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本帖最后由 L.20040720 于 2020-8-21 02:28 编辑
呜呜呜,不能直接把手写地拍照传上来...看来只能慢慢码字了
题目:找到他
  夜晚,月光带着柔软的青草香,抚摸着这座城市。蝉的鸣叫在于沉寂的城市抗争着,但萤火虫发出那星星点点的光,随着温柔的月光,飞向无人之地。
  "爸,我就要走了...在我消逝之前,能再吻我一次吗?"阿杉身上发出微弱的光芒,转而消散在黑夜中。
  迪奥沉默着。他曾对阿杉承诺,会永远陪在阿杉身旁;但现在,阿杉却可能会永远地离开他–阿杉的肉体和灵魂,在瘟疫的蔓延下,变得虚弱,直至疫情退散,或者...像现在这样,即将分崩离析,去往未知之地。
  "最终爸爸还是舍不得吻我吗...也对,我一想不是讨人喜..."阿杉话还未说完 便以更快的速度化成光芒,在慢慢长夜中,飞向无法触及的地方。
     本小说以多人视角展开
奇数:迪奥视角(龙)
偶数:阿杉视角(人)
注:均为现在的"阿杉"与"迪奥"
三角符号:上帝视角(很少,结局才出现)
L.20040720 于 2020-8-9 23:20 补充以下内容
回复 1#  @L.20040720

(一)
阿杉的身体快速消逝着,最后,化成了一朵玫瑰-迪奥最喜欢的魔力玫瑰。他直接倒在地上,捧着它,痛哭着;每隔一段时间,他的犄角便越来越明显,收起的翅膀也逐渐张开。对于化为人形的龙而言,每一次情感波动都会减弱他的灵力。
  半年前,一种名为2019-NoV的病毒在CN大陆蔓延。当AM国嗤之以鼻之际,CN大陆的普通人,魔法师和科学家们齐心协力,一同研制疫苗。对于迪奥而言,他也对此十分关注–不仅为了cn大陆,也为了阿杉。他的力量,与自然息息相关。然而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即使cn大陆的人民为抗击病毒提供了典范,也无法阻止AM国对cn大陆的诋毁和2019-NoV在am国的蔓延 正因如此,阿杉的身体也原来越虚弱。
  迪奥本想用魔法使am国的首脑感受到疫情的恐怖,但谁知没普先生却像疯了似的,对此充耳不闻。而也因为没普先生的不作为,am国的民众便发起抗议,但病毒也在游行活动中大肆传播。
  "为什么,我当初不直接杀死他,然后化身为他(后续有彩蛋),接管am国的事务?兴许,阿杉就不会..."迪奥绝望的叹息着,此刻,他已完全变成了龙形-修长的尾巴,锋利的爪,硕大的翼...背上顶着的尖刺,头颅上夸张的犄角以及如魔一般漆黑的身体,都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恐惧-这是死亡的气息。
  但唯一不协调的是,迪奥口中还叼着那朵玫瑰,眼神仅有惶惑与无助。
  "没有你在身边,我该何去何从..."
2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回覆數配分【活动-创作积分】 + 2 分
    • 羽·凌风: 感谢参与活动,给与创作积分!【活动-创作积分】 + 30 分

 


(二)
阿杉本以为,他会消散在无尽长夜,在虚空里度过余生。然而当他奋力睁开眼,却看到他继承Gaea自然之力的场面:
“我源于大地,归于大地;当我需要大地时,一切生灵将力量汇于吾身;当大地需要我时,愿化为云烟抚平疮痍...”
当曾经的他向Gaea宣誓时,阿杉已虔诚地做完最后的祷告:
“乘风而来,化风而去;携明月至,作月明归。”
他放下祷告的手,缓慢的睁开眼睛。此刻,他已无最初那沉重的晕眩感,但他的翅翼也已褪去,一切力量都去向他——曾经的他。环顾四周,只有Gaea在笑着看向他。
“大地之母,你能看见我吗?”
“当然可以,阿杉”
“但你不是说过,当有生灵收到灾难时,我的灵魂和肉体会因此分崩离析,化作力量守护他们吗?”
“是的。但现在我把力量取出来了,你自然不会收到力量的影响!”
“那我还能见到我的父亲吗?”
“如果是生父的话,恐怕不行...至于蠢龙,我的意思是,迪奥,你们一定会相遇的。在此之前,你还记得迪亚吗?”
“我记得!就是他在AM果蛊惑人心,而且我和爸爸从未抓住他,似乎他都会知道我们的位置!”
Gaea笑着,“那你们找到他后,发现如果罪魁祸首不是他,却是一个你意想不到的人,你会怎么做?”
“嗯...无论是谁,散播本不该存在的瘟疫,都应该收到惩罚!”
“哈哈,好吧。这里有一朵魔力玫瑰,它能在你受到致命伤害时,守护你的灵魂和肉体。当然,如果它遇到了'棱镜',还会有更多的功能。”
“谢谢了,女神...而且女神,我觉得你的力量好像更纯粹了,此前我总感觉在你灵魂深处有着极为邪恶的力量,但我认为那是灾难的影响,就没再多问;但现在您的力量是那么的纯洁,甚至能让我感觉你就是我...”
Gaea用阿杉无法注意到的弧度皱了皱眉,随后又恢复笑容。“再补充一点,今天是2020年2月9日,你一定要找到迪亚!”
“什么?”正当阿杉惊愕不已的时候,那眩晕感又再次到来......
Gaea在传送走阿杉后,长叹道“因为我就是你啊!如果你知道凶手是你眼中的大地之母,帮凶是另一个世界的父亲...算了,反正我也会找到他的...”
L.20040720 于 2020-8-14 09:50 补充以下内容
(三)
迪奥将自己锁在图书室五天了。在这五天,AM国的疫情呈指数型上升,但他已无暇顾及。他将魔力玫瑰挂在脖子上,让自己保持清醒——他一定会找到救回阿杉的方法。然而因为魔力玫瑰长时间的为迪奥提供精力,已经慢慢变得奄奄一息。
他一直将自己放在高强度的阅读中,直到他发现《龙间skr》中的这段文字:我们龙族的许多事物,对于某些灵长类动物而言,具有极大的作用。而本就少见的魔力玫瑰,甚至能复活他们。准确来说...
迪奥还没看完,便潜意识地将书扔向身后——那是一种危机感趋使他这么做。
随后,《龙间skr》猛地燃烧起来。他原以为仅是某位不速之客搞偷袭,知道他看到拿紫黑色的火焰——仅有龙族才能掌握的异火。
“是谁在此装神弄鬼!”迪奥强忍住内心的疑惑和恐惧,质问道。
“不愧是我,反应这么敏捷。可惜啊,你的魔力玫瑰也不能用了...”
“魔力玫瑰?”迪奥看向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魔力玫瑰,才发现它已经奄奄一息。他怒吼道:“你是谁?”
而神秘声音并未停止,“也许这朵也可以...至少比完全枯萎的魔力玫瑰强。既然这样,我亦可以取之一用...那就拿过来吧!”
随着神秘的咒语响起,迪奥感受到脖间强烈的拉扯感;随后,魔力玫瑰向忽然出现的神秘空间飞去。此刻,迪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抓住魔力玫瑰,那是救回阿杉的最后希望...
但忽如其来的痛觉,让迪奥陷入了昏迷。他最后听到的一句话是:
“真是可惜,要化为龙形才能杀死他。你一定要等我,阿杉...”
L.20040720 于 2020-8-14 11:05 补充以下内容
(四)
“广大市民们,现在是我们抗击疫情的关键时刻...”
阿杉恢复意识时,忽然听到电视机传来的声音。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表,2月9日...
“他喵的这手表是坏了吧!”
正当阿杉试图调♂教自己的手表时,忽然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直冒冷汗,按照常理来说,除了迪奥,无人能在他不察觉的情况下靠近他。
他佯装镇定,回头,却发现了一张无比熟悉的脸。他本想大喊一声父亲,但又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力量远比迪奥逊色——阿杉从小便有着感知他人力量的能力。
“叔叔你好,请问你是?”
他眼前的男人并未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笑意也从他的眼眸中溢出。
“你很像我的挚爱。我能,亲吻你吗?”
阿杉愣住了——这句话,是那么熟悉。即使阿杉不确定眼前的男人是谁,但潜意识告诉阿杉——他是值得信任的人。于是,阿杉达到:
“这可不行。唯有我才能当攻!”随即,便一把扑倒眼前的男人,直接吻了上去(开车,冲冲冲)。他们享受着唇与舌的摩擦,享受着彼此胸膛里心脏的跳动,享受着床上每一次动作释放的热量和激情。
他们就这样缠绵着,知道那个男人露出了他的犄角和龙唇。阿杉发现后,便盯着他的黄色眼睛发呆——错不了,黄色的眼眸,是他的父亲无疑。但他却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哭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你的容貌和我父亲如此相似,但...为何我不能从你的眼中看见我自己...”
听到这话,眼前的男人似乎也想到什么。随即,难以置信道“你...你是阿杉?但不可能啊!这个时候,你难道不应该和我...哦不,和他,一起找我吗...”
阿杉似乎捕捉到什么关键的信息:“是的,是我,阿杉。但按照你的说法,难道,还有另外的我和你?”
“是啊,我当时看到你昏倒在街上,加上你的容貌这么像他...我本以为只能在暗中观察你,因为他说如果见到了你,你就会暴毙...他还说我必须改名叫迪亚,而他便佯装成没普,大肆诋毁我们CN大陆,还暗中传播在贫民窟传播瘟疫,因为这样就能让没有买医保的那些人...”
“什么?你口中的他到底是谁!而且,你为什么不阻止他呢...难道你不知道我与自然是紧密相依的吗!”
“与自然紧密相依...我好像听过这句话...啊!我的头好痛!”此时,一颗碎镜片从迪亚口袋中缓缓升起,闪闪发光;随后,化作棱镜,依附在他的脖子上。
“我现在知道发生了什么了。阿杉,你愿意与我一起,找到他吗?”
“可现在,我的力量已经被Gaea取回了啊!”
“取回你力量的,不是你自己吗?Gaea,不是总想摆脱自然之力限制的女妖吗?”
“什么!”
L.20040720 于 2020-8-14 11:39 补充以下内容
(五)
“妈妈,快...咳咳...快看,龙!”
迪奥艰难地张开眼睛,看到一个小女孩拉着她妈妈的手指着他说。
他这才注意到,自己已是遍体鳞伤,连翅膀都沾满血迹——似乎有人想置他于死地,却因无法化作龙形无法杀死他。但即使如此,迪奥仍感到痛苦不堪。
“水,快来水...”迪奥艰难地吐出这四个字。他本想用魔法召唤雨云,却奈何虚弱到连念咒语都无法实现。
“妈,咳咳...他说,他,咳咳...要喝水”
“可是宝贝,我们家里,就只剩下最后...一缸水了...”
“妈妈,反正我...咳咳...也命不久矣...咳咳...要去陪爸爸了。不如我们,帮帮他吧....”
女人含着泪,点了点头。她们生活在AM国的贫民区。自从疫情爆发后,他的丈夫便无法承受高昂的治疗费用。本就无力购买医保的他,只能在家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病情加重,直至死去。而他的孩子,也正一步步地走向与她爸爸一样的结局...
生活在绝望之中,比死亡更令生灵恐惧吧?迪奥叹息着。当迪奥化为龙形时,能看到所有人的过去,除了他自己和阿杉。
“我是不是也要生活在绝望中了呢?”迪奥长叹着,却无力发出声音。
十几分钟后,她们二人推着水缸过来了。而小女孩的手掌,也被磨破。迪奥看着水缸里的水,泥沙、石头已使其变得浑浊。
“龙龙,快喝水吧...”
小女孩拿着水瓢,蹒跚地向迪奥走去。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让取出的水做到洁净。
迪奥伸出舌头,颤抖着喝下了那勺水。不知为何,这水是如此甘甜,甚至取之不尽...他又回想起那晚他发烧回家时,阿杉熬夜为他煎药。当他想解放自身所有的力量时,阿杉拉着他的手:
“无论你是否会变成令人恐惧的巨龙,我都会在山顶看着你。”
“妈妈快看!龙龙恢复得好快!咦,妈妈,你听,我的声音又恢复正常了,我也不咳嗽了!”
迪奥仍在佯装喝水。就在刚刚,他用了魔法,让小女孩远离了病魔。其实真正让迪奥重获新生的并不是水,而是小女孩纯洁的心灵——龙的力量,也来自于自然,来自于人类的善意。
正当迪奥感慨之际,小女孩保住了他,并悄悄对他说:
“谢谢你。”还将她的手链套在迪奥的趾上,“这是我的幸运符,有一天梦里有一位叫Gaea的姐姐告诉我,幸运符会指引人找到复生之药。现在龙龙你救了我的命,我就把它交给你了!”
不知为何,现在迪奥听到Gaea的名字,总会联想起扰乱时空秩序的女妖,为了摆脱自然之力的限制,找到了阿杉,将自然之力传授给他...但迪奥还是舔了舔小女孩的脸,轻声说,“也谢谢你”。随后,便飞翔向远方。
但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去死吧!”
“妈妈,你......”
他猛然回头,发现他们母女二人正微笑着向他挥手。但他没注意到的是,小女孩的脖间,有着大量的血迹...
L.20040720 于 2020-8-14 12:28 补充以下内容
(六)
“为什么Gaea是...”
阿杉用棱镜感知所有宇宙中的他后,发现Gaea一直以来都在欺骗他。至于给他力量,无非是想摆脱自然之力的约束罢了。
“有时候,所有东西都是伪装着的。不能通过一句话就判别他就是是善是恶。”
正在阿杉伤感之际,忽然感受到迪奥的呼唤——“快走!拉着他来到X街!”
阿杉看向迪亚,他还在念叨着神秘的咒语。随后,棱镜竟出现在阿杉的脖子上。
“棱镜,是在我的世界中,名叫天意的龙所化。他为了维护秩序,自愿献出自己的所有力量与灵魂。他一直在寻找你,我也是;如今,就带着棱镜,终结这场瘟疫吧。”
“在此之前,就让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咚!随着门炸裂的声音响起,另一个阿杉走进屋子,身后还跟着迪奥。
“可恶!没普难道在骗我们?”阿杉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气得直跺脚:“这样下去,病毒可能会蔓延到全世界!都怪我两年前非要去学习龙焰...”
“没事,现在你不是已经继承了Gaea...等等,为什么我现在对Gaea这个名字这么抵触...不管了,以后,就该你保护我了。还有,你刚刚不是使用了火系魔法吗,这里怎么会有茉莉玫瑰呢...”
“别开玩笑了,爸。魔力玫瑰不是已经,咦,你手上拿的,不是罕见的魔力玫瑰吗...”
阿杉走上前去,接过迪奥手中的魔力玫瑰。瞬间,它化作了阵阵光芒,包裹住阿杉。
“淦!我现在无法感知房间中的情况了。”阿杉咬了咬自己的嘴唇,“魔力玫瑰可禁受不住非龙族的火系魔法!”
此刻,迪亚正安静地看着他。
“你原来可没有这么活泼。哦对了阿杉,方便起见,你就叫我迪亚吧。”
“那怎么行,我对这两个字已经有生理反应了!”
“哈哈,我知道。但如果你叫我迪奥,上面的那个家伙该怎么办?”说完,迪亚便用手指向上空——一条龙正盘旋在他们头顶,
“爸!”阿杉尖叫到。
L.20040720 于 2020-8-14 21:21 补充以下内容
(△)
“总算让我找到你了啊,Gaea.”没普先生歪着脖子,冲着Gaea喊道。“快交出魔力玫瑰吧!我可以饶你一死!”
Gaea笑到,不屑一顾:“最后一朵魔力玫瑰,我已经给阿杉了。你若想要,直接杀掉他便是。”
“我是来救他的,怎么可能会杀死他呢?”
“哦?难道你忘记那个世界的‘他’是如何消散的吗——他的生命已经和万物联系在一起,传播瘟疫,不正是在杀死他吗?”
“这难道不是拜你所赐吗?而且,你不可能给两个‘他’自然之力!”
“你能将‘你’同时带入这个世界,为何我就不能同时给‘他’自然之力呢?况且这个世界的瘟疫,难道不是你自己从上一个世界刻意带过来,企图折磨这个世界的‘你’和‘他’吗?因为在四个世界中,只有你的孩子离开了你,你竟想让所有的‘你’承受这个痛苦,还笑话我?”
“你真的说话滔滔不绝呢...我现在的名字叫迪弑天,我会停止所谓的‘天意’,救回他。”此刻,没普先生已经漏出了狰狞的面容,他的眼睛已变得血红,脸上还有着一条疤痕。“至于你...我自恃自己是个恶人,但我更憎恨伪善之人。”话毕,Gaea忽然口吐黑血,惊愕地说着:
“这是禁术,你...”
“既然你知道这么多,我也不妨告诉你。自从阿杉走后,我便开始修炼禁术。即使我堕落为野兽,也要找到他,救活他...”
正当迪弑天狂笑之际,Gaea的身体忽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神秘的男声,
“天意如历史,无人能停止。而我,可不是那个女妖。我,正是你口中‘迪亚’之子,阿杉!”
随后,迪弑天被无数藤蔓缠绕。他想用龙焰挣脱之际,阿杉的雕像忽然从地底升起。
“你若是挣脱,‘我’就会真正意义上消失殆尽。在你做出决定前,好好想想吧!”
随即,迪弑天陷入了昏迷。他又听到了无比熟悉的声音,
“爸,别来无恙?”
......
“爹,我现在知道迪亚在何处了。除去他,还有三个‘熟人’在那里等我们。”
“嗯,刚刚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了一段不属于我却又十分真实的记忆...我想,我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了...”
此刻,阿杉忽然吼道:“臭龙,怎么像个娘们儿似的磨磨唧唧?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呢!”
迪奥忍住心中的问号,跟着阿杉,向X称飞去。
......
“完了完了,我忘记我把魔力玫瑰放在何处了!”
“傻孩子”迪奥轻声说,“魔力玫瑰不是已经被‘你’吸收了吗?”
L.20040720 于 2020-8-14 22:31 补充以下内容
“害,他一直都这样蠢。”迪奥趴在地上,打趣到。
“哟,还记得是哪位公子连吻我都不敢,却在我消散后痛哭流涕呢!”
“你...你信不信我直接喷火烧死你!”
“老爹,你连亲我都不敢”随即顿了一下,与迪亚相视一笑,“又怎么会烧我呢?”
“你!你给我靠近一点!”
阿杉大摇大摆地走向迪奥,随即感受到脸上一丝微微的凉意——迪奥亲吻了他的脸颊,还舔了舔。
“我告诉你阿杉,老爹我不止要亲你,我还要化作龙形亲你!”随后,迪奥调整呼吸,化作人形。他对迪亚说道:
“我们世界中也有一个叫迪亚的人,你是否知道他是谁?”
“他啊?他就是Gaea啊!”
“什么?”
“想当时天意就已经注意到Gaea的野心。可惜当时我们没能成功阻止她,到最后还被另一个‘我’袭击。还好我提前编造了记忆,如果让‘我’得到棱镜,后果不堪设想。”
在他们谈论之际,又有三人向他们走来。
“咳咳,你们当中是谁借阿杉之口说迪奥像娘们儿似的?在此,我表示强烈赞同!”
“你!你这个狗天意,要不是我魔力全失,也无法化作龙形,不然直接将你咬死!”
“好了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我们来探讨接下来怎么处理后事吧!”
...
“最后,还有什么问题吗?”迪亚向大家问到。
“为什么在我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天意’这条龙呢?而且,为何残存龙族,就只剩下我和几条飞龙了?”
“因为Gaea。她试图统治你们那个世界,本想将所有龙屠杀,但她又想通过让阿杉死去的方式,击垮你。”
“有同甘共苦同类,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呢......但也没关系,至少我有你。”说完,迪奥便看向阿杉。
“好了,按计划进行。‘我’们分为一组,‘爸爸’们分为一组。至于天意叔,我在此将棱镜剩余的力量交予你,请你帮我照看迪弑天。我相信对于另一世界‘你’的力量,你也能熟练掌控吧!”(成年)阿杉做完最后的介绍。但说完,又补充到,“算啦,还留在二月份的‘我’就跟着天意叔去神殿吧,我想,迪弑天也想看看你吧。”
L.20040720 于 2020-8-14 23:07 补充以下内容
世界:1(开始第一人称叙事)
我们跟随‘我’的脚步,来到祭坛。至于另一个‘我’,嘴上说着关心天意叔的安全,实则为了看看另一个父亲。
至于天意叔?我本不知道他,但因为继承了迪亚叔棱镜的力量,我又透过棱镜了解了他——他总为龙族的未来和人类的未来担忧。而Gaea的扰乱,让一个世界的他自愿化为棱镜,让持有者拥有能穿梭于各个世界的能力。但迪弑天和Gaea又是怎么穿梭到别的世界呢?我不得而知。当我走到父亲的书房时,忽然被我自己击晕,只听到自己说:
“抱歉,有些事情不能现在就让你知道结局...”
......
将我自己击晕后,独自漫步在小巷。疫情对这座CN大陆的影响,似乎并不是那么严重。但我仍可以感知到一个又一个家庭破碎的声音,一个又一个孩子哭泣的绝望。在将Gaea的自然之力转移到自己身上后,回到这里,能明显感受到自己在分崩离析。
至于AM国?原本繁荣的国家被弄得人心惶惶,而一些街道已经人去楼空,只剩下空楼在暗自叹息。
至于现在我能做的,只有将Gaea封印在那个世界。希望他们能结束掉这场瘟疫吧!
我好累啊,先睡一会吧。晚安,世界。
热爱龙文化的普通人

TOP


世界:2
我不明白为何这四个世界中仅有我能完全解放力量,也不知为何仅有我找不到自己的种族。但至少,我和阿杉有着一个完整的家,能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Gaea,被我敬称为大地之母的Gaea,居然是造成瘟疫的元凶...另一个‘我’,竟也在暗中造成了这个世界的瘟疫。难道绝望,真的能毁灭掉理智?
忽然,我又想起了那个小女孩。在一片荒芜中,她还能保持内心的纯真,还能对着我微笑。笑?笑......我一惊——那个小女孩最后的微笑,怎么这么僵硬!我拿出她的幸运符,她说这是Gaea给她的东西,难道...
我用龙焰灼烧着那个幸运符,突然,它炸裂开来,还弥漫着对我是致命的毒气...还好我早有准备。若就任其在我身上缓慢释放,或许我就会像他一样消逝吧。那个小女孩是和Gaea一伙的吗?如果是的话,她为什么还要救我,心底还那么纯真...
正在我思考之际,忽然我被他们击晕了。
“你还有你需要守护的人,我们不能让你冒这么大的风险。”
......
当我醒来时,只看到阿杉在望着星空发呆。他留给我的背影,就像一个成熟的男人,而不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
“迪亚叔和我,就藏在无数善意中。我们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他吗?”
星光照耀着他脖间的棱镜,似有无数飞龙在棱镜中飞翔。
L.20040720 于 2020-8-15 12:29 补充以下内容
救赎(对话专场)
“阿杉,你,你回来了!”
“是啊,父亲。我回来了。五年了,你是否想过我呢?”
“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为了救回你,我甘愿像你一样,失去自己的灵魂。”
“不,父亲,你错了。我虽然游离在世界之间,但我有挂念我的人,有你,有我的朋友。”
“可是你终究还是走了...”
“父亲,对于我们人类而言,死亡本就是生命的归宿。但对于你们龙族来说,‘死亡’无非只是一个计量时间的长度。因此,您本应忘记我,过着自己的生活。”
“但我...我想要的生活,就是有你在的生活。”
“嘘”阿杉将手指移近我的嘴边,“那天意叔呢?难道他不也能带给你希望吗?”
“但我...我因为自甘堕落,已经和天意,决裂了...”
“哈哈,难道嘴上的决裂,就是真的决裂吗?就像你说着不愿意管我,任我自生自灭,难道你就真的这样做了吗?”
“但是我...”
“父亲,不要总是贬低自己。在我离开之前,我想告诉您:对于我,这个家,有你才是一个完整的家。而对于你,我无非是在你岁月的长河中匆忙带过的一笔。棱镜残存的力量,已不足以支撑我们叙旧了。愿某日你能化身飞龙,飞入渴求希望之人的梦。”
......
当迪弑天睁开眼,看见两人正一言不发的看着他;而藤蔓,早已变成了落叶。
“弑天叔,你能帮帮我们吗...”阿杉恳求道。
“不,我可不会帮你们。”迪弑天笑道,“但是我要去帮助我自己。时间不早了,该去找‘我’了。”
在迪弑天的眼神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辉。
......
奇点,两个阿杉相视一笑。
“在无数世界游荡之前,还有什么挂念吗?”
“当然有了!傻爸爸,你们一定要胜利啊...”
L.20040720 于 2020-8-15 13:31 补充以下内容
决战:前篇
  “太弱了太弱了...就凭你们两个也能打败我?”Gaea狂笑着,面目狰狞你,原本用青草编织的头发也化作无数长虫,“一个交出棱镜,一个毫无力量,竟妄图挑战我?也罢,我依旧能吸收你们残存的力量!至于他的封印...真是可惜,我还是能召唤出自己的信徒,散播瘟疫!”
迪奥和迪亚苦笑着。他们没有想到,失去自然之力约束的Gaea,竟能通过吸收生命来强化自己的能力。
“看来,我和阿杉的计划落空了呢!”迪亚笑着,“但至少,还有一个世界不会收到侵蚀。他用自己的生命...”
“也怪我,当初没能坚定地组织阿杉去修炼龙焰...否则,我也不会为此向龙神献出自己的全部力量...”
迪奥和迪亚紧紧相依着。
“在你的世界,有龙之歌吗?”
“这首歌,应该每一条龙都会唱吧!”
“那就在我们生命结束之前,高亢一曲吧!”
迪奥和迪亚唱起龙之歌。Gaea离他们越近,他们的声音就越嘹亮。当他们紧闭双眼,准备坦然面对死亡时,他们又听到了神奇的咒语——
“龙焰狂袭!”
L.20040720 于 2020-8-15 13:55 补充以下内容
决战
“爸!你没事吧!”阿杉瞬步至迪奥身边,握住迪奥的手。
“两条蠢龙...真以为你俩打得过那个疯婆娘?”
“迪亚,对不起,我...”
天意,阿杉,迪奥,迪亚,迪弑天五人拥抱在一起,泪流满面。而远处,悄然飞来了一只蓝色金刚鹦鹉,歪着头打量他们。
“呵...五个人都到齐了吗...”Gaea吐着血,不屑的笑道,“看来,不得不用我现在全部的力量,让你们试试噩梦的味道...就算现在不能打败你们,你们也不会抓到我!去吧,噩梦蛇!”
...
转眼间,他们五人都昏睡过去——他们会梦见自己最害怕的事物。
“可惜现在我已经没有力量杀死你们了...但只要瘟疫还在蔓延,我的力量便会源源不断地到来!”
“真是可惜呢,只要世间还存在善意,龙之力就会永存于世!”
Gaea被这忽如其来的声音吓到,她张皇地看向四周,发现了那只鹦鹉。
“我还以为是哪位大人物,结果只是一只风信子金刚鹦鹉啊!”
“鹦鹉?你全家都是鹦鹉!臭女妖给我闭嘴吧!”
Gaea嗤之以鼻,正想用藤蔓缠绕鹦鹉使其窒息而死时,忽然口吐鲜血,惊愕地捂住自己裂开的肚子,倒在地上。
而那只鹦鹉,已经化为人形。他的额头上,也顶着一对犄角。
“切,这么不堪一击。”他傲慢地从Gaea的尸体旁走过,来到迪弑天的耳朵旁:
“你连这个女妖都解决不了,还想去找到阿杉?还有,你这条蠢龙,你到底想组织天意,还是组织我征服你?”
迪弑天仍瘫睡在地上——当然,是他装出来的。当他已经接受阿杉的离去后,已不再恐惧任何事物。他本想在Gaea松懈时给她致命一击,却被某人抢占先机。
但迪弑天却喃喃道,“天意...不要离开我...”
这个男人听了,笑道,“你没了阿杉,能和你谈心的人,就只剩我了吧。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现在,就让我带你回我们的世界吧。日后,我必定让你对我俯首称是。”
在他张开翅膀,带着迪弑天飞向空中后,迪弑天凑近他的耳朵说:
“臭鹦鹉,你做梦!”
“好啊蠢龙,你居然玩弄我的感情...”
......
当阿杉,天意,迪奥依次醒来时,却不见迪亚的身影。
“我能感知迪弑天的位置...但至于迪亚,我无法感受到他生命的迹象......”迪奥叹息到。
“爸爸,你不用叹气!我相信迪亚叔会没事的!”
......
棱镜中,迪亚正悠然地看着书。
“你这个大人物,怎么也舍得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到这里来陪我啊?”一个神秘的声音响起。
“我担心你一条龙在这里度过余生,会出现心理问题!”迪亚笑道。
“那你的本体呢?”
“我的本体啊,已经化作风,去向他应去的地方。”
“那这个世界的疫情怎么办?”
“放心吧,Gaea死后,一定会好起来的。”
(完)
热爱龙文化的普通人

TOP


没普(没谱)先生WWWWWWWWWWWWW
总觉得好像看到了一些眼熟的名字,嗯,而且还有金刚鹦鹉龙(X)WWWWWW

看得出来L君构思了一个比较复杂的剧情,大家原本以为的地母神盖亚把力量交给别人,因而自己能够摆脱桎梏降下瘟疫统治世界
而主角方则是跨越了四个平行世界、集结不同世界的自己,最终一起打败了盖亚
只是L君在构思剧情的时候可能只把几个关键情节在脑内放了下电影,所以有几个关键点的描写还挺入戏的
比如开头的场景,决战时两条平行世界的龙唱起属于自己的歌就还挺让人动容
但是其他的部分……叙事上的口语化和细节上的简洁化就有些过于严重了……
缺乏人物描写和场景描写,对话的发言者和场景的转移也不清晰,到后期人物多了以后基本全程都看得云里雾里的
1

评分人数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哈哈,确实在写的时候太赶了233333,我预计会在高二上的那个寒假润色之后再重写一遍/临近开学了太忙了(卑微高中生)
1

评分人数

    • 羽·凌风: 参与活动给与积分!【活动-互动积分】 + 1 分
热爱龙文化的普通人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