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
罗马历2679年2月20日,星期六,位于撒哈拉大沙漠中部的【爱德华】前哨基地。

God damn(英语:该死的)……哦,原谅我的法语说的不是很好。

但是不得不说,情况的确不好。甚至对于作为【加拉哈德】的我来说,非常的狼狈。

要不然,现在的我,应该是在有着朦胧之美的王都伦敦与桃乐丝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谈论她最近接手的案子;或者在西贡与母亲大人一起在闹市区游览,享受温暖阳光的同时也能亲自体验一下【克兰斯曼联合财团】对当地这些年来的建设投入;或者在卡美洛城堡与圆桌骑士团的战友们分享一些各地的趣闻;甚至我的好姨母在廷巴克图的行宫也是不错的选择。

【{克兰斯曼(Crownsman)联合财团}的标志】



而不是在这里,这个什么都没有的边境上的前哨基地里,看着一望无际的沙子,提防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从哪里冒出来的公社分子的进攻——这些公社分子夜袭时的吼声和【麦克白】里的鬼叫一样,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杀死我和我的部下们的睡眠。

【撒哈拉大沙漠,图片取自维基】

【麦克白,图片取自维基】
而且根据最新的情报,他们的主力已经越过边界线了。

太滑稽了,不是吗?这条仅仅只能在地图上看到,在现实里却根本不存在的所谓“边界”,将秩序与混乱分割开来——至少不列颠王庭的官方是这么宣言的。

我并不相信和我交战的是什么恶人,不论他是在哪一面旗帜之下。

但回想一下,这个世界还是挺疯狂的,或者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疯狂的,置身其中的任何人都无法摆脱其所带来的狂热。

甚至于我自己也是这样。

汉诺威-维丁-波拿巴。

代表着两个家族。

汉诺威-维丁,我母亲的家族。

波拿巴,我父亲的家族。

明白了吗?我的母亲,是不列颠尼亚汉诺威-维丁王朝的公主,比阿特丽丝·汉诺威-维丁;我的父亲,是法兰西波拿巴王朝的皇帝,拿破仑四世——如果没有那场战败和随之而来的革命导致祖父不得不带着全家逃离故土前往太子港这个为数不多的几个依然支持法兰西帝国皇冠的土地上的话,也许我的父亲的确可以不用在前面加上【流亡的】一词而直接称呼自己是【法兰西人的皇帝】。




【汉诺威-维丁王朝的比阿特丽斯公主与波拿巴家族的拿破仑四世,图片取自维基】
虽然父母二人感情深厚,但这就是一场政治联姻。波拿巴家族需要反攻欧陆重回皇座的力量;汉诺威家族也需要在政治制高点上牵制宿敌法兰西公社当局以及对称霸欧陆一直有野心的神圣罗马帝国,为大陆均势政策服务。

而我,就是背负着这两个使命而诞生在这个世上的产物。

我承认,我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要来得幸运的多:出生在大帝国的皇室之中而不需要担心衣食住行;有一对爱着自己的的父母而不需要担心家庭破裂;才华,地位,荣誉……我已经拥有了其他同龄人所无法想象的一切。

但这也改变不了一个现实。

我是为了大英帝国的政治利益而诞生的。

不过我能理解。

作为一个英国人,我们并不追求太过于虚幻的事物。

我们追求实用,利益,与效率。

一切都有一个开始,这句话同样适合于大英帝国。

帝国起源于一座岛屿,她一开始的名字叫做布里吞岛。

在人类移居到欧洲前,这里是幻想种的乐土,那个时候,在岛上的主要居民是精灵,妖精,树人,能言兽,半兽族,巨人……

排除无法确定的传说,现在显然已经不清楚谁是第一位登上布立吞岛的人了,不过第一批上岛的族裔,应该是凯尔特人。

他们与当地的幻想种们友好合作,并在这个期间在岛上建立起了一个个小村镇,并形成了一个个小国家。

接下来上岛的,便是凯撒和他之后的罗马人。

【尤里乌斯·凯撒登陆不列颠尼亚,图片取自维基】



他们很快便征服了这座岛的大部分地区,并给予了一个新名字。

不列颠尼亚。

罗马在不列颠尼亚统治了超过三百多年,在这一段时间里,原先来自环地中海地区的文明传播到了不列颠尼亚,大理石制的宏伟建筑取代了过去简陋的木屋,整座岛屿欣欣向荣。

直到匈人王阿提拉和他的大军的到来。

罗马人需要战略收缩来集结所有所需的力量与阿提拉来一场生死决战。

而随着盎格鲁人等日耳曼部族的登岛,守护不列颠尼亚也变得愈发困难。

所以,罗马人选择了撤离。

临走前,他们将当地的一位部族领袖任命为了全不列颠尼亚凯撒,并给予其在整个不列颠尼亚的自治权。

第一位不列颠尼亚国王,第一位全不列颠尼亚凯撒,潘德拉贡王朝的开创者,亚瑟·潘德拉贡。

【亚瑟王,图片取自维基】

他和他的圆桌骑士们迅速统一了全国,降伏了豪放不羁的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一个光荣的时代似乎将再次降临在这座岛上。

如果没有莫德雷德的叛乱的话,一切应该是这样。

伴随着亚瑟王的光荣战死,原先统一的不列颠尼亚,分崩离析。

肯特、诺森布里亚、东盎格利亚、麦西亞、埃塞克斯、萨塞克斯、威塞克斯。

七个王国瓜分了亚瑟王留下的遗产,相互攻伐,不列颠尼亚在内战中迅速衰弱,以至于当她面对外敌入侵时,她几乎毫无还手之力。

维京人。

【维京时代,图片取自维基】
他们以为拉格纳复仇之名,杀上了不列颠尼亚。

首先是诺森布里亚,接着是麦西亚,极短的时间里七国中的六国不是沦陷就是投降,看起来不列颠人已经输掉了一切,维京人将取得最后的胜利。

但众神保佑不列颠尼亚,威塞克斯选择了抵抗到底。

在阿尔弗雷德大帝的率领下,威塞克斯奇迹般地击溃了维京人,并最终让这些侵略者臣服于不列颠尼亚王座的脚下。

再一次,不列颠尼亚成为了一个统一的国家,阿尔弗雷德大帝接收了亚瑟王的全部遗产,并创立了不列颠尼亚王庭,圆桌骑士团,德鲁伊教团的三角体制,同时尊重和传播奥林匹斯神教带来的文化影响,奠定了英国之后的发展。

【阿尔弗雷德大帝,图片取自维基】

随后的岁月里,一位位明君,昏君,庸君,暴君,野心家,忠臣,相继登上英国历史的舞台,又相继退场。而这座岛屿依然以其旺盛的生命力持续发展着。

到了我的祖母夏洛特一世的治世时,她成功地成立了婆罗多帝国和马里第二帝国,让帝国拥有了1/3个世界。从北美到大洋洲,从阿非利加到亚细亚,从太平洋到印度洋,甚至从地球到火星,帝国的大联合旗都飘扬在上空。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里大英帝国使用的国旗大联合旗】


【夏洛特一世及其治下的大英帝国,夏洛特一世图取自维基百科】
【太阳永不落山的帝国】——没有任何一个比喻比这个更恰当了。

但是,有光明的地方,也总会有阴影。

外部,革命中诞生的法兰西公社共和国把帝国视为一切压迫的化身;复兴的神圣罗马帝国也在试图挑战我们的霸权;遥远的东方,日本虽然依旧是我们的盟友,但天知道哪一天他们是否会对我们拔刀相向。

内部,贫富分化差距严重;殖民地对帝国的反抗也在不断加剧;贵族与资本家之间也是争斗不断;工党的微弱胜利更是打破了长期以来稳定的由自由党/保守党构成的两党体制;极左的不列颠尼亚公社党和极右的不列颠社团主义联盟也在不断扩张势力。

【英国政坛目前的主要政党及其党首(从左往右):不列颠尼亚公社党的乔治·布莱尔;工党的克莱门特·艾德礼;自由党的大卫·劳合·乔治;保守党的斯坦利·鲍德温;不列颠社团主义联盟的奥斯瓦尔德·莫斯利。素材取自维基】

这就是我所生活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

没有任何人的描述能够比查尔斯·狄更斯的这句话来的更为准确。

【查尔斯·狄更斯和他的著作{双城记},图片取自维基】



至于未来?

保持冷静,继续向前。

对,保持冷静,继续向前。


潮起3.png
2020-6-25 19:29 ↑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世界线寰宇图】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世界线英国政府组织结构图】



【对永恒之国潮起时刻世界线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移步菠萝包轻小说平台或者扫描二维码关注收藏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系列轻小说正文,欢迎大家对于永恒之国提出关于自己的宝贵建议】

 

菠萝包轻小说作家,爱好架空世界,目前小说永恒之国潮起时刻在b站轻文等轻小说平台连载中,永恒世界【女神幻想】系列轻小说作品专站地址;https://goddess-fantasy.cn/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