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瑞尔迪文
本帖最后由 厄特森 于 2020-6-29 04:32 编辑
沉睡的小镇行将苏醒,黎明之前等待着的是究竟是拯救还是迷失?
——简单易行的探险指南(?)——
在瘟疫小镇中“你”最终能够抵达三种【END】
【Dead End】最最简单的死亡结局,或许死亡也是一种解脱吧。
【Alive End】主角存活的结局,只要小心谨慎,抓住一线生机,存活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Lost End】迷失结局,主角迷失在了雾气之中的结局,虽然姑且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存活,但迷失有的时候要远比死亡要痛苦得多……




【Part1】
【苏醒】

睁开双眼,你从石砌地面上起身,惊疑的看着面前闻所未闻的景象——
云层间清冷的绯红色月光如水般倾斜而下,小镇的街道上浮动着一层盈盈的赤色月华,石砌的街道上弥漫着轻薄的水雾,古老而华美的石砌哥特式建筑的尖顶刺向夜空,铁栏之后雕花的玻璃后隐隐透出明灭的灯火,街灯昏黄的火光照不亮笼罩一切的夜色。
听——
那些悲戚的乐章——
那是还未腐朽的亡者们的悲恸,那是抛弃信仰者走投无路的祈祷,那是野兽临终前最后的嘶嚎,那是利刃切肉断骨发出的颤鸣。
轻微的痛楚刺痛着脑海,过往的记忆就像个没有尽头的黑洞,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来到这里,但却突兀的知道这里的名字——
诺林王冠上最耀眼的明星——安南。
水汽弥漫的街道上隐隐浮动着星星点点的火光,流淌在街巷间的轻风中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撕扯和咀嚼声,在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气在鼻腔中漾开。
你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但腰间长剑和背后双筒猎枪的重量却给你了些许安心感。你冷静了下来,目光扫过自己周围,但却只看到了一只破破烂烂的麻布背包,以及一盏风灯。
你走上前去摆弄了一下面前的背包,发现麻布的背包上满是斑斑点点的黑褐色血渍,星星点点的青褐色霉斑长满了背包的侧后。
此时你心下有些犹豫,不知道到底应不应该打开这个背包。





【Part2】
【抉择】

你幸运的逃离了那些举着火把的人群,手中举着火光摇曳的提灯,脚步轻缓的在这条石砌的浸水街道上前进。
你很快便嗅到了一丝奇怪的气息,自从经过了一座横跨在两座临街的尖塔之间的拱桥后,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变得生动了起来。石砌的哥特式建筑渐渐在你眼中变得千篇一律,那些繁复的雕镂在你眼中越发熟悉起来,你的脑海中甚至零星的闪烁过它们曾经辉煌的模样。
这条街道似乎又一次恢复了寂静,但她最荣光时的喧嚣却一遍又一遍的在你的脑海中回荡,而丝丝缕缕轻微的痛楚也随着那些喧嚣慢慢缠上了你的脑海。
步履开始变得沉重,溅起的污浊水渍沾湿了你的皮靴,水汽慢慢攀上你的武器和衣物,在你风灯的玻璃罩上添上星星点点淤泥般的污渍。腹部阴冷的寒意不在蔓延,但你却感觉自己心脏的跳动变得越发迟缓,流遍全身的血液也逐渐变得越发粘稠,似乎要在血管中凝结成块。就连思绪都像背负上了沉重的包袱,四周像是包上了一层厚重的玻璃,就连手中火光的荡漾都开始变得迟缓——
你吃力地抬头望向天空,没有星星的夜空中只剩下红月的光华,这座没有灯火的城市宛若沉睡怪物的胃袋,正一点点将你同化,最后没入其中。
你摇了摇头,头疼在晃动中越发变得激烈,而那种思维上的滞涩感也在尖锐痛楚中渐渐减弱,你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虽然仍未恢复到曾经那么灵活,但却还是在承受范围之内。
雾气在你的身边渐渐消散,只有昏暗的煤气灯照亮的街道上,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城市中央那座高耸的教堂尖塔上的大钟——
钟声在此时响起。
远比一开始要清晰,也远比第一次要厚重的钟声鸣响了两次。
你突然感到脑袋一阵撕裂般的痛楚,生青色的血管沿着眼眶浮凸,看着街道的眼球炽热的仿佛随时会被点燃。若有似无的剥离感从灵魂深处传来,灵性感知疯狂扩散,精神海在短短的一秒钟内便干涸了一半。
你心下便是一惊,这分明就是灵视开启的征兆——






Part3
【记忆】

古旧的街道上寂静无声,蒙昧的水汽被摇曳的煤气灯光刺破,就连每一块石砖都被赌上了温暖的橙黄色。雕刻着花纹的黑铁护栏后隔着磨砂玻璃透出朦胧的光,你手中提灯的光辉渐渐变得无关紧要,空气中的霉变血腥的味道随着你的脚步渐渐散去。
那诡异的一切似乎都在随着你的步伐散去,远天的黑云渐渐散去,城市中的每一个角落都被皎白的月光照亮,曾经阴冷的哥特式建筑在浮动的月光中变得令人亲近了起来。
你依旧提着提灯缓步前进,这条街道在你的眼中越发熟悉安宁了起来——直到痛楚从眼眶深处一闪而过,某种阴冷的寒意无声的沿着脊髓爆开。
一身缀着书卷和衔尾银蛇纹路的黑色长袍的人与你擦肩而过。
曾经冷清的街道转眼间便繁华了起来,幽暗的门窗一扇又一扇亮起——身着得体的双排扣上装,头戴高礼帽的中年绅士拄着手杖匆匆而行,隐隐出现皱纹的脸上神情端庄;一袭红白两色长裙,薄面纱下只露出线条优雅的下巴的女士正立在街边,牵起双手不知在等待着什么;一身土黄色皱巴巴的便装,带着一顶土黄色鸭舌帽的年轻男子在人群中穿梭,灵巧的手指从擦肩而过的绅士口袋中掏出一枚皮夹;驾着双马马车的车夫正挥动着马鞭,呵斥着两匹栗色马;
小贩正在和顾客交谈,挽住绅士臂弯的淑女正柔情脉脉的耳语,出租马车的售票员正从乘客手中接过一枚硬币,车夫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手中的缰绳,杂色的小马打着响鼻——生机勃勃的街道上寂静无声,你怔怔的看着周围突兀出现的这一切,看着这片寂静的喧嚣。
人潮以你为礁石分裂,又在你的身后汇聚,你想要行动,但每一块肌肉却又像失去生命一样慢慢变得僵硬——血管疯狂的在眼眶周围颤动,眼球在来回运动中发烫,全身上下甚至没有一滴汗水能够渗出。
神经在此时颤动了一下——






Part4
【回环】

古旧的街道上寂静无声,蒙昧的水汽被摇曳的煤气灯光刺破,就连每一块石砖都被镀上了温暖的橙黄色。磨砂玻璃映着窗外朦胧的辉光,被封死的门窗缝隙中隐隐约约能看见光芒溢出,手中提灯的光辉渐渐无关紧要,但空气中那浓重的霉变与血腥的气味却迟迟不肯消散。
你在心中做好了准备,继续沿着这条街巷前行,但无论是什么最终都没有发生——就好像这这不过是午夜中再普通不过的一条长街。
来自远空的钟声又一次奏响,在这三声钟鸣里,你终于来到了长街的尽头,一处似曾相识的丁字路口,但向前的道路却被一栋倒塌的钟塔堵塞,不知积压了多少年的砖缝间满是生青色的菌苔。
不得已,你只得走上了左手边的街道——那是条看上去与之前别无二致的哥特式长街。
但浓重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潮气在你踏上街道的那一刻便把你卷入其中,街灯与提灯的光辉如被浸入水中,光线照不出五米便被潮湿的空气吞噬殆尽,腐败与霉变的怪味在你的身旁浮沉。
鞋跟叩击着满是裂纹的石砖,灰白色的杂草在石砖的缝隙间丛生;高耸的尖塔摊在屋顶,腐朽的木制结构倾颓倒地,雕花的路灯与护栏上早已爬满了斑驳的锈迹——这里破败的恍若空气都已经死去,愈发变得浓烈的气味甚至让你难以呼吸。
这里的一切都让你感觉触目惊心,你好像曾见过她们曾经的辉煌,但却又记不起她们是因何衰落至此——加速的思考让你的体温渐渐升高,甚至渐渐将紧贴身体凝结的水雾渐渐蒸发。
空气随着你的脚步一点点改变,愈发潮湿的空气中,你隐隐约约辨认出了消毒水刺鼻且独特的味道——这味道你再熟悉不过了。
黑色的影子们从天空划过,群鸦在你的头顶发出聒噪的叫嚷。你立刻停下脚步,这是你第一次在这个诡异的小镇见到正常的生物,但你知道,在不正常中出现正常本身却是最大的不正常。
原本近乎停滞的空气在乌鸦们出现开始便流动了起来,涌来的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浓郁的近乎溢出液滴。你不安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明亮的剑锋出鞘了浅浅的一寸——
一个人形的影子,在此时出现在你的面前。
提着一盏提灯的手从阴影中浮现,昏暗如深海的灯光分开了浓重的水雾,那个身披黑袍,头戴银白色的鸟嘴面具的人随之完全暴露在你的视野之中。
那只隐没在厚实镜片后的眼睛看了你一眼——他只有一只左眼,空荡的右眼窝中弥漫着深黑色的雾气——他沉重的咳嗽了一声,继而极为缓慢的开口,声音低沉宛若被沙砾打磨的千疮百孔。
“…你又来了…”
他的声音恍若存在着某种魔力,亦或是打开某扇门的钥匙。
没来由的痛楚一瞬间便灌入全身,你的身躯正一点点的开始分解,你身上的东西叮叮当当的落了满地,但你却奇异的屹立在原地。皮肤最先裂解成漫溢的黑色雾气,继而是整条右腿、左臂、右手的中指和尾指、肠道、肾脏、肝脏、肺部的一半、乃至塌陷的四分之三头盖骨,一只完整的右眼。
黑色的雾气弥漫在你的全身,残破的记忆在你的脑海中勾勒,但最终却像是无根的浮萍般互相撞击,最后片片破碎——
你无力的跪倒在地,任由那个带着鸟嘴面具的男人俯瞰着你。
“…也该结束了,顽固的家伙…”
“…黎明就要来了…”







Part5
【终末】


你猛的睁开了双眼,记忆的破片宛若烙印般深深刻入了脑海。
你不知何时已来到了长街的尽头,一处似曾相识的丁字路口,但向前的道路却被一栋倒塌的钟塔堵塞,不知积压了多少年的砖缝间满是生青色的菌苔。
不得已,你只得走上了左手边的街道——那是条看上去与之前别无二致的哥特式长街。
但浓重的令人不寒而栗的潮气在你踏上街道的那一刻便把你卷入其中,街灯与提灯的光辉如被浸入水中,光线照不出五米便被潮湿的空气吞噬殆尽,腐败与霉变的怪味在你的身旁浮沉。
鞋跟叩击着满是裂纹的石砖,灰白色的杂草在石砖的缝隙间丛生;高耸的尖塔摊在屋顶,腐朽的木制结构倾颓倒地,雕花的路灯与护栏上早已爬满了斑驳的锈迹——这里破败的恍若空气都已经死去,愈发变得浓烈的气味甚至让你难以呼吸。
这里的一切都让你感觉触目惊心,你好像曾见过她们曾经的辉煌,但却又记不起她们是因何衰落至此——加速的思考让你的体温渐渐升高,甚至渐渐将紧贴身体凝结的水雾渐渐蒸发。
空气随着你的脚步一点点改变,愈发潮湿的空气中,你隐隐约约辨认出了消毒水刺鼻且独特的味道——这味道你再熟悉不过了。
黑色的影子们从天空划过,群鸦在你的头顶发出聒噪的叫嚷。你立刻停下脚步,这是你第一次在这个诡异的小镇见到正常的生物,但你知道,在不正常中出现正常本身却是最大的不正常。
原本近乎停滞的空气在乌鸦们出现开始便流动了起来,涌来的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浓郁的近乎溢出液滴。你不安的握住了腰间的剑柄,明亮的剑锋出鞘了浅浅的一寸——
一个人形的影子,在此时出现在你的面前。
提着一盏提灯的手从阴影中浮现,昏暗如深海的灯光分开了浓重的水雾,那个身披黑袍,头戴银白色的鸟嘴面具的人随之完全暴露在你的视野之中。
漫溢的水雾随着他的现身渐渐散去,将这条残破街道的全貌呈现在你的面前——
你能看到就只有尸骸,老人的,孩子的,男人的,女人的,这些枯朽的尸骸倒毙在破败腐朽的街道上,胸前都被干涸的血渍染成了暗沉的深褐色。
灰白色的杂草生长在这具巨大的棺椁上,灰白色的花朵在尸骸之间绽放。
血咳——那是你绝无法忘记的名字。
但现在,那个身着瘟疫医生的黑袍与面具的人正站在你的面前。
那只隐没在厚实镜片后的眼睛看了你一眼——他只有一只左眼,空荡的右眼窝中弥漫着深黑色的雾气——他沉重的咳嗽了一声,继而极为缓慢的开口,声音低沉宛若被沙砾打磨的千疮百孔。
“…你又来了…”
他的声音恍若存在着某种魔力,亦或是打开某扇门的钥匙。
没来由的痛楚一瞬间便灌入全身,你的身躯正一点点的开始分解,你身上的东西叮叮当当的落了满地,但你却奇异的屹立在原地。皮肤最先裂解成漫溢的黑色雾气,继而是整条右腿、左臂、右手的中指和尾指、肠道、肾脏、肝脏、肺部的一半、乃至塌陷的四分之三头盖骨,一只完整的右眼。
黑色的雾气弥漫在你的全身,残破的记忆在你的脑海中勾勒,记忆与记忆相互交织,最终汇聚成一副完整的画面——
“…真遗憾…”
男人声音暗哑的嘟哝,玻璃风灯坠向地面,最后在你的脚边摔得粉碎。
他似乎颇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眼遥远的天空,黎明似乎就差那么一点就会到来:“…你该醒了…”
“…现在,该偿清你的代价了…”








后记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连载完结,给与创作积分【活动-创作积分】 + 30 分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厄特森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赶紧捡起来卖掉,净赚&sid=0HD003 189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出,出现了!厄特森擅长的迷雾场景!WWWWWWWWWWWWW
而且这迷雾看起来像是克苏鲁+丧尸的风格,可以通过精神攻击让人七窍流血而死,也可以操纵人吃人进行物理攻击
看来想活下去可不容易了,和这两项相关的选项都得注意了
话说这些丧尸竟然如此和平,被打了竟然都没有围攻,这是我没有料到的(X)
主角出现在这个小镇的过程也充满了谜团,不知道最后除了逃亡还会不会有解密要素,这是克苏鲁教徒在养蛊?(?)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參與命題活動給予積分【活动-互动积分】 + 3 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回复 1#  @厄特森
感觉悬念营造的非常不错,有一种寂静岭那样的良好的悬疑氛围,期待你故事接下来的展开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參與命題活動給予積分【活动-互动积分】 + 3 分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 飞堡奇人 抬头一看,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宝贝,不幸正好砸在头上,花去了&sid=0HD003 53F卡币 医药费。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菠萝包轻小说作家,爱好架空世界,目前小说永恒之国潮起时刻在菠萝包轻小说平台连载中,永恒世界【女神幻想】系列轻小说作品专站地址;http://www.utpon.com/moet/

TOP


本帖最后由 厄特森 于 2020-6-9 21:33 编辑
回复 2#  @羽·凌风

这次雾气屈居末位,要沦为铺垫了WWWWWWWW
理论上是会有解密要素的!但具体有没有就不确定了(X)
最后的结果说不定意外的好猜(?)
其实狗狗的脾气并不好WWWWWWWW这个状态的狗已经没痛觉了,喝了寂静药剂之后就等于主动被侵蚀,会被其他怪物当成同伴,所以你攻击他他还以为你是和他闹着玩WW
但时间拖长,狗就会注意到你衣服上带的味道,然后就一口把你咬死了(悲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命题活动给予积分【活动-互动积分】 + 1 分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TOP


教练,Part2第一个选项就变难了啊!作为一个不会灵视的普通人类,我要怎么知道灵视到底是不是好事?(?)WWWWWWWWWWW
这种和设定相关的选项,再恶意点的话,你还可以设置一个选择全都是喝药,喝背包里找到的不同的药,喝错就会死(X)WWWWWWWWWWW

不过好在两个大选项里都有活路(X),第一次玩到part4,第二次玩到part3……
有非丧尸的人出现了,跪在尸骸上祈祷的可疑男子,还一副对现状有所了解的样子……莫非这地方的诡异氛围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看来Part3里面会揭开更多谜底了,怎么预感到好像Part3和Part4其中一条路线会全是死路呢?(?)
话说缓慢更新的好处(?)就是反正还不知道结局,可以愉快地把全部坑都看了,没有压力(X)WWWWWWWWW

但时间拖长,狗就会注意到你衣服上带的味道,然后就一口把你咬死了(悲
噫,这药不是只有一管吗,看来药效结束之后主角马上就会被群体丧尸围攻?(危)
1

评分人数



【发帖际遇】羽·凌风 看见现行犯立刻上前捕捉,见义勇为被刀疤警长克莱尔·地皇鼓励,获得赏金&sid=0HD003 67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回复 5#  @羽·凌风

补充一下说明哈~驱散药剂会解除寂静的效果WWWWWW
所以你喝的药剂没!用!啦!(X)
这种和设定相关的选项,再恶意点的话,你还可以设置一个选择全都是喝药,喝背包里找到的不同的药,喝错就会死(X)WWWWWWWWWWW

其实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但觉得太恶意了所以就没有用WWWWWWWWW
噫,这药不是只有一管吗,看来药效结束之后主角马上就会被群体丧尸围攻?(危)

所以以后不能硬刚丧尸群了WWWWW
毕竟本来就不是让主角来开无双的
PS:补充一下道具表:一柄镀银长剑,一柄双筒燧发枪(仅有两发子弹),一只煤油风灯,一份满是血迹的地图册,一瓶雾瞳药剂,一瓶寂静药剂,一瓶精力药剂,三瓶猫瞳药剂,一瓶白色蜜酒,两瓶白鹿药剂,一瓶驱散药剂。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命题活动给予积分【活动-互动积分】 + 1 分


【发帖际遇】:厄特森断河市被流浪猫老大的左右手卡洛·斑以收保护费的名义讹诈了 9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TOP


云层间清冷的绯红色月etc

這段很不錯,我很喜歡,描寫的技巧很棒!有種畫面整片都帶著血色但不黏膩的感覺。

round 1:握操!逃個命就迷失了!那"我"是打哪來的WWWWWWWWWWWWWWWWW
round 2:熄燈不是潛行的基本嗎?!!!!
round 3:亂喝藥怎麼能沒事!這我不能接受!那狗那麼詭異趕它要是攻擊了怎麼辦!!!!啥都不知道居然就攻擊喪屍狗?冒失也要有個極限吧?

我死了,能死幾次都死了我不能接受亂喝藥!!!!藥那麼危險!!!當然是能不喝就不喝啊!
真愛喝藥就設計一堆隨機喝藥死亡系列算了WWWWWWWWWWWWW

-------------------------------------------------
趴兔(?)
我假裝我活下來了WWWWWWWWWWW
你沒有先說靈視有沒有副作用,你只有說不舒服WWWWWWWWWWWWWW
round 1:我看你就是個喝藥流(?)之前寫的小說也很愛喝藥(???)我就TMD喝一下!果然喝藥就活了!喂,大家!厄特森的文章裡藥都是好的啊WWW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命题活动给予积分【活动-互动积分】 + 3 分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走到龙洋城中央广场时见到喝得大醉的羽·凌风正在疯狂撒钱,立刻凑上前,获得了 100F卡币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趴3
round1
燈也有詭異嗎?不然怎麼自己炸了?
為甚麼又是一個喝藥!事不過三這次我不喝了WWWWWWWWWWWWW
甚麼鬼!人破腎是不會馬上死的WWWWWWWWWWWWWWWWWWW
round2
喝看看,操!這個情況為啥要喝這個藥啦!!!!!

round3
.......厄特森,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很久一前有一個日本做的乙女戀愛遊戲叫做薄櫻鬼,裡面的人物因為某些原因喝了一種叫做變若水的藥,有時候會變成鬼人羅剎並感到痛苦,而女主(玩家)的血有舒緩的功能,並且遊戲裡有藥物可以控制羅剎化,然後呢.......如果想安全的通關這個遊戲並且和男角共結連理......你得不停的給他喝血,不能喝藥!得喝血!所有實際玩過這遊戲的人都跟我說,在遊戲的世界觀背景(幕末日本)那個西方醫學正在發達的時代,不吃藥喝血治療根本就不科學反人類不衛生!!!!!你這個思路怎麼也給我這種感覺,迷惑人的東西詭異的東西碰了不死,按照邏輯判斷的小心翼翼觀察居然就死了?這個主角到底是莽撞還是謹慎呢?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命题活动给予积分【活动-互动积分】 + 3 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