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其他
说在故事之前
这篇算是自己故事线外的番外,主线故事什么的,会随着咱在这里的慢慢成长再一点一点的发表~
文笔相对比较差,第一龙称的文字也可能会有些中二,如果能接受这样的话,感谢各位朋友阅读~
欢迎提出意见~咱会努力一点点去磨练自己的!
【总故事预计分为三个主线以及一个后记,前面糖后面刀,目前正在慢慢描绘,因为每天相对时间有限,所以说发出下一篇的时间并没有定下来xwx】

1.
时值正夏,炎热的太阳像火炉一样炙烤着大地。可对于龙族来说,灼热的日光照在身上,只给我一种暖洋洋的温和感觉。
这也是个让龙入睡的好时间,在象征性地清理了一下柜台之后,我侧过去脑袋,随意地往吧台上一趴,任由阳光照耀在脸上,准备享受今天的午休时刻。
正如大家所看到的,这里是一间没什么人光顾的咖啡馆。这里冷冷清清,只有一只小巧的金龙店长与那些如同艺术品般的设施。
事实上,我本来也没抱着什么会有顾客上门的心思去经营这家店铺,原因无他,这座咖啡馆被我设下了禁制,只有人类之外的生物,才能够看到与进入这间咖啡馆。可在这人来人往的钢铁森林中,怎么可能会有除了我之外的非人生物,居住在人类的大都市中,又恰好进入到这连名字都是随便起的不起眼咖啡馆中吗?
这么想着,我不由得伸了伸爪子,微眯着眼睛,准备进入睡眠。
“唔……有人吗?杜思妥耶夫斯基咖啡馆,虽然名字很奇怪,不过这里应该是一个咖啡馆?那个,我想要一份马天尼,多加糖。”
就在意识即将进入混沌之时,咖啡馆的大门被推开,紧接着,如同夜莺一般清脆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收回我三分钟前说的话。
四爪并用,我手忙脚乱地爬了起来,探头往门口的方向看去。
一名人类少年轻手轻脚地关好了咖啡馆的门,往吧台的方向走了过来。
少年并不是那种高大的类型,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瘦弱。他安安静静的,如同一只猫儿一般。要不是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我,可能他抢走整个咖啡馆的东西我也不会注意的到。
是个年轻的小家伙。
这么想着,透过拟态术,我看到了他的本质,一只蓝色的小龙。
如同少年的外形一般,小蓝龙也是年纪轻轻的模样。时光并没有在小龙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使得小龙依然保持着青涩却又充满活力的样子。与我这种身上覆盖着鳞甲,如同怪物一般狰狞而又帅气的鳞龙不同,小蓝龙的身体光滑修长,四爪纤细,身后还有着一对可爱又坚韧的小翅膀,精致美丽的如同一件艺术品一般。
当然,即使是看上去可爱无害的小蓝龙,也是能轻轻松松的一爪撕裂一个人类的。这点,无论对于什么样的龙来说,都是一样的。
待小蓝龙转身回过头来之后,正好对上被他吵醒而探出脑袋来的我。紧接着,小蓝龙便如同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的后退,直接撞在了他刚刚关住的门上。
“噫呜!居然是龙?”
关门的时候,小蓝龙构思过很多种咖啡店老板的模样。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咖啡店的老板居然是一只龙,还是一只丝毫不加掩饰,便生活在人类的钢铁世界里的龙。
“小鬼,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不也是嘛。”我没好气的回应了一句这个吵我清梦的家伙,四爪并用地跳到了吧台上面,居高临下地看着小蓝龙。“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迪尔萨岚,是这家咖啡馆的店长。不要吐槽咖啡馆的名字,我随便起的。现在,变回你本体的姿态吧,在这里不需要拟态。”

对于小蓝龙来说,这个地方的离奇程度,已经超过了他从诞生到现在的所见所闻。
先是自己以外的同族龙谷,又是这神秘的咖啡店,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冲击着小蓝龙的三观——而听到这只幼小的金龙的话语后,小蓝龙忍不住自己吐槽的冲动。
小鬼?这个只有一点二米的小金龙居然叫我小鬼?
小蓝龙暗暗腹诽着,却没有发出什么异议。
这么想着,小蓝龙便化回了自己的龙形,一只两米长的淡蓝色幼龙。从体长来判断,蓝龙大约五十岁,还在巨龙一族的少年阶段。

待小蓝龙变回本体后,我才清了清嗓子,重新开口。
“这里是咖啡馆,不是酒吧。我可没有在自己的咖啡馆里准备什么酒精类型的饮料——摄入它会让龙无法保持冷静。除此之外,马天尼也不是加糖的。你刚刚说的话里,充分显示出你的智力,还不到你外表分数的一半。”
小蓝龙强忍住了打架的冲动。刚进咖啡馆,总不能直接跟咖啡馆的店长打起来。

待到小蓝龙找个靠窗户的地方俯下身子后,我也为小蓝龙煮好了咖啡。
鲜腾的咖啡混合着清香的牛奶,一杯拿铁咖啡杯端到了小蓝龙的面前。而这种香气也让平日里没怎么喝过咖啡的小蓝龙眼前一亮,两只前爪连忙抱住杯子往自己怀里送。
“很烫的。话说,你也不像是喝过酒的样子,为什么会选择一杯鸡尾酒?想体验成年龙的生活吗?可你找不到母龙的。”
伏在小蓝龙的面前,我爪子托着下巴观察着对方。看起来,我的咖啡还是做得相当不错的,这小蓝龙正喝的不亦乐乎。而这,也让我也对他的评价上升了百分之零点零五。
当然,听完我的话后,小蓝龙从咖啡杯中抬起头来,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我并没把小蓝龙的动作放在心上,这家伙还是太年轻了,把心中的一切想法都表现在脸上。
在瞪了我一眼后,小蓝龙思考了一下,也开口回应了我。
“怎么说呢……我也不知道,我现在应该怎么做。店长,你是我看到的,除我自己之外的,唯一一只龙。”
我不置可否,没发表什么意见,就这么听着小蓝龙聊起自己的故事。
“自我诞生时,我就没有见到过我的父母。陪伴着我长大的,只有他们留给我的零碎记忆,以及我的影子。在记忆中,父母跟我讲了很多内容,比如魔法的拟态术,又比如人类这种生物,总之,讲的虽然残缺不全,不过的确五花八门,我成长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提供了解决的方法。”
还算称职的父母。
听完小蓝龙的话,我默默地给他的父母下了个评判。他们不在小蓝龙身边照顾着他成长,大概是遇到了什么问题吧。
“后来,我通过拟态魔法进入了人类的世界。一开始,我在一家私立孤儿院中被收养长大。我没有人类所谓的身份证,也无法查到相关的出生记录,在这座城市中寸步难行。”
说到这段话时,小龙眼角微垂,一脸灰暗。双爪紧紧地抱着怀里的咖啡,仿佛只有咖啡的温度才能给小蓝龙带来一丝温暖。不难想象,小蓝龙刚进入人类的世界中,究竟经受过多少挫折。
“好在,感谢第一高校的老师,他给我提供了一个能去学校学习的渠道,以及学校中一个能够栖息的地方。可这与父母亲在记忆里所讲述的人类截然不同……而我也不知道,我的未来将会什么样,离开了这个学校之后,我还有没有能够栖身的地方。”
小蓝龙简单的叙述了一下自己的过往,和遇到的问题。
和我料想的差不多,在人类世界生活成长的少年龙,总会经历这两个问题。前者与遇到的人类有关,后者,则是龙族在人类世界中那与生俱来的孤独感与疏离感。
“自有记忆以来,你生活了快五十年吧?”
我没有直接回应小蓝龙,反而是提出了一个丝毫不相关的问题。
“啊……嗯,是的。这是我记事以来的第四十八年,按照记忆碎片里所说的,我还有两年就成为成年龙了。”小蓝龙一愣,不过还是坦诚地回应了我。
这个时间正是龙族三观形成的时期,外界的事物极容易引起小蓝龙的观念和思维的变化。虽然龙族一般都是让少年龙谷们自己去接触更多的事物,来培养起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可对于这个位面里,可能是最后一只龙的这只小蓝龙,我还是打算去引导一下。
这么想着,我前爪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向小蓝龙。
“龙族拥有规定,在五十岁成年之前,巨龙们都要进行外出游历。这是巨龙们一生中最重要的几个时期之一,你在旅途中所学习到的知识,所认识到的世界,都成为你以后对事物的认知的基础。”
“唔……”小蓝龙听得有点云里雾里,只是含含糊糊地回应了我两句。
看他的反应,我叹了口气。
“你个智商只有零点五的蠢龙。通俗点来讲,就是你现在的时间段,正处于你三观形成的时期。这段时间你的经历,学习到的东西,日后都会成为你怎么看这个世界的基础。”
“喔。”这次小蓝龙听懂了,他点了点头,“可是店长你不要太过分嗷!店长你只有一点二米的大小吧!如果打架的话,我对我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
如果我现在在喝咖啡,我绝对会笑的一口把咖啡喷在小蓝龙的脸上。初生幼龙不怕虎,这话形容小蓝龙是真的合适。
“打架?你确定吗?”好玩归好玩,可气场却不能被挑衅。我略微地张开了一点威压,抬起脑袋看向小蓝龙,“上一个和我战斗的,已经尸骨无存了哦。”
小蓝龙秒怂。他缩了缩脖子,瑟瑟发抖地抱着咖啡看着。
对此,我的回应也相当简单。
“怂逼,憨批。”
小蓝龙把杯子捏得咯咯响。我敢肯定,如果现在小蓝龙有个机会能揍我,那他下爪绝对不会含糊。
可他本质上,也不过是个初入人类世界的小龙罢了。
“你现在的生活,就是一场远离龙群的游历。人类怎么样,自己去认识,自己给自己一个答案。未来的生活怎么样,那还不急,等你成为了成年龙再考虑这些。”
在小蓝龙失去理智扑过来之前,我果断地转移话题,把他的思维带到了一开始的问题上。
这两个问题的效果是巨大的,对于小蓝龙来说,比起揍我一顿,更重要的果然还是他自己所面临的的问题。
我虽然没直接给小蓝龙一个答案,可刚刚说的这些,也已经够他思考很长时间的了。

温馨宁静的咖啡时间一晃而过,喝完咖啡后,小蓝龙再度踏上了自己的旅途。
“虽然金龙店长说话很令龙生气,但今天真的很感谢您,以及,您做的咖啡真的很好喝。”离开之前,小蓝龙俯下脑袋,收拢翅翼,对我行了一个龙族中相当严肃的礼节。
“哈,没事。”看到小蓝龙的动作,我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温和的笑意,“下次记得付了咖啡钱就好,拿铁咖啡是一个金币一杯,我不收人类的货币,就麻烦你在这里打工了。”
刚转过身去的小蓝龙听到这话,直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打工之类的事情下次再说,我这里零工的工钱是每天一个银币——一个金币等值于一百个银币。”
拉开大门后,小蓝龙听到身后,金龙店长的声音这么传了过来。
这使得他愈发怀疑自己进入这个咖啡馆究竟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望着小蓝龙离开的身影,我也自嘲地笑了笑。
哈,一杯咖啡而已,它的价值再高,也不会到一个金币的地步。而且这种仅限非人生物进入的咖啡馆,已经不仅仅是门可罗雀的地步,用人迹罕至来形容更为恰当。这只小蓝龙,是我遇到的唯一一个客人。这样的店面,根本不需要什么帮工。
只是感觉,如果在帮这只小蓝龙的时候不顺便去口是心非两句,就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这么想着,我微眯眼睛,再度趴在咖啡馆的吧台上,享受着临睡前那朦朦胧胧的混沌感。


【发帖际遇】:成野市灰月·地沙邀请 Dileselon 参观会展中心,可是竟然要自己掏 20F卡币 买门票。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大致扫了一眼,然后看到了杜思妥耶夫斯基咖啡馆哈哈哈哈哈哈。苏卡不列咖啡馆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回复 2#  @天意618A03

对没错就是在neta的R6的梗233333
Dileselon 于 2020-7-4 09:57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2#  @天意618A03

老意你三楼机枪上面的顶板开了——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2.
“又是你。”
再度见到小蓝龙的时候,我没有丝毫意外。对他来说,或许只有同族的区域,才能让他在这冰冷的钢铁都市中,寻找到一丝可以依靠的地方吧。
“我还不是还欠着上次咖啡的钱嘛。”小蓝龙讪讪地笑着,推开咖啡馆正门走了进来。
“事先声明,我不收人类的货币。”看到小蓝龙这么殷勤,我反而觉得有鬼,上次那个价格摆明我就是在坑他的好嘛。
“略。”小蓝龙吐了吐舌头,“我其实也没打算还钱,只是说自己还欠着而已啦。”
呸。
我气结,上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个单纯天真到可爱的小蓝龙,这次居然学会了嘲讽,还是这么讨打的嘲讽。
然后,小蓝龙自来熟一般地直接飞进了柜台里,靠在了我的身上。
“嗷——果然还是这里比较舒服,人类的身体真的是闷死我了,又小又不习惯。”
小蓝龙一把搂住了我,脑袋靠在我的脖颈上蹭来蹭去。
虽然被其他龙抱住会使我感觉很别扭,可看在这只小蓝龙接近五十年没见过同族的份上,我没有任何反抗动作,只是侧了侧身,让小蓝龙抱的更舒服一点。
哼,也就这么一次了。
这么想着,我悄咪咪地偏过脑袋,看着小蓝龙一脸满足的模样,莫名地高傲。

半晌,小蓝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爪子,回到了上一次来的时候的座位上。
“还是一杯多加牛奶的拿铁?”我继续趴在柜台上,头也没抬地询问着小蓝龙。
“嗯嗯,就跟上一次的一样,上次离开之后,我去了很多家人类的咖啡馆,可无论我点什么样的咖啡,都感觉没有老板你做给我的好喝嗷。”
小蓝龙忙不迭地回应了我。
我抬头看上去,正好与小蓝龙的视线相对,他眼神里的期盼和渴望让我有点发毛。
连忙晃了晃脑袋,我干净利落地从柜台上一跃而下,往身后的厨房走去。

清纯的奶香与咖啡的醇厚交织在空气中,充斥着整个店面。阳光透过窗边,斑斑点点地洒落在咖啡机上,金灿灿的光芒顿时照亮了整个厨房。
略微地眯了一下眼睛,我随意地抓起一把咖啡豆,任凭它们在爪间磨砂。
“真是个……美好的中午啊。”
透过窗户望向天空,龙族强大的视力使得我即使是直视太阳,也不会出现丝毫问题。可说实话,我的心思却丝毫不在这家咖啡馆里。如果不是形式所迫,我本应有着更大更宽广的世界……
哈,还有更多的龙,可能连做咖啡的机会都没有的。迪尔萨岚,即使无法离开这个咖啡馆,可你能安身栖息下来,就已经非常感谢龙神了。
自嘲了一句,我晃了晃脑袋,将崭新出炉的拿铁放在了托盘上,端着托盘向大厅走去。

大厅里,小蓝龙看上去已经等的迫不及待。这笨蛋毫无形象地抱着凳子,一脸热切地盯着厨房门口,只等我端着咖啡出来。嘴角的口水也不擦一擦,就快要滴到地上去了。
“注意形象,笨比。”
看着小蓝龙这模样,我又气又好笑地提醒了他一句。
“啊,我才不是笨比!我有名字的!叫温特诺!”小蓝龙被我的声音猛然惊醒,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这丢人的模样后,一边手忙脚乱地整理着,一边气鼓鼓地回应着我。
“好的笨比,知道了笨比。”
“才不是!嗷嗷嗷店长真讨厌!”
看着小蓝龙这单纯的模样,我突然有点想笑。
等我将两杯咖啡放在桌子上后,小蓝龙也整理完了自己的仪貌。
小蓝龙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咖啡如同看到了宝物,直接一把抓住抱在了怀里,然后就被热咖啡烫的嗷嗷叫。
“还说你不是笨比嘛。”
相比之下,矜持又优雅的我安静地端着自己的咖啡,等待着咖啡凉下来。
“店长真讨厌……呜。”
小蓝龙思考了半天,也没想出任何能够反驳的话语,于是一脸委屈地抬起头,看着我。
我直接闭上眼,无视了小蓝龙。
“大坏蛋!”

吵闹了半天后,小蓝龙终于把话题拖回了正轨。这家伙从咖啡中探起头来,开口。
“这段时间,我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感觉很不错。我遇到了很多人类,他们也帮助了我许多,我感觉,他们并不像父母和传承记忆里所说的那样,并非完全不可信任的存在。”
“即使是对于九大阵营来说,人类也是无法断定的存在,他们甚至不会倾向于绝对中立。”我抿了口咖啡,放下杯子,看向小蓝龙,“有点人类是善良的家伙,而有的却邪恶到无法无天,而且无论是与谁进行相处,都要留一份戒心。”
“唔,嗯。”小蓝龙点了点头,“听上去店长的话很有道理,可我感觉,我认识的都是很好的家伙,在我没有家的时候收留下我,在生活方面帮助了我很多很多。”
“总有居心莫测的家伙嘛。”我再度端起咖啡,展开龙威,扯出一个有点狰狞的笑容,“你觉得我是个怎么样的龙呢?”
小蓝龙被我吓了一跳,虽然瑟瑟发抖,可他还是鼓起了勇气看着我,“店长可是好龙!肯定是可以信任的!”
“好龙吗……”听着小蓝龙的话语,一时间,我竟有些失神,想到这里,我收敛威压,将咖啡一饮而尽。
“别看我这样幼小,我曾经也是杀死过很多龙的恶龙哦。”
在我收起威压后,小蓝龙的情况正常了很多。他望了望我,也学着我的模样,端起咖啡,一饮而尽。
“怎么可能啦。店长这么幼小,可能力气还不如我大吧?”
真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龙崽子。
“而且要是真的按店长所说的,我第一次来店里的时候,应该就会被店长所杀掉了吧?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好好谈话嗷?所以说,店长不要吓唬我啦。”
小蓝龙放下杯子,离开座位,直接扑到我的身上抱住。
“咕嘿嘿,果然同族的气息就是这么亲切,而且店长真的是大好龙,免费请了我两杯咖啡还跟我聊了这么多。”
“喂,咖啡不是免费的啦——一个金币一杯!”
酝酿的话语和教导完全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便被小蓝龙突如其来的动作所打乱。被他这么直接抱着,使得我的脑海中完全都是小蓝龙的气息,大脑一阵空白,不知该如何应对。
到最后,只得说出了个无关紧要的话语,看着小蓝龙这自信与天真的模样,我竟不知道如何去让他直接面对现实的残酷。
罢了,就先这样吧。这么想着,我把脑袋靠在小蓝龙的肩膀上,眯着眼睛休息。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人类是善良的家伙,而有的却邪恶到无法无天……

这里错字了。

小蓝龙这个自来熟有点突然呀,和上一次来的变化还挺大的。
天意618A03 于 2020-7-6 08:38 补充以下内容
啊这,卡币会没我知道了,原来探索经验也会没的啊——


【发帖际遇】天意618A03 在闲适的成野市玩耍得乐不思蜀,每天大鱼大肉加上各种娱乐活动,却渐渐生疏了探险的本领,失去了&sid=2ch229 26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回复 5#  @天意618A03

错字感谢老意提出嗷

关于性格方面,这里的确描写的有点突兀,自己会想想该怎么改的。
不过小蓝龙的设定其实是对探索有更大的热情的那种,一开始接触陌生事物会拘谨,不过熟悉了就会相当放的开的那种?
而且在外界,小蓝龙的生活其实也被帮助了很多,再加上迪尔一开始所聊的,这让小蓝龙心态变好了许多。
最后,就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小蓝龙看着一只比他还小的龙崽子,不会那种对家长一样的感觉。
【晚上把这三条加上去——以及老意带我66!】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雖然說你這一個番外,我沒看正篇就看可能會有點看不懂,但還是先看看理解一下吧WWW

人太少了就睡覺的店長是怠職啊WWWWWWWWWWWWW
不過為甚麼故意在人類群居的地方開設給非人生物的咖啡廳呢?這擺明了是要沒生意的吧?
還是開咖啡廳是一種興趣?那金龍完全可以搞一個漂亮的房間自己爽WWWWWWWWWWW
這個金龍是長得小,其實年紀很大的?屬於小型品種??
这只幼小的金龙
到底年紀是大還是小呢?
語氣上似乎覺得自己很老練了而藍龍是菜鳥的樣子,但卻用幼小來形容金龍

龙谷
是甚麼意思呢??

這個咖啡館老闆非常惹事啊,前面才說沒客人,一見到客人就嘲諷人家的智商,嘖嘖。搞了一個咖啡廳營業到現在就只為了嘲諷一個客人!?這藍龍的脾氣也太好,居然只說不動手,照你前面的描述龍擁有很大的力量,大體上也是對自己很有自信的,劍到這一個小金龍店長,就算念在是罕見的同族情誼上不下重手,稍微動點手我覺得也是可以的,藍龍一點都不像不成熟的樣子,謹慎而明哲保身,我覺得性格其實相當高明。

但第二章似乎就有點畫風圖變了,本來那麼謹慎就算被瞧不起也沒有動手的藍龍,居然
自来熟一般地直接飞进了柜台里,靠在了我的身上。

這不是才見兩次面嘛?這種不成熟和危險的舉動和第一章完全不同啊,牠受到了什麼次激?
甚至對於屢次嘲諷牠卻沒有給出什麼除了去旅行之外實質有用建議的店長說出
小蓝龙被我吓了一跳,虽然瑟瑟发抖,可他还是鼓起了勇气看着我,“店长可是好龙!肯定是可以信任的!”

這我只能理解成店長不是有主角光環,就是藍龍真的遭遇了某些使他性格大變的情況,從穩種謹慎變得幼稚輕率了。

這裡想要先釐清的問題是,店長的幼小到底是指外型還是指年紀,因為我讀起來在這裡是有點矛盾的。店長的語氣和態度顯然覺得自己是上位於藍龍的,無論是在實力或者年紀上面,實力的部份我可以理解跟體型和年紀沒有關係,但那副態度顯然是長者對晚輩的態度,所以我一開始認為是體型小而以,但按照後面兩條龍的對話推測,店長其實年紀也很小,不僅小,言詞和處事還算幼稚,這樣的情況下卻又是不應該也不可能擺出第一章高高在上的態度的,我也考慮過龍的年紀大小不是一般用年計算這種方式去區分的,跟長幼和身體成熟程度無關,但藍龍的成年年齡說明又反駁了這個假設,龍也是會記年的。

所以,到底是身子小還是年紀小?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7#  @紅峽青燦

我只是身体比较幼小——外形是1.2米的金龙,但是心智上是已经四百一十七年的老龙;其中三百年还是在死亡的阴影下,以灵魂的姿态来看待这个世界的。也因此,自己其实是经历了很多的装嫩老幼龙。2333
至于开咖啡馆的原因,也并不是为了开店而开啦,深处的原因后面还是会写的啦;其次自己的性格也有一些上位的傲慢,嘴硬心软,丝毫不会留情的那种【其实是傲娇吧喂】;
【第一段描写中,这段的小蓝龙是被龙威吓坏了……并不是谨慎什么的,更绝对不可能去挂钩,
【自己设想的蓝龙的确是个年轻而过于梦想的家伙,后面可能会专门的讲述一下他的设定?虽然应该只会出现在这篇故事中xwx

最后,这些所说的问题自己都会尽力去修改和圆起来的,感谢青燦w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原來是身體生理上幼小但心智年齡已經很大了啊!這個外貌詐欺WWWWWWWWWWW
但看起來這個部分也是在正篇才會有所描寫了
包括咖啡廳的什麼開設緣由,我就等著看正篇了!

蓝龙的确是个年轻而过于梦想的家伙,后面可能会专门的讲述一下他的设定?虽然应该只会出现在这篇故事中xwx

原來藍龍就是這個翻外獨有的腳色啊?正篇是不會出現了的,那可要好好把握他的舞台呢WWWWWWW

這些問題很大原因都是因為沒有看到正篇導致的,但正篇(或者設定)畢竟還沒有發表,不存在,所以其實也不是什麼大問題,畢竟先發番外總是要承受讀者看不懂的風險的,也許有了正篇之後整個就很完整通暢了,那時我的疑惑也都是多慮。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3.
距离上一次会见小蓝龙,已经过了接近半年。
咖啡馆依旧是门可罗雀,自开张以来,能够看到并且进入咖啡馆的只有小蓝龙这一只。如果是正常的咖啡馆,估计早就已经倒闭停业了吧。
在此期间,小蓝龙来的倒是越来越频繁,从最开始的一周一次,到现在,几乎已经是每天都要过来,在我这里住宿的情况也时有发生。
对于小蓝龙来说,同族的气息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对我而言,虽然不想承认,却不得不说,我已经习惯了这只笨蛋蓝龙,每天如果少了他,就总感觉空荡荡的没有了什么。
直到今天。
夕阳西斜,晚霞已经给天空中镀上了一层璀璨的金色。平常的一天就要这么结束了,可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大厅中的推门声迟迟没有响起,龙族特有的直感也在警示着我,如果不采取什么行动,可能会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发生。我趴在吧台上,略微地伸长脑袋,眺望着咖啡馆门前的景象。
门外车水马龙,屋内却被魔法隔绝了一切声音,宛如死寂。

直到皓月当空,繁星点缀,天穹完全地被黑色的幕布遮蔽下来后,我才从吧台上跳了下来,走到了小蓝龙之前所坐的靠窗座位上。
窗外的钢铁森林中,灯火通明。可我的心中,却阴霾密布。直感的警示越来越强烈,如果我今晚不做出点什么,会有什么无可挽回的事情发生。
深吸一口气,我轻轻地推开咖啡馆的正门。一瞬间,门外的一切声音都涌进屋中,把我的精神冲击的一阵空白。

迪尔啊迪尔,你究竟有多久没离开过这个牢笼了?
迅速地回过神来,我悄声地询问着自己,却无法给出答案。
我再度看了一眼咖啡馆外的景象,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与屋内的昏暗寂静形成了绝对的对比,很难想象,只是一个正门的阻隔,就能将它们分为两个世界。
迪尔啊迪尔,你是不是在这个牢笼中待得太久了?
又是一个新的问题,我依然无法给出答案。我不知道为了这只小蓝龙,我应不应该拼上自己的生命。
迪尔啊迪尔,你还在这个牢笼中打算待多久?这样的生活,究竟是不是你想要的?
迪尔啊迪尔,你究竟是为什么,才会甘愿屈居在这所牢笼中?
我待在这里,是因为……一旦离开,我就会死。可我待在这里,却宛如无期徒刑,每天都只能回想着自己昔日的光芒,那几乎要腐朽殆尽的荣耀,然后继续待在咖啡馆里。
为了避免孤独,我设下了只有幻想生灵,才能进入咖啡馆的禁制。可当我有了能勉强视为朋友的对象,却再即将失去时,我还能这么无动于衷吗?
从来没得到过,与得到了再失去相比,究竟哪一个更美好?
都不美好,我也有能力去改写。

启动拟态法术,踏出咖啡馆的大门,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隆冬的冷意夹杂着寒风扑面而来,使我不禁打了个哆嗦。
原来,外面已经这么冷了嘛?今天的小蓝龙,又在哪里呢?
寻觅了一个无人的后巷,我解除拟态,拍打着双翼直冲高空。谢天谢地,待在咖啡馆里这么久的时间都没有使我忘记这飞行的本能,而在这高空中,我能做的事情可多了太多太多。
传说之龙的追踪术·生灵之影。
月色下,我低下头,抬起自己的右爪。短暂的吟唱后,奥术能量飞速的凝聚着,在我的爪尖汇集。不多时,我的爪子就已经被奥术光团所环绕。
轻轻地挥了挥爪子,耀眼的湛蓝色光团顿时被打散,化为点点的萤光,逸散在我的周围。紧接着,萤光一点点地开始流动,往更远的方向漂流而去。
很好,法术有效。
我心中丝毫没有因为法术生效而喜悦,而是加大了警戒,追寻着光点而去。

翱翔于冷冽的夜空,我俯首望着地面上的景象。
苍穹之下,灯火通明的钢铁森林已经越来越远,只成为天际线旁边的一个光点。取而代之的是粼粼的海面,虽说伸手不见五爪,却仍有着零星的灯塔,照亮着大海中的景象。
远远地眺望到了海岸。与印象中的海岸线不同,我所见的岸边,完全被群山环绕。很难想象,山与海会这么无瑕地相接。群山的尖顶直入天空,耸立在云层之上。
碧蓝色的光团笼罩着群山的山脚,那里就是小蓝龙目前所在的地方。
昨天还在我的咖啡馆的小蓝龙,今天为什么就会到了这里?
一瞬间,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了许多可能性,可每一种,都没有什么足以支撑的证据。
收拢双翼,我稳稳地降落在地面上。而湛蓝色的光点又仿佛有着无穷的灵性一般,自发地形成了一条光路,指引着我行进。
光路延伸到了一个山洞中,而在那里,等待着我的是,严阵以待的人类军队。
没有任何预兆,在我踏入洞穴的一瞬间,人类军队的枪声便直接响起。
可人类们穷尽一生,也无法理解他们此刻所见到的景象吧。
璀璨的金龙犹如下凡的天神,他的一举一动都能荡起魔法的涟漪,在他身后,无数碧绿色的幻想灵火纷纷燃起,将整个战场点缀的如梦似幻,却又绝对致命。
大团大团的幻想灵火从我的身后激荡而出,凶狠地扑向了人类们的军队。人类所引以为傲的科学技术,在这不起眼的火焰面前,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火焰吞噬了子弹,将人类的军队灼烧成灰烬。他们甚至还没有发出任何一丝惨叫,便再也没有了知觉。

哼,看样子是没法善了。这么想着,我一边吟唱着低沉的咒语,一边往洞穴的更深处走去。
伴随着我的吟唱,苍穹酝酿着风暴,大地震撼着万物。山洞中,刺耳的警报声乍然响起,不断警示着里面的人类,他们将要面临多么可怕的劫难。
而我,追寻着蓝色的光芒,一步一步地往山洞的更深处走去,伴随着我行进的步伐,周遭的一切都在被燃烧着——幻想灵火的出现,完全地打破了人类对于可燃物这个概念的认知,他们所看到的,是金龙周遭的一切,都被以一种名为‘燃烧’的景象,不断地消失殆尽。
山洞中的摄像头也黑了下来,我则走到了山洞的尽头,一栋不该出现于山脉中的实验室。

抬起四肢走入实验室中,映入眼帘的是洁白到没有一丝瑕疵的墙壁。可与这座墙壁所不符的是,实验室中的一切都被打翻,珍贵的书本和研究资料被杂乱地丢在地上,遍地都是碎裂的容器。与我想象中,人类严阵以待的景象也不同的是,这座实验室没有丝毫人类的气息,看样子,是完全跑光了。
哼,我还以为他们会稍微反抗一下的。
继续追寻着湛蓝色的光点,这一次的路上则没有了任何阻拦,而在实验室某个不知名的房间中,小蓝龙以原本的姿态被关在营养槽中,安静而乖巧地睡着,仿佛在做一个甜美的梦境。
我走上前,伸出爪子,营养槽应声而破。
“醒醒,笨比蓝龙,我来接你回家了。”

小蓝龙从来没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看到这种完全超出常识的一幕。
宛如天神的幼小金龙踏着无穷无尽的碧绿色火焰,却将自己温柔的抱在怀里,这之间的反差太大,以至于他顿时失了神。
而那个平日里看上去懒懒散散,只会趴在吧台上睡觉,跟猫儿一样乖巧却又故意显得非常老成的金龙店长,又有着这么恐怖的力量。
紧接着,金龙的声音再度响起。
“笨比蓝龙,我说过了,人类不是完全可信的生物。这次,你是不是因为一个金币,把自己的本体卖给了人类,给他们当小白鼠?”
虽然反应有些迟钝,可已经形成的反射却丝毫没有落下。
“我才不是笨比蓝龙!”
被这么一激,小蓝龙也反应了过来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自从小蓝龙跟某个人类聊起过自己的本体之后,今天他所经历的这一切,将会成为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直到死亡。
如果没有这位金龙店长的相救,可能自己就只能作为人类的标本而存在了。
“店长,人类都是这种恐怖的生物吗……今天他们还笑着跟我聊天,可转个身,他们就毫不犹豫的将我送入地狱。而且,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那些人类会这样对待我?”
“目光狭隘的悲哀家伙,以为自己就是万物之主,可这群家伙们,活的越长,对未知的敬畏就越少,最终做出这种对我们来说丝毫不讲道理的事情。如果今天我没有魔法和力量,那我只会跟你落得一样的下场。”
说到这里,我取出一枚金币,递给小蓝龙。
“这是咖啡馆的钥匙,上面有着我的魔法印记。从今往后,你已经无法在人类的世界里所生活了。到我的咖啡馆里来吧,那里至少能确保一生无忧。”

“现在,我们先回家。”
【咖啡馆番外主线故事完结,小蓝龙也从人类的世界所神隐,幻想入了【bushi
【总结最后一段是过于中二,中间一段描写相对有些差xwx,水平有限感谢包含
【后面还有一篇后记
Dileselon 于 2020-7-9 01:15 补充以下内容
【后记是刀子,生离死别的那种刀子【小声bb一下,如果不喜欢吃刀子可以就在这里结束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后记

粗如巨蛇的雷霆纷纷降下,山脉再也无法承受魔法的躁动,不断地破裂,塌陷,溶解。
我抱着小蓝龙,在灵火所灼烧出来的空洞道路中,离开实验室,飞离群山。

再度感受到新鲜的空气与腥咸的海风时,我已经离开了群山,脱离了小蓝龙的梦魇之地。托我刚刚魔力爆发的福,这个地方可能要上百年的寸草不生了。
这么想着,我放下小蓝龙,抬起右爪,将无数的奥术能量汇集到他的身上。
“我们安全了。你先回去,我会紧随其后。”
“答应我,不要回头,那是梦魇。”
不等小蓝龙回应,我直接激活了法术。
传说巨龙的祝福术·梦想之翼。
有了它,小蓝龙一路上就能安全无忧的飞回咖啡馆。而我,则会留在群山之巅,等待着终焉的到来。

是的,一旦离开那座咖啡馆,我就会死。
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生灵,而是天外的来客。
我曾经是一只战龙,是一只在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中穿梭,为金属龙一族而战的战争金龙。生来,我就被赋予了特殊的意义,是名为‘最终兵器’的存在。在我爪下,化为骸骨的生灵已经不计其数。
自然,与金属龙所对立的五色龙族,也会针对我,进行雷霆般的灭杀。算算时间,他们也快要到来了,而来的,应该会是……他吧。

将时间拨到五分钟前。
神圣庄严的古战场下,亘古的黑龙凝视着魔法阵。
与幼小的金龙相比,这只成年的黑龙已经不知道庞大到了什么层次。
黑龙的躯体犹如钢铁一般,强壮而又不失美感。璀璨的双瞳闪耀着高贵的金色,昭示着自己霸道强横的一面。颅首上狰狞的双角尖锐高耸,威严而森冷。
与金龙相同,黑龙的躯体上同样遍披鳞甲,脊背上生有无数狰狞的倒刺。黑龙屹立在古战场上,粗壮而又稳重的四肢重重地踏在大地上,支撑起这充满了力量美感的黑龙。
半晌,黑龙抬起头来,嘴角咧开一丝狰狞的笑容。
“居然是金属龙一族的最终兵器。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本该永世缩在阴影中的金龙又咆哮着自己的魔力,但这次,他死定了。”
“铁翼军团,影狩军团,建立军团级传送阵,必须杀死迪尔萨岚!”
黑龙面前,无数沉默的黑龙俯首,随后一同激发着自己的魔力,建立起通往我所在世界的传送阵。

天空中的风暴愈发猛烈,我周遭的时空已经出现了波动。即使我收回了魔力,这紊乱的元素依旧昭告着我,有什么难以对付的东西即将穿过时空之门,来到我的面前。
传说之龙的增益术·撕裂之爪;
传说之龙的增益术·迅捷之影;
……
默默地吟唱着增益法术,我一条又一条地将法术加持在我的躯体上。而当我施展完第五个增益法术时,漆黑色的魔龙终于踏破了时空的阻隔,来到了我的面前。在他身后,一只又一只的黑龙依次穿过时空之门,自发地包围了我。
我侧头,透过黑龙们的重重双翼,望到了越飞越远的小蓝龙。
“迪尔萨岚,好久不见。”
“哼,真是好久不见,巴萨卡。”
新月之龙的姿态解除,幼小的金龙躯体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身披金甲,生满倒刺,威风凛凛的成年金龙。与巴萨卡相比,我虽然同样狰狞凶猛,可通体更娇小一些,四肢也纤细了许多。
力量和生存天生就是我的薄弱之处,比起正面的交战,我更适合在魔法的辅助下,游走于阴影中进攻。
只有这只黑龙巴萨卡,在我的魔力爆发之时,就远隔万里时空锁定了我。无论我如何隐匿,都无法脱离他的追猎。毫不客气的说,巴萨卡,就是我的天生克星,五色龙一族为了对抗‘最终兵器’而训练出的存在。
“来吧,向我进攻,然后死在我的爪下。”
在无数黑龙环绕的战场中,我挥爪突进,双翼如刀,如闪电般切割而去。黑龙巴萨卡则不闪不避,抬起双爪做出防御姿态。
利爪相碰,空气中溅起一阵火花,而我的进攻丝毫没有停歇的意味,依仗着速度优势,在第一波交锋后,我的双翼如刀刃一般与巴萨卡擦过,将黑龙的身躯切割出一道不算小的伤口。
在尾扫逼退巴萨卡后,我转身再度向巴萨卡进攻。只有狂风骤雨般的进攻,才能在这场无法活着离开的殊死搏斗中,给这只黑龙留下一个深刻的教训!
爪击,翼刃,伴随着魔法的轰鸣,巴萨卡被我逼到了战场的角落。虽然看上去我取得了上风,可我的体力已经消耗了太多,比起最开始的机敏迅捷已经慢了太多。
而就在我换气的瞬间,巴萨卡抓住时机,一爪直接洞穿我的胸口。
进攻的节奏戛然而止。我拼命拍打着双翼挣扎,却无济于事。黑龙是个经验丰富又耐心的猎手,他抓住了最好的进攻时机,一爪便将我几乎置于死地。
毫不留情的第二爪刺出。
我顿时失去了力气,吃力的低下脑袋,正发现,黑龙的第二爪,洞穿的是我的心脏。
身躯逐渐变得冰冷,思维也犹如被冻僵了一般。在尚存意识的最后一刻,我明白,我的终末到来了。

小蓝龙一直很好奇为什么小金龙没有跟上来。
即使小金龙警告过小蓝龙不要回头,可这个小蓝龙好奇刻到骨子里的性格,不回头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
龙族的绝佳视力让他目睹到了金龙死亡的那一刻。
即使大小完全不同,可小蓝龙就是无比确信,那只被洞穿了心脏的金龙,就是刚刚将他救离人类地狱的金龙店长。
可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工夫,两只龙便已经永隔。
小蓝龙想要回去,他拼了命地拍打着双翼,可他的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忠实地遵循着魔法的力量,笔直地往咖啡馆的方向飞去。
“不要……不要这样……”
小蓝龙语无伦次,眼泪夺眶而出,在面颊上肆意流淌。
就这样,小蓝龙爪子里握着小金龙所赠予的金币,望着背后,一路被魔法送回了咖啡馆。

咖啡馆中,万籁俱寂。
黑龙没有追杀这只小蓝龙,任由他回到了这个与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
小蓝龙爪子中的金币闪耀着夺目的光泽,使得他直接穿过了咖啡馆的大门,进入了咖啡馆中。
“笨比蓝龙,这次,你是不是因为一个金币,把自己卖了?”
望着爪子里的金币,恍惚中,小蓝龙的耳边又响起了金龙的声音。
“才没有!”
话语本能地脱出口,却再也没有金龙来接话。
小蓝龙又不自禁地往前走了几步,脑袋撞在柜台上才反应了过来。
他跳上柜台,想试着去学习店长每天趴在柜台上的样子,却无意中碰到了旁边的手账。
翻开手账,里面全是金龙店长记述的跟自己的点点滴滴。

“七月三日,
店里来了一只笨蛋蓝龙。蓝龙对人类世界的生活很迷茫,很喜欢喝加牛奶的拿铁。”

“十月一日,
笨比蓝龙带来了人类世界的电脑,小蓝龙喜欢的游戏类型是探索类,等新年的时候,将那时候新出的游戏送给他好了。”

“一月一日,
新年快乐,小蓝龙。门外下雪的景象真漂亮。”

【END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杜思妥耶夫斯基咖啡馆】……我跟你讲,虽然这个名字可能按文中说的那样是随便起的,但绝对不是“不起眼”的名字!
只要这城里有几个非人生物,很快它就可以凭借这个名字成为网红店!(?)WWWWWWWWWWW
话说我对这类龙生活在人类社会里的设定都有一个疑问:这些龙到底长啥样?是直立行走还是四足行走?有没有手?(?)
描述看上去像是……有手的纯龙形态?有点卡通的感觉WWWWW
然后,我也被小蓝龙第二次登场时的自来熟吓到了!小蓝龙:鬼知道我在人类社会都经历了什么

人称上,其实第一人称写作本身很正常,不用怕会显得中二
但是文里蓝龙角度的心理描写感觉有些过多了,再加上大部分叙述都是通过对话展现的,这就导致整体行文比较不像第一人称,而是以金龙为主视角的第三人称
第三部分,由于蓝龙没有登场,第一人称的优势(心理描写的代入感)终于就体现出来了,也没有其他人物心理描写抢戏的情况了
所以可以考虑在前面缩减一点蓝龙的心理描写、多加一点金龙的心理?
第三部分的那段心理描写还挺带感,用很自然的方式带出了金龙一直隐藏在咖啡馆里的原因
距离上一次会见小蓝龙,已经过了接近半年。
不过我有点没看懂这句,是说小蓝龙失踪了半年,金龙才去找他?还是指距离“第二部分的内容”过去了半年?
如果是前者,后面小蓝龙说【今天他们还笑着跟我聊天】就对不上,金龙大叔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关心的朋友却半年后才关心人家失踪动向的行为也圆不上
而如果是后者,文本逻辑看起来就有点奇怪,因为文中人物是不会按照章节描述来判断时间的,对于文中角色而言,“上一次会见”不会是第二章,而是“昨天”,不然会打破第四面墙(X)WWWWWW
所以一开始看到第三章,我还以为小蓝龙遵从金龙的建议,去周游世界了,结果看到后面开始迷茫(X)

哎,这里的人类也是些邪恶的疯狂科学家!看到珍惜动物只想拿去关起来解剖WWWWWWWWWWW
是说小蓝龙的拟态法术只能拟态成固定的样子吗?金龙说他【从今往后,你已经无法在人类的世界里所生活了。】,也就是说一旦被识破了人身,就没法再继续伪装下去了?
虽然说金龙为小蓝龙提供了避风港让他能够有勇气继续在人类社会中生活,但是最后小蓝龙还是失去了自由生活的权利并且还因为自己害死了唯一的朋友,怕是心态又会落回到最初去了(允悲.jpg)
而且还作为这个时空仅剩的龙、喜提一家没有客人的咖啡馆,听起来比金龙当初还要惨(X)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我柜子要刀我,我不看了——
啊.jpg
2020-7-28 02:20 ↑


不过话说起来,这似乎不是设定中真正的“主线”故事,也就是说其实还是可能存在若干个平行的,“支线”也好“番外”也罢无所谓怎么叫。
所以小金龙应该总还是在某个地方好好活着的,至少暂时。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回复 12#  @羽·凌风

第一个问题的确是考虑的不周,还会再努力思考如何改掉这个问题的呜。
第二个……啊这个……抱歉其实是我写错了,是距离上一次记录下来的故事。是指的后者。不过当时我doc的文档忘记保存一次,摔鼠标重新写的时候气的忘了这里。
是距离第二次记录与小蓝龙所相见的时间。
与其感慨路难行,不如马上出发。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