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昨天做了有點惆悵的夢。

月辰的獵人小屋可以放三隻化石湯釜但是我只有兩隻,去釣又釣不到,心生一計想薅一下從者的版面數值,於是開始拐騙(?)金閃閃跟我去瘴氣之谷掠奪族巢穴釣魚,但他死活不肯,於是我打電話給韋伯(???)讓他帶大帝一起來比賽釣,王終於被我(激)說(上)服(當)同意去了。

結果同學們知道我要帶金閃閃去和大帝比賽釣魚全都要跟去,有人為了重現名場面(?)打電話給切絲(?????)試圖讓他把傻巴帶來,但切絲的手機一直都是關機狀態,又有人打給太太,太太接了可是聲音很嘈雜沒聽見有人說話,只聽到喘息聲,打電話的幾個人立刻陷入了那邊到底是在演百合番還是幸福家庭狀態的爭執中,因為細思恐極我覺得不要管傻巴了趕緊去釣魚吧,一行人就浩浩蕩蕩的出發去了,陣仗之大嚇得瘴氣之谷都沒刷大型魔物,慘爪龍(原諒我不覺得牠是大型)像個二哈一樣站在路邊看我們。

到了魚池旁邊發現韋伯和大帝已經在那裡等著了,山貓早就全嚇跑了,這裡瘴氣稀薄可是我卻聞到有人很久沒有洗澡的味道,看看周圍最可疑的人是誰我不太想說出來那裡的韋伯看著他的從者模樣好像有點不自然。要比賽釣魚有人就開賭盤,但除了韋伯所有人都押閃閃,畢竟禮裝上面一次釣五根釣竿的樣子很囂張大家都知道,痾因為看起來像是單方面的霸凌不是比賽所以後來就不比了大家開始釣,大帝把魚新鮮現烤味道超香,我看到屍套龍一直在小洞洞外面張望。

但不知道是不是我們這群幾十個科科幸運值都負的把平均扯低了,還是黃金率的判定上位於幸運A,滿池都是超大黃金魚!為了釣上來要狂按AWD的那種!完全沒有別的東西!即使我故意坐在王旁邊,釣到我醒都沒有出一隻腔棘魚。

醒來之後覺得好像在夢裡開了同樂會,國小的時候我沒啥朋友同樂會都在睡覺,還是跟成年人一起玩更好,但是清醒之後細想一下,按照fate年表,四戰的時候我是還沒出生,還是只有一歲?!!!!!而且既然最後沒釣到,那是我在釣腔棘魚呢?還是我拿比賽釣魚這回事在釣閃呢?又或者是閃拿自己的幸運A在釣我呢?

人生苦釣,何苦互相拋杆?

 


快把萌燦抱回家!
笑著坦然展示一身淋漓的鮮血和殺戮的罪孽。心是烈火鑄成的。
分享到