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紅峽青燦 于 2020-7-12 02:46 编辑




---------------------------------後記---------------------------------------
食屍鬼,在最古老的阿拉伯文化中,是專吃屍體的,對活人沒有什麼危害,但是它們會變成其他生物來引誘落單人類進入危險的地方,通常是沙漠,並死在裡面,然後過來食用屍體。簡單來說,食屍鬼是古老的阿拉伯人對於在沙漠中走失的個人消失原因的想像,並結合在風沙大的地方屍體常常無法順利深埋會暴露出來的現象,而後來流傳到其他地方之後,食屍鬼不僅吃屍體,也被附帶上了襲擊人的屬性,但是萬變不離其宗,食屍鬼絕大部分被定義為弱小的鬼怪,對人群沒有大的危害,甚至在現代語境,食屍鬼也是指盜墓者或者用死人發橫財的人,或者暴利的殯喪產業等等。

對於經歷恐怖事件的情況,相比於完全神祕學的超自然現象,我更喜歡半真半假,甚至完全由真實可能性構成的恐怖事件,比如說三毛別羆事件、八甲田山山難事件或者康納大隊吃人事件等等,因為只有真實環境配合出的恐怖事件會讓我真切的感受到它可能發生的恐怖,完全的超自然事件我反而覺得那不是每個人都會遇到的,有些人八字輕,有些人是有神靈護體的甚麼的,完全超自然的恐怖無法使我真正寒冷徹骨。並且比起一個人遇難,一群人遇難的真實性和驚悚程度都更大,所以比起寫一個人的神祕經歷,如果要營造恐怖感,我更喜歡寫一群人。

但說是這樣說,這篇文章的產生完全仰賴靈感和隨機,事實上,這是我7/10~7/11晚上做的夢,夢裡我就是喬治,可當我和神父談話後我的視角變成了牧師,從牧師眼裡看見了副篇裡所有的事。

會做這個夢的理由其實不難推測,7/10晚上我和朋友一起玩魔物獵人,我們打算去捕捉孽鬼卻沒找到,文中食屍鬼的形象就是以MHW,或者說巫師3中的孽鬼為形象所描寫的。而且剛好我在那天晚上看了美國唐納大隊移民悲劇的故事,所以有所連結吧。

然後選擇夜晚的山林是因為,雖然我平常常常自稱是夜路走多了或者會在晚上進山的人,台灣的山林晚上也沒有甚麼高危險性的物種,但其實在我的質感上,有些地方的山,真的是很陰的。我敢拿著手電筒一個人穿越台灣中間的山脈,但是有些小山我寧可不要走,而我們學校所在的山就是這種。一年前我曾經有一段時間長達幾個月,常會在學校陰暗處或者山路上看到奇怪的東西,且我們學校的馬路和建築之間的樹林裡散落著很多奇怪的遺跡,就算不是晚上,我也有時候會覺得學校某些地方有神祕的氣息。最近我的機車壞了,從上週開始天天都是爬山回去宿舍的,且以我的生活習慣,絕對是十二點之後才會離開實驗室。從實驗室爬到半山腰,就算全程沿著燈光明亮的馬路也不用十分鐘的路。但我比較懶,我貪快就會穿越完全沒有燈的建築間的小路,而這些小路非常非常陰森,即使只是十多公尺都會讓我寒毛直豎,我深深覺得這些地方不是我熟悉的"山",它們不是山的一部分,而是,有可能連結到另一個世界的某些路徑,走這些路的時候我不會四處張望,因為我總覺得,有可能跟不該看到的東西對上眼,然後發生奇怪的事。文中的黃土路石子路和木棧道等等,就是這些學校的詭異小路。

對了,為了防止自己在走陰路的時候看到怪東西,我都是一邊走一邊打FGO,盡可能低頭看螢幕,還會把遊戲聲音開到最大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活动创作给与积分!【活动-创作积分】 + 30 分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sid=8HzJG8 37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本帖最后由 羽·凌风 于 2020-7-12 11:22 编辑
也是很有电影临场感的一篇惊悚故事啊,第一人称+夜晚场景非常带感XD
从柯特家到见到第一只食尸鬼,这中途的描写很带感,主角发现地上血肉越来越多,气氛不断累积但不知道何时会爆发,让人不由得也越来越紧张了
而当食尸鬼出现、直到主角也习惯它们的存在之后,……粉红色、果真不会袭击聚成一群的行人、会尖叫着跑来跑去、还会狩猎失误气得大哭……糟糕,有点萌(X)WWWWWWWWWW

到主角被咬后,这就糟了,既然前面提到食尸鬼是人变的,那么受伤的主角九成九也会被转化吧,受伤传染是丧尸一系的传统艺能(X)
马会逃跑也是因为看到当时主角已经变成了食尸鬼,所以害怕吗?求当时主角一家人的心理阴影面积(X)
话说既然主角的本质上已经转化了,为什么还可以进入庇护所呢?阵咒质量似乎不太好啊
从最后来看,食尸鬼本身还是有理智的,能够交流能够说话?而主角则是一个可以同时和人类与食尸鬼对话的变异食尸鬼(?)
并且食尸鬼看到的景象(或者说它们理解的景象)和活人是相反的,好吃的血肉是苹果而不是真的血肉、别人的恐惧是喜悦而不是真的恐惧、别的食尸鬼看起来也是活人而不是鬼样、食尸鬼的叫声也是可以交流的人话而不是鬼叫(这大概可以叫做……食尸鬼滤镜(?)
如果这样的话……正如主角所说,变成食尸鬼好像确实也没什么好在乎的(X)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參悟活動給予積分!【活动-互动积分】 + 3 分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糟糕,有点萌(X)WWW

我想表現的是,一開始覺得很可怕,看熟了之後覺得好像沒有甚麼危險性甚至有點逗趣,是建立在覺得它是怪物的立場,但想著這東西其實是人,會做這些事情也就沒什麼好意外的了。整篇我最希望營造的恐怖氣氛就是當讀者最後"發現主角已經變成食屍鬼,往前回去想前面食屍鬼的所作所為其實都是人行為的投射和質變,並不是不合裡的怪物作為"而產生後怕,然後會想像出最後一段市集上的事件(神父視角)這種感覺。

马会逃跑也是因为看到当时主角已经变成了食尸鬼,所以害怕吗?

沒錯,你可以注意到先逃的是主角騎的馬,而艾伯特一家人的馬本來是好好的被帶進陣咒裡的,在接觸主角的時候才逃走,我用這個在暗示主角一家人這時候就在轉化艾伯特一家了。

求当时主角一家人的心理阴影面积

這個你可以從文章中找到一些細節,哈洛覺得主角的腿有小兒麻痺的時候,就是主角開始變成食屍鬼了,前面說食屍鬼像是巨型的嬰兒,他開始變形了。然後那句"我看了看祖父母,希望他們不會太累,但他們表情看起來很害怕,祖母全身都在發抖"就是祖母已經看出來主角變成了食屍鬼,但主角看起來還沒失去理智,所以祖母依然沒有指明也沒有離開他,甚至讓他"伸手扶我祖母下車,她依然很害怕,在我碰觸到她的時候抽搐了好大一下"這也是在說明祖母的恐懼,同時在這個情況下,祖母被感染開始變成食屍鬼。在"祖母搖著頭說:「那不是驚喜,是驚恐。」"的時候是祖母最後的理智,當時祖母眼裡的還是正常人。

话说既然主角的本质上已经转化了,为什么还可以进入庇护所呢?阵咒质量似乎不太好啊

這裡要解釋的第一點是,陣咒質量不太好是肯定的,就算烈火流星的世界滿地魔法,能使用像小蛙小猛那一夥人那種效果穩定的魔法的人還是比較少的,文章裡的神父和亞洲人顯然都是半調子,甚至那個紅燈籠圓環就只是類似現在還是很常見的商家門口掛上八卦鏡擋煞那種,有效但效果大概很微弱的防禦陣。而主角雖然在路上就漸漸變成了食屍鬼,在進入圓環的時候他其實還沒有完完全全變成食屍鬼,所以規避了陣咒的防禦。

而主角则是一个可以同时和人类与食尸鬼对话的变异食尸鬼(?)

應該說,主角的食屍鬼濾鏡是慢慢形成的,他最後還是變成了一個完整的食屍鬼,只能聽懂食屍鬼話(?)了,並且失去人的理智。他一開始進入圓環還能看到艾伯特一家人和牧師,那時他的食屍鬼濾淨還沒完全長好,但他其實已經不是說食屍鬼話也聽不懂人話了也開始失去理智,他自以為到處去跟人握手其實是去襲擊抓傷人了根本不是他自己為的友好握手。從神父的反應可以看出神父眼中他已經變化了,於是神父躲了起來,然後他還能看到沙拉,但在親吻沙拉的這時候他其實就在吃沙拉了,後面的蘋果和"買下了攤販上所有能吃的東西"其實就是圓環裡其他人類。而老艾伯特甚麼的那些人這時候都已經變成食屍鬼了,所以我前面說老艾伯特有一頭白髮,後面便成了光頭。

對啊,主角後來說食屍鬼沒什麼好在乎的就是因為他是一個緩慢的轉化過程,連帶周圍人的同化,他最後都不知道自己就是食屍鬼了,這時也解釋了前面他還是人類時自己疑惑的"食屍鬼們要去哪裡""為甚麼會結合成這種大部隊"等等的疑問,他們自己就結成了一個食屍鬼大部隊了WWWWWWWWWWWWWWW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你也参悟了!(?)【活动-互动积分】 + 1 分


【发帖际遇】:紅峽青燦 在森林中探险时不慎遭遇土球特工队,被上千上万的土球追赶,情急之下,不知把&sid=8HzJG8 50F卡币 遗落到何处去了。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        

最新公告 关闭


【活動】瘟疫降臨,十日秘談!

鼠疫、天花、霍乱、疟疾、流感, 历史上曾出现许多的瘟疫,带来过无数死亡,也见证了人类的坚强。 而当幻想世界遭遇瘟疫,又将呈现出怎样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倾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