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其他
本帖最后由 一看就是头老寿司了 于 2020-8-20 23:11 编辑
死亡本身不是虚无,它像永远不会醒来的梦一样美丽,光彩照人。但自自然的意志诞生以来,生灵本能地恐惧我,逃避我。它们愚昧无知,既不知道我是什么,也不知道我要把它们带到哪里去,只知道死去就是失去一切。我是生命的余晖也是黑夜,是权利更替的送别,月光与路灯的相处,浅滩彷徨的飞鸟,玫瑰与阳光的短暂邂逅,夜幕降临的祈祷,生者的恐惧是我的支柱。我扭曲而暴戾无常,向人间洒落黑夜;我又荒诞无趣,患得患失,自私自利,邪恶狡诈。

    人们这样评价我,这样的声音传到另一个世界里我的身边。但现在不同,现在我只听到鸣泣,只听到悲伤,只听到祈祷。我没有来由地感觉到人间比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需要我,正如强大的灰色死气正冲天而起。我在尸臭和残骨的水流前看见脉搏上的黑斑,在古老的大地上看见他们的垂死挣扎。我看他们死去,正如看抑郁的想念与脓液一并沉积在胸腔,挤压渗血的肺叶和间歇跳动的心脏。远古的星辰在某一时刻能与丑陋的疮疤同时映入我的双眼,死亡像鸟儿横跨天空一样蔓延——你不会相信的,那是多么纯粹而简单的意志。只来自于那坚硬的肌肉下贲张的血管里,剧烈奔涌的血液里,以及自这片大地存在以来,最原始的那部分幸存者。这是原始的意志,是自然的伟力!

    我为之迷醉。

    我窥见星辰点亮逝者的浮生,无数崭新的十字架在墓地里立起,象征纯洁又永远寂静;又或者无数贫民被堆叠着葬在城外窄小的墓穴中,而这些都美丽。
   
    他们就要死了。

    这样的认知让我更加兴奋,那些腐烂的疮疤里藏着一切美丽的东西:譬如新鲜苍白的花朵,甜腻的发泡奶油,又或者凡人的痛苦和晶莹剔透的泪水。他们的呼吸突然断绝,凝在空气中仿佛冰冷的休止符。他们的皮肤变成暗沉的灰白色,即将出现大块丑陋的尸斑,在他们的皮肤上勾勒出一份遗书的最后签名。他们第一次自然舒张开的五指宛如某种邪恶又旖旎的植物花冠热忱地迎接着——脆弱,艳丽,危险的,死亡。

    我因无法抗拒的欣喜而颤抖起来,我看向那些生灵的眼神一定充满了怜悯:我怜悯它们的美丽。我知道那迷乱的光映在天地间纠缠交融,我蠢蠢欲动,我的眼睛充斥着扭曲的光,杂糅的赤裸欲望穿过毫无阻隔的虹膜。他们的尸骸会变成尘土,玫瑰树会在他们的血管里伸展着它的根,破开的皮肤生长出枝和叶。月亮将从废墟上的缺口垂下头来看,把银白的光线爱怜地披在他们身上,群星也从夜幕中显现出来。玫瑰将结出一个花苞,就在他们的心口,初开时白净得就像是新月,像深夜的河上飘荡的雾气,甜美而朦胧。接着在初生的晨曦中一瓣瓣地舒展开来,浸染上了钴华的桃红色,然后逐渐褪去隐约的纯白,变得比海桐的果实还要鲜艳,花心就像是美妙的红丝绒。

    我知道自己将会哭泣,我的眼泪会使玫瑰新生的枝叶感受到湿润,我不会发现自己正在哭,那在死尸上绽放的花朵怎会如此热切而企盼地呼唤着我?我将保持着茫然的神情看着玫瑰,表情凝固在醒来的那一刻,透露着颤动的,庞大的喜悦。我的泪水会滴落在玫瑰上,苦涩得让枝叶都要为之枯萎。

    我终于又得以,再一次,向亡者赐予无尽的祝福了。
1

评分人数

    • 紅峽青燦: 參與活動,依照字數給予創作積分【活动-创作积分】 + 20 分


【发帖际遇】:一看就是头老寿司了 走在大街上摔了一跤,竟然发现地上躺着 19F卡币 ,赶紧捡起来!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老寿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