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微妙的新體驗
昨天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是我從來沒有夢過的類型。依照我對自己的了解,我的夢除了和土方副長親暱的還有一些無厘頭的之外,絕大部分都是追來追去、互相砍殺、尋找甚麼東西、瞎忙等等,簡單來說都是一些冒險和戰鬥的,特別是追殺人或者被追殺這種類型的最多,我如果很久沒有做互相追殺的夢,還會覺得自己怪怪的。

但昨天做的夢跟這些完全都不一樣!而且我覺得那是一個噩夢,有很多部分還記不清楚了。

一開始好像很熱鬧,似乎是校慶之類的東西,在人來人往的校園裡有人拉住我,他對我表白自己的身分是特務,悄悄對我說我生了一個女兒,並把小嬰兒抱給我看,夢裡的我一開始有點驚訝,覺得我根本沒有自己生小孩的印象怎麼會有崽子了?但還是接受了這個事實,我想把小孩帶走,但對方不給我,他將我帶到校園的隱密處,在那裏等著的是南韓的總統。

並不是現實的南韓總統,我夢裡的南韓總統是一個陌生的男人,但反正他就是南韓總統就對了,他嚴肅地告訴我,我是做為被監視的外國人來到南韓,並且我未來還得幫南韓總統本人生孩子,如果我讓其他人知道了我的身分,我就會被槍斃,而我的偽裝就是女高中生,他說完就走了。夢裡的我覺得整件事都很奇怪,如果我是一個職業孕婦,那怎樣都不可能偽裝成高中生的,但在我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又有兩個特務過來,其中一個告訴我我分別生了一男一女,而且我其實已經是六個孩子的媽了。

夢裡的我對此感到很疑惑,我的身體是未滿18的女孩子,我壓根不覺得自己生過六個小孩,我問這些特務說我的孩子們在哪?他們告訴我其中有三個女孩是我自己的,在校園裡成長著,另外三個是我幫南韓總統生的,排行第二的是男孩,將會被培育成南韓的領導人。

我感到有些混亂,我記得南韓表面上還是民主國家,怎麼這人說的話像是這是北韓呢?我試探他:「你知道金正恩嗎?」他點點頭說:「是北韓的領導人吧?這裡是南韓你不必擔心,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以後你就像一般的高中生那樣過日子就行了。」我說:「既然這樣,你把我的孩子都給我,我要走了。」他搖頭說不知道女孩們在哪裡,我說:「那你手上抱的是我為南韓總統生的女兒嗎?」他點點頭,我要求查看,另一個特務把據稱也是我生給南韓總統的二女兒抱過來,讓我看兩個小嬰兒。

小嬰兒被包得很緊,臉都埋在布裡,我覺得有點奇怪,為何要把小孩包那麼緊小孩不能呼吸怎麼辦?便嘗試打開蓋在小孩臉上的布,這時我忽然發現小嬰兒身上有奇怪的金屬器械在發出嗶嗶聲,同時有紅光閃爍著,我把機器晾給特務看,兩個特務大驚:「是炸彈!」接著便抱著兩嬰兒衝入人群,衝到一整隊在跳啦啦隊的女生身上,炸彈爆炸了,血肉被炸到天上,像碎雨一樣灑到人群身上,所有人都嚇壞了。

我站在稍遠處,沒有受到很大的驚嚇,我感受到的是滿滿的憤怒,報紙說這次爆炸死了34個人,包含我的兩個剛出生的女兒和兩個特務男子,以及30個啦啦隊員,之後我去調查,發現那30個隊員裡有三個人就是我的女兒,一場爆炸把我的所有孩子都炸死了。

夢裡的我既憤怒又疑惑,我覺得這是南韓總統的陰謀,想掩蓋接班人是別人生的這件事,但不知道為甚麼又沒有能力(或者不願意)殺我,我不知道自己怎麼來到這個詭異又無恥的國家的,卻發現自己走不了了,到處都是南韓總統的眼線,所有人都不能相信,但我暗暗決定要把南韓總統暗殺掉,我需要策略和資源。

於是我開始過起了普通的高中生活。

我結交了普通的朋友,讀起普通的書,老師同學都不知道我的真實身分,也不知道我正準備毀滅這個國家。有一個朋友很關心我,她似乎看出我跟其他人不太一樣,有一天夜裡她跟我上了樓梯轉角,她問我到底是誰?想來幹甚麼?我決定不說實話,因為這個朋友很喜歡南韓很喜歡她的祖國,我不能相信她,我覺得她應該會把我的計畫報告給總統。正當我在掩飾的時候,特務突然又出現了,特務把我的資訊一五一十的告訴她,她難以接受,在走廊上尖叫。

特務告訴我有兩個選擇,殺掉她隱藏事實還是放棄?我覺得既然事跡已經敗露了,根本沒有搞頭,不如自己脫身吧,於是想從特務的身上奪槍,意外的特務沒有反抗,我順利取得武器離開大樓走到街上,街上的人卻像沒事一樣,沒有哪裡有異常。

然後我就萬分困惑的醒了。

現在想想我還是比較喜歡那種互相追殺的快意恩仇的夢,這種亂七八糟的是甚麼鬼!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