亮的小烟花构成它的头颅和手脚。她分明看到了一条比高楼更大、比广场更宽的青色巨龙,正舞动它的鳍足、扬高它的锥首。
“卧槽,烟花可以做动画?”
专心盯着闪光的赛琳娜感觉自己眼睛都花了,她用力眨眼,那烟花组成的庞然大物当真在夜空中游泳,宛如活物。
“看着吧,还有更厉害的呢!”
回答她的是维姬得意的赞叹,与此同时那焰火海龙也变了动作,从张扬的游曳之姿化为俯首匍匐之态,它高拢的脊背好似漂浮于空的巨岛。很快,有别的颜色混杂出现在龙身上,那是金色的小型焰火,如飞溅的水花、似穿梭的生灵,就像金色的小人行于龙背之上。赛琳娜看出来了,这场面竟是在沿海民族之间源远流长的海龙造陆的神话。
“卧槽,烟花还能讲故事?”
没等她没感叹完,那金色的人影又改变了模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的碎金火花遮掩了翠青的龙体,在那预示着大地和人民的金光之上,不同形状的烟花如同拔地而起的密林般绽放。她听到黄狗在炸响轰鸣的鼓点中欢歌、瞥见红鸟展开双翅扬起星火,此情此景之下这平日里鸡犬不宁的场面也带着波澜壮阔的美感。
烟花齐放的高潮过后,城市上空唯烟尘腾起、星火散落,这一瞬间,原本熄灭的高楼也纷纷亮起灯光。这一刻,仿佛神话中诞生于海龙脊背之上的文明落入了凡间。高空的烟花、地面的灯火、以及海面上的倒影,一起组成属于滨海人与城市的奏鸣曲。
“卧槽,这烟花真心大!”
待最后一声焰火爆鸣飞越海面抵达耳边,赛琳娜才激动地抱着双腿发表感言。她扭头看向维姬,在火鸟点亮的微光之中,后者依然认真观望远处的城市,并抬起手指示意朋友别移开视线。
在那万家灯火通明的城市上方,一颗明亮的星光正在冉冉上升,穿透大量焰火造成的烟幕、飞向更高更远的穹窿。它的身后,白烟组成的尾迹串联着天地,疾风卷起啸叫撕裂了夜空。
“喏,你喜欢的水线炮。”
“卧槽,用大炮打烟花?”
赛琳娜正准备顺势感慨一声难怪射程那么远时,那星光已高到能点亮远天稀薄的云雾。霎那间,仿佛触及到了天空的界限,那光球猛然炸开,在高空向四周展开浪花。而一路飞腾的尾迹也在同一瞬点燃,青金耀光顿时照亮了城市的夜晚。
无数闪烁星光勾勒出片片厚鳞,流星低垂的轨迹恰似根根棘刺,浓烟散于星河便是张张鳍帆。烟花成型之时,最初光球爆炸的声音终于传来,巨响隆隆正如巨物献给天地的吟唱。那是一条巨大的焰火长龙,自地面跃向天空。
它实在是太大了,城市里最高的大楼已成它尾下的点缀。它实在是太高了,赛琳娜不得不仰起头来才能看到它直冲云层的全貌。
然后眼前的画面令她愣住了。身处没有路灯干扰的寂静沙滩,她竟能看见一条城里难得一见的星河,携点点星光贯穿了夜空。那鎏金的青龙一头扎进银河,缓缓飘散的焰火和星辰再不辨彼此。
赛琳娜看呆了,连感叹都忘了。她安静地看着那龙身的青蓝在飘飞中渐渐黯淡,看着那夺目金光仍保持龙的轮廓连接着城市与繁星万丈。她一直安静地看着,直到海浪的涛声取代焰火轰鸣,直到那头光之海龙带着节庆里所有人对未来的祈愿,汇入永恒的星海。
直到所有烟光都消散,只剩靠近城市的部分还能看到些许白烟的痕迹,直到附近的游客群里响起阵阵掌声,她才长出一口气,回过神来。
“如何?”
沙滩上,协助游客散场的零星灯光亮起,赛琳娜终于能看到维姬一脸笑盈盈地望着她,那表情就跟自己一开始的得意劲一模一样。
她仍激动地抱着腿,毫不犹豫点头回答:
“我宣布,这确实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夜景。”


【发帖际遇】:羽·凌风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6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我去,茜茜,回来!退潮危险!”

茜茜在過去的文章裡給我的感覺智商不如奇迪WWWWWWWWW
這裡是不是又一次證明WWWWWWWWWWW

当然不是!后来,就前些年吧,外海有头灯塔海龙被灯光吸引过来,差点跑到码头去,可危险,打了好几炮才走。

這......跟巨型動物共存的人泰然的講述著似乎該請獵人出馬的恐怖畫面,說真的本來我覺得燈塔海龍就是一種海龍,但在你對牠的幾次描寫和圖畫中越來越魔性,我甚至都會腦補出黑漆漆的海上風雨交加,遠處聳立著高大的光柱誘使船隻迷航的恐怖畫面來。

你這描寫讓我想起了去新加坡看的金沙灣煙火和超級樹燈光秀,轟隆作響的背景音樂搭上光芒和煙火的變化真的很震撼人心,我們兩天共看了三次,本來只看一次的,但太好看了隔天又忍不住跑去看。

鎏金的青龙一头扎进银河,缓缓飘散的焰火和星辰再不辨彼此。

喜歡這句,我感覺比起寫生態影響文化,其實你就是想寫煙火WWWWWWWW
你寫煙火的每一句都經過雕琢,而且描述的華麗程度遠超前面,相反的除了黑漆漆的路讓煙火更加好看之外,倒是比較沒感覺到生態和文明的關聯,海龍也不過是這繁華城市的偶然事件罷了。
我也好喜歡看煙火的,你讓坐在電腦前的我感覺有些寂寞,好想出國玩哦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挺不错的奇思妙想,将巨兽和日常结合起来的点子是非常不错
菠萝包轻小说作家,爱好架空世界,目前小说永恒之国潮起时刻在菠萝包轻小说平台连载中,永恒世界【女神幻想】系列轻小说作品专站地址;http://www.utpon.com/moet/

TOP


回复 2#  @紅峽青燦

茜茜只是贪玩活跃+老实+没奇迪神经质!这不是单纯的智商低!(?)WWWWWWWWWW
不过茜茜不会说人话,奇迪会说人话……果然还是奇迪要机灵点(X)WWWWWWWW
小赛:你才知道?我家笨鸟是最聪明的!(?)

灯塔海龙……在远海三奇观里面算是最瘆人和危险的一个吧!
就是会导致船只迷航、触礁、撞龙(?)的那种危险
不要被萌萌的龙控滤镜影响,忽略它的恐怖本质!WWWWWWWWWWWWW

竟然能让你想起美丽的烟火秀,那看来描写算是成功啦
对没错就是想写烟火WWWWWWWWWWWW
直到那头光之海龙带着节庆里所有人对未来的祈愿,汇入永恒的星海。
我自己最喜欢的是这一句,都是烟火融入星空的景象WWWWW

说到生态和文明的关联,其实不止灯塔海龙那里
包括像你说的沿海居民能够淡然描述海生巨型动物、以及烟火秀中多次出现的海龙意象、小赛看出来的海龙传说,甚至包括维姬老家的市名(海龙市)
这些就都是海龙生态对沿海文明留下的影响WWWWWWWWW
羽·凌风 于 2020-6-2 15:45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3#  @飞堡奇人

谢谢你的观看XD
DL的世界里龙之类的巨兽就是普通的野兽,所以还蛮多这种有龙的日常XD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羽·凌风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hO97l5 195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