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華樟日報文史版第125期,民族探討系列第六篇

西元1999年四月18號
洛德斯呀洛德斯!
他們是黑夜中的影子、白晝中的火光;他們頭戴月華、手持星芒;
他們行走在凡人無法企及的道路上,並追尋不存在的事物;
他們不信神明,卻將神祕貫徹,將魔法作為名諱:他們令神匍匐,又將鬼踩在腳下;
誰也無法管束他們,正如無法捕獲水中的倒影,但他們卻是如此服從且謙卑,彷彿是所有人的奴隸;
噢,他們便是洛德斯!他們來自未來,並將前往過去;他們心在此處,身在遠方。
                                     ──摘自《橫跨平原》中吟遊詩人之章第二段


1998年對人類史學研究來說,是充滿創新意見的一年,人類史研究巨頭期刊《祖先》(The Ancients)在十二月發行的第4789期中,用大篇幅和大標題字體刊載了一份由美國倫貝堡大學古民族研究室所發表的論文,其內容是關於一具暱稱為露露(Lulu)的女性木乃伊的研究,包含身體生理探查與其所攜帶的物品的調查,其內容鉅細靡遺近乎現代的法醫解剖報告。但整份研究中最引人注意的不是關於細節的探討形式,而是研究團隊將露露的身分定為「羅都斯坦人」。
(點此網址觀看經授權的論文摘要)

羅都斯坦人是什麼?很多人可能並未聽過這個詞。羅都斯坦人是一個極富爭議性的民族,其存在於歷史上的時間至今仍無法確認,甚至其存在的真偽也仍就被質疑當中。這個古老的民族活動範圍極大,從中亞到西歐都有相關的描述紀錄,大部分是由其他民族所撰寫,但內容通常曖昧模糊,或者被認為文學價值高於歷史價值。與被他族記述的數量相比羅都斯坦人自己留下的遺物數量極為稀少,大部分是破碎的羊皮紙與金屬飾品,經過考證年代差異相當大,但大部分的物品被認為製造於十三到十五世紀中葉。就像匈人被認為是殘暴的代稱、吉普賽女人都是流浪的舞女等文化意象,無論是在史料或文學作品中,羅都斯坦人都被認為和魔法有密切的關連,西歐許多文章稱其為"魔法使"、"男巫與女巫"、"使用魔法的人"或者"魔法的來源"。

據考證,歷史文獻上對羅都斯坦人最早的描述應出自由東閃語和阿卡德語撰寫的類史詩詩集《橫跨平原》,其中被後世稱為吟遊詩人之章的第二段中出現了一個詞彙洛斯德(laṯšudin, 亦作laolṯšudat),此詞彙被認為是羅都斯坦族名稱出處的根源。然而《橫跨平原》是否真為古代兩河流域民族所撰寫的文學作品,至今依然極富爭議,其理由主要有三:一、此作品現今只存在以莎草紙謄拓的一份泥板拓本,至今考古學界依舊沒有發現《橫跨平原》一書的其他任何謄本或泥板紀載,也從未發現與其相關的其他文字記載;二、《橫跨平原》內文使用的文字與文法依照章節不同使用的東閃語或阿卡德語其拼字方式與文法皆存在差異,以語言學的角度來看時代相差百年以上,不太可能為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創作;三、《橫跨平原》文中記載的許多傳說故事,與後世出土文獻中的情節描述有出入,甚至有普遍認為是男性的神被冠以陰性字首和女神結尾,也出現歷史中的國王父子關係被倒置的情況。然而《橫跨平原》的文本並非毫無研究價值,其真本所使用的莎草紙相當古老,經考據和成分分析後發現年代甚至可以跟文中所描述的時代相提並論、其莎草纖維中拓印時卡的泥土成分確實與兩河流域更加古老的泥板成分一致、且此文本出土時被放置在保存良好的雪花石膏罐中,並有多層來自中東的材料包裹,可見其相當受到珍視。一個廣為學術界接受的說法是《橫跨平原》是西元四世紀到六世紀之後,埃及的學者們仿照當時所理解的閃語與阿卡德語撰寫出來的虛構史詩,目的可能是取悅王室成員或者作為虛假的骨董來販售,甚至可能是一份為了欺騙王室換取經費的偽造文書,且出自相當專業的工匠或學者之手,但這個說法依舊存在瑕疵,因為該時代的埃及學者們是有系統性管理且屬於王室或專門機構的管轄範圍,學者的地位和收入與偽造文書所付出的極大成本似乎不足以促使他們這麼做。

無論最古老的紀載是否屬實,在接下來的世紀中,零零星星的也有一些文獻提及羅都斯坦人,大部分的描述都與《橫跨平原》類似,用曖昧的語句與並排的描述將這群人渲染成神秘的人群,並與星星月亮有所關聯。其中最具有公信力的是一份教堂裡保存的紀錄,文中明確的寫著有十四個羅都斯坦人來到教會的管轄範圍中,被視為是異教徒遭到驅逐,而這些羅都斯坦人身上帶著星星與月亮的裝飾品,為首的人被稱為德古,意義是先知者。由此作為開頭,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關於羅都斯坦人的記述大量增加,且全都離不開星星月亮與魔法,甚至在一份給教廷的報告中提及"羅都斯坦"就是星與月的意思。有趣的是在發生黑死病等等歷史上人類生存受到威脅的大混亂時代,或者一個地區有了戰亂,就沒有了關於羅都斯坦人的記述,彷彿羅都斯坦人只存在於平穩的環境之中。

大部分關於羅都斯坦人的描述中都提到他們極為擅長魔法,所有的羅都斯坦人都是能使用高級魔法的、崇拜星與月、會飛天遁地並召喚魔物來使役,並且脾氣溫和順從,不會用魔法傷害人。一個廣為流傳的故事是:

曾有一群羅都斯坦人在穿越荒野的時候吃光了糧食,無奈在城市中行乞,教會的神父認為這些人是異教徒,拒絕給予幫助,並要求他們脫光衣服展示自己與撒旦的連結來懺悔,否則就要將他們處死。為首的羅都斯坦人便脫去上衣,跪在地上露出身上的星月刺青,虔誠的向主禱告說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曾背叛過信仰,希望主能給予他的家人救贖,於是天上掉下了鮮花與號角。神父大感驚異,便給予他們麵包。當這些羅都斯坦人要走的時候,為首的人告訴神父自己名叫德古,欠神父一份恩情,未來若神父有難,只需要呼叫他的名字,他便會前來協助,並將自己繡有星月的長袍贈與神父。後來鄰城的匪徒來劫掠,將神父反鎖在教堂內並放火欲將他燒死,神父情急之下呼叫了德古之名,立刻有幾位羅都斯坦人騎著巨大邪龍現身,德古將神父拉上龍救出屋外,並指揮其他人操使龍將匪徒都捉起來扔進燃燒的教堂中,隨後便離開了。當民眾滅了火之後卻發現匪徒們沒有被燒死,只是身體被紋上了奇妙的刺青,只有那件星月袍燒成了灰燼。


(圖:十六世紀的插畫,描繪了邪龍將匪徒抓起的畫面,最上方的長鬍老人就是德古,而他背後赤裸雙腳的則是神父,龍的兩翼與身體構成五芒星的構圖,暗示這條龍仍是邪惡的。)

在許多的文獻中提到一些羅都斯坦人用的詞語,以及記述了羅都斯坦人的話,這些單字都與出自羅都斯坦人的遺物中的字元相合,但羅都斯坦語因為大部分的文獻碎裂或缺損,至今仍屬於難以理解文本內容的狀態,其用詞和文法的流變都與現今常用的體系不同,有些考據認為文法來自東方,與中文或方塊字有關聯。今日多數的羅都斯坦語都是名詞,名詞的數量很大,有一半以上都與大自然有關聯。羅都斯坦語還被發現於獵巫的相關紀錄中,許多被指為女巫遭到迫害的女性,遺物中找到了紀載有羅都斯坦語的物件,或者被作證左右手上分別有星月紋身,不過在十六世紀末就已經有紀錄提出這些物品是迫害無辜婦人成為女巫的人惡意置入,或者都是偽造的,其刺青也是捕獲受害對象後強行紋上,越古老的紀錄反而沒有提過羅都斯坦人的刺青,也沒有說明部位。

(圖:一個十七世紀時焚燒女巫的插畫,女巫的兩手高舉,左手上的米字圖案代表星星,右手上狀似英文字母大寫C的則被認為是月亮。)

(圖:一個被認為是羅都斯坦人遺留的銀項鍊,其上刻的四個詞由上至下分別是"火焰"、"冰雪"、"挺水香"(一種藥用植物,可能是薄荷的一種)與"睡眠"。)

儘管存在大量描述與少量證物,十八至十九世紀初的史學家們卻普遍認為羅都斯坦人完全就是一個虛構的民族,跟妖精、歌布林或者流傳已久的奇幻生物一樣,完全是想像出來的,並且作為以前人對魔法師形象的投射,捏造出他們的語言與用品,並且由數個世紀以前開始互相抄襲和改編,造成大量的記述內容類似且曖昧模糊,其實全都是出自《橫跨平原》以及最早期的幾個教會紀錄的改寫或編造,德國著名史學家雷奧波德‧馮‧蘭克(Leopold von Ranke, 1795-1886)就曾說過:「羅都斯坦人的意思就是虛構的人,在歷史上完全找不到他們真實存在的痕跡,他們既不是影響世界的人,也不是被歷史所記述的人,他們就是一個夢想、一個故事,他們從未真正存在。」與他持相同看法的還有英國著名的史學家愛德華‧吉班(Edward Gibbon, 1737-1794),他評論羅都斯坦人時說「那是一個延續了好幾百年的騙局,愚者的妄想」,言簡意賅的說明了當時人們普遍對羅都斯坦人的看法。

但這個情況到了現代卻有極大的轉變,美國史學家博思‧懷特(Bus White, 1950-)於前年台灣大學歷史學系舉辦的演講上說:「羅都斯坦人絕對是真實存在的,他們是一支在被了解之前就消失的少數民族,流浪於中亞到西歐之間,遭受中古歐洲教廷的迫害,最終銷聲匿跡。我們對羅都斯坦人的理解幾乎全都是二手的,是強勢文化對弱勢文化帶有偏見的記述,他們(指歐洲人)甚至可能刻意毀掉了一些史料,只留下用來迫害女性的部分。實際上羅都斯坦人很可能是熟習藥草使用知識與畜牧管理的遊牧民族,並有著極為古老的自然崇拜信仰,如果能更加瞭解他們,對中亞的遊牧民族轉型與播遷的研究肯定大有幫助。」不只懷特,台灣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的特聘研究員廖海夫(1962-)也擁有類似看法,曾說:「羅都斯坦人的存在與否一直都是史學研究的謎題,我個人傾向認為他們不是一個很大的民族,而是一個由少數家族組成的流浪團體,甚至就只是一個流浪的家族,這群人在整個歐洲四處徘徊,整個歐洲那麼大,就只有一群羅都斯坦人而已,他們不曾分裂成兩個以上的群體。只有一家人躲避戰亂很方便,所以亂世就沒有他們出沒的紀錄,而後來在獵巫行動越來越兇的時候,這個家族可能就消亡了,前後不過兩三百年時間。當然了,這個所謂的羅都斯坦人,是在十世紀以後歐洲才出現的,在那之前的羅都斯坦人跟後來的並不一樣,後者只是借用了前者的名字,前者出處嘛!大家都知道《橫跨平原》是一本假書,只是有人用假書裡的名字給真實存在的流浪家庭做稱呼而已,史料就是這樣真真假假。」

說了這麼多羅都斯坦人的相關背景,對於這篇關於露露的研究有甚麼影響呢?露露是八十年前在德國黑森林一處隱密的密穴中找到的,發現的時候被放置在多層防水處理過棺木之中,最內側的兩層棺木密密的塗著松酯,露露的身體也經過防腐處理,保存尚稱完善,其後露露一直是屬於私人的收藏,直到幾年前因持有人過世,處分財產時發現露露已被預計捐贈給大英博物館,她神秘的身分才因此曝光。按照倫貝堡大學的研究,露露是一個血統屬於猶太人的十四歲左右女孩,死亡時間約在十六世紀末,身上穿著的衣料跟當時代的女性相似,但雙耳的耳垂都被切除,目前還不清楚是習俗或者遭受過凌虐。據考證,露露的死因是腸胃道潰瘍破裂導致的腹腔感染,其胃部還留有大量的大麻葉與幾種具有麻醉效果的植物,推測露露到死前都刻意服用這些植物來緩解疼痛,這點似乎也可以由露露的肢體動作和衣物來佐證,在木乃伊中露露的姿態非常罕見,呈現激烈的蜷縮,用嘴咬住自己胸前的衣服,其腹部還刻意纏包大量布料,布料內含有一些薰香與骨粉,經過分析來自鹿角。

「真可憐,我完全無法想像她在怎樣的痛苦下離世,這具木乃伊如此鮮活地留下死前的模樣,實在太稀奇了,這絕對是人類史上有重要意義的發現,我真希望我能親自參與開棺木的那個時候。」中國北京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羅兵說,他並未參與這個研究。

然而露露的重要性不只在於其罕見的姿態,最重要的是露露的兩隻手掌上分別有星星與月亮的刺青,此點跟大部分火燒女巫時的紀錄相合,並且左側乳房上有一個羅都斯坦語紋身,即是"德古",這似乎說明露露在羅都斯坦人的族群裡面有著重要的地位,甚至就是領導者。除此之外,露露的裙子上有許多指紋,經過分析來自八個不同的個體,全都是成年人,三個女人與五個男人,其墓中有數個陪葬品,樣式與製造和絕大部分的羅都斯坦遺物相似,在所有的陪葬物中,每一個上面都刻有"火焰"的詞,另有一張小羊皮紙,寫著"火焰"和"龍"兩個詞。研究團隊認為整個墓穴中的物件聯合起來暗示著露露是羅都斯坦人的領袖或者領袖的繼任者,但長年遭受病痛困擾,依照羅都斯坦人的文化,他們認為有火焰在露露的體內燃燒,當露露死去的時候,他們留下指印來將自己與露露連結,並且依照信仰認為死於潰瘍造成的灼熱感的露露將會化為一條火龍。

(圖:露露的木乃伊與項鍊、以及"火龍羊皮紙",現藏於大英博物館)

當然也有人不認為這是一個重要的貢獻,來自臺灣大學歷史學系的孫信梅教授就尖銳的批評:「這很顯然是一個被悽慘虐殺的女孩的墳墓,我不知道倫貝堡大學的研究團隊怎麼會誤認為這是一個少數民族尊貴領袖的墳墓!鑑定的結果顯示露露很明顯的是被惡意餵食植物害死的,她可能長期無法取得正常的食物。相比於研究團隊的推測,更可能的情況是一群熱衷於獵巫的人抓住了一個無辜的外地女孩,為了取得她身上昂貴的飾品而割掉她的耳垂,羞辱她而給她刺青,並且讓她做粗重的工作直到她生病,然後由於迷信或者甚麼其他的原因,逼使她吃草藥直到死去,還在她的衣服上留下手印以證明自己的所有權。至於那些精緻的陪葬品和棺木更可能是因為懼怕女巫復活或者想懲戒邪惡力量,才將其封在防水棺木中並藏在森林中的密穴,也有可能是一種去除不祥的儀式,總之絕對不會是那些文獻中記載的流浪民族,這只是一個獵巫迷信的證據而已。」孫教授也沒有參與這份研究,但在筆者與其聯絡時和筆者談了很多,並隨後發表了一篇文章。
(點此網址觀看孫教授發表於她個人部落格的文章)

也許學術界還需要更多的證據來證明露露的身分,以及確認羅都斯坦人的存在。但在現代民間,羅都斯坦人更多的時候是被魔法愛好者與超自然探索團體所使用,有許多民間的神祕學研究團體會使用羅都斯坦人的詞彙來做互動與成員識別標記,隨著網路普及,用羅都斯坦詞似乎也成了青少年次文化中的一種流行。

文:何小雨, 圖:翁航輝
校閱/編輯:孫小瀾
審定:吳沛亭/歐陽萬緋

(本文的刊載經過文中所有被提及者的同意,對話並經過剪輯,作者何小雨現為國立明迴科技大學人類史學與進程研究所助理教授,曾於萬視電台主持"說唱華樟史"節目。)
----------------------------------------------------------------------------------------
(以上純屬烈火流星世界觀中虛構,與現實中的人物團體等並無關聯)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罗都斯坦人……魔法师……我觉得你取这名字的时候在想罗伊·马斯坦!(X)WWWWWWWW

【德古】……好像闻到了坑的味道
骑驴找马的大魔法师是这个民族的族长?或是那人曾经觅见过罗都斯坦人并得到了有关魔法的启示?
所以他才能够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魔法大师?

那个台湾研究员廖海夫好可爱啊,“Fake book!”WWWWWWWWWWWWWW
话说四五百年前木乃伊裙子布料上的指纹,现在有技术提取吗?(?)
既然除了木乃伊和羊皮纸,没有发现更多有决定性、比如能体现文化(事件、姓名、社会结构之类)的证据,那露露这充满宠溺的名字……怕是那个过世的原持有人取的吧。噫,懂不起土豪收藏家的癖好(???)

这个写法蛮有趣的,烈火流星的世界观本身也是半真半假的架空现实型,这样的半真半假新闻稿体裁超适合WWWWWWWWW
不过为什么新闻稿的俩小编都是小字辈(?),不是成年就有大人名了吗?出版社用童工!(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沒有!我真的沒有想WWWWW那是個巧合WWWWWWWWWW

你發現了一個坑,但原來你心目中的葛雷德古現在印象全都是騎驢找馬了嗎?!
這就是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的例子嗎?!

四五百年前木乃伊裙子布料上的指纹,现在有技术提取吗?(?)

現在也還是要看保存情況,雖然DNA很容易保存的,但1998年做不做得出來......我還沒看這個論文
有時候有紋路不一定能提取,雖然大部分的情況都可以,所以這研究還得繼續做!

露露这充满宠溺的名字……怕是那个过世的原持有人取的吧

這個......其實......是在.......致敬.......阿法南猿露西(lucy)WWWWWWWWWW

半真半假新闻稿体裁超适合

我前年開始沉迷於國家地理頻道有時候會刊載的古人類研究科普文,通常都是用這個形式WWWWWWWW
所以也想自己來稿一個WWWWWWWWWWWW

小编都是小字辈(?)

不是每一個華樟人都會改掉乳名的WWWWWWWW你看小蛙她家人幾乎都沒有改WWWWWWWWW
鄉下人比較多乳名用到大的WWWWW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20-6-12 23:13 补充以下内容
對我就是惡趣味,捏他並且惡趣味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