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名称

原创世界观
其他
本帖最后由 Tomatiel 于 2021-1-1 14:13 编辑
本书由
安诺尼尔斯·艾格顿·卢修斯 大人
资助

魏逸岚
执笔

作者简介
伊拉尔岚•阿尔维利,又名魏逸岚、伊拉尔岚•维利姆,白银境界学者之城史官之族的末裔。
曾就读于九色秘法与斯安塞-伊萨顿,师从大法师阿尔斯安,学习魔法与星相术。
青年时期参与酒吧斗殴致人死命,被驱逐出白银境界。
离开故乡后转投桐醴学宫,参与《桐醴全书》编著。
十年圣伐时期被俘,成为驱魔人,负责翻译阿苏林语文献。
“天启”之后第七部解散,经营便利店谋生。
后得尼尔•卢修斯资助,关闭便利店,开启全职作家生涯。

序言:可悲也

在此之前,我已经许久未以真名示人。伊拉尔岚•阿尔维利 对我来说犹如昨夜残梦,遥远而模糊。一千年前,我以流亡学者的身份来到明翼都城,有幸参与一部伟大著述《桐醴全书》的编写。为了尽快融入新的环境,我依照自己的本名取了一个明翼名字:魏逸岚 。这是昨夜的另一个残梦,而如今,我却已经是退役驱魔人伊拉尔岚•维利姆 了——而如今,我几乎不能记忆起“伊拉尔岚”是“山间的流荡雾霭”,“阿尔维利”是史官的姓氏,“通晓历史之人”。我的无花果叶曾拢在耳后,长长地坠在胸前,如今却要和发辫束在一起,假装是某种发饰。

我早已经不是我了。

我是那么的胆小怕事。为了躲开血腥杀戮,为了避去刀光剑影,我离开了故国,来到明翼,又在安诺尼瑟教面前摇尾乞怜。可悲也。可鄙也。我曾见过那么多在安诺尼瑟教的屠刀下舍生取义的人,他们的凛然却一点也没有把我感染。

他们是战士,我不是。我只是支肚子里有三五两墨水的臭笔杆子。这支臭笔杆子担心自己终日受安诺尼瑟浸淫,已经被异化,不敢到那烈焰之子的国度中去,而只能蜗居小室,靠便利店售货为生。那是每天几百次的“欢迎光临”和每天几盒卖不掉的快餐,是被苟且生活消耗掉的太史氏的灵魂。尽管有时候还是会思考,但已经得不出什么结论来了。

可悲也。可鄙也。

而当那个姓维拉曼的神父来过我这以后,我才真正决定把我这些年来,断断续续收集到的东西编写成册,让虚无的记忆化作实体的文字。

尽管“在久远的古代,奇幻的生物与人类共同生活在大地上”是一个老套的开头,但事实如此。我也是这“奇幻的生物”的一员,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我躲过了那次令人类同所有的“非自然”割裂的劫难——安诺尼瑟教的崛起。

但那就已经是近代的事情了。安诺尼瑟教的历史,也不过区区五百年而已。

安诺尼瑟教开启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技术时代,古老的种族灭亡,魔法文明的失传,神父和修女们揭开了世界的神秘面纱,用钢铁和火焰将世界圣化。

一切都始于圣城安诺西索斯建立之前,人类与龙的争斗。强大的龙族是人类统治这个世界最后,也是最强的阻碍。就在那时,人们终于回忆起曾经轰鸣的基质机械,来去自如的传送门;法师学院,虚空铸炉与称霸天际的明翼空军——在我所生活的久远时代,明翼帝国是绝对的天空霸主,如果他们不需要龙起飞,那龙根本不会长翅膀。
但是所有的东西都已经被安诺尼瑟教亲手埋葬了。

九色秘法的玻璃高塔早已倾颓,法师的后人们如果不在索贝安城就在火刑柱上,桐醴学宫也早已化作历史的尘沙,被风吹拂殆尽了。

直到那时,人类才开始想办法自己去对抗龙族。于是他们改进了连发弩,改进了狮子大炮,发明了不用马拉就能跑的车,然后把狮子大炮和连发弩安到车上,给车披上甲胄。

后来,人类凭着他们的钢铁和火焰,在天上与龙一较高下。

人类赢了。

从此以后,这世界就属于人类了。我依旧是那个苟且偷生的旁观者,在早已不属于我的时代用无需削尖的蘸水笔书写曾经的发生过的事情。

可悲也。
Tomatiel 于 2021-1-1 14:06 补充以下内容
年表I:起源

-?丰荒之轮停转并破碎
-?起源御座从扭曲虚空坠落,根植于虚白。
-?源灵分裂成三个位阶共计十三位次阶源灵。三阶源灵分别是第一阶万始之座,第二阶平衡之座,第三阶混沌之座,分别有一、三、九位次阶源灵。
-?平衡之座第三席的所有者,腐渎之血吉恩特在起源御座中找到了丰荒之轮的其中一根辐条,它变化成了黑书的样子。
-?万始之座异变,身为源灵的一切外在属性被剥离,被束缚在起源御座之上,其余源灵四散各地。
-?为了夺取黑书,平衡之座第二席的谜团开始追杀吉恩特。吉恩特用黑书创造了位于起源御座之上的画地狱并躲藏其中。
-?谜团杀死吉恩特与一同躲藏的平衡之座第一席面具之杰纳尼斯,夺得黑书,撕毁画地狱,并称自己为扬格。
-?杰纳尼斯与吉恩特的血液相融合,赤之子恺彦诞生。
-?扬格在画地狱残骸上创造新的世界“阿佐斯”,但是阿佐斯只存在了一瞬便崩坏殆尽化为虚空之海。扬格只好重建画地狱,是谓画地狱:摹本。
-?为了将画地狱永远封存,扬格在他所构思的新世界与画地狱:摹本中间加入了另一个世界,那就是根基:罗塞纳斯。


实际上我并没确定是不是要在这里讲所谓“世界的起源”。每个族裔,每个文明对世界的起源都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有他们自己的神话。而我斟酌再三,还是把这段莫名其妙、难以考究、胡言乱语一般的年表保留在了这里。原因很简单:它来自《桐醴全书》第三十七章。
《桐醴全书》第三十七章由凰帝陛下亲自撰写,只留下了一些潦草的手稿。当我还在桐醴学宫参与《全书》编辑的时候,有一日,凰帝很随意地来到我们的书阁,很随意地递给我一叠手稿,很随意说”把它加进去“,然后就走了。虽然我明白陛下金口玉言,但事情多起来就把这回事给忘记了。等到我再想起这回事的时候,那叠手稿被永远地排除在了《桐醴全书》之外。彼时我在殿上谢罪,陛下赦免了我,说,无妨,烧了便是。
陛下此后再也没提起过这回事,也没在意过我到底落实了没有。
而我又给忘了。
在种种机缘巧合之下,这些手稿才能留存到今天。但我到底也无法参透个中含义,只能把它当成一段无从考证的历史,把它放在年表的最前面——尽管它连具体的年代都没有。
与之同时还有一个同样莫名其妙的故事。鉴于我不知道那说的是什么,出于严谨治学的态度,我把它原封不动地记载下来:

在最最远古的时候,在所有有关的记载都被当作无稽之谈,连神话都算不上的时候,扭曲虚空的某处,有一座高塔,高塔顶端便是一只黄金的轮盘。这就是丰荒之轮。
扭曲虚空中两极的力量的,阴和阳,冷和暖,混乱与秩序,邪恶与正义,他们各自的人格化表象,在推动这黄金的轮盘,日复一日,年复一天,在无穷的时间尺度中不停地轮转。
为了方便理解,我们称其中正极的力量为天使,负极的力量为魔鬼。但是他们真正的名字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天使与魔鬼在恒无尽头的时间之中旋转着丰荒之轮,天使正向转动金轮,见大亮星升起落下七次,就停了手,交给魔鬼。这便是七个丰年和七年的顺运。魔鬼逆向转动金轮,见大暗星升起落下七次,就停了手,交给天使。这便是七个荒年和七年的逆运。
有一天,大亮星没有升起,天使就歇了他的工,直到第七天。大暗星也没有升起,魔鬼也歇了他的工。
天使对魔鬼说:我们日复一日地轮转,到底为了什么呢。
魔鬼对天使说:我不知晓,不如停下。
丰荒之轮就此停转,从停转之中升起红色之星,化为红色的诗人。
诗人说:既然你二位都不想再旋转它,不如把它打碎。让命运的碎片散落,自生自灭去吧。
天使与魔鬼都觉得诗人说得好,就把丰荒之轮推下了高塔。
七根辐条的丰荒之轮摔得粉碎,裂作七个大块与无数小块,散落在扭曲虚空各处。
其中一根就落在一片虚无纯白的位面。
它周身粘附的扭曲虚空物质化作钢铁,紧紧地包裹着内在的黄金辐条,在虚无纯白的位面变成一座钢铁王座。由于它是一切的起源,因此我们叫它起源御座。
在无穷无尽的时间中,丰荒之轮的力量渗透出来,化作了一个具有灵魂的小世界。这个灵魂没有名字,一般的记载中被称为源灵。他被束缚在御座上,动弹不得。他每日看着那小小的世界,试图理解它存在的理由。终于源灵发现是因为起源御座中丰荒只轮的力量才令这个小世界诞生。它想要让小世界变为大世界,于是从起源御座中抽走了“丰“的力量。失去了制约的”荒“之力漫溢整个空间,让小世界变成一片荒芜的死地,起源御座也被腐蚀得锈迹斑斑。
源灵知道自己做了错事,它心里产生了许多负面的情绪。在这些情绪的折磨下,它分裂成了十三个。更多的源灵诞生了。他们依照所占有的力量的多少,被分出了级别——万始位阶,平衡位阶,混沌位阶。二位阶之中又分出了席位。除了万始位阶只有一席,平衡位阶三席,混沌位阶九席。
十三位源灵,一同在起源御座上沉睡着。直到有一天,异变爆发,万始位阶突然被剥离得仅剩作为“源灵”的基本轮廓,一个白色的、没有五官和性征的模糊人形,它被束缚在起源御座上无法动弹,而其余的源灵们则脱离了御座,四散在无边无际的虚白中。
其中平衡位阶第三席的腐渎之血吉恩特是最早发现源灵的遗产的,但是很明显,还有别人正在觊觎它。吉恩特带着源灵抽出来打的丰之力,将它幻化而成的黑书,为自己创造了一个充满血腥与诡异怪物的世界,躲了进去,希望这世界的恐怖可以吓退正在追猎他的平衡之座第二席的谜团。
没有人知道谜团的真名,但是据说知道了他的真名就能杀死他。
谜团单枪匹马地杀进了那个名为“画地狱”的可怕世界,杀死了吉恩特与同样隐藏于此的平衡位阶第一席的面具杰纳尼斯。
吉恩特与杰纳尼斯的血融合在一起,从中诞生了赤之子恺彦。但是此时的谜团并没有发现他。
谜团在夺得黑书并将画地狱撕毁后,试图在虚白之中创造新的世界。他自称扬格,创造了万全的、一切都具备的阿佐斯。而就在他准备开启时间,让阿佐斯运转起来的时候,阿佐斯却在在时间开始流动的刹那开始底崩坏。
起源御座的之上的各个世界,必须依照时间顺序堆叠。如果缺少下层而构建上层,则上层必然会坍塌。扬格只好重塑画地狱,并称之为“画地狱:摹本”。为了阻隔从已经荒芜的prime中缓缓渗透的被污染了的荒的力量,不让那些力量释放到他未来将要构建的另一个新世界中去,扬格塑造成了根基:罗塞纳斯。
一部分逃离了阿佐斯的阿佐斯人在虚空之海中飘荡许久以后发现了罗塞纳斯大陆,成了这块漂浮在虚海中的大陆上首批外来生物。

要知道,罗塞纳斯是确实存在的。在我的时代,我总是可以看到我们精灵一族来自罗塞纳斯的同胞。他们有深色的皮肤,银色眼睛和头发,据说他们的银眼睛和我们的金色眼睛两个精灵族裔相亲相爱的先祖送给对方的礼物。其他的东西我全都没听说过,也没有充足的史料去证实或者证伪,只能把它当一个逸闻,放在这个最不应该放逸闻的地方。
只因为我相信凰帝陛下不会无缘无故地写它。
Tomatiel 于 2021-1-1 14:07 补充以下内容
年表II:虚像

i年:再创世,万始历法元年,万始之零,黑火与白火,万树之祖阿兰达尔
i年:尼希连远古巨神出现。
i年:原初之子瓦尔安达尔灭于火焚。
i年:环世之蛇盖尔定居阿兰达尔根须之下。
i年:众尼希连会面于博洛尼斯之丘,并瓜分大陆,奴役原始人类。大冰川上出现崇拜尼希连的原始文明,《乌勒布》成书。
i年:甘奈文字开始在平原原始人类部族中流传。第零次流泉战争,人类对尼希连主子发起反抗,新神并起,魔法与宗教分化。
i年:黄金杯现世,第一次流泉战争,妖精诞生。
i年:萨法什统一精灵诸部族,建立银梨王朝。
i年:银梨王朝大女皇希拉苏尔下令建造翡翠天宫。
i年:哈沐尔虫人离开沉眠之森前往南里埃尔的丛林,建立维斯奈利帝国。《蝉翼金经》成书。
i年:维斯奈利帝国的科学家们开始试图改造本土生物作为智能化的奴仆,获得成功,早期沙海人诞生。
i年:伊泽隆语在平原人类部族的巫师中流传,使用甘奈文字的巫师与使用伊泽隆语的巫师互相倾轧。
i年:深潜者妖精离开慈江迁入东渊。
i年:乌巴帝国统一沙海诸族,进攻白银境界。
i年:甘奈契纹古物“阿卡夏玉版”遭窃,甘奈派系与伊泽隆派系矛盾激化,魔法战争爆发,甘奈派系战败,魔法与神秘学分化。
i年:乌巴帝国从白银境界败退并奉精灵为神明。《大颂》成书。
i年:乌巴帝国与维斯奈利帝国的退化虫群爆发旷日持久的战争。
i年:乌巴帝国与维斯奈利帝国双双陨灭。
i年:坦杰斯王子从废塔铁砧拔出黄金剑,虚像时间停止。
i年:坦杰斯帝国绵延数代,兄弟阋墙,阿尔辛西亚王国、斯菲尼尔公国与萨尔图太公国分庭抗礼。
i年:“割叶案”被曝光,斯菲尼尔公国使臣在外交场合态度傲慢激怒白银境界,战争爆发,斯菲尼尔公国灭亡。
i年:极北之地赞阿密三族被狼族酋长鲁奈•伊格莱亚斯统一,百日新政开始,赞阿密一族由部族制改为帝国,然赫利温第一帝国存在109天便遭一鹰族廷臣安诺尼尔斯•阿克塞篡位。
i年:九色秘法玻璃塔在沙海建成。
i年:天泽神圣帝国建立,安诺尼尔斯亲征,挥军南下击破阿尔辛西亚,萨尔图太残余势力东逃强过云山。


虚像这个概念,最早是在索贝安城发现的。罪恶之都陨落以后,安诺尼瑟教从里面发掘出不少的研究文献。其中提到一位名为“吉玛•黑火”的术士打开了从“实景”到“虚像”的通道。而上面这段内容只是从普通的历史记载中总结出来的,它们同样出现在了索贝安城出版的有关虚像的书籍中,并且不知为何所有的纪年都变成了“i年”。
要知道,“i”在数学中代表着虚数。
此外,那个“时间开始之前”的意思,我还没有弄清楚;“虚像时间停止”的意思,我也没有弄清楚。仅在此记录一点关于原初之子的故事。

瓦尔安达尔是阿兰达尔的头生之子,是法洛希尔最最原始的种族,黑火与白火之子,也是精灵族系中最早的一支。他们有着漆黑的头发与白色双眸——或者反过来。他们的种族人数恒定在一个数量,每有一个老精灵死去,则必有一个精灵降生。瓦尔安达尔白天在阿兰达尔周围劳作,晚上则观察星象,建立了最早的精灵占星学。而有一天,天象出现了异状,占星者说今夜将有一个生命进入轮回,果然,当夜降生了一个红发而红眼的婴儿。占星者认为这是个不吉利的征兆,父母也嫌恶这个婴儿,就把他扔在了野外,一条可怕的巨蟒吞下了婴儿,瞬间被火烧成灰烬。
后来,村民们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阿兰达尔,阿兰达尔不无忧虑地说,你们打破了死亡的枷锁,必将失去永恒的生命。
但是原初之子们并不相信阿兰达尔的话。就在众人沉浸在战胜死亡、除掉恶蟒的喜悦中时,蟒蛇身上的大火被夏风引向了村子。打破平衡和轮回所导致的灾祸顺江降临,伤心的阿兰达尔降下大雨,暴雨引发的洪水殃及整个大陆,冲走了幸免于火的瓦尔安达尔。
此后,不知何时起,一条被火焰包围的巨蛇定居在了阿兰达尔的根须附近,每日以他的落叶为食。
第二代精灵从树上诞生,他们是黄金与白银的子嗣,他们从这蛇身上学习用火,他们称蛇为“盖尔”,认为他是“把世界环绕在中央的蛇神”,又称“环世之蛇”。
随着白银之嗣发展壮大,盖尔渐渐地从他们的视野中消失了。当翡翠天宫奠基时,工匠们在阿兰达尔的根部发现了巨大无朋的蛇骨残骸。女皇下令将翡翠天宫建在蛇骨的中央。
但此蛇在吞食“赤之子”之前本是远古巨灵之蛇灵克鲁维,他的肉身以死但是精神不会消散。有一位当值夜班的工匠无意中把翡翠石料放在了巨蛇的头骨上,唤醒了克鲁维的灵魂。克鲁维说,是个长得像精灵却有小圆耳朵的黑衣少年杀死了他,吃光了他的血肉。克鲁维要求工匠为他复仇,工匠就放弃了翡翠天宫的工作,终生奔走在为克鲁维复仇的道路上。


这个故事夹在我的无数杂乱书稿之中,我无法考证它的真实性。
————————————————
ps:很长,十来万字,不想等连载的可以戳我要pdf版

 

蒙恩圣母,救救我们。

主角寿命漫长,自称奇幻生物,而且名字那么富有自然气息,大概是精灵一类的人物?
那他的便利店里可以买到什么厉害的魔法道具吗?
安诺尼瑟教开启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技术时代,古老的种族灭亡,魔法文明的失传,神父和修女们揭开了世界的神秘面纱,用钢铁和火焰将世界圣化。
听起来这个世界遭遇了一场中世纪猎巫运动,而主角还当过驱魔人,身为“巫”还要去做猎巫运动的帮凶,看来这个时期也和中世纪一样疯狂啊

正文开始……主角有点萌啊,凰帝交代了两件事,都给他忘了,难道长生种多忘事?(?)WWWWW
这个“凰帝”知道最最古早的创世故事,那他和谜团身边的那个凤凰有什么关联吗?
创世神话里感觉融入了不少现实神话和宗教的元素,命运之轮、阴阳对立、自带典故的7和13、一生三三生万物、真名理论、北欧神话、还有天使与魔鬼的西西弗斯之石
是说这里的魔法既不是宗教(神迹)也不是神秘学(超自然),看来有一套自己的规则体系?
最后那个长得像精灵却有小圆耳朵的……难道是人类和精灵的混血?(?)
欢迎来到Dragicland,【总版规】请记得要看哦,还有这个也是好东西→如何回复?

TOP


回复 2#  @羽·凌风

这个不是猎巫运动,比猎巫严重得多,是种族灭绝,后面就会提到了。
凰帝就是谜团身边的大凤凰,这货身份挺复杂
神话都是俺编的啦,其实是有意想塑造一套独有的象征系统,包括7和13,1和20,37这些,都是有意为之
魔法就是咋说呢……很魔兽的那种魔法,算是一门技术,和神秘学不相同,神秘学更多是来源于神威
长得像精灵又有小圆耳朵的货其实就是谜团,“长得像精灵”是从精灵的视角来看的,只是说他“有人样”的意思
总的来说前面讲神话的还是有点无聊和抽象,后面讲一些比较具体的东西就不会那么无聊了的


【发帖际遇】:天空中传来隆隆的吼声,一条银角烈焰龙飞过,落下了手中的特别巨大的宝贝,而且不偏不倚正好砸在&sid=9qkt8q Tomatiel 头上,花去了 87F卡币 医药费。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蒙恩圣母,救救我们。

TOP


录事I:远古时代
之一:阿兰达尔与环世之蛇

是一个我族流传已久的故事。出于私心,我在这里多讲一些。
阿兰达尔是我族最古的一棵圣树,祂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新公历前上万年的神话时代。最早对阿兰达尔作出系统性阐述的是律法书《萨法什之言》,我们的先祖用法律规定阿兰达尔“是所有一切的根源”。传说黑火与白火互相辉映也互相吞噬,互相辉映之时产生的赤火绵延世界诞生之前的无尽大海,而互相吞噬所剩下的灰烬,就是世界之种发芽的沃土。
沃土之中萌发出万树之祖阿兰达尔,环绕祂的赤火就是环世之蛇。
阿兰达尔的树冠就是天空,树干就是分开天空与大地的柱子。巨大的环世之蛇的身体如同高山,它用身体划出界限,界限之内属于我们,界限之外属于未知。环世之蛇的头颅就枕在阿兰达尔的根须上,它以阿兰达尔的落叶为食。我族先民就在树与蛇构成的小天地里繁衍出了最早的文明。
不知多少时间过去了,环世之蛇突然死了(根据上文,可以知道是“小圆耳朵的黑衣人”杀了他)。它的鳞片化成火,飞向各地。我族先民就有了火,得以烹饪熟食,得以照亮黑暗,得以驱散野兽。它的肋骨交错成了一道高墙,成为先古时代最后的残影。
在此我引述一下迪利都•阿尔加穆于大颂时代5744年收集整理的《儿童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世界上只有一颗种子,这颗种子落到大海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这就是万树之祖阿兰达尔。阿兰达尔的根越长越密,最终笼罩水上成为大地。树冠越长越高,变成天空,树干则是支撑天和地的柱子。
阿兰达尔结出果实,白天结出的果实是白色的,落在地上变成银子,晚上结出的果实是黄色的,落在地上变成金子。银果实和金果实是一对相亲相爱的兄弟,他们把自己的一部分送给了对方。阿兰达尔很高兴,把生命的露珠送给他们,就成了白银之嗣阿苏里纳达尔和黄金之嗣巴瑟拉达尔。由于得到了对方的馈赠,阿苏里纳达尔的眼睛是黄金,巴瑟拉达尔的眼睛是白银。
月亮每天升起的时候都会把风吹向阿兰达尔,这些风把生命的露珠吹到大地上,大地就长出了生命。太阳升起的时候会让生命的露珠蒸发成空气,空气升上天空,天空也有了生命。所以世界上存在着鲁诺阿达尔(大地之嗣,精灵用于称呼铁齿妖精)和塞法尼达尔(苍穹之嗣,用于称呼明翼妖精)。
月亮上来的风遇到太阳蒸腾起的气息,凝结成云雾,云雾把生命的露珠降落到海里,于是有了宁芙达尔(海之嗣,东渊妖精)
风往北吹,云雾也往北方去了。北方是如此寒冷,云雾被冻结坠落,落在冰川和雪原上,诞生了阿什利达尔(神族,冰雪之嗣)
一些灰尘、沙砾和阿兰达尔身上的害虫也聚集在一处,吵闹着要生命露珠。阿兰达尔被他们吵得头痛不已,就随便给了一些。于是灰尘变成了平原人,沙砾变成了沙海人,害虫就变成了各种妖魔。
灰尘和沙砾变成的生物总是觉得不满意,不满意,他们什么都想要,尽管已经占据了广袤的土地和大量资源。而那些害虫,则和原来一样,绞尽脑汁想要置阿兰达尔于死地,甚至不惜用伪装和欺骗这样的卑劣手段来进行破坏。他们的奸计得逞了,阿兰达尔在病痛中倒下,巴瑟拉达尔失去了力量,他们的皮肤失去了美丽的金色,变得黝黑,不得不躲藏在树根底下的黑暗中,免得遭到妖魔的伤害。阿苏里纳达尔则留在阿兰达尔身边与妖魔战斗,阿兰达尔用最后的神力祝福他们,让他们长出精灵叶,作为高贵和荣耀的徽记。


从阿兰达尔之死到索拉达战争前的时段,被称为大颂时代。既然正好提到了《大颂》,那我便把海德格神父新公历477年发表在《善学》9月刊的论作节录如下:
(前略)
《大颂》古语做Fro'han Faquer,意为“伟大的赞辞”,是艾罗纳赞辞文学中少见的长篇作品,是为艾罗纳历史上女英雄伊洛娜所作的赞辞,包含她的各种功绩与美好品格,有强烈的叙事性与浓厚的神话色彩,是艾罗纳传统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大颂》的产生必然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在艾罗纳历史上,他们与西方的沙海人有着数次大型冲突。这个时代在精灵的文化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妖魔横行的年代。在有一位女英雄,名叫伊洛娜。她手持利剑击退了妖魔的12次进攻,最终击败了妖魔,把黄沙深渊变成了苍翠湿润的林地
(后略)
我并不认得这位海德格神父,但是我碰巧看过这段文字的未删改版本。而它碰巧出现在《桐醴全书》第二十二章《花翎国记》。而更碰巧的是,这段文字是我写的。
原文如下。
伊洛娜的赞辞:大颂
《大颂》阿苏林语做Fro'han Faquer,意为“伟大的赞辞”,是精灵赞辞文学中少见的长篇作品,是为精灵历史上著名女英雄伊洛娜所作的赞辞,包含她的各种功绩与美好品格,有强烈的叙事性与浓厚的神话色彩,是精灵传统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同《索拉达》一样,大颂通篇可以配乐演唱。而《大颂》通常作为祭祀音乐,歌者通常严格选拔,从小练习。由于《大颂》假托阿兰达尔之名创作和演唱,歌手演唱时必须使用一种特殊的唱法,发出雌雄莫辨的美丽音色,而这种唱法的训练方式由世代为祭司的阿尔坦尼家族保有并不外传。因此民间能够演唱《大颂》的歌声寥寥无几。《大颂》的产生必然有其特定的历史背景,在精灵的历史上,他们与西方的沙海人有着数次大型冲突。这个时代在精灵的文化中,自然而然地形成了一个妖魔横行的年代。在有一位女英雄,名叫伊洛娜。她手持卡萨刚击退了妖魔的12次进攻,深入妖魔老巢“黄沙深渊”,最终不支倒地。但她并没有死,倒下的伊洛娜化身高耸如云的巨橡树,将自己的力量分给众位阿苏里纳达尔,最终击败了妖魔,把黄沙深渊变成了苍翠湿润的林地。这时,达尔们称这棵树为“白银圣树:伊洛娜”。精灵们为了纪念她,将赞辞文学的特点发挥得淋漓尽致,耗时数十年,作成《大颂》,恒久传唱。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Tomatiel 于 2021-1-7 13:34 补充以下内容

之二:远古众灵
尼希连是在文明诞生之前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远古巨兽。最先发现它们的,是居住在北方冻土地带的赞阿密。赞阿密用自己的语言“尼希连”,也就是“有灵之物”来称呼这些神异而力量强大的野兽。其中八尊尼希连被赞阿密尊为守护部族的扎昆恩都里,意思是“八位尊神”,但实际上,远古的法洛希尔中尼希连远不止八尊。
对于尼希连最早的记载是一些赞阿玛娜萨满的手稿,她们的古歌《乌勒布》详细地记载了赞阿密是如何获得了扎昆恩都里的护佑,也粗略地把居住在世界各地的尼希连巨神的情况记录了下来,但是并没有写明他们的名字。因为扎昆恩都里的名字本质上都是萨满们为了方便讲述故事而以赞阿密语加以转述和指代,例如啸雪者虎神哈昆,“哈昆”一词在赞阿密语中本就是“老虎”的意思。而尼希连的真名只传授给萨满、巫师和其他一些通灵者。尼希连们很少会这么做,因为知道了他们的真名意味着能使用他们的力量,也能以他们的名义行事。
关于这些赞阿密族的神话的具体内容,下文详备。
尼希连们之间也有一定的属地划分与其他交流,但他们通常不会经常聚集在一起,也并不在意凡人们对他们的看法,他们是随性而自由的灵魂,如果他们愿意被谁束缚,那一定是他们垂青于谁的表现,显而易见,强制束缚尼希连的人通常没有什么好下场。
强大的远古巨神的名字记载在这里。
林间烈火:蛇
林间烈火的形象是一条由火焰构成的蛇,真名是克鲁维。这个名字在阿苏林语中也是“夏季”一词的词根。我族神话中的克鲁维被描写成以树祖阿兰达尔的落叶为食的环世之蛇盖尔。不论是克鲁维还是盖尔,都是个象征模糊的神话形象,因为在森林中大火显然意味着死亡,但大火后的灰烬也象征新生。
荒野行者:鬣狗
荒野行者的形象是一只鬣狗,真名是乌阿纳。他的领地在金吉亚平原与阿苏里那之森中间的稀树草原地带,喜欢带肉的骨头,肉要多一点的。乌阿纳性情懒散疯癫,虽然身为尼希连但还是跟在普通野兽后面吃残骸和腐肉,经常和死山之主为了口吃的大打出手。
死山之主:秃鹫
秃鹫会把被乌鸦带走尼希以后剩下的肉体消灭掉。似乎经常和荒野行者抢腐肉吃。居住在冰川上的鹰族认为,他们死去族人的灵魂乘着戴敏格格的翅膀飞向先祖的家园,肉体就要留给死山之主享用以彻底摆脱对凡间的依赖。这样灵魂在“先祖之园”才能完全安顿下来,与祖先一同享受最醇的酒、最香的肉和最酣畅淋漓的战斗。
亡海之主:乌鸦
乌鸦是告死之鸟。会把死者的灵魂带走,丢到亡者之海中的乌鸦之母羽翼下。据说只有沙海黑鸦族的巫师知道到乌鸦之母的真名,但是我并没有收集到。也据说乌鸦之母与死山之主:秃鹫是一对兄妹,但是我也没有收集到多少与死山之主的资料。
沉眠之森:云鹿
这头伟大的尊灵找到了一片水草丰美的河谷,刚好能容纳他庞大的身躯。以树枝为角的双翼巨鹿蜷缩进了河谷的洼地,把河谷填成了平整的地面。奔流的瀑布从他身上流过,被分成三条支流,带来的泥土渐渐地把他的身躯盖住。日久天长,河谷不复存在,鹿的角长成了一片被河水一分为二的森林。
深海王爵:蝠鲼
瑟瑞昂的故事随便就能讲一大串。居住在东渊的水族妖精对他们的历史有着非常详细的记载。包括他们一族如何介入蝠鲼与巨鲨的战争、如何帮助蝠鲼取得胜利、蝠鲼如何信守诺言答应让海皇米利斯和他的子民在自己背上建筑城池、如何背负他们巡游大海千百万年的。瑟瑞昂和他的子嗣、配偶们背负人鱼那用琉璃壁包围的水下城塞,围绕大陆行进,每年环绕大陆一个来回。《桐醴全书•章四•金泉诸族》里的记载是这样的:
(东渊诸族)首都纳拉亚那,建在巨型蝠鲼瑟瑞昂背上的城市,瑟瑞昂背负纳拉亚纳城在海中围着里埃尔逆时针游动绕行,每一周耗时一年。据此,东渊妖精以瑟瑞昂在东渊为春,南海为夏,西流洋为秋,北海为冬。虽然有独特的时节算法,但与地面时节基本重叠。同时,瑟瑞昂于白昼上浮黑夜下潜,海国因此有了白昼与黑夜。海国的其他城市建立在瑟瑞昂的配偶与子嗣们的背上,与瑟瑞昂一同巡行,上浮下潜。它们巡行引起海水的流动,在大陆四周造成了四条较大的洋流,分别是东渊寒流,鹰风湾暖流,鹿鸣暖流与白达尔寒流。
潜沙者:角蜥
赛特是一条只有巴掌大的沙漠角蜥。她平时藏在深深的沙子中不出来,每当出现必然用大团沙子把自己包裹成巨龙的形状,掀起沙暴。沙海众生对她很是敬畏,这种敬畏一直持续到烛阴的出现(即索贝安城的法理魔相吉玛•黑火。要知道烛阴的翼展可达数公里,每当他振翅高飞,用“遮天蔽日”来形容毫不为过,而且据说他直到今天仍然处于幼年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沙海众生似乎很崇拜体型巨大的东西。曾有一支被流放者组成的小族在流放途中一路西行,遇见烛阴后马上舍弃了原先的图腾转而侍奉他。
在上古的时代,远古巨灵大多拥有他们自己的信徒。这些信徒可以获得巨灵的恩赐以化身动物的形态,而这种神秘的术法也随着巨灵的失落而最终失传了。虽然以如今的眼光来看,他们不过是远古时期各部落的图腾神,但根据《甘萨尔》的记载,在远古时期,巨灵率领各部落为自己的领地而纷争,他们有时会化身成类似人的形态形却保留部分动物的特征,直接成为部落的领袖。《甘萨尔》的一家之言其实涉及一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是远古巨灵化身为部落领袖,还是在原始崇拜之中部落领袖被神化为远古巨灵?


【发帖际遇】Tomatiel 在龙峰山脉遇上了谜样的大姊,被请了一杯酒,喝下感到神清气爽,获得&sid=9qkt8q 13探险经验 !

际遇事件仅作娱乐,正式设定请见【DL故事集】
蒙恩圣母,救救我们。

TO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