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瑞尔迪文
本帖最后由 厄特森 于 2020-7-10 21:03 编辑

渡鸦掠空。
那只黑羽赤瞳的扁毛畜牲悠然地从树冠掠过,它在半空中盘旋,如血般暗红的瞳中映出树下那些渺小的影子。渡鸦发出一声低鸣,黑羽轻轻一振,便如墨笔在青空中挥出的一笔墨痕直指树下。它在最后一刻将收起的双翼展开,伸开手掌般大小的脚爪,感受着风拂过羽毛的触感,随后稳稳的落在它选定的猎物肩头。
戴着爪铠,狰狞的更甚龙爪的铁爪破皮穿骨,渡鸦斜瞥了一眼那颗与它并立的头颅。那颗脑袋似乎终于察觉到了渡鸦的到来,他转动了一下像破裂的虫卵般干瘪皱缩的眼球,浮肿发臭的脑袋慢慢转了过来。
他早已失去了骨骼的乳白色肉质下巴蠕动了一下,发出了几个难以理解的重叠音节,但渡鸦只是嗤笑般发出了一声不屑的鸣叫。尖喙如闪电般一来一回,轻而易举的剜出了对方的眼球,顺带还拖出了几条肠道般的粉红色组织。
脑袋还在渡鸦的身边嘀嘀咕咕,连着长长组织的眼球在半空中晃荡,但渡鸦已对那块腐烂的肉块失去了兴趣。它蹭了蹭自己的尖喙,理了理羽毛,抬头望望天,这才把视线投向树下不远处,那围坐在篝火边的一主一仆。
夜幕低垂,黄绿色的篝火漾出令人心安的臭气,不时有还未燃烧殆尽的骨粒从火种溅出,在夜色中勾勒出一道道明媚的痕迹。
年老的仆人正专心致志侍弄着手中的锅子,秽铁汤勺在浓汤中翻搅,时不时会有一些被剁碎的腐肉和仍在尖叫的蛆虫从绿色的粘稠汤汁中浮出。
“烂眼”小骑士心不在焉的盯着篝火,将手里黏糊糊的东西涂上手中长剑,“你还记得诺尼克农庄里的那个姑娘吗?她真可爱。父神冕下在上,我从未见过那么粘腻的皮肤,那么漂亮的腐烂复眼,就连卡拉琴——不,我打赌连卡拉琴都没有那么完美的复眼!”
老仆人烂眼哼了哼,长在大脑袋上密密麻麻的小眼球一齐注视了一下他的小主人,附和了一声,他便又开始搅动面前的锅子。而他的小主人显然并不是在寻求他的回应,连侍弄长剑的手都停了下来,开始望着篝火出神。
看着小主人又开始神游天外,老仆人这才把才炖好的浓汤递了过去,“小主人,喝汤啦。”
正在出神的小骑士相当不忿自己被打断,但面对老仆人数百道关心的目光,他也只能接过仆人手中的汤碗。
“新鲜迷雾蛆和腐肉炖的汤,得多喝些,多喝些才能长得胖,那样打起架来才有力气。”
小骑士有些不以为意,但老仆人目光灼灼,他只好先咽下反驳的话,连带着那黏稠的蛞蝓似的浓汤一起。
他自认自己是父神奈格德尼冕下,光荣而又高贵的骑士,如果真正必要,那伟大的父神一定会赐予他力量的。
“烂眼——”小骑士看着老仆人,但老仆人的眼珠子统统躲开了他的视线,“那可不行,少爷。”
“可为什么?”
“您马上就要成为骑士了,少爷。老爷他不会允许的,他还指着你去继承公国呢!”
渡鸦歪着头,看着树下这对主仆,百无聊赖的听着在他们间穿梭的那些重叠音节。
它打了个哈欠,发出了一声嗤笑,这才猛地振翼起飞,转眼间便成了天际上的一颗黑点。

墨色羽翼划过天空,把地上的一切尽数映入天上那抹赤色。一切都渺小如蝼蚁,不论那是坐拥高塔的皇帝,亦或无家可归的贫农。渡鸦尽情舒展开双翼,黑羽顺风飘扬,它享受着迎面而来的风,掠过小镇的街道上空,眯起的赤色眼瞳扫过它经临的一切。
渡鸦飞过城门,如同怪物食道般的城镇大门上滴答着脓水和粪便,恶魔尖齿般扭曲锐利的铁栅高悬,三三两两的城门守卫看守着操纵城门的铁链。满脑肥肠的臃肿卫兵们让大棒靠在身边,围成一圈,从破裂的肚子里拉出肠子做着游戏,咽喉上巨大的瘤子蠕动着发出一连串重叠的颤音。
渡鸦敛起双翼,浑不在意的从玩的正欢的卫兵中飞过,张开的铁爪掠去了一枚眼球,又随意抛弃,惹得那个卫兵仓皇结束了游戏,被众人好一顿嘲笑。渡鸦复又展翅振翼,灵活的从城门滴下的秽水中穿过,赤色的瞳中映出了街道上的光景。
没有排水沟的街道上处处被青色黄色的黏菌覆盖,像个绿色的团子,一张大嘴占了身体四分之三的独眼小秽灵在街上咋咋呼呼的大叫,颤颤巍巍的肚子里储满的粪便无时无刻不在溢出。褐色鼠灵贴着墙角游荡,成群结队的宛若褐色的小溪,摇曳着绿焰的眸子像极了夏季溪边浮动的萤虫。彬彬有礼的和善市民们在街面上走动,他们呼吸着街道上令人心旷神怡的空气,时不时摘下脑袋上的头盖骨,对认识的人略施一礼。
渡鸦飞过大大小小的奈格德尼飞蝇聚成的烟云,双翼掀起的气流将这些令人不快的昆虫拨到一边,赤瞳中一抹显而易见的嫌弃闪过。
惨白的公共蛆虫在驭者的操纵下蠕行而过,年轻帅气的小伙跪在及膝的脓液中,手捧一朵交织着红与绿的新鲜血肉之花,将稀烂的绿色口水和甜言蜜语一起喷上面前欲拒还迎的女士。顽童般的小秽灵在这对年轻人身边拍着手,跳着自编自排的舞步,让周围的行人都染上它们腐烂的祝福。
渡鸦继续向前,直到城市的中央广场出现在面前。它支着翅膀顺着圆形广场翱翔了一圈,这才张开那对铁爪,落在了立在广场中央,唯一光洁如新,没有一处被污秽侵染的木架上。
高大的侩子手扛着齐人高的大刀,挂在背后弯曲长角上的破钟叮叮当当,孤零零的一只浊黄色独眼盯着正被按在地上的战俘。他用长在背后的第三只手挠了挠背上的脓疱,翻起了一大片开始腐烂的血肉,眼神中颇有些轻蔑。
“父神在上啊,这,这是何等的亵渎啊!”
围观的市民们看着处刑台失神喊着,他们纷纷移开了视线,不想让那亵渎的台子污染了他们的纯粹。“哦,甜心,不要看。”母亲匆忙遮住了孩子的独眼,不让他幼小而污秽的心灵遭到伤害。
看守的士兵们也不愿意看向那个台子,更别说靠近了,就连侩子手在台子上站的一久,那带着木香的清新空气都着实让他感到不耐。被捆成一团的俘虏抬起头,被血糊住的眼睛想要睁开,但却被侩子手不耐烦的一下砸了回去。
“开始啦,开始啦!”小秽灵们拍着手尖叫,女士们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侩子手则高高擎起了大刀。
俘虏被一脚踩着胸膛,一口气还未抽回,那大刀便笔直砍了下来。赤色的血华层层绽开,但他的脖颈却只被砍下了四分之一,侩子手只好再扛起刀,一刀劈下。前前后后一共劈了六七刀,这颗顽强的头颅才被侩子手砍下,咕噜一声滚进了早已摆好的篮子里。
侩子手这才气喘吁吁的重新扛刀上肩,对着广场一声大喊:“父神冕下,万祈!”
“父神——万祈——!”
听着台下的山呼海啸,渡鸦一下展开了双翼,它再无心去看这样的景象。众人都在这声渡鸦的长鸣中愣了一下,但当他们循声看去,那里又哪里有渡鸦的影子呢?

 


这,这是……丧尸国度啊!而且还有人有复眼,不是普通的丧尸,是变异丧尸!
看到【老仆人烂眼哼了哼,长在大脑袋上密密麻麻的小眼球一齐注视了一下他的小主人】这句时,密集恐惧患者打了个冷颤(X)WWWWWWWWW
城市的场景描写挺带感的,让人脑补出《寻梦环游记(Coco)》里的亡灵国度,城市繁荣场景丰富、脱帽(?)敬礼和肉蛆公交车也充满亡灵自己的特色趣味
——当然,和Coco里缤纷绚丽的场景相比,这里的丧尸国度是暗黑版本(X)WWWWWWW
而且以渡鸦的视角出发描写环境也是很不错的设计,因为渡鸦不怕腐肉和尸体,它的视角里就没有恐慌,而是有种导游讲解般的猎奇趣味XD
我就说,中世纪风格奇幻世界里的乌鸦才不是普通的生物(X)WWWWWWW

这父神奈格德尼看起来是个死神一类的神明吧,而这座城市就是他的统治之下属于死者的国度
然后还出现了骑士、战俘、侩子手,接下来是要进入骑士册封、战争侵略一类的环节吗?
看这结尾像是 to be continued,结合标题和小骑士的想法,莫非接下来真会有父神赠予子民力量的剧情?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这其实就是被奈格德尼赠礼过的国度啊!WWWWWWWWWWW我写这篇是想写成类似游记的,用渡鸦的眼睛体现这样一个疯狂社会的方方面面WWWW
奈格德尼是绝望、生命与瘟疫之神,所以他给凡人的赠礼就是瘟疫本身和永恒的生命WWWWWWWWW
毕竟腐朽只是生命的另一种存在形式,如果维持在腐朽这个状态,不就是永恒的不朽……
渡鸦其实是一种智慧生物WWWWW这些小东西在海外还有自己的王国WWWWWW
野兔平原的小小土丘上,从地洞里走出的白兔梳了梳耳朵。睁大黑色的双眼,眺望着远天的日出。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