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讯/同人分享

内容类型 原作讨论
原作名称 魔物獵人/怪物獵人 monster hunter
转帖来源 -
咳嗯嗯,本蒼藍星(?)在達成16分鐘不吃飯不喝藥不上特殊裝備單刷燈燈的單面愉虐(???)之後,不要臉的去挑戰藍臉大媽了結果被分分鐘燒回老家(?????)興致索然!

然後偶然發現了一個特殊任務才六星就決定做一下來回復信心,結果發現這是一個很魔性的任務!

任務裏我們習慣的搔鳥哥哥搔著搔著搔了一顆寶石越搔越大,背景還放著逗趣的音樂,我立刻掄起刀就過去一陣痛毆,總覺得這是一個funny任務。卻發現這個搔鳥哥哥很奇怪,打都打不痛似的,動作跟一般的搔鳥不太一樣,不會倒地也不會放開寶石,流口水的時候動作也很奇怪,抱著石頭防禦的姿勢比本來高(所以我可以正面掃腳),重點是血很厚,每次我覺得牠差不多要死了就突然又變大了,並且寶石砸人越來越疼,我在牠變到最大的時候物故意過去挨了一下,傷害100點,這還是我穿著炎妃龍套裝+一顆防禦珠的情況。我越打越困惑,背景的funny音樂也變得魔性且莫名其妙。雖然因為變大了很好打,但血厚得不科學啊!道理我都懂但為甚麼你這麼大?!後來居然長到了跟岳父的尾巴一樣高,此時已經打了十五分鐘了,照理說搔鳥是五分鐘之內就要死的魔物,怎麼能這麼大?

我開始懷疑牠和FGO一樣有複數條血,每當我打完一條就會變大一次,足足變大了三四次吧我記得,並且過程中這個搔鳥哥哥一直在慘叫,彷彿寶石讓牠很痛苦一樣,我沒打牠也發出呻吟聲,讓我覺得作為一個維持生態平衡(????????)的獵人,我必須讓牠從痛苦中解脫!然後就在差不多十七分鐘的時候牠突然就死了,沒有冒骷髏頭沒有跛腳更沒有睡覺和吃蛋,直接倒斃身亡。過程中我完全都是懵逼的,太奇怪了,一開始打很好玩,結果打完了滿腦子問號。

然後回到據點,夥伴告訴我我的同學(?)看不到那個頭上長電燈泡的白老鼠,而我必須去討伐貝西摩斯,操,蒼藍星!你怎麼老把鳥事往身上攬呢?不知道怪物底細就搶著去討伐保護大家,所長(???)也被你救得養成了隨便去危險地方的慣性!蒼藍星總有一天要出事的!沒人救!

嘛,鳥事都攬上來了只好去做了唄。看過了很精緻的貝爺動畫之後我怎麼覺得這個貝爺是一種鯰魚+老虎的動物?身體的質感和顏色還有尾巴像是鯰魚,爪子和臉像老虎,由於事前只稍微看過貝爺攻略,我只大略記得甚麼不能打頭不能打前腳不能打尾巴之類的,那打後腳吧來個跨下流,結果發現這傢伙的肚子是會彈白斬的刀的?硬爆!穿了炎妃套抵禦彈刀的狀態下最高級客製過的聯隊太刀只能砍出小於三十點的傷害!而且動作奇快傷害奇大轉身衣都形同虛設了,我不小心鑽進了肚子被肚子壓兩下就死了,再打,大漩渦是甚麼鬼!三貓之後心態崩了叫大佬吧,那是第一隻貝爺。

來了三個跟我等級差不多的小佬,每個人都不會打,又貓了一個後大伙一頓亂揍我突然就死了,我強烈懷疑是被旁邊大錘打暈的! 聽說太刀攻擊的剛體不能防大錘攻擊造成的暈眩值累積。之前打燈燈我就真的曾經被人給錘暈,那次我很氣,錘暈我的家伙是發求救的!燈燈倒地時他搶著跟我打頭,結果我突然就暈了倒在地上,燈燈起來就一個龍車把我送回營地。這回我猜也是被大錘陰到的,但不管了總之我回到營地了,此時螢幕上出現貝爺正在發動黃道隕石的提醒,弱小可憐又無助的我立刻鑽進了帳篷!然後轟的一聲,響起了任務成功的音樂,同時螢幕上跳出另外三人全死了的訊息!

咱四個人肯定有人吃了貓的報酬金保險!

我們立刻衝向貝爺要剝牠但當然是來不及了,營地太遠了,一時之間對話框裡飛了好幾個意義不明的貼圖,不管了,我打倒貝爺了。然後我看任務才知道,第一次打貝爺牠不會死的,黃道隕石之後就會撤退了,所以我們之中有一個人(我)躲帳篷沒全死就過了

接著就是血尿的第二次。只能三貓的!

第一次華麗的翻車了,我揪了三個人下去,我和另外兩人還沒放黃道允時就已經貓了一次失敗了,我覺得近戰打不好,回去換了我用不習慣的弓,遠程武器的鍵鼠配置我一直都習慣不了,老是不能順利的切換瓶子和喝藥。第二次運氣好,揪大老過來一看,兩個HR999一個HR887,我是不是可以划水了下去那三貨飛翔爪抓了對著頭尾就是一頓輸出,不到三分鐘貝爺的頭和尾巴都露出了鯰魚肉,甚麼不能打頭尾我看他們都沒有啊 然後貝爺搞了幾個彗星之後要黃道隕石了,我本來想丟回家玉逃回去帳篷裡,結果發現貝爺黃道隕石蓄力中不能扔回家玉?!於是我就死了。

死了之後有人喊我comet!comet!我過了一會兒才會意過來,過去小心翼翼的觀察其他人怎麼打,那個玩太刀的家伙真的只打後腳,果然以我的裝備是只能打後腳的吧,結果顧著看,貝爺龍捲風吸住我,馬上又死了,兩貓了我怕!

在營地裡站起來之後,螢幕立刻出現了貝爺在使用黃道隕石!於是超弱小超可憐超無助的我馬上鑽進了帳篷!嘿!safe!

原來這顆是死前的黃道隕石,爆炸完了任務完成了,我估量是不可能過去剝了太遠了索性不動了。一言以蔽之這任務好血尿。回到據點NPC們又把蒼藍星捧上天,嗯,我的心情跟第一次看蒼藍星討伐燈燈摔暈醒來的動畫時一樣,心虛

第一次看那個動畫,我真想摔死在收束之地算了金獅子你不用救我了我是個抱腿獵人,現在覺得打贏燈燈是理所當然的說不定我可以穿內褲去打呢。然後看著NPC們號稱自己觀摩了跟貝爺的戰鬥,嗯,看出來了?我就是個划水的WWWWWWWWWWWWWWWW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贝爷是从FF14来的联动任务,其实官方就比较鼓励那种战法牧RPG副本打法,一个坦克拉住仇恨(建议由散弹重弩插满盾充当),一个广域化奶妈抬血量,剩下的人就可以放心输出。在贝爷锁定了人的情况下,他的招式会少很多,相对就比较单一更好处理(尤其是这个状态下他不会放大!漩!涡!)。
总之,好在最终还是打过了,虽然过程一波三折有点心惊肉跳。
天意618A03 于 2020-7-28 14:01 补充以下内容
顺便,我们送过去的火龙在那面很有牌面。hhh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其实官方就比较鼓励那种战法牧RPG副本打法,一个坦克拉住仇恨(建议由散弹重弩插满盾充当),一个广域化奶妈抬血量,剩下的人就可以放心输出。

這真的講究團隊啊,我每次打貝爺野隊常常翻車,總是下去全是輸出,大夥一頓爆揍閃避技術比較差的比如我,都死一死了,剩下一兩個大佬,然後大佬一個不小心,就翻車了!

前幾天要刷素材,痾不是刷,是看運氣好不好能打過WWWWWWWWWWWWW我組野隊估良大部分情況都是輸出太多貓掉的,我打的傷害不高不如去當奶媽,廣域化帶好帶滿下去了,果然又是一把其他三個都是輸出的情況,然後我就開始給他們喝藥扔閃光彈斷大漩渦,結果這時發生一個讓我很氣的事情,我第一次玩遊戲拉黑人。

那場有一個HR都已經上500的傢伙,拿一把煌黑弩,老是站怪物前方輸出一直被打,他知道有奶不在乎自己血量我一直幫他喝藥,喝到我沒藥了扔回家球回去營地拿,他居然膽敢在組隊頻道喊我說:「奶媽偷甚麼懶?喝水!」氣得我想說這把就算了再刷就好,跟其他人刷也比跟這人刷好,但這隻貝爺已經放了兩次黃道隕石,我覺得牠大概快死了,所以又趕過去,那時候貝爺剛轉移到火山區。過去就看到貝爺躺在火山上三個人在狂打牠,那個拿弩的傢伙血量捉急,只有他沒喝冷飲,我趕緊先幫他喝了然後開始幫他喝藥,他居然又喊我:「奶屁奶?來輸出。」當時氣得我就立刻站遠遠的了,一心只想這遊戲為啥不能只幫特定隊友補血

後來貝爺又掉彗星,我就直接站彗星後面完全不過去,連摸刀都不摸,我就想看你可以活多久,然後黃道隕石下來,那傢伙不知道怎麼回事怕是離彗星太遠,死了,我直接在組隊頻道傳讚的貼圖,他就斷線。斷啊去斷,我才不在乎,這場輸就輸,結果殊不知剩下來的那倆佬很給力,渣渣斷線之後不到兩分鐘,貝爺就死了,我順利拿到素材,出來順便把那人拉黑。操,打這遊戲我天天呼救第一次遇到這麼機車的。

於是我有了一個新的認知:會使喚萌新除了保命之外做這做那的都是假大佬!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回复 3#  @紅峽青燦

感觉你总能遇到这种奇奇怪怪的玩家,说不定是有什么特殊体质(雾)。
一般来说正常打的过程中很少有人能闲下来打字。
愿飞龙常入你的梦乡。

TOP


to天意

我也是這麼認為的,我覺得光是按招式和閃避都已經夠忙了怎麼能打字?
但我確實常常遇到人一邊打遊戲一邊打字,有時候是聊工作分配比如說他要眠爆不許睡覺打頭問大家誰有帶爆彈桶、他要某素材要求破頭或者斷尾(這個我也常要求)或捕捉、或者一個任務有兩隻目標,說這隻打完他要回去換武器、還有直接聊起裝備問對方甚麼外觀、萌新請求把本裡所有怪物都殺了不要只打目標、甚麼忘記帶陷阱問我有沒有等等,滿常遇到會邊玩邊打字的。

前幾天那些讓我覺得很作業的大佬們居然還說MR上200了的人還不能邊刷HR任務邊打字都是假大佬,我覺得這有點太誇張WWWWWW
紅峽青燦 于 2020-7-28 16:30 补充以下内容
但必須說,絕大部分的野隊玩家都滿友好的,就算被甚麼大槌誤傷了我覺得那都不是針對隊友的。雖然偶爾會遇到發現野隊很吃力就自己掉線的,但那些人也都是自己就跑了,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對人指手畫腳的玩家而且態度很差,所以說是第一次拉黑人。

剛剛跟一個PS4朋友說起這件事,朋友表示這顯示出那個HR500絕對不是輸出主力,如果他真是主力,他斷線了我們應該不是在兩分鐘內打倒貝爺而是在兩秒鐘內翻車,這顯見絕大部分的傷害都是另外兩個不說話的隊友打出來的,沒有這個人其實根本無所謂,他甚至很可能只是一直拿著煌黑弩站在貝爺前方吃招浪費我的藥,然後手裡打字來使喚我WWWWWWWWWWWW
突然覺得滿有道理的,那他掉線還是他損失呢,畢竟貝爺也不是他打的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